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f8g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我在末世種個田討論-第三百二十二章 看到陸地了展示-x2bl0

我在末世種個田
小說推薦我在末世種個田
风浪很大,天昏沉沉的,所有人都是脑袋昏沉沉的。
“大家都还好吗?”陆远挨个的到每个船舱当中进行询问。
韩文的脸上煞白一片,虽然她并没有晕船的习惯,但是连续一个月的行驶见不到一点点的阳光,出了船舱就是整片整片黑蓝色的海水。
寻遇
几乎所有人都患上了眼中的焦虑症,他们现在迫切的想要下船,离开这个豪华的游艇,但是放眼望去,他们却看不到一丁点的土地,每个人都已经吐得没什么能吐出来了。
“还好!死不了!”韩文尽可能的让自己的样子看起来好一点,但是一张嘴就是感觉一阵强烈的呕吐感传来。
红楼寻梦之涵玉盟 冰月天
陆远只能是上前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
“吐出来喝点水可能好点!”
韩文虚弱的接过了水杯抿了一小口就不再喝了。
关闭了舱门,陆远再次走向下一个房间。
一样的状况,所有人的状况都是相当的差,命似乎只差了一点点。
走向了最后一个舱门,陆远轻轻的拍了拍房门。
“刘书,你在里面吗?我是陆远!你现在还好吗?”
我家有只大老虎 冷泪成冰
但是里面没有任何的声音。
于是陆远再次的拍了拍房门,里面依然是没有任何的动静。
“该死!这什么时候才能是个尽头啊!”
接着陆远再次的用力拍了拍房门,里面还是没有回应。
“糟糕!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陆远的心中一紧,于是他直接一脚将房门踹开。
里面顿时传来了一股恶臭,舱内一片漆黑,陆远不得不将里面的灯打开。
灯亮的一瞬间,陆远直感觉里面的场景让他毛骨悚然,只见床铺上躺着一个干瘦干瘦的男子,他的脸上带着痛苦的神色,眼睛当中带着一丝不甘和痛苦,眼珠子似乎都要涨出来。
最让人感觉恐怖的是,他的手腕上被切出来了一条长长的口子,鲜血早已干涸,地面上黏糊糊的都是鲜血,刘书的衣服十分的整齐,左手里捏着一封信,地上的刀片已经被浸在了血泊当中。
陆远赶紧的上前将对方给扶了起来。
“刘书!刘书!你怎么了?”
陆远拼命的喊着对方的名字,但是喊了好几声,对方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浑身上下都是冰凉冰凉的。
捏了捏对方的手腕,脉搏早已没有了,人死透了。
异界混混 木易
拿出对方手里的那封信,陆远的手有些颤抖。
“陆远,很抱歉,不能陪着你一块去寻找家人了,这段时间我真的是撑不下去了,每天晚上入睡都是一种困难,我真的是扛不住了,我没有家人,没有什么牵挂,一个人吃饱不饿,对不住了,我先走一步,焦虑症真的是太难受了,对了,我的佣金就算是还给你了!就算是我给弟妹和叔叔阿姨还有爷爷奶奶的一份见面礼了,记得帮我挑点好的礼物!就这样!永别!刘书!绝笔!”
看完了信,陆远顿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他张了张嘴吧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么长时间的相处,每个船员都已经像是自己的家人一样,刘书的死真的让陆远的心里十分的刺痛。
纏愛入骨:暴虐總裁盛寵妻
听到陆远的喊声,其他的船舱当中的人也赶紧的赶了过来,当看到陆远呆呆的蹲在地上,手里拿着刘书的绝笔信,所有人都是沉默了。
韩文扶着墙壁然后轻轻的拍了拍陆远的后背:“陆远,别难过,死,或许对他是一种解脱了!”
陆远微微的点了点头,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将刘书的尸体抱起来。
“先给刘书安葬一下吧!不能进行海葬,估计这货到时候想死前在看看陆地的模样,咱们得满足他的愿望!”
