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cel8p人氣小說 一九八一年 實在閒得疼-第五百八十五章:北迴歸線相伴-2zu4q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
    依旧担任指导的邱老师听见动静从礼堂休息室里走了出来,道:
    “陆瑶,你们干什么呢!”
    沈晓蓉看见邱老师,立刻跑上前道:“老师好!”
    “沈晓蓉,怎么会是你呀?我是不是在做梦?”
    “我在美国也经常做梦,梦到您教我和黄瀚弹钢琴的场景。”
    黄瀚身边有那么多女生,各有各的美,沈晓蓉心里叹息,她此时这么说是不是有点宣布主权的意思就不得而知喽!
    “都是个大姑娘了。”邱老师上上下下好好看了看沈晓蓉,笑眯眯道。
    “老师,您瞧上去真精神,好像比以前年轻多了。”
    “呵呵!这几年过得舒心,我的精神头确实不错。你这一次能够在三水县住几天呀?”
    “说不准,我是和妈妈一起来的。”
    黄瀚道:“你现在应该是在放暑假,用不着急着回去,晚上我们请你和阿姨吃饭时,我跟阿姨好好谈谈,争取让她先回去上班,到了日子我送你回杭州。”
    “争取我妈妈答应?这恐怕比较难。”
    如果是两年前,有自知之明的黄瀚根本不会开口,但是时过境迁,黄瀚家的实力今非昔比,黄瀚自己更是名声大噪。
    再加上跟秦淑珍还有点小秘密,留下沈晓蓉在三水县多待几天,应该不是个事儿。
    黄瀚道:“不难,我会告诉阿姨,她回去的当天晚上邱老师会去‘事竟成宾馆’和你住在一起。”
    邱老师喜欢两个得意弟子,当然要成人之美,帮腔道:“嗯!有日子没见面了,我愿意和沈晓蓉多住几天。”
    黄瀚继续找理由,道:“你留在三水县的这几天还可以配合邱老师指导同学们排练《We Are The World》。”
    “排练迈克杰克逊的《We Are The World》?”
    “对呀!”
    “你们挺能赶时髦呀!”
    “我们不但要顺应潮流,还要争取独立潮头成为弄潮儿!”
    邱老师赞许道:“好志气,我喜欢!”
    沈晓蓉笑道:“听你说话就是提劲!”
    “哈哈,看看我们的水平吧!同学们各就各位,我们把刚刚排练过的《We Are The World》唱给沈晓蓉听听,请她给予评价提出建议。
    你们要用心点,人家可是从母语是英语的美国回来的,万一人家听出你们的英语带着三水口音,我这脸没地儿搁。”
    “哈哈哈……”同学们都乐了。
    黄馨对杜佳几个道:“人送到了,我们回去吧。”
    杜佳正一脸痴迷瞧着指挥若定的黄瀚,她哪肯现在回去,道:“不,我要再看看,我特想听黄瀚唱《We Are The World》。”
    李梅道:“我也想听,黄瀚的英语可棒了,咱们今天下午给自己放个假吧!”
    黄瀚魂穿五年多,绝大多数时间都用来学英语、学音乐、弹钢琴、弹吉他。
    记忆力好,再加上原本就有英语基础,黄瀚现在的英语水平还就真的不差。
    对话、唱英文歌肯定没问题。
    几个准高三女生都不想走,黄馨没辙,只得也留下了,她其实也特想瞧见黄瀚和沈晓蓉、黄颦弹琴唱歌。
    她见杜佳瞧黄瀚的眼神好像在放光芒,心里暗笑,忽然间她发现,瞧黄瀚的女生眼神不对劲的貌似不少呢!
    “咦!我这是怎么了,是不是疑邻盗斧呀!”黄馨笑了,这一刻她无比骄傲。
    不一会儿,黄瀚、陆瑶、张春梅、成文阁、钱爱国、张倩等等就开始演绎《We Are The World》。
    沈晓蓉也会唱这首歌,因为心有灵犀,立刻就融入了。
    也许是在异国他乡再也没有这种气氛,从来都是波澜不惊的沈晓蓉有些激动,甚至于开始泪眼朦胧。
    “蓉儿,你在美国两年应该学了不少欧美流行歌曲,给我们来一曲好不好?”黄瀚道。
    “好呀!我给邱老师给大家唱《LAY ALL YOUR LOVE ON ME》。”
    “好……”大家都鼓掌欢迎,他们其实都不知道《LAY ALL YOUR LOVE ON ME》是个什么玩意儿。
    黄瀚道:“这首歌好听,可惜我记不清曲子,没法弹,你只能自己伴奏了。”
    “你知道这首歌!”
