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suewd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三國之龍圖天下 愛下-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登基之前 五看書-9vf3q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
    “这个的确是一个问题!”牧景闻言,脸色微微的沉下来,他沉思了半响,才开口说道:“孤之前其实已经考虑过了这些问题,孤的心思是,海上的兵马就直接的留在海上了,咱们在海上,这点兵力其实都是少的,所以里面内河,我们始终还是要组建第三支水军来作战!”
    如今明军麾下,一共就只有两支水军,第一是景平水师,第二是暴熊水师,两支水师战斗力都很强。
    特别是景平水师,甘宁算是练出来了,这一员本来就在水上有绝对天赋的大将,在海上把他的潜力爆发出来了了。
    自从景平水师越过交州,进军海域之后,越战越勇,纵横大海,曾经横跨南海,进入的南洋。
    这一次水师能突袭建业都,景平水师功不可没,如果不是从东海杀进去,打了一个突袭,就江东水军的战斗力,明军未必能打到建业城下。
    不过暴熊水师的,战斗力也不低,诸葛亮这一员三国最聪明的人,在战斗上的天分,是无人能比的。
    而且暴熊水师在撤出来的时候,已经进入了海上,渐渐适应海上的作战风格,再返回内河,好像也不合适了。
    另外还有一点非常关键的。
    那就是牧景对于大海恐怕没有人能比任何人更加有野心了。
    在中原这一块地方,不管怎么打,都只不过是内斗,炎黄子孙的争斗,输赢都没有太大的意义,而放眼全球才是野望。
    大航海时代是西方人启动了,所以才造就了中华民族的灾难,明清时期的闭锁发展,也错失的在大海上的发展。
    来自未来的牧景,经历过这个时代的人不敢于想的一段段羞辱的历史。
    蒙古人南下,占据中原,杀的血流成河。
    清兵南下,也是杀的人头滚滚的。
    这些都是耻辱。
    但是也没办法和八国联军敲开了国家大门来的羞辱,日本的侵略,八年的抗战,那是这个时代无法想象的。
    而造就这种情况的,那就是炎黄子孙的坐井观天。
    牧景向来奉承一个原则,那就是的站得高,看得远,如果只是看中原这一块小地方,那是没有前途的,打下十年二十年的太平,又能怎么样,哪怕延续四百年的汉朝,不也是说没有就没有嘛。
    牧景更加希望,能走出去,走出中原,走出这一片大海,让炎黄子孙来开启大航海的时代,来开启全球的征战。
    哪怕依旧是战争,但是最少有一点,炎黄子孙不挨打。
    那就足够了。
    所以他一直都有心思,扩张海上的兵马,琼崖已经成为了明军的海上堡垒,景平水师的造船基地。
    有这个基地在,而且明国控制的交州地区,可以源源不断的运输物资,打通道路,直接开启海上的贸易。
    这一次是一个机会。
    不过之前不太成熟,所以他不和任何人说,现在他倒是认为,可以尝试性的把注意力放在的海上了。
    组建第三只水师的力量,是牧景早有了想法,但是他一直没有说出来了,不过现在组建,也不晚。
    之前昭明阁为了防止内河,已经开始组建起来了战斗力。
    渝都,江陵,好几个大型船坞工坊,制造的战船,目前都在压在了赤壁口,随时可以进入夏州作战。
    这就是江东水军不敢贸然入境的原因。
    “第三支水军?”
    戏志才想了想,倒是觉得牧景这样做没毛病,之前或许他们不注重海上的力量,但是这一次突袭建业都带来的影响,让他也把目光放在的海上。
    海上风波如同风暴一样,其实比较险恶的,但是如果可以营造更大的战船,倒是有机会。
    “甘宁和诸葛亮,孤打算都留在海上!”
    牧景沉思了一下,道:“让张允回来了,组建第三只舰队!”
    “蔡瑁呢?”
    戏志才眯眼。
    “这个人不能放在荆襄之地,他的影响力,还是比较厉害的,包括黄祖,他们都有很熟悉的水上作战的经验!”
