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f6vn5精彩都市异能 我要做秦二世討論-第404章這是對於天下的爭奪!鑒賞-gk9q9

    我要做秦二世
    小說推薦我要做秦二世
    咸阳宫。
    巍峨庞大,在太阳光下,就像是一座黑色的巨兽在匍匐,无尽的锋芒被蛰伏,等待着彰显獠牙的那一天。
    轺车停在车马场之上,嬴高向着咸阳宫而去,一路之上,畅通无阻。
    只要是走过去,沿途之上的守卫士卒,看嬴高的眼中,多带着激动与尊重,毕竟公子高代表着大秦青年一辈的无敌。
    公子高在疆场之上的锋芒毕露,更是让大秦三军将士视为骄傲。
    天气转暖,宫中的奇花异草以及各种珍惜的树木已经开始变绿,走在路上,也没有了的风犹如刀子一般的寒冷,这个时候,咸阳的风已经变得柔和。
    “儿臣嬴高拜见父王,父王万年,大秦万年——!”
    这一刻,嬴高走进书房,对着正在翻看竹简的嬴政肃然一躬,道。
    “哈哈哈……”
    轻笑一声,嬴政一伸手,道:“坐!”
    “诺。”
    见到嬴高落座,嬴政笑着,道:“孤听闻你在十万大山之上竖起了莽雀吞龙旗,这一次秦墨彻底入秦,你打算如何处理?”
    闻言,嬴高轻笑一声,他心里清楚,对于秦墨的处理,嬴政心中肯定是有所想法,此刻问他只不过是想要听他的意见。
    一念至此,嬴高朝着嬴政一拱手,道:“父王,儿臣打算将一部分送到物理学院,并且将物理学院改为墨学学院。”
    “其中一部分送到尚工坊,一部分送到少府,从其中,儿臣挑选几个送到儿臣的将作坊之中。”
    “不知父王对于秦墨打算如何安排,若是父王有其他的安排,儿臣以父王的安排为主!”
    在大秦,只有嬴政的命令才是不能违背的,这是一个态度。
    他对于王权没有兴趣,毕竟现在为秦王太麻烦,而且嬴高也不认为自己有这个能力,千古一帝,这样的人千年难出一个。
    所以,嬴高对于自己的定位很明确。
    那便是在嬴政的羽翼之下,发展大秦,反正不管如何,到最后这个天下还是他的。
    闻言,嬴政点了点头,眼底深处浮现一抹笑意。
    他不介意给嬴高权力,对于他而言,嬴高的态度比什么都要重要。
    “就按你的想法来,墨学学院,尚工坊,少府确实是最需要秦墨的人的官署!”点了点头,嬴政看着嬴高,道:“孤听闻荀子去了你的府邸?”
    “嗯!”
    点了点头,嬴高苦笑,道:“儿臣打算让儒家前往各大官署担任思教的夫子,并且将思教改为儒学一科,只需要重新修改儒家典籍。”
    “但是荀子拒绝了,我们谈崩了!”
    嬴政喝了一口茶水,深深地看了一眼嬴高,半响之后,方才语气幽幽,道:“高,你也觉得儒家不适合治国么?”
    “至少不适合治大秦!”
    这一刻,嬴高见到嬴政提及这个话题,不由得神色变得很是有些凝重,他心里清楚,在大秦之中,这是一个大问题。
    一直以来秦国都在坚持秦法治国,依法治国,但是从秦王政接手之后,前期坚持商君法制,但是越到后来,他发现嬴政思想出现了变化。
    这个时候,嬴政已经意识到了从秦国便为大秦帝国意识形态必须要改变,但是对于如何变化,却心中没有主张。
    以至于,他在尝试。
    但是,嬴高心里清楚,这种尝试是失败的。
    一念至此,嬴高朝着嬴政,一字一顿,道:“父王,秦法治国不好么?为何一定要改变,坚持了百年的传统,早已经深入了国人百姓的心中。”
    “父王,老秦人才是秦国的根基,我大秦是征服者,等到将来我们是胜利者,而中原六国不过是失败者!”
    “这个天下,只有胜利者才是资格制定规则,而失败者只有遵守规则,这个天下,那有成功者为失败了让路的道理。”
    “儒家根本不适合大秦国情,父王儿臣觉得儒家只能是一种道德,一种个人的修养,而不能成为一种治国学说!”
    ………
    “孤没有想过要改变秦法,但是一旦大秦兼并六国,必须要收复天下民心,所以………”这一刻的嬴政语气低沉,更是有些凝重,这个问题他已经想了很久,但是除了嬴高之外,从未都任何人说过。
    因为大秦朝堂之上,全部都是各自的派系,信奉各种学说,只有嬴高与他,没有信仰,亦或者他们的信仰是大秦。
    “父王,儿臣记得商君曾经说过一句话,大政在于民不在朝,儒家代表了天下民心!”
    嬴高目光如矩,在他看来嬴政混淆了概念。
    “父王,儒家代表着只能是儒家学子,以及齐鲁之上的世族,贵族的利益,他们代表不了天下庶民。”
    “民以食为天,只要是天下庶民吃饱了饭,家国安定,自然会对大秦,对父王感恩戴德,什么是民心,儿臣以为民心便是让天下的万千庶民,有饭吃,有衣穿,不经受战乱。”
    “这与儒学没有关系,反而是与农学有关系,所以,对于诸子百家之中的农家,儿臣更喜欢!”
    “所以,对于儒家儿臣观感一般,若是他们敢乱来,儿臣不介意让他们去追随孔夫子!”
    这是一种坦白。
    也是一次对于嬴政观念的冲击,他心里清楚,若是继续下去,儒家在大秦的力量将会变得更大的庞大,而且他们的追求,与大秦帝国的利益不符合。
    儒家追求的是周礼,是理想中以儒家治国的国度,他们的大一统思想,也是指在儒家的想法之中的大一统。
    说到底,儒家想要做这个天下的主人,而让皇帝成为一个傀儡。
    这样的制度,根本不可能在大秦实行。
    毕竟嬴政的性格霸道而又强势,伴随着兼并战争,会将嬴政的威望推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地步,这样的情况都在是让嬴政走向绝对皇权的制度。
    而且嬴高又是一个霸道而自信的人,自然是不想成为儒家的提线木偶,这便是这个时代,儒家以及大秦帝国最大的矛盾点。
    这是对于天下的争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