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2n8ly人氣都市言情 第九星門 txt-第四百三十五章 這只是第一個推薦-mwy9n

    第九星門
    小說推薦第九星門
    凌逸有些震撼。
    他所掌握的知识,是身死道消灵不灭!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凌云宗这群人才能死而复生,才能在仙王殿内比较随意。
    可眼前这是一尊仙王啊!
    就连仙王都说自己将湮灭,将身死道消灵灭……那轮回的意义又是什么?
    似乎看出凌逸的困惑,小女孩淡淡说道:“我们都是被诅咒的一群生灵,身死道消灵灭,彻底湮灭在这世上已经是注定的结果。正常情况下,当然是身死道消灵还在,可转世轮回,最终重现人间。”
    “造成这种大劫的原因是什么?又是谁……在对你们出手?”凌逸看着她问道。
    尽管这距离他十分遥远,但这件事真的有点太恐怖了,令人听了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黃金時代之大宋王朝
    这就好比将科技发展到极致的鸿蒙星域,普通人死后可将意识上传,实现另类永生的可能。
    然后在这种时候,突然间出现一种可能,就是有人能毁掉存储意识的服务器,或者干脆……它随时可以拔掉这服务器的电源!
    无论是哪一种,那都是真正的大恐怖!
    小女孩笑了笑,幽幽说道:“不清楚,用你能理解的话说就是……造物主?”
    “造物主?”凌逸皱眉。
    “对,造物主,”小女孩光着的两只小脚丫,轻轻踢了两下,“是一种仙王也无法理解的存在,但有两种可能可以破解掉这场劫。”
    她看着凌逸:“第一,就是我跟你说的三十三层天!那是道之初始之地,是真正的源头之地,在那里,可没有什么大劫敢靠近,不过就算你去过那边,但也应该不会明白,那地方对咱们这种外来者的排斥有多凶。”
    “去做客没问题,但如果想定居在那,呵呵……太难了。”
    “第二种可能,是咱们这片星空里,存在着一种名为天帝果位的东西,可这个更加虚无缥缈。”
    我有神通修武道
    “无数人顺着时光长河苦苦追寻一生,都完全没有机会接近它。”
    “天帝果位,是一种极致的道果,它纵贯古今未来,在漫长的岁月长河中曾惊鸿一瞥般出现过几次,只是真正能够得到它的人,却太罕见啦!”
    “听说少数几个得到天帝果位的人,不但可以去三十三层天,更可以留在这里,任凭大劫来临,自岿然不动。”
    “这种听说过,但无缘得见。”
    小女孩说着,笑吟吟看着凌逸:“你是不是也听说过?”
    凌逸点点头:“是啊,星门那边,很多人都在追求。”
    “星门?”小女孩一脸不屑:“那算是一群什么玩意儿?”
    “可惜了一些天赋好的,修炼到圣域那个层级,便开始玩些歪门邪道,不走正路,少数几个在仙王殿得到了大圣机缘的人,同样也是没出息的货色!”
    “就凭他们,追求天帝果位?永远不可能!”
    说话间,小女孩的脸色接连变了几次,眉头皱得死死的。
    “你没事吧?”凌逸看着她问道。
    小女孩沉默良久,才长出一口气,顺着她的嘴,有一股污浊的黑气缓缓飘飞出来。
    渐渐形成一条锁链状的东西,缓缓缠绕在她的身上,很快消失不见。
    “没什么大事,封印显化。”小女孩不在意的道。
    随后她抬起头看向凌逸:“是不是觉得我的故事挺离奇的?”
    凌逸老老实实点点头:“您的境界,是我们难以触及的,您说的那些事,距离我们也太过遥远,确实觉得离奇。”
    “难以触及么?倒也是未必。”小女孩幽幽道:“我最终选了你,没有选周棠,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周棠算是我们这一族的后人,我可以给她大圣的机缘,但更多的……她不应该在我这获取,她自有她要去的地方。”
    “另外,我不但从你身上感应到三十三层天的气息,更是有些……看不透你。”
    “或许是我这些年来境界不断变得衰弱,眼睛也没那么好使了,但我还是觉得,你身上存在着某种异数?”
    凌逸望着她:“是说明我来头很大?”
    “什么来头……”小女孩有些无语的道:“过去很重要吗?我说的是未来!是你身上存在了无数的变数!连我都计算不出,也看不透。”
    凌逸一脸无语。
    “我想,如果我都看不透的未来,换做那些人,十有八九也是看不透的,所以我打算把我毕生所学,全都传授给你,但我不会给你大圣的机缘!”
    “境界这东西……你可曾听说过,有人从未修炼却一夜成道?”
    凌逸想起之前天阳子曾说过的……有大儒一夜成道,霞举飞升,倒是跟这小女孩说的话很相似。
    “所以不要纠结于自身的境界,这玩意儿,水到渠成的事儿。”某曾经辉煌的仙王十分轻松的说道。
    “您这是认真决定,还是心血来潮?”凌逸看着这小女孩,到现在他都不敢保证对方说的这一切是真是假,虽然真假都无所谓,但有一点,她现在究竟是想要传授她的毕生所学给自己呢?还是通过刚刚这个故事,给他挖了一个大坑呢?
    凌逸见识过这小女孩喜怒无常冷酷无情的一面。
    所以从内心深处,真的很难一下子就彻底信任她。
    小女孩儿笑吟吟看着凌逸:“怎么,你不信我?”
    凌逸笑笑:“多少有点儿。”
    小女孩儿坐在秋千上,又开始荡来荡去,幽幽道:“这的确是个问题呢,要不我还是把你变成布娃娃吧?”
    凌逸:“……”
    小女孩儿嘻嘻一笑,在秋千上耸耸肩:“所以你看,我可以直接把你变成布娃娃,还有必要坑你吗?”