    牧景对于这两员大将,还是挺看好的。
    但是他们在荆襄之地的根基太重了,荆襄之地,世家门阀,多不胜数,好不容易让新政压住了他们。
    一旦蔡瑁和黄祖回来,他们有了主心骨,说不定就很容易的会反扑,反扑会造成新政的不安分。
    “可惜了!”
    戏志才但从战场上来分析的话,他认为蔡瑁和黄祖,是最合适的内河作战了,张允的经验,都不如两位。
    “不得不从各方面考虑!”牧景苦笑:“我们也不想,可我们没办法啊!”
    他们明国,需要考虑的东西太多了。
    他们有能用的人。
    但是也得考虑,怎么用。
    明国不是没有人才的,西川之地,荆襄大地,都是人才辈出的,另外关中,西凉,也不是没有人才。
    但是人才,也要善用,要考虑各方面的问题。
    “现在我们的新政,已经压迫的很多人都喘息不过气来了,这时候,我们如果松懈一下,很容易就会造成他们直接反噬!”
    牧景道:“为了这件事情,徐庶都不能在荆襄待下去了!”
    “为什么?”
    戏志才有些疑惑。
    徐庶绝对是新政的人才,如果能在荆襄待下去,能让荆襄之地各州的新政更加具有影响力,巩固新政的制度。
    “总要给他们喘息的机会,真的强压下去,还是会造成一些不良的影响,新政对很多人好,同样也会伤害很多人的利益!”
    牧景叹息的说道:“这也是孤没办法控制的事情,任何的制度,任何的政策,任何的决定,都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满意!”
    他笑了笑,倒是没有失信心,反而显得更加自信起来了,继续说道:“而孤要做了,就是让大部分人都满意就行了!”
    明国的新政,那是牧景孕育良久的制度,是他为了未来的而奠基,甚至直接颠覆的汉朝制度,一下子跨越的千年,走到了明清时代制度。
    这只是第一步。
    后面还会有第二步,第三步,第四步……
    其实牧景不急。
    因为他年轻,年轻代表他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和那些人慢慢的消耗,不过该做的,他还是会坚决的去做,顶多只是手段缓和一些。
    比如这一次,让徐庶离开荆襄,北上河南,就算是他的一个缓和。
    “那徐庶去哪里?”
    戏志才可不仅仅只是军师,他是昭明阁参政大臣,入阁大臣,协管天下大事,但凡是明国事务,他都有权利管理。
    “去河南!”
    牧景道:“河南我们吃下来了,就要坚守下来,军事是一方面,而另外一方面,是民生,得民意才能得到天下,必须要尽快恢复河南,如今昭明阁已经决议,把河南改为洛州,徐庶是洛州总督,后期还会调遣一些新派官吏!”
    “你会同意昭明阁的决议,恐怕不仅仅如此吧!”
    “当然!”
    牧景笑了笑,道:“荆襄还是根基重了一些,虽然我们新政有些成效,但是渐渐的复苏的一些荆襄豪门,开始给我们压力了,上面的压力我能扛得住,但是徐庶未必能压得住,他们不能成事,可捣乱是没问题的!”
    “而河南,百战之地,从一开始就已经被打烂了,所以我们还有机会!”
    牧景冷笑:“当初董卓挟持百姓南下,就已经把河南的根基都抽掉了,这时候,徐庶去,反而更能让新政深入民心!”
    “的确如此!”
    戏志才点头,不过他也有些犹豫:“不过河南还是四方争夺之地,肯定会爆发战事了,如果说徐庶镇不住,他始终是没办法管理民生的!”
    “孤相信徐元直!”
    牧景道:“徐元直这人,有一股执着的劲头,他是有机会的,而且我们在关中,将有重兵,他会善于用势,只要他不强着来,问题不大!”
    “那就好!”
    戏志才点了点头,对于徐庶的了解,他自然是不如牧景的,牧景既然决定徐庶能担当重任,他就相信牧景,所以也相信徐庶。
    回归正题:“那第三支水师,你准备用什么的军号!”
    “咱们还不至于用裘全新的军号,所以孤决定,用昭明!”牧景想了想,说道:“昭明水师!”