众人纷纷点头,没在多说什么。
陆远从船舱当中找了一些木板,然后拿着匕首坐在甲板上叼着香烟一点点的将木板给削着,甲板上一片木屑。
风呼呼的刮着,烟灰被吹的陆远满身都是,甲板上到处都是烟头,陆远也丝毫没有在意。
韩文几个人在一起吃着饭,看着陆远都是有些感慨。
“咱们大家都坚强点吧!别让陆远在难过了!”
“是啊!在海上漂了太久了,人都漂傻了!到了陆地我就不打算在出来了!特娘的!老子宁愿吃土也都不愿意在这里呆着了!”
“我要是死了,也给我弄一口木头棺材吧!别烧了,更别扔到海里!”
“德行!你要是敢死,我第一个就把你扔到海里去!”
……
又是一周的时间过去了,海面上飘着一艘洁白的帆船,高高的风帆十分的夺目。
陆远已经好久都没有刮过胡子了,头发长的已经能够遮住面庞,胡子也能用手抓住了。
他每天的任务就是爬到桅杆上蹲一会,每次上了桅杆,陆远总感觉伸手就能触碰到天空。
“陆远,下来吃饭了!别待着了!上面那么冷!小心被风吹下来!”希文站在桅杆下面冲着陆远大声的喊道。
陆远低头看了看下面的希文笑了笑:“没事!我再待会,你们先吃吧!”
希文又劝说了几句,但是陆远还是没有打算下去的意思。
见到陆远没有打算下来,希文只能是摇了摇头,然后钻进了船舱当中。
刘书的死给所有的人都敲了个警钟,大家现在每天除了上厕所的时候都在一起,就是担心再有谁想不开。
不过这段时间大家也都渐渐的适应了,主要是陆远的行为太过诡异了,他们有些担心陆远,毕竟陆远可是雇主,要是他寻了短见,他们这次的航行将失去意义。
陆远蹲在桅杆上叼着香烟,心中盘算着日子,偶尔会从口袋当中掏出家人的照片看一会。
这时,忽然陆远感觉到远处的海面上出现了一片黑色的东西。
于是陆远赶紧的放回了家人的照片,然后拿出了望远镜朝远处看了看。
只见海面的尽头似乎出现了一个高高隆起的地方,陆远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
“不像是海浪!难道是……”
他激动的将望远镜的倍数调整了一下。
只见远处的海平面上突兀的出现了一片地面,顺着地面继续朝前看,层层叠叠的山峰矗立在远方,仿佛威武的骑士守护着那片岛屿。
陆远简直激动的有些说不出话来,本以为这次回家的旅途会十分的顺利,但是一路上遭遇了多少的艰难险阻,几次差点失掉了性命,在海上,整整两个多月的时间,他们耗费了所有的燃油,靠着风力一点点的在海面上漂着,甚至,到了这个时候,陆远的希望都差点被这次的旅途给浇灭。
忽如其来的陆地终于是给了他新的希望,陆远只感觉自己的下巴不停的哆嗦着,日思夜想的家人们终于是要见面了,他们还好吗?小珊还好吗?还有他的那些朋友们,他们都还好吗?
陆远的心里一下子紧张起来,他生怕这就是一场梦,又害怕远处的景象只不过是一场海市蜃楼,又害怕那里又不是他们家人所在的地方,种种猜测,让陆远的心里一阵阵的揪了起来。
“不能再等了!必须尽快前进!”
陆远抱定了这个想法,于是他顺着桅杆直接滑下来,根本不在意自己的安全。
“咣”的一声,陆远狠狠的将房门打开,气喘吁吁的冲着众人喊道:“找到了!找到了!陆地!那里有陆地!”
然后陆远又一下子将希文给拽了起来,然后不顾他们还没有吃完的东西,直接将桌面上的碗碟全部都打翻在地上,然后从一旁的桌子上将地图摊开。
“这里,这里是不是就是晋省的那个地方?这里是不是咱们的所在的地方?”
希文顾不上嘴上的油渍,瞪大了眼睛看着地图上标志的地点,然后又拿出了标尺测量了一番。
“没错!咱们就在这里,晋省的那块裂地是这里!没错!你刚刚说什么?你发现陆地了?在哪里?”
众人各个瞪大了眼睛,他们的表情当中带着狂喜的神色,几个月的海上生活已经将他们所有的耐心都给耗尽,陆远带过来的这个消息无疑是一个惊天的好消息。
辦公室曖昧
陆远狠狠的点了点头:“没错!就是那里,有陆地!是陆地!”
