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0qzqh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魔臨 純潔滴小龍-第三百三十五章 立場看書-7uet4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
    火锅,早就从篝火上挪下来了,但郑伯爷的内心,则依旧在翻腾着。
    靖南王将伐楚战事的规划向其和盘托出,饶是见惯了风浪的郑伯爷,也是被震撼到了。
    这才是国战,如果算上民夫的话,牵扯进去的人,数以百万计。
    这才是田无镜,治军和行军作战时,他可以做到抽丝剥茧般的面面细致,但在大方略上,也能为你勾勒出属于他自己心中的那道蓝图。
    乾国文人作诗作词,动辄喜欢“江山如画”“江山如此多娇”,但在将军眼里,江山,只是一块巨大的沙盘,上面有城池湖泊高山丘陵,江山是否如画,他们不知道,因为他们不在乎,他们在乎的,是以自己麾下的金戈铁马为鞭,鞭挞这雄浑辽阔。
    自己的位置,没什么意外,早早地就被靖南王给安排好了。
    甚至,由此来看,央山寨一战,本就是一种铺垫;
    原本郑伯爷认为,那是为了给自己抢头功,然而,现在看来,真正的目的并不在此,靖南王的想法,大概是让自己前期在获得功劳的同时,理所应当地消耗了不少实力,随即,才能名正言顺地带着部下从前线战场上退出来休整,于后方积攒恢复实力的同时,为接下来的坐船入楚奔袭荆城埋下伏笔。
    只不过,东山堡一战,虽说有石远堂出人预料的一场反击,但终究还是被自己推了回去,顺势夺下了东山堡。
    这对于靖南王的安排,其实并没有影响,反而起到了一种更好的推动作用。
    因为自己这一部根本就不用再等了,现在就可以堂而皇之地退下来休整补充兵员和实力,且结结实实的军功和战绩在这里,无人敢当面对此置喙半句;
    甚至是连楚人都会觉得,在接下来的战场里,看不见“郑”字旗,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平野伯以及其麾下的这支兵马消失于前线燕军的第一战斗序列也是理所应当得很。
    毕竟,伤亡这么大不是。
    东山堡的快速攻破,加速了靖南王的这个计划,让他在这一枚旗子的布置上,更为从容。
    甚至,可以再将自己喊到其身边,继续言传身教。
    一如战前将领对自己麾下士卒演讲鼓劲,是为了在冲杀前多给他们身上加注一些杀气一样;
    靖南王当然知道这一手大奔袭对领兵将领意味着多大的挑战和难度,所以,趁着这个机会将自己拉至身边来,也算是让自己再抱抱佛脚。
    这是其一;
    其二就是,在这段“休整”和“发展”的时间里,让自己正式出现在其身侧,刷一刷存在感,拔高自己在伐楚大军之中的地位。
    自古以来,领导的亲信在领导身边时,自然地位超然,下面也是对你多为奉承,而一旦下放去镀金,往往会出现眼高手低的局面,同时,原本奉承你的人,也会冷眼看你笑话。
    幸进者,在任何团体里,都是不得好的。
    郑伯爷没这方面的隐患,因为他的军功是实打实的,大燕军中……甚至是楚人军中,都没人会去质疑平野伯爷打仗的能力。
    再加上靖南王近乎毫不遮掩的看重,使得在大燕军中,扶持起平野伯,可谓是事半功倍。
    午后的风袭来,带来热浪,也终于让郑伯爷从先前的内心情绪激荡中清醒过来。
