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68qpv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宋煦 ptt-第兩百五十九章 太陽底下無新鮮事-jztyg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
    齐国公的马上停在户部衙门之前,值班的户部郎中亲自迎接,在听到齐国公的来意后,震惊中他又看了一眼漆黑的天色,心里骇然又警惕,面上不动声色的将齐国公引进府衙之内。
    他一边让人清点齐国公带来的账簿,一边派人通知户部尚书梁焘。
    梁焘府邸。
    梁大娘子披着衣服坐起来,不满的说道:“十天半月才能回家一趟,这一觉还没到天亮,就有人来叫,使唤牲口也没有这么使唤。”
    梁焘急急地穿着衣服,不耐烦的说道:“胡说八道些什么,没人使唤我。我估计有一段时间不能回来了。你照顾好家里,对了,儿子的事不用担心,朝廷不会废除科举的。”
    梁焘说着,衣服都没有穿整齐,拖着一只鞋跑出了房间。
    梁大娘子在后面喊他也没理会,进了马车就催促着赶紧去户部衙门。
    齐国公卡着子时这个时间来个户部,其中有很值得深究的意味。
    梁焘坐在马车里,心里焦急,犹豫着要不要通知赵煦或者是章惇,最终他还是摇了摇头。
    户部衙门内,户部郎中与齐国公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郎中有些紧张,小吏不时来通报核实的齐国公家财情况,短短的不到一刻钟就核实了一百二十万贯,如果到了天亮,核实出更多,那齐国公的家财加起来可能超过五百万贯!
    500万贯啊,饶是他是户部郎中也深为震惊,早知道这些勋爵富有,远远没想到会富到这种程度!
    齐国公面无表情,他心里也在滴血,也在痛!这么多家产是齐国公历代积累下来的,一朝全部交出去,他简直想死。
    当然如果交出去能不死,那就最好不过了。
    梁焘来到户部,看到齐国公就笑着抬手说道:“齐国公如此深明大义,本官深为钦佩!”
    齐国公坐着没动,连手都没有抬一下,淡淡的说道:“我的田亩只有5000亩,但我的家财也能买到三万顷,不知道梁尚书以及章相公是否满意?”
    梁焘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件事其实一直是章惇在操刀,他在原来户部郎中的椅子上坐下,笑着说道:“那我去通知章相公。”
    齐国公无所谓的点了下头,到了现在已经一切由不得他了。
    梁焘一边让人通知章相公,一边翻看着小吏核实过的齐国公的家财。账簿上面的数字哪怕是家产殷实的梁焘也十分震惊。这齐国公府的家财真的是丰厚,丰厚的他想不到!
    此时的皇宫内,齐安郡主被孟皇后扣在偏房内,到了现在她哪里不明白她说是被孟皇后给软禁了。
    她愤怒的砸门,甚至是少有的不顾仪态的破口大骂,但都没有任何作用。
    她心里只能祈祷,祈祷她一直看不起的那个齐国公能有些骨气。
    孟皇后本人则在赵煦的寝宫,听着外面陈皮的汇报,孟皇后转向还闭着眼睛假睡的赵煦,轻声说道:“官家,不去看一看吗?”
    赵煦睡意正浓,紧皱着眉头,大声的说道:“让章相公去管!”
    外面的陈皮吓了一跳,连忙低声应着,快步的的跑走了。
    寝宫里,孟皇后看着赵煦,弄个弄散乱的头发,也陪着赵煦继续睡。
    青瓦房内,章惇正在对开封府视点进行最后的审视,他手里的是开封府府丞曹政的奏本。
    他慢慢的看着,里面有提点公事以及四个知县的新任命。
    一个文吏急匆匆的跑,进来抬手说道:“章相公,齐国公去户部了,捐纳了所有家财。”
    章惇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说道:“他的时间倒是卡的真好。”
    蔡卞放下笔,说道:“多半是不甘心,想等等有没有什么变化吧。你打算怎么做?”
    章惇拿出一道空白的文书,说道:“给他嘉奖令。重重的赏!”
    蔡卞嘴角抽了下,想不想,说道:“宫里那件事齐国公不可能是一个人,明天或许有更多的人,这几天,户部有的忙了。”
    章惇说道:“那就赏!重重的赏!”
    蔡卞抬手,挥退那个文吏,继续说道:“火烧开封府一案,明天可以收尾了。其他那些事情你是怎么打算的?”
    蔡卞说的是赵煦亲政以来累积的种种久拖不决的案件,这些案件无不是牵扯广泛。
    章惇已经落笔,给齐国公的写嘉奖令写好了,嘴上的说道:“开朝后第一天,大理寺就要审结这些案件,抛开包袱,轻装上阵。”
    蔡卞点点头,又有些焦虑的说道:“那个提点公事以及四个知县可能只是个开始,我们要有心理准备。”
    他们这些相公被赵煦连降三级,如果再有什么事情发生,哪怕赵煦有心保他们也得有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否则他们就得走人。
    朝野那帮人是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的!
    章惇看着眼外面漆黑的天色,尤其是政事堂方向,没有说话。
    蔡卞顺眼看过去,愣了愣神,顿时有些会意,说道:“苏相公也不是好相与的,想要拿他顶锅,你得谨慎再谨慎。”
    章惇拿起茶杯喝了口茶,忽然说道:“齐国公等人捐纳的家财总数可能有一两千万贯,还是一样的送入内库吗?”
    蔡卞一怔,说道:“这个还得问一下梁焘。”
    章惇明白他的意思,没有再说话。
    梁焘陪着齐国公一直到天亮,经过核算,齐国公府的家财总数为三百二十万贯,其他的还得继续核实。
    梁焘熬了一夜,不但不困,还很兴奋说道:“齐国公之慷慨,古来少有,本官一定亲自撰写奏本,上书朝廷,请求朝廷表扬齐国公之大义,实乃天下之楷模,令我辈汗颜!”
    齐国公脸角抽搐了下,对于梁焘的话,完全听成了讽刺,没有理他,直接说道:“我可以走了吗?”
    梁焘连忙说道:“当然当然,本官亲自送齐国公回府!”
    齐国公抬头看了看大亮的天色,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就剩下带一个府邸了,梁尚书这是也要收回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