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e4abh优美都市小說 禁區獵人 都市獵人-第六百七十八章 九龍李家閲讀-ht30r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
    这天下午,林朔这一觉睡得很踏实。
    对他来说,目前狩猎队最大的隐患就是大姨子苏冬冬,但在中午一番谈话之后,这个隐患应该是暂时消除了。
    至于这笔买卖结束之后两人怎么办,那回头再说,至少现在她苏冬冬不是一个胡搅蛮缠的女人了,而是一个意识到自己价值所在的猎人。
    一个人的自我身份认同,是很重要的。
    在林朔眼里,苏冬冬之前为什么行为处事那么怪异,问题就出在这里。
    她是从小被人虏走,然后又经历了宗教洗脑。
    光是这样,那倒还好,可是苗光启还跑过去把她的身世告诉她了。
    于是东主圣女和苏家传人这两种身份,开始在她自我意识里冲突。
    而从此之后,苗光启又没怎么管她,她跟猎门又接不上头。
    于是在她抛弃了圣女这个身份之后,她也没能成为一个猎人,而是成了一名刺客。
    这显然是迫于形势的无奈之举,同时也更加深了她的迷茫。
    所以她身为刺客信条的首领,会对手下刺客的性命不屑一顾,在北欧的时候为了试探林朔,她能一下抛弃六个女刺客。
    同时身为东主教派的前圣女,在教派内部跟大牧首决裂之后,却依然会接大牧首的买卖,保持着一种诡异的合作关系。
    她会去昆仑山寻根,去观察自己亲妹妹现在的生活。
    她会在林朔这个猎门总魁首面前各种折腾,用尽一切办法吸引他的注意力。
    以上种种反常,问题都出在自我身份认同上,她不知道自己是谁,同时她很想知道自己是谁。
    林朔中午那番话,只是阐述了自己对男女关系的理解,其实并没有对两人的未来作出什么实质性的承诺。
    能起到作用的原因,是林朔明确告诉她了,她是一名让林朔这个猎门总魁首极为认可的杰出猎人。
    这就解开了她心中最深层的困惑,她获得了身份认同。
    一旦确认了自我身份,她的自我价值也确认了,自尊心也正常了。
    于是当着全世界的面,憋着要把自己的妹夫弄到手这种想法,最多也就是个暗戳戳的想法,而不会真的那么去做了。
    因此,林朔安全了。
    林朔这两天浑浑噩噩的原因,其实是一直在琢磨苏冬冬这个女人,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原本要是以第三者冷眼旁观,这些他应该很快就能意识到。
    可是这次他身在局中干扰太大,迷雾遮望眼,心里光想着要怎么对得起家里的媳妇儿了,这方面的意识就差点儿,费了这么多天才琢磨明白,找到了自己大姨子的病根。
    找到病根那就对症下药,终于是药到病除。
    所以林朔今天下午这一觉,睡得很踏实。
    其实狩猎前景再怎么困难,林朔是从小习惯了的,哪怕如今的西王母也是如此。
    关键是身边的人得跟自己齐心协力,这样哪怕最后还是斗不过战死了,他认头。
    只可惜林朔这一觉自己睡得是很踏实,可睡到半截还是被人给拍醒了。
    一睁眼,唐灵玉。
    猎门总魁首猛地坐起来:“什么事?”
    唐灵玉神色凝重地说道:“来了个人。”
    林朔这会儿是刚醒,脑子还没那么清楚,下意识地问道:“谁?”
    唐灵玉说道:“不认识,修为很高,正在跟苏冬冬交手呢。”
    说话间,林朔人已经钻出了帐篷,脑子也清楚了。
    这儿是西王母的地盘,除了每天上午九点的空投能下来人之外,其他时候从外面轻易是进不来人的。
    有能力进来的人,这会儿都不会进来。
    忽然有人来了,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这人不是从外面进来的,而是从里面出来的。
    林朔人走到外面一看,果然如此。
    这户人家之前一直没消息,林朔还以为他们遇难了。那就是猎门的九龙家族之一,李家。
    猎门九龙家族,欧洲有两个,分别是北欧大漩涡附近的杨家和东欧大平原上的李家。
    老李家从立族祖先开始,就一直盯着九龙之一的西王母。
    最近一千年,西王母在东欧平原的地底下沉睡,李家就在附近山谷里隐居。
    西王母有异动的消息,最早就是李家人传出来的。
    结果去年西王母忽然破土而出,直接吞噬了整片山谷,并且形成了大裂谷。
    李家全族就在山谷里,从此之后就没消息了。
    而今天下午来的这个人,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林朔虽然不认识,但从眉眼中认出来了。
    去年平辈盟礼的时候,猎门九龙家族的人齐聚昆仑山下,当时李家来的是老家主。
    李家老家主话虽然不多,不过林朔还是注意到他了。
    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头儿,一双手喜欢拢在袖套里,慈眉善目的。
    现在这个正在跟苏冬冬动手的男人,眉眼跟那老头儿有些相似。
    动手时还能被林朔看清楚眉眼,是因为李家是借物的路数。