    明军是非常严格的管制军号和番号的,明军麾下,三大主力军团,景平,昭明,暴熊。
    景平水师和暴熊水师,都算是精锐,如今昭明组建第三只水师战斗力,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接下来了,牧景会在军事上,组建军团,三大军团,麾下都会有一支水师战斗力。
    当然,这都是暂时的,只要有机会,牧景会亲自组建海军,在大海上战斗的舰队,海军更加严谨一些。
    “张允倒是能担当重任,不过我还是认为,得给他一个参将!”戏志才提议说道。
    “这方面,你们枢密院决议便可,直接提上来!”
    牧景点点头。
    “黄枢密使没有回来啊?”戏志才皱眉。
    “快了!”
    牧景道。
    本来决议,黄忠护送他回来的,但是前线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好,黄忠还要镇守前线,可他即将要登基了,黄忠肯定会回来的。
    但是多少要组建好北线的防线才行。
    “也好!”
    戏志才道:“趁这个机会,统计一下这一战的伤亡!”
    他眼眸有些苦涩的看着牧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我们明军,恐怕要面临组建以来,最恐怖的一次伤亡!”
    “谁都不想要伤亡!”
    牧景摇摇头:“孤也不想看到,但是那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们谁都不想,可谁能阻止呢!”
    战场,本来就是一个牺牲的地方。
    死亡是常态。
    不管是胜利,还是失败,都会伴随无尽的死亡,哪怕牧景来自未来,他也没办法改变这一点的。
    他能做的,只是让伤亡减弱最低。
    如果这一次不是红衣大炮,哪怕在南阳大战之中,明军能打赢,都会很吃亏,毕竟魏军可不是吃素的。
    可红衣大炮,跨越了时代的武器,去能让明军轻而易举取胜,伤亡减弱最少一半以上。
    “在孤登基之前,阵亡的数据必须要出来,孤要亲自抚恤那些战死的烈士,孤没办法把他们从战场上带回来,但是最少孤能让他们死后享受应有的荣誉!”
    牧景低沉的说道。
    他的心情也不是很好,毕竟伤亡,总是能牵动很多人的心情,包括他牧景的心情,如果不是这一次打的还算是漂亮,恐怕伤亡会更加动摇明国的根基。
    “诺!”
    戏志才也知道,牧景需要振奋一下民心,这或许是一场秀,但是无数战死的将士,都需要这个荣誉,他们都愿意被人记住,都愿意成为牧景登上皇帝宝座的踏脚石,没有人愿意籍籍无名的战死的。
    “还有一件事情,孤想要和你商量一下!”
    “说!”
    “这一次昭明阁可能会多几个人!”牧景看着戏志才,问:“你有什么想法没有了!”
    “我能有什么想法!”
    戏志才吃惊,道:“这昭明阁参政的席位,可不是我能决定了!”
    “没让你决定!”
    牧景撇撇嘴。
    “大王,你又想和胡昭过招啊?”戏志才顿时反应过来了。
    牧景也不是没有敌人的,胡昭对他俯视眈眈,一有机会就会攻击他,胡昭最希望是牧景能按照自己安排来做事情,但是牧景又不傻,他岂会这么顺。
    一个是君权,一个是臣权,终究是会有冲突,有矛盾的。
    “他们估计愿意让鲍苏进来了!”
    牧景没有否认,而是直接说道。
    “鲍苏?”
    戏志才想了想,道:“他有足够资历,也有能力,要不是在运气上差点,恐怕早就进入昭明阁了!”
    “孤没打算拦着,只不过孤想要加一个人!”
    牧景组建昭明阁,更多的是希望明国能健康的运转,而不是让自己一个人独揽乾坤,任何人都容易犯错,他也一样。
    “谁?”
    戏志才有些怀疑。
    “雍州总督如何?”
    牧景笑着说道。
    “蒯良?”
    戏志才眼眸突出,有些诧异:“你怎么想到的这个人啊!”
    “他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
    牧景笑着回答。
    “你先让我理一下!”戏志才脑子有些乱,感觉有些不太明白牧景的想法,他沉思了半响,把自己的心思沉下来之后,才渐渐的回味了。
    他试探性的看着牧景:“新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