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8xj9a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明鹿鼎記 愛下-【1068 烏蘭圖雅琪琪格】閲讀-166ba

    明鹿鼎記
    小說推薦明鹿鼎記
    另外,把一部分吃不饱的老百姓改成商人,让他们到海外去找饭吃,也是一个很不错的主意。
    至于这些人是做商人,还是做盗贼,在大明之外,韦宝就管不着了,只要不反天地会就不管,敢反天地会,天涯海角也要追杀。
    “陛下,你给我挂一个工部尚书,不如把礼部尚书和刑部尚书也给我挂上,因为海防总督衙门经常要联系洋人,另外,在蓟辽推行新学,有关教育,都是礼部管辖范围。至于刑部,刑部涉及律法,军事特区牵涉的事务与内地不一样,律法也得相应微调。”韦宝见皇帝心情好,干脆直接向皇帝要权。
    吏户礼兵刑工,吏部衙门、户部衙门、兵部衙门,这些要害衙门,韦宝知道容易引起猜忌,所以不会问皇帝要,正好借着这次机会,搞军事特区,一并向皇帝要了,到时候,军事特区,也就是蓟辽,包括山东和登莱、河间府、沧州府等地,在律法上,有自己的独特律法,在教育上,有自己的独特教育,就等于与大明其他地方不同了!
    也是朱由校提的挂工部尚书衔,递过来的这个梯子好,韦宝仗着皇帝宠信,加上皇帝同意了搞军事特区这事,干脆顺着杆子往上爬,进一步提出要挂礼部尚书和刑部尚书的要求。
    在刑部插一脚,也是很要命的,虽然刑部也属于下三部,但刑部可以管到韦宝管辖范围以外的地区去。
    这些权力若是都揽上手,实际上已经比内阁首辅牛的多了。
    朱由校略微想了想,便点头道:“也行。”然后对车外道:“魏忠贤。”
    魏忠贤急忙道:“陛下。”
    “魏忠贤,刚才朕与韦爱卿说的话,你都听见了吗?”朱由校问道。
    “老奴听见了个大概。”魏忠贤打起了马虎眼。
    “拟旨,蓟辽设军事特区,允许军事特区微调律法,设立新学,给韦宝挂礼部尚书衔、刑部尚书衔、工部尚书衔。”朱由校道。
    魏忠贤一惊,虽然不知道韦宝要求这么多权力是干啥用的,至少魏忠贤暂时看不到这其中的牵扯有多大,但魏忠贤知道,韦宝的权力已经够大的了,再要是加上三个尚书衔,那还要内阁干什么?
    有事就找韦宝不就完了,韦宝一个人挂了三个尚书,抵得上一半的六部大臣了。
    “陛下,这怕是欠妥吧?此事重大,应当朝议。”魏忠贤道。
    朱由校皱了皱眉头,心里有火,但出于对魏忠贤的信任,也知道魏忠贤不想韦宝权力太大,所以没有发作,“朝议就朝议,妥不妥,轮不到你说话!你只管替朕传话便是!”
    “是,老奴这就拟旨,发往内阁。”魏忠贤急忙道。
    魏忠贤暗暗懊恼,现在皇帝对韦宝太宠信了,要是再这么下去,只怕半壁江山都舍得交给韦宝。
    御驾行至丰润,这里已经快出了北直隶地界了。
    卓特木尔与乌兰图雅琪琪格带了科尔沁左翼的大批部众前来迎驾。
    科尔沁左翼十多万人投靠大明,迁入蓟州一带生活,从事农业生产,这都是韦宝的功劳,也是凭这项大功劳,韦宝当初才得以晋封侯爵,而且,满朝上下,一点质疑声都没有,就连普通老百姓都知道这是天大的功劳。
    从明中期开始,大明就没有这么大的战绩。
    这个面子,朱由校要给,朱由校让车队停下。
    “恭迎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科尔沁左翼几万人来迎驾的人群跪着喊道,声势非常雄壮。
    朱由校难得碰到这种场面,冰天雪地,漫无边际跪着的人群,让朱由校热血上涌,看了看身边的韦宝,然后道:“都平身吧。”
    “谢陛下!”众人呼呼啦啦的站起来。
    “这大冷天的,不必来这么多人,你们的心意,朕心领了。”朱由校对带头的卓特木尔道。
    朱由校认得卓特木尔和他父亲,在科尔沁左翼入关之后,他们父子曾经到皇宫拜谒过皇帝。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若不是陛下天恩,恐怕我们早已经被金人杀光,或者被他们掳走当了奴隶。”卓特木尔道。
    朱由校点了点头:“对了,你父亲呢?他身体还好吗?”