論紅樓的倒掉 喝壺好茶嘎山糊
一伙人顿时激动的抱在了一起,他们跳着,他们喊着,他们哭着,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激动的落泪。
所有人都立即冲上了甲板,此刻的风很大,但是所有人都不在乎,一朵巨浪打了过来,没有人退缩,他们直直的立在甲板上,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拿着望远镜朝远处望去。
果不其然,远处真的有陆地,虽然上面没有一点点的绿色,但是跟海里的感觉却让人有种十分踏实的感觉。
“起帆!把所有的帆全部升起来!全速前进!”
立刻,所有人都开始忙起来了,五个风帆全部都被升起来,希文站在船长室当中手持着船舵不停的稳定者方向。
这一刻,陆远甚至感觉连昏暗的天空也不再昏暗,甚至有丝丝的阳光穿透了浓浓的烟尘,撒到了船上,撒到了海上。
尖锐的船头将浪花划开了一个大口子,两侧洁白的海浪不停的向后倒退。
陆远不愿意回到船舱,就这么直直的站在甲板上,手持望远镜一直盯着远方的方向。
其他的人也是跟在陆远的身旁,多日以来的昏沉感也似乎一扫而光,每个人都恨不得船再开快点。
似乎听到了他们的祈祷,海风更是给力,猛烈的吹拂着船帆,游艇以一个极高的速度不断的朝着岛屿的方向驶去。
几个小时后,众人已经不需要在使用望远镜就能够看清楚远处的陆地了。
“还有最后的三十海里了!加把劲啊!”
希文此刻恨不得从船舱当中掏出来桨帮着船将速度再提高一点。
就在距离海岸还有几海里的时候,几艘小船在海上飘着,小船上面有男有女,他们看到这艘豪华的游艇的时候各个眼神当中都散发出来羡慕的神色。
“你们从哪里来的啊?到这里来干什么啊?”一个年约三十左右的男子带着一丝警惕站在小船上朝着船上的人问道。
陆远嘴角当中微微一笑:“我们从远处来的,这次是回家!我家就在这里!”
“回家?你家是这里的?”
陆远点点头:“没错!我家就在这里!晋省!”
“晋省跑出去的?不会吧,你们是跑了多远才来的啊?这边是整个地球当中最南端的一个组合岛了!你们不会跨越了半个地球来到这里的吧?”
“什么?半个地球?最南端的组合岛?”陆远听到对方的话有些诧异。
“是啊,你们难道不知道这件事情?你们什么时候离开晋省的?”
“大概有将近一年的时间了!”
“一年?好家伙,兄弟,佩服你的勇气!对了,你的游艇真的不错!很棒!”
“哈哈,谢谢!”
陆远心情大好,看到人就感觉一阵的亲切,于是冲着对方招了招手道:“对了,你们在这干什么?不会是捕鱼吧?”
“是啊,不捕鱼的话就没吃的,没吃的就得饿死!这边的海里偶尔还能抓到点鱼,不过很少!基本上一天能抓到一条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好吧,等一下,给你们点东西!”
说完,陆远将脚边的一个口袋拿起来。
“一点点心意,不成敬意!”
说完陆远猛地朝着对方的船上扔了过去,男人眉开眼笑的接住了包裹。
“呵!好沉啊!果然是富豪啊!谢谢了!”
接着,男人便招呼船上的其他几个人过来。
包裹打开的一瞬间,所有人都傻眼了。
“这……这是牛肉?饼干?这是巧克力?不会吧!还有香烟?乖乖!你们……”
男人再抬头,就看到游艇已经驶向了远方。
阴阳操控师 土扒鼠
“抛锚!停船靠岸!”
快穿之這個願望不靠譜
希文大喊了一声,甲板上的几个人立刻将船锚给抛下了水,立刻船停在了海面上。
“我先放下来小艇!”
“哈哈!你先放小艇吧我们先过去了!”陆远一脸喜色难掩,然后直接朝着海里跳了下去。
其他的几个人也根本就等不及希文吧小艇放下来,都跟在陆远的身后直接朝着海里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