    他伸手指了指剩下的冒菜,对公孙寁和宫璘道:
    “别浪费粮食。”
    “是,伯爷。”
    “是,伯爷。”
    郑伯爷站起身,又像是想到了什么,道:
    “下午,你们将王帐附近的布防图画出来给我。”
    公孙寁和宫璘脸上都露出了激动之色,他们认为,这是平野伯爷在对他们进行教导了。
    但郑伯爷只是觉得让他们就这般荒芜在这里,日后去见他们老爹时,有点不太好说话,干脆随便指派个活儿甭管有意义没意义,先让他们忙起来再说。
    离开了自己的帐篷处,郑伯爷又走回王帐,掀开帘子后,田无镜已然坐在首座。
    而郑伯爷上午坐的位置上,堆放着更多的折子。
    郑伯爷也没说话,安安静静地坐回自己的位置,开始批示。
    折子,不断地被送进来,有后方的也有前方的;
    同时,郑伯爷还得代替靖南王写询问折子送出去。
    还是和先前一样的方式,老生常谈流程化的东西,郑伯爷就顺势流程化了,需要拿一些主意且不是很难的问题,郑伯爷自己就做批示,而一些需要靖南王再扫一眼的,则被单独放置。
    呈送上去后,
    田无镜另外两堆直接没看,转而拿起单独放置在一起的三份折子。
    一份是薛楚贵部一名守备于营中饮酒,薛楚贵部军纪官所给出的是削级罚俸再贬入前锋营。
    郑伯爷给出的批示时,枭首,传示全军。
    一份是马友良部在冲击一座军寨未果后,百夫长战死,余下十余名撤回被判问斩。
    燕军律中,主将战死而战未胜,麾下活则陪葬。
    郑伯爷给出的批示是:撤斩,发前锋军戴罪用。
    一份,是罗陵部的民夫营爆发了数百人规模的群殴,起因是一众晋地民夫发现自己的伙食比燕地民夫差,引发了不满。
    军纪官给出了斩双方领头闹事者以及双方民夫营的校尉官,从者鞭罚。
    可以说是,各打三十大板。
    郑伯爷给出的批示是,只罚晋地民夫和民夫营校尉官。
    军中的惩戒,动辄见血,因为军队本就是杀伐之器,律法必须得森严,否则根本就无法约束住这帮刀尖舔血的丘八。
    所以,判决时,常常伴随着斩刑,和地方官老爷判案时喜欢和稀泥截且对人命官司极为慎重有着极大的不同。
    因为田无镜个人用兵和治军喜欢讲究细节和掌控的缘故,所以这些折子,都会呈送到王帐里,让田无镜过目。
    大军云集,战兵、辅兵以及民夫,加起来,何止百万,因为皇权不下乡的缘故,燕地的富州知府都不会实际掌控这么多人。
    田无镜放下了第一封折子,道:
    “薛楚贵治军不严,鞭二十。”
    这是靖南王觉得光杀那个守备不够,还得连主将一并处罚了。
    田无镜放下第二个折子,道:
    “攻城之战与野战冲锋不同,军律所适自是不同,发之于全军总兵过目,命他们自行斟酌。”
    当初在雪原上,李富胜部就因为镇北军的这一习惯,导致明明后方鸣金收兵了,结果士卒没有回来,造成了更多的伤亡。
    将领身先士卒,士卒保护将领,这种氛围下,军队才有真正的战斗力,才能无所畏惧,但那是野战,而攻城战讲究太多细节拿捏,完全是另一种战争方式,一些军法,不合时宜了。
    至于第三个折子,
    田无镜抬头,看了一眼郑凡,将折子丢下来,
    道:
    “说说。”
    民夫斗殴,还是燕地民夫和晋地民夫斗殴,按理说,原本军纪官的判罚,没错,当下,当以大局为重,晋地的人和兵马,也是伐楚不可忽视的力量。
    “末将以为,民夫伙食,是上官定的,这事,有责任也应该在上官,再者………”
    “是故意偏袒?”