    “嗯!知道,是瑞典ABBA乐队的经典歌曲。《恼人的秋风》就是翻唱了人家的《Gimme Gimme Gimme》”
    “对,对,我给你带了不少英文原版磁带,其中就有ABBA组合的专辑。”
    “对了,你在美国肯定听了很多最流行的歌曲,有没有听到有谁用英文翻唱我们的作品《路灯下的小姑娘》?”
    黄瀚知道《Brother Louie》当年很火爆,是连续数周的霸榜歌曲,如果没有受到自己的影响依旧按时问世,那么沈晓蓉肯定会听得到。
    沈晓蓉摇头道:“没!你怎么想起问这个?”
    萧蔷不乐意了,道:“黄瀚,你能不能别老是扯闲篇,我们都等着听沈晓蓉唱外国歌呢!”
    “噗嗤!”陆瑶笑了。
    “你笑什么?”
    “你这样做很傻,容易让他讨厌的,更加没法跟人家比了。”
    “去去去,再讨厌还能比得上你!”
    “我讨厌不要紧,因为我从来没想讨喜,根本不在意黄瀚对我的看法。”
    “你真的对黄瀚没什么感觉?”
    “我对谁都没感觉,怎么了?”
    “我发现你才是傻的!”
    “喂,喂,你用不着跟我比,跟张春梅、沈晓蓉比去啊!”
    “我忽然间不想和你说话了。”
    “是不是再说会精神崩溃?”
    萧蔷干脆双手捂着耳朵,用行动表示不想和陆瑶聊了。
    “别装模作样了,快听,哇!沈晓蓉的钢琴弹得真好!我都快爱上她了。”
    萧蔷气得直翻白眼,终于忍无可忍,直接掐了陆瑶的软肉,“呀!君子动口不动手。”
    “动口?如你所愿,我来了!”萧蔷张开口露出白牙,“咯咯……”陆瑶撒腿就跑。
    “唱得太好听了,虽然我一句也没听懂。”张倩由衷道。
    “切!有什么呀!不稀罕。”萧蔷犹自嘴硬道。
    黄瀚鼓掌道:“蓉儿,你继续弹这个曲子,成文阁给去我拿吉他。”
    钱爱国大声道:“你的吉他在我这儿呢!”他几个大步就把吉他送到黄瀚手中。
    音乐响起,黄瀚开唱了,不是英语,而是地地道道的普通话:
    “常把人生比世界,心中也有北回归线在这里,曾有风雨过天际,阳光之情源远流长我的爱……”
    “哎呦喂!大哥,这也太好听了。”
    “好听,好听,而且我们都听懂了。”刘晓丽、张倩等等女生就差尖叫了。
    王慧玲盯着黄瀚看,那目光绝对能够春风化雨。
    陆瑶也不和萧蔷闹了,此时啧啧称奇,萧蔷感叹道:“我这辈子都不会再服谁了!”
    那一边的杜佳激动得仿佛要落泪,那个男生太帅,太有才了,也太有女人缘,我以后怎么办呀?
    沈晓蓉眼睛亮了,她惊讶无比,这曲子这么填词蛮有味道呀!黄瀚果然是个天才。
    她根本不知道,她弹出旋律后黄瀚就把年轻时记得的歌词想起来了一小半,而且是精华部分。
    这首歌的名字叫做《北回归线》,谁填词谁首唱的根本记不得了,反正人家ABBA的经典曲目都曾经被填词翻唱过,而且版本很杂。
    “黄瀚,你怎么没唱全啊!”专心致志听着的成文阁,听到黄瀚有些曲段只是哼哼根本没唱词儿,问道。
    黄瀚当然不会说时间太长了,歌词根本记不全,道:“还没想好怎么把词给填全了。得找感觉。”
    成文阁大声道:“你和沈晓蓉继续合作吧,你俩在一起填词肯定有灵感!”
    沈晓蓉是成文阁心中的女神,他认为只有沈晓蓉才配成为黄瀚的……
    他是个老实人,实话实说,根本不在意是不是把一屋子的美少女得罪了超过一半。
    沈晓蓉其实也喜欢诚实正直的成文阁,听到他这番话,莫名的脸红了。
    黄瀚借坡下驴道:“成文阁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是啊!蓉儿回来了,咱们再次合作那是必须的呀!”
    黄颦鼓掌道:“太好了,哥哥和蓉儿姐姐又要合作喽!”