    兩”禽”相悅
    凌逸很想说有,不过转念一想,这种时候,如果继续纠结这个问题,怕是跟这小姑娘也挣不出个理儿来,既然如此,还不如先学了再说。
    如果真的有坑,那就以后慢慢想办法好了。
    说起来,仙王的传承,凌逸还是很有兴趣的。
    “走吧,我带你去看一些东西,你可能就会踏实很多。”小女孩说着,面前出现一道七色彩虹桥,直通那片古老建筑群。
    凌逸有些无语,绕了一圈,最后还是回到了起点。
    不过这一圈绕的,还是很有必要的。
    若是当初直接进入那片古建筑群,怕是跟那些行尸走肉也没啥区别了。
    上了彩虹桥,小女孩儿一马当先,气势十足的走在前面。
    两人刹那间便回到那片古建筑群里面。
    随后,凌逸看见古建筑群里那群眼神空洞的行尸走肉再次走出来,一个个“看”向他,虽然没有任何表情,但却给人一种他们在嘲笑的感觉。
    凌逸也不在乎,嘲笑就嘲笑吧,谁让自己最终还是进来了。
    火爆丫頭pk囂張校草 咕咪
    小女孩倒是没弄什么幺蛾子,带着凌逸进入到古建筑群深处,也不管凌逸,径自进了一座气势雄伟的大殿。
    那群行尸走肉们如同丧尸一般,缓缓移动到大殿外围,但只敢远远看着,却没有一个敢真正靠近这里的。
    凌逸也没犹豫,跟着进去。
    大殿里面很空,四周墙壁上是一些古老的壁画。
    里面反倒不如外面看着有气势,给人一种比较陈旧的感觉。
    此时小女孩已经到了大殿里面,正对着大殿最里面墙壁上一副仙女飞天图发呆。
    凌逸来到她身后,小女孩道:“这图上的人,便是我当年。”
    凌逸凝神看去,刹那间,双眼流出血泪。
    忍不住道:“你怎么这么坑?”
    刚进大殿的时候凌逸就看出那是一幅画,但却有点模糊,刚刚凝神看去,却仿佛看见一尊女神,浑身上下散发着无尽神辉!
    带着无尽的威压!
    一眼看过去,仿佛一把仙剑正面斩来!
    “嘻嘻,仙王影像,岂可随意观看?”小女孩笑嘻嘻转过身,有些得意的看了一眼凌逸。
    凌逸眼角血泪滴滴答答,双目紧闭,整个人都无语的很。
    “这是对你不信我的惩罚!”小女孩笑着说道:“我把所有实情都告诉了你,你却依旧怕我坑你,哼!”
    凌逸不想搭理她。
    好一阵,那种双目刺痛的感觉才减轻一些,缓缓睁开眼,也没理会两边眼角的血痕,问道:“你带我来这里,就为了坑我一下?”
    小女孩手一挥,大殿正中的半空出现一片光幕,笑道:“请你看点东西。”
    还没等凌逸反应过来,便看见一道身影,直接出现在光幕上,那是一个丰神俊秀的年轻男子,看着也就二十八九岁模样,穿着一身白衣,风度翩翩,十分潇洒。
    冲着“镜头”微微躬身:“晚辈汤原,来自第三星门,误入了前辈领地,还望见谅。”
    这时候,从“镜头”方向,走出一个穿着粉群,秀发披肩的小女孩,歪头看着他:“叫姥姥!”
    凌逸怪异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小女孩,小女孩凶巴巴看了他一眼:“看什么看?”
    凌逸转回头。
    光幕上那白衣年轻人也愣了一下,随即温和的笑笑,道:“姥姥。”
    凌逸:“……”
    那白衣年轻人肯定不年轻!
    这是毋庸置疑的。
    能进入到仙王殿的,至少也是圣域层级的修行者。
    修炼到圣域,即便是凌逸这种不世出的天才也需要几百年。
    星门中的圣域修士,五万岁以上的比比皆是。
    这样一个真真正正的老家伙,居然能如此风轻云淡的叫出姥姥这两个字来,也着实令人钦佩!
    不服都不行。
    接下来便是两人之间的对话。
    凌逸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但看起来,小女孩那时候看着还挺正常的,跟这年轻人交流,也没有那么多歪心思更没有什么恶作剧。
    反倒还很开心的接待了他,并给了这年轻人一份相当不错的传承。
    櫻花如若初舞 花小四
    虽然凌逸没看到那经文的内容,但从白衣年轻人面上喜色便可以判断出来,那不是凡物。
    想想也是,堂堂仙王,送人的经文怎么都不可能是垃圾。
    很快,这白衣年轻人便在小女孩这里,完成了从圣域到大圣的突破。
    凌逸也看见了小女孩在白衣年轻人突破到大圣境时脸上的开心笑容。
    那种笑容,绝对是发自内心,没有任何虚假成分在里面的。
    她说她是被最好的朋友出卖,重伤之后,肉身被封印,人也被永远封印在这里。
    她说她不再相信世间情感,但在这里,凌逸没看到。
    他只看见了一个被封印了肉身,变成五六岁模样的单纯善良小姑娘。
    对待那白衣年轻人,也如同师父对待弟子,甚至没有设防。
    以致于那些锁链样子的黑气从她口中出来,然后再缠绕进她身体那一幕,都被白衣年轻人给看见。
    那白衣年轻人当场就哭了。
    泪流满面,说师父受苦了,跪在地上,问怎样才能让师父脱离苦海。
    那模样,真实得凌逸都有些感动。
    感动过后,却是脊背生寒。
    因为看到这,他已经猜到了结果。
    身边小女孩也感觉到他猜到结果了,幽幽说道:“这,只是第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