    靖南王打断了郑伯爷的话。
    “是。”
    “为何。”
    “我军是燕军,燕地民夫,从燕地跋山涉水至此参与国战,当有优待。”
    “本王还以为你平野伯最喜欢讲的是文人那套有教无类呢。”
    因为平野伯麾下,燕人反而不是多数,蛮族、晋人、加上现在的野人,才是真正的多数。
    “王爷,末将麾下是一个特例,从大局上来看,这场伐楚大战,我们真正能依靠的,还是老燕人,如果是在我部,我会用其他的法子处置,但这件事发生在罗陵部,是王爷的靖南军本部,就不能这般处置了。
    六皇子曾指着蛮族对末将说过,蛮夷,畏威而不怀德;晋人不是蛮夷,但至少目前来看,晋人作为我大燕的新征服之民,再被我大燕席卷进这场国战之中,他们的不满,是肯定的。
    所以,一碗水端平,晋人不会领情,燕人,会伤心。
    与其两头都掉下去,倒不如先抓住根本。
    燕晋平等,将晋人视为燕民,将晋人转为燕人,得等到我们攻破镇南关,剪除来自楚国的威胁后才有余力这般做。”
    最后,
    郑伯爷很郑重地又加了一句:
    “不管什么时候,无论什么情况下,老燕人,燕民,燕军,永远都是我大燕的真正根基。”
    田无镜很认真地看着郑凡,
    郑凡则很平静地站在那儿。
    终于,
    田无镜点了点头,
    道:
    “就这么办。”
    “是,王爷。”
    “帮本王着甲,随本王,去李富胜部看看。”
    郑伯爷帮靖南王穿上甲胄。
    随后,
    外面有亲兵牵来了二人的貔貅。
    只带了百余骑作护卫,郑伯爷和靖南王一起出了中军大寨。
    正在那里画图纸做记录的公孙寁抬起头,看着刚刚出去的队伍,年纪还小的他,情不自禁道:
    “伯爷看起来,和王爷好像。”
    一样的貔貅,
    一样的金色甲胄,
    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让人觉得他们很相像。
    宫璘听到这话,
    道:
    “我父亲说,咱们伯爷是王爷指定的接班人。”
    随即,
    宫璘意识到自己说多了,可能是面前的公孙寁年纪实在太小,所以自己疏于谨慎,犯了言多的毛病。
    谁知公孙寁却点点头,道:
    “我阿父也这般说过。”
    ……
    比起东山堡的快速告破,西山堡这边,则陷入了长久的僵持鏖战之中。
    如果让李富胜来选,他必然更乐意选择郑凡的那种状况。
    守军杀出来,他再推过去,干脆利索,战事结束。
    总比现在………
    “直娘贼,气死老子了!”
    李富胜丢下手中的军旗,对着地上吐了两口唾沫。
    今日的攻势再度告停,燕军开始撤退,城墙上的楚人,则发出了欢呼。
    “报,将军,王爷和平野伯来了!”
    李富胜听闻这个,脸上又闪现出了羞恼之色。
    倒不是他记恨谁,而是战事一直焦灼没有起色,他真不好意思见田无镜,至于郑凡,他居然也来了,看看人家的战绩,真的是没法比,总觉得自己会显得很蠢!
    要知道,上次在自家帅帐内,靖南王对自己直接说郑凡那边没问题时,他还很不服气呢。
    双手用力揉搓了几下脸,
    李富胜吩咐身边的一个亲卫道:
    “命众将帅帐军议。
    还有,去,上次老子不是叫你找了个新的牛皮靴子么,拿来。”
    “是,将军。”
    各个将领顾不得一日攻城的劳累,赶忙赶赴帅帐军议。
    大家的面色,都有些凝重。
    一开始攻城没能有太大起色时,李富胜还算正常。
    等到那边东山堡被破后,接下来的每一天,军议,李富胜都会沉着脸将大家伙都骂一通。
    对这个,大家倒是习以为常了,毕竟也不是第一天在自家将军麾下打仗。
    下属的一些军头子,见这些嫡子照样被骂,他们也就不觉得有什么,反正一起被骂着呗。
    但这次听闻靖南王再度前来,而且还带着平野伯。
    不仅仅是李富胜这个主将觉得羞耻,这些下面的各路将领,也是觉得压力沉重。
    一军之中各部都会暗地里较劲,更别说一路总兵麾下和另一路总兵麾下的了。
    最重要的是,平野伯麾下是什么兵?