    邱老师道:“我支持!这首曲子很好,黄瀚信手拈来的几句歌词不俗,你们俩是得好好合作,争取再来一首风靡全国的好歌。”
    这个可以有,以自己和沈晓蓉的水平,再有这首好曲,来一首属于原创的《北回归线》肯定不成问题。
    反正自己根本记不全翻唱的版本,仅仅是记得精华部分。
    只要补全了歌词,自己首唱,即便跟某某某的有些雷同,介于自己上过春晚的名气,也不可能被认为是抄袭。
    翻唱原本就是抄袭,各有巧妙不同罢了,谁能翻唱得家喻户晓,谁就是赢家!反正没有版权!
    暑假还长着呢,沈晓蓉内心里特希望能够留在三水县和黄瀚一起搞创作。
    她道:“我喜欢这个曲子,更喜欢黄瀚的填词,我尽可能争取说服我妈妈。”
    黄瀚道:“阿姨通情达理,肯定会答应,明天上午我们请她来这里看看我们的彩排更加有说服力。”
    “嗯!我妈妈肯定希望来看看。”
    得知秦淑珍来了三水县,没轮得到黄瀚请客,县里为她们母女接风,只要在三水县的主要领导都参加。
    黄道舟、张芳芬、张春梅妈妈、萧蔷妈妈、成胜利夫妻俩、钱国栋两口子当然来了。
    黄馨、黄颦、张春梅、萧蔷和沈晓蓉坐在一起,陆瑶也来了,她是因为黄瀚下了命令才来的。
    因为她根本不认识沈晓蓉,犯不着来陪,黄瀚其实知道陆瑶喜欢热闹,故意找理由带上她。
    以她是团队第一主唱的名义命令她来,还指出邱老师和沈晓蓉肯定会谈有关于音乐的话题,听听有好处。
    黄瀚这回没有和领导们坐在一起,那一桌坐了二十人,姜晓娟、张芳芬一左一右陪着秦淑珍,那里有邱老师还有宋丹华和成文阁妈妈等等几个女干部。
    酒席保不准需要两三个小时,黄馨不想浪费时间,跟沈晓蓉和秦淑珍客气几句后准备和李梅、杜佳等等在家里做题。
    秦淑珍知道黄馨已经是准高三学生,当然知道高考的重要性,跟黄馨聊了几句学习方面的事情。
    黄颦爱学习,嘴刁,现在根本不在意吃喝,更加不稀罕在自己家的“事竟成饭店”吃饭。
    无他!吃腻了呗!
    她也要求和黄馨、李梅等等在家里吃简餐,她要抓紧时间练习《LAY ALL YOUR LOVE ON ME》,想着明天就在沈晓蓉面前露一手。
    高手寂寞,黄颦天赋极高,再有邱老师悉心教导,水平早就超过了黄瀚,在三水县已经没人能够和她比肩。
    曾经需要仰视的高手沈晓蓉回来了,黄颦哪能放过交流的好机会?
    黄瀚和姐姐妹妹的性格不同,喜欢和大家一起喝酒吹牛逼,至于吃什么其实不在意。
    黄瀚这一桌除了陆瑶,其余来陪客的都是沈晓蓉曾经的同学,大家聊往事谈今朝不亦乐乎。
    萧蔷有意坐在黄瀚和沈晓蓉之间,她的左手位置是张春梅,右手位置是陆瑶,后来她发现了问题。
    貌似还要严加防范一个人,因为她看见黄瀚对身边坐着的陆瑶太好了,老是给陆瑶夹菜。
    “黄瀚,你太偏心了。”心直口快的萧蔷不乐意了,道。
    “哟!又怎么了?”
    “我数着呢,你已经给陆瑶夹菜六次,我眼巴巴看着,等着,就是没见着你给我夹一次。”
    萧蔷一副很受伤的表情让黄瀚觉得哭笑不得。
    “别呀!我们中国人互相夹菜是陋习,我都没用公筷,让人家从西方回来的贵宾笑话呢。”
    沈晓蓉道:“是啊!你怎么没用公筷呀?”
    “我是觉得陆瑶喜欢吃,顺手给她夹一筷子,忘了换筷子,估摸着她肯定不嫌弃。
    如果给你夹了,你肯定会愣着,脑子里快速分析,吃还是不吃呢?不吃会让人家难堪,吃了,又会觉得反胃。”
    忽然间一桌子人安静了,都看向正在吃一只甲鱼腿的陆瑶。
    “‘事竟成饭店’的霸王别姬真好吃,我妈妈烧不出这么好的味道。”
    陆瑶貌似很享受眼前的美味,夸赞道。
    萧蔷道:“黄瀚,你也给我夹一筷子,我也要陆瑶盘子里那样的。”
    “行行,给你!”黄瀚拿起公筷给萧蔷夹一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