    卓特木尔闻言,眼圈顿时红了,“回陛下的话,父亲昨日去世了。”
    啊?
    韦宝和皇帝同时一惊,这太突然了,说明卓特木尔的父亲是在他们从京城出来之后死的,太巧合了。
    在韦宝和皇帝的印象中,卓里克图的身体非常好啊,怎么说死就死了。
    若非死的突然,韦宝是会提前拿到消息的,韦宝的特工几乎无孔不入,虽然科尔沁左翼投靠了大明,但仍然有安插特工对他们监视。
    这些牧民到了大明的地区,肯定很不习惯,与当地的世家大户也有一些摩擦,但在天地会的帮助和协调之下,总算没有出什么大乱子,让他们在蓟州一带,或者放牧,或者圈养牲口,或者种地,总算是安家了。
    “怎么这么突然,详细说说。”朱由校关切道。
    “父亲患了疾病暴毙,郎中也收不清楚具体什么病因,应该是五脏六腑中的事。”卓特木尔含泪道。
    韦宝看了一眼乌兰图雅琪琪格,乌兰图雅琪琪格也是眼中含泪,梨花带雨。
    在白雪皑皑之中,乌兰图雅琪琪格穿着雪白的小棉袄,雪白的绸缎外衬的蒙古长袍,里面是紧身裤子和马靴,显得楚楚动人,干练美丽。
    乌兰图雅琪琪格与聪古伦格格在外形上不相上下,乌兰图雅琪琪格的性格要稍微野性一些,很是有些蒙古人的耿直。
    聪古伦格格应该是自幼接触汉学,加上天资聪颖,和汉人接触比较多,已经是一个准汉人女孩子,换上汉人女子的服饰,都不太容易看出来聪古伦格格来自关外。
    朱由校听说是五脏六腑的事,便点点头,这个时候的医术,碰到内脏有疾病,多数是束手无策的,“太突然了,要不然朕一定派御医为老族长看诊!你们节哀顺变吧,朕会让礼部为老族长加封,隆重安排葬礼。你们还有什么要求吗?”
    卓特木尔看了看身边的妹妹乌兰图雅琪琪格道:“琪琪格,还是你自己对陛下说吧。”
    乌兰图雅琪琪格点头道:“陛下,我父亲临走前希望我尽快与韦公爷完婚。”
    乌兰图雅琪琪格与韦宝有婚约这事,知道的人不多,也不少,天地会方面和科尔沁左翼方面的人基本上都知道,但大明朝廷和呃皇帝并不知道,包括魏忠贤和冯铨、丁绍轼等人也不知情。
    汉人娶外族女子不算禁忌,虽然韦宝身份现在很是高贵,但只要皇帝允准,这都是小事。
    关键是乌兰图雅琪琪格的身份非同小可,她是科尔沁左翼的公主,韦宝娶了她,几乎就等于娶了十几万部众。
    大家本来就觉得韦宝眼下的势力已经够大的了,再加上刚才皇帝让给韦宝挂礼部尚书衔、刑部尚书衔和工部尚书衔的圣旨,多半是能通过的,以韦宝现在的势力,加上阉党和东林党斗不愿意得罪韦宝,所以基本上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要是再加上一个强大的部族,那韦宝得多强大?
