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adckh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我真沒想重生啊》-815、試紙上的兩條紅槓展示-44uv5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
    当萧宏伟确定这个事实后,苍梧小区的客厅里,再次陷入沉寂之中。
    不过和刚才不同的是,原来只是老萧一个人在烦躁,现在老陈的眉头也紧紧蹙在一起了。
    桌上的茶水已经冷掉,不过没人在意,两位加起来快一百岁的老父亲,都在盯着木地板上的一处太阳光斑。
    随着时间推移,太阳西沉,圆圆的光斑也在缓缓移动,直到汇入墙角的阴影处,老陈才幽幽的呼出一口气。
    “怀孕了,那就没有选择了。”
    陈兆军暗暗的想着。
    他对儿子的教育比较宽和,陈汉升小的时候,老陈着重培养他独立能力和动手能力,支持和引导陈汉升完成一些奇怪而大胆的想法。
    老陈很少利用父亲的威严,强迫陈汉升学习或者读书,那是梁太后的任务。
    不过在这件事情上,陈兆军觉得不能给儿子选择的机会了。
    “大年三十的时候,我发现小鱼儿偶尔呕吐。”
    萧宏伟说话了,讲出了“怀孕”猜测的始末:“当时我觉得有些奇怪,就算和陈汉升分手了很难过,可是一个月过来,多少应该缓解一点啊。”
    老萧一边说,一边“吧嗒,吧嗒”的拨弄着打火机,但是他始终没有点烟,实在忍不住了,也只是摸两下烟盒而已。
    “从那天开始,我就留意观察,发现小鱼儿早上刚起床的时候,这个症状最为明显,我当时就意识到什么,心神已经恐慌了。”
    老萧继续说道:“初五的晚上,小鱼儿舅舅送了一盆卤猪脚过来,又香又软,不过也很油腻,小鱼儿又是反胃的呕吐。”
    陈兆军点点头,这个症状已经很明显了,老萧也是叹一口气:“所以,我断定小鱼儿怀孕了,只是她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再加上又和陈汉升分手了,以为只是悲伤过度的身体反应。”
    “当晚我就失眠了,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从晚间新闻看到早间新闻。”
    萧宏伟看了一眼老陈:“也不怕你笑话,我还偷偷的哭了一次。”
    “真是对不起,老萧。”
    陈兆军态度诚恳的道歉,萧宏伟是出了名的“女儿奴”,他有这个反应,实在很正常。
    “你也没必要和我道歉。”
    萧宏伟实话实说:“那晚最生气的时候,我考虑过找到陈汉升,准备让你家少个儿子的,大不了就是一换一。”
    陈兆军没有回复,这句话虽然是气话,不过一个父亲愤怒的时候,真的可以为子女做出任何激烈行为。
    “不过,当我冷静下来以后,知道这样并不能解决问题,只会毁了两个家庭。”
    萧宏伟语气深沉:“所以,我又考虑劝小鱼儿打掉······”
    “不行!”
    这一次出声反对的,居然是“孩子的爷爷”陈兆军。
    看到老陈这样的反应,老萧心里很高兴,打掉孩子对身体伤害很大,不到万不得已,其实这是下下之策。
    不过表面上,老萧还是“不满”的说道:“你根本没有为了小鱼儿考虑,你就是想早点抱到小汉升或者小小鱼儿。”
    这倒是真的,虽然现在千头万绪,可是一想到自己要当爷爷了,老陈神情都会不由自主的慈祥几分。
    “不过说句实话,我也想当外公了。”
    最后,老萧也缓缓的说道。
    客厅再次肃静下来,冬天的夕阳绚丽而沧桑,楼下偶尔会传来零零碎碎的炮仗声,愈发显得冷清。
    半晌后,陈兆军问道:“老吕知道吗?”