    山谷中的这场战斗,李家传人就双手抱胸站在那里,身不动膀不摇。
    在他身周,无数的紫色石块从山体中被剥离,悬停在他身边,然后不断地向苏冬冬飞射出去。
    苏冬冬的“十方罗刹”威力无穷,可攻击范围只有百米左右。
    此刻两人之间隔了足有两百多米,对方的这种远程石块攻击让她非常难受。
    这些石块速度极快,而且显然这个“敌人”能捕捉到苏冬冬的动作,还会驱使石块打提前量。
    苏冬冬方才是在两人相隔三百多米的时候启动的,只突进了一百米,面前陡然出现了一堵紫色石墙。
    等苏冬冬越过石墙,人还在半空中,对方的石头就过来了。
    逼得苏冬冬不得不在空中扭曲身体,作出各种匪夷所思的动作,才能勘堪避过这些石头。
    等到再落地,苏冬冬就觉得每前进一步都很困难。
    异种天蚕丝确实能切割这些石块,可这种切割在此时没意义,一块石头能砸死人,切成两块了也能砸死人。
    天蚕丝太细了,切割石块的时候对石块的动能几乎不存在消耗,也不能使其变向,一样会打到自己身上。
    她只能不断躲避,一旦脚下开始躲避,那就无法前进了。
    因为对方的攻势源源不断,根本不给苏冬冬往前迈步的机会。
    这场架,苏冬冬打得很难看,一身能耐无从施展。
    一般来说,在山林之中,借物者遇上修力者,一对一是劣势。
    因为山林视野不佳,修力者会有各种办法靠近借物者,几下就把这位仁兄给带走。
    可在如今这种秃山开阔地带,让借物者舒舒服服地拉开了距离,各种手段层出不穷地施展出来,那修力者除非修为绝对压制,否则也就只能跟苏冬冬这样被动挨打了。
    林朔人站在山上稍稍观察了一会儿,就知道山谷里的这位李家传人,一身借物修为已经是九境水准,能跟自己的苗姨娘别一别苗头。
    他同时也知道,李家传人这时候已经手下留情了,石块是控制着数量卡着点飞出去的,用意仅仅是逼退苏冬冬,没想真的伤人。
    而苏东东这会儿突不进去,也不是她实力真的如此不济,而是昨晚拉伤了全身肌肉,现在依然是脱力状态。
    李家传人这会儿气定神闲地放着水,苏冬冬听到山上的动静,她知道是林朔醒了,这就开始恼火了。
    “你就这样干看着吗?”苏冬冬一边躲避石块一边叫道,“还不下来帮忙!”
    苏冬冬这么一喊,对面那位李家传人也就被提醒了,石块攻势不断,头却抬了起来,跟林朔的目光遥遥一对。
    他赶紧抱拳拱手,说道:“猎门九龙世家,李家传人李泰安,见过林总魁首。”
    林朔抱拳还礼,朗声说道:“还请李先生上来说话。”
    “谨遵总魁首号令。”
    ……
    营地就数林朔的那个帐篷最大,椅子摆上能会客,于是宾主落座。
    对方既然是地位超然的九龙家族传人,这会儿有资格坐下来参与这次会谈的,也就林朔、贺永昌、苏冬冬、苗小仙四人,这是猎门九寸以上家族的传人,其他人则老老实实地待在自己帐篷里没出来。
    苏冬冬人坐在椅子上,喘得呼哧呼哧的,看着李泰安的眼神颇为不善。
    李泰安这人长相平平,最多也就能落得个五官端正的评价,这会儿脸色还有些发青,可这人的风采气度相当不错,人如其名,坐在那里泰然自若。
    人家越是这样,苏冬冬就越是气恼,她又狠狠瞪了林朔一眼,那意思是刚才为什么不给我出头。
    林朔对苏冬冬是没什么脾气的,这是自己的大姨子,而且情绪刚被安抚下来,他也不想再捅出什么娄子,只能歉意了笑了笑,然后手往苏冬冬这边一引,向李泰安介绍道:
    “这位苏小姐,昨晚作战英勇,受了些伤。”
    李泰安显然是个识趣的人,一听就明白林朔什么意思了,赶紧站起来对苏冬冬抱拳说道:“原来苏小姐是有伤在身,我刚才侥幸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苏冬冬听到两人这么说,心里的怨气就平息下来了,也冲李泰安抱了抱拳:“李先生修为深厚,我很佩服。”
    林朔看着苏冬冬抱拳,嘴角抽了抽,这姑娘左右手的位置反了,这是跟死人行礼呢,赶紧又递了一句:“苏小姐虽是苏家血脉,可从小在欧洲长大,刚刚重归猎门。”
    李泰安正愣着呢,一听这话就笑了:“原来如此,那恭喜苏小姐叶落归根。”
    摆平了苏冬冬的情绪问题之后,林朔对李泰安问道:“去年我跟李老家主在昆仑山下一会,老家主神采气度令人心折,不知老家主现在可还安好?”
    李泰安神色一黯:“禀告林总魁首,家父已于六个月前去世了。”
    林朔尽管对此早有猜测,可真听到这个消息,还是忍不住有些难过。
    去年的平辈盟礼,猎门九位龙头大多对林朔这个新任总魁首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后来在林朔技压杨宝坤之后,这才一个个老实下来。
    而那位李老家主,名叫李天罡,从一开始就慈眉善目的,颇具长者之风,林朔对他印象不错。
    只是没想到当时一顿酒宾主皆欢,这才一年多的观景,就阴阳两隔了。
    猎门总魁首叹了口气:“自西王母出世以来,李家首当其冲,这说起来,还是我们来晚了,现在李家怎么样?”
    “不太好。”李泰安摇了摇头,然后脸上有些不好意思,轻声问道:“总魁首,您这儿有吃的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