    是蛮人,是晋人以及据说还有野人奴仆兵。
    他们是什么兵?
    他们是跟着李富胜从荒漠杀到过乾国上京城又杀到晋国的镇北军嫡系!
    蛮人,是他们的手下败将,晋国,都是被他们打崩了的,野人,那是什么玩意儿!
    但就是这样,人平野伯就这么干脆的拿下了东山堡,而自己这边,至今还看不见太大的起色,能不抑郁么?
    帅帐内,
    田无镜坐在本属于李富胜的帅座上。
    郑伯爷则站在一旁,
    感觉,就差一个拂尘。
    将领们进来后,都是先向靖南王行礼,随后就又向郑伯爷行礼,而后分立两列。
    最后,
    李富胜进来了,外头也传来了动静。
    军中,尤其是帅帐范围内,最忌讳喧闹。
    靖南王开口道;
    “外面怎么了?”
    李富胜回答:“回王爷的话,这不是上次末将和王爷您打赌,要是平野伯能够短短数日内就拿下东山堡,那咱就把靴子煮了吃了,眼下,外头正在烧锅煮着呢。”
    靖南王摇摇头,没再理会这个。
    郑凡嘴角微微动了动,他也不方便说什么。
    说白了,那只是个玩笑话,靖南王是不会当真,更不会当着众人的面提出来让李富胜去兑现的。
    毕竟,田无镜再宠郑凡,也不会这么着相。
    而李富胜自己主动提出来,其目的就很明确了,为郑凡扬名,甘愿拿自己作筏。
    羞恼是羞恼,
    但长久以来,李富胜一直拿郑凡当自己的晚辈。
    曾经的镇北侯府下七大总兵里,他年纪是最大的,虽然在战场上常常会发疯喜欢身先士卒去厮杀,但在其他方面,他其实活得很通透。
    今儿个他主动一提,这事儿必然会再传开,成为属于平野伯爷的一桩妙闻。
    好在,煮靴子还要一段时间,接下来,在田无镜的主持下,开始了军议,所议的,也无非就是这些日子攻城的得失。
    大家说了很多,郑伯爷则一直在旁边听着,没发表自己的意见。
    甚至,
    脑子里开始回转到先前在王帐内的那一道折子。
    瞎子曾和自己一起专门分析过靖南王的立场,很显然的是,靖南王对“家”这个概念,已经淡漠了,或者叫主动放弃了,所以,支撑着其信念的,就是“国”。
    大燕的立国之本是什么,就是燕人。
    伴随着自己和靖南王的关系不断走近,郑伯爷已经很久没有“伴君如伴虎”的感觉了,但这并不意味着郑伯爷放松了警惕。
    那道折子里,包括靖南王的问话,其实就包含着对郑凡自己政治立场的考量。
    毕竟,郑凡麾下的真正燕人,还是太少了一些,若是真的是那句“有教无类”……
    从政治正确的角度上,必然得众生平等。
    田无镜不会单纯地说因为他是燕人,所以要偏爱燕人,而是在他的视角来看,只有坚持以燕人为主的纲领,才能让这个他南征北战打下来的疆域,开拓出来的帝国,一直延续下去。
    这是政治立场,郑伯爷目前没得选,只能跟着靖南王走。
    正在神游之际,
    忽然,
    郑伯爷看见靖南王看向自己,
    “你觉得如何?”
    刚刚开小差开得太入神了,郑伯爷压根忘记了先前他们在具体聊什么,只是道:
    “王爷说的是。”
    此言一出,一时间,帅帐内诸多将领的脸色顿时一变,有些人,更是露出了极为清晰的愤愤之色。
    郑伯爷忽然觉得有些不对。
    田无镜点点头,道:
    “嗯,你也同意本王说的,他们确实是不经用。”
    “………”郑伯爷。
    但这还不是最尴尬的,
    最尴尬的是,
    随后,
    田无镜伸手指了指下面的李富胜,
    道:
    “这样,让平野伯来替你指挥两天。”
    “!!!”郑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