    朱由校明显也想到了这一点,迟疑了一下道:“我们汉人有规矩,家里有丧事,子女要守孝三年吧?你这个时候要提出嫁人?而且,是你想嫁给韦宝,还是你父亲想让你嫁给韦宝?”
    “陛下,这事在我们部族投靠大明之前就定下来了,是因为韦公爷当时说要优先迎娶赵金凤,明年再娶我,才耽搁下来。现在我们已经履约,全数进入关内,我父亲担心有什么变化,所以想让韦公爷现在就娶我,越快越好,这是父亲的临终心愿!万望陛下成全。我们蒙古人,没有什么守孝的规矩,如若陛下不准,会寒了我们十几万部众的心。”乌兰图雅琪琪格直率的道。
    皇帝听了这么硬邦邦的话,似乎其中还有点威胁的意味,自然是不高兴的,“可是韦爱卿这趟前去山海关,就是要迎娶赵金凤的啊,这事已经定下来了,如何能更改,总不能让他连着娶亲吧?”
    韦宝看出来皇帝似乎不愿意让自己娶乌兰图雅琪琪格,便道:“陛下说的是,陛下,不如在翰林院挑那学问好,相貌端正的,没有娶妻的进士,迎娶琪琪格吧?”
    韦宝此言,正好迎合了皇帝的想法,大喜道:“如此是不错的,也省的旁人说韦爱卿连着娶妻,对韦爱卿的名声有什么影响。”
    “陛下,我妹子与韦公爷的事,是年前就定下来了的,这是我父亲的遗命啊!万望陛下体谅我们部众的想法!”卓特木尔也急了,大声道。
    朱由校皱了皱眉头。
    乌兰图雅琪琪格道:“我非韦宝不嫁!我们蒙古人说好的事情是不能更改的,这是毁约!不单大明朝廷要被人说,韦宝更会被人说!韦宝!你怎么能让我嫁给别人!?你不是才在京城连着娶了英国公的女儿和吴襄的女儿吗?现在轮到我怎么变了?我可以排在赵金凤之后,等你迎娶了赵金凤,立刻迎娶我!我不用陛下主婚,碍着谁的事情了吗?”
    韦宝一汗,心说你个心直口快的妹子,你冲我嚷嚷什么啊,是皇帝不想我娶你,又不是我自己不肯娶你。
    朱由校不高兴道:“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大明的进士拿不出手啊?大明进士是多少万人里面考出来的,入仕途至少就是七品官,只要不是太无能,以后到四品,三品,都是可期之事啊,并不委屈你们。”
    “陛下,我妹妹只要嫁给韦公爷,我们部族也是这个意思,换了其他人都不行!”卓特木尔也是斩钉截铁的个性,“我们部众只认韦公爷,旁人不认!”
    “大胆!”魏忠贤再也忍不住了,“尔等番外未曾教化之人,不通礼数,怎么敢这么对陛下说话?”魏忠贤再也忍不住了,呵斥道。
    “我们就算不通礼数,也绝不敢对陛下无礼!我们草原上的人,有什么说什么!”卓特木尔平日在部众中就是王,从来没有人敢顶撞他,此时被一个尖声细气的老太监呵斥,哪里能忍住火。
    场面一下子就紧张了,虽然朱由校身边有三千御林军护卫,面对的是几万手无寸铁的科尔沁左翼部众,但对方人数太多,并不怯场。
    韦宝急忙打圆场道:“卓特木尔兄弟,我为你介绍一下,这是陛下面前的红人,九千岁魏公公,魏公公,这是科尔沁草原左翼的新族长,他们既然归顺了大明,就与我们是一条心,他们平时说话这样惯了,并没有冲撞陛下的意思。”
    魏忠贤听韦宝抬高自己,哼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卓特木尔和乌兰图雅琪琪格也不是真的想得罪皇帝,也不再争辩。
    韦宝急忙对皇帝轻声道:“陛下,这些人归顺时日尚短,为了这么点小事前功尽弃太不划算,过个几年,他们就会与我们汉民完全一样了的。”
    朱由校叹口气道:“那你是什么意思,你要娶这蒙古女人?看她凶巴巴的,你当心以后没好日子过,朕这是为你着想啊。”
    韦宝呵呵一笑,轻声道:“谢陛下的好意了,依着微臣看,娶一个也是娶,娶两个也是娶,就随了他们吧,陛下正好示下天恩,让他们感激之余,好加快被我们汉人同化的速度,陛下万圣之躯,没有必要与这些人计较。”
    朱由校是没啥主见的个性,听韦宝这么说,只能点了点头,然后对卓特木尔和乌兰图雅琪琪格道:“你们这些人滚顺时日尚短,以后要好好学习大明的礼法,朕就不与你们计较了。你想嫁给韦宝的事,朕准了。”
    卓特木尔与乌兰图雅琪琪格闻言大喜,急忙跪地谢恩,“谢陛下天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谢陛下天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同来的几万科尔沁左翼的部众也纷纷一排排的跪下谢恩。
    韦宝在朱由校耳边道:“陛下,怎么样?对这些人,陛下就应该恩威并施,他们是来帮咱们大明干活生产的,还得交赋税给咱们,多好啊,得了这么多壮丁,最赚好处的还是陛下。”
    朱由校哈哈一笑,点了点头,心情好了不少。
    然后,卓特木尔与韦宝约定,韦宝迎娶了赵金凤之后,下月就得派人来迎娶乌兰图雅琪琪格,韦宝也答应了。
    大队人马继续行进,乌兰图雅琪琪格带着一名侍女,仍然跟随。
    魏忠贤就奇怪了,问道:“姑娘,陛下和韦公爷不是已经答应你了?韦公爷这个月娶赵金凤,下个月就娶你啊。”
    魏忠贤觉得这蒙古女人也太不要脸了,哪里有这样一直跟着跟着的。
    “我知道,我要跟着韦宝,等韦宝娶我的时候,我再回部族就是了。”乌兰图雅琪琪格道。
    魏忠贤又好气又好笑,“哪里有这样的啊,依着我们汉人的规矩,新媳妇在过门之前,是不能和男方见面的啊。”
    “那是汉人的规矩啊,又不是我们蒙古人的规矩,在男方那边,我可以守你们汉人的规矩,但是在女方这边,也得守我的规矩,我得看着我的情郎,否则出了什么意外,我的情郎不肯娶我了怎么办。”乌兰图雅琪琪格倒是很有道理。
    魏忠贤笑着点了点头:“好吧,那咱家就随你吧!”
    然后魏忠贤也不再干涉乌兰图雅琪琪格跟着了,摇头笑着离开。
    这件事魏忠贤也不敢瞒着皇帝,在御驾边上道:“陛下,那蒙古女人还跟着呢。”
    朱由校奇道:“他们的人都走了,他怎么还跟着?”
    “她说这是她们那边的规矩,她得守着她的情郎。”魏忠贤道。
    朱由校闻言,道:“知道了,随便她吧。”
    “是。”魏忠贤答应一声。
    马车中,朱由校对韦宝笑道:“你那蒙古女人够痴情的啊,还得跟着去看你娶别人,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韦宝看出来皇帝似乎还有点在意自己去乌兰图雅琪琪格,便有些好笑,其实对于韦宝来说,在韦宝的女人中,乌兰图雅琪琪格虽然是一个十多万人的大部落的公主,但哪里比得上英国公的女儿,甚至不见得比得上吴雪霞。
    吴襄在辽西不咋滴,长期处于祖大寿家的威势之下,但不管怎么说也是辽西的世家大户,在韦宝起步阶段,对于韦宝的帮助还是很大的。
    实际上到了现在这个阶段,韦宝对于有没有科尔沁左翼的帮助,已经无所谓了。
    肯定不需要这帮人打仗,自己已经有骑兵团了。
    韦宝并不打算再大规模的发展骑兵,没有打算弄个骑兵旅,更没有打算弄个骑兵师。
    至于种地,这些蒙古人,习惯了放牧生活,要习惯种田,还得培养一代人,至少得十年以上才能见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