    “我还没告诉她。”
    萧宏伟说道:“这两天春节,她操心的事情比较多,小鱼儿也一直坐在书房里看资料,两人接触的时间比较少,不过等到闲下来,她一定会察觉的。”
    “嗯。”
    陈兆军沉吟一会,直接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让汉升和小鱼儿结婚吧,还像去年计划的那样,时间甚至可以再提早一点,五一节正好有个假期。”
    听到陈兆军这样的承诺,萧宏伟逐渐放心了,因为综合来看,这的确是最妥善的办法。
    第一,陈汉升和小鱼儿之间还有感情的,谁都能看得出来;
    第二,如果他们结婚了,小鱼儿就不需要打掉孩子,这样对身体的伤害最小,这是老萧最关心的地方。
    第三,自己也能早点退休当外公了。
    “那我准备在家里挑破这件事了。”
    萧宏伟说道:“汉升那边······”
    “他交给我。”
    老陈笃定而稳重的说道。
    “嗯,我们多联系。”
    萧宏伟点点头,认识这么多年,陈主任品德还是很值得信任的,这样一合计的话,问题似乎又变得简单起来了。
    不过,老陈的初衷已经改变,他本来是准备谈一谈,让儿子和小鱼儿的事情告一段落,没想到兜了一圈,老陈重新“入党”,还是非常铁杆的“小鱼党”。
    ······
    陈兆军离开后,萧宏伟依然在沙发上静坐。
    虽然自己很疼小鱼儿,不过这种事情,最好还是由“母亲”这个身份来揭开,所以他一直在琢磨,如何让吕玉清率先发现。
    没多久,防盗门“咯吱”一声打开,吕玉清带着小鱼儿从亲戚家回来。
    “来客人了吗?”
    吕玉清指着两个玻璃茶杯问道。
    “哦,一个朋友过来聊会天。”
    萧宏伟隐瞒了老陈的身份。
    小鱼儿换好睡衣,坐到沙发上休息,她双手抱膝,正在无意识的换着电视频道,长发自由的垂下,遮住了那张精致的瓜子脸。
    老萧爱怜的看着闺女,从果盘上拿起一个橘子,剥好后递给她。
    小鱼儿一瓣一瓣的吃完,然后又眼巴巴的看着父亲:“我还要吃~”
    “好,爸爸剥给你。”
    萧宏伟温和的说道。
    剥到第二个橘子的时候,老萧自己也尝了一瓣,其实味道有点酸,喜欢甜食的闺女,以前对这种水果不是很感兴趣。
    “哎~”
    老萧心里叹一口气,真相已经赤裸裸摆在眼前了。
    晚上做饭的时候,萧宏伟主动对吕玉清说道:“你今天开车有点累,我来主厨吧。”
    “萧局长最近有些奇怪啊。”
    吕玉清笑着说道:“不仅帮着做饭,好像烟也戒了。”
    老萧没有多说,他在厨房里“叮叮当当”一通忙活,几道家常菜就出炉了。
    “吃饭了。”
    萧宏伟喊道。
    不过,小鱼儿走到饭厅时,她看了一眼餐桌,突然捂住胸口,匆匆忙忙的跑去卫生间干呕起来。
    原来,老萧做了一盘红烧肉,深红色的酱汁包裹着肉快,看上去亮晶晶的闪耀,本来应该是很有食欲的一道菜,没想到小鱼儿这样的反应。
    “怎么了?”
    萧宏伟佯装不知的问道。
    “不知道啊。”
    吕玉清是真的纳闷:“会不会感冒了?”
    说完,吕玉清走到卫生间摸了会女儿的脑袋,发现没有什么异常,只是体温有些偏高。
    “我不吃了,没什么胃口。”
    小鱼儿索性也不吃饭了,走到客厅继续吃橘子。
    “你也真是,晚上吃点清淡的就好嘛,一会我下点清汤面给闺女······”
    吕玉清还在埋怨丈夫。
    萧宏伟也不辩解,只是大声“提醒”女儿:“少吃点橘子啊,那玩意有点酸,再喜欢吃也得有点节制。”
    “闺女最近这么回事?”
    老萧用一副聊天的口吻说道:“好像有点爱吃酸食了。”
    听到这句话,吕玉清似乎想到了什么,她脸色突然一变,先是狐疑,再是沉思,最后变成了浓浓的担心。
    其实,平时有些征兆已经很明显了,只是谁都没有往那方面联想,现在仔细一回忆,吕玉清今晚也没吃了食欲。
    不仅没了食欲,她也开始失眠了,半夜偷偷的下床走到小鱼儿卧室,看着熟睡的闺女怔怔不语。
    萧宏伟自然心里有数,第二天早上,他专门去楼下买了油炸薄饼当早餐,小鱼儿依然是看了一眼就没了食欲。
    至此,吕玉清也有了七八分肯定。
    “明天初八正式上班了,我去单位看看。”
    老萧穿上警服说道,他这是把空间留给老婆和女儿,让吕玉清揭开这个“秘密”。
    “噢,好······”
    吕玉清恍惚中应了一声,等到丈夫离开后,吕玉清深吸几口气突然站起来,前往楼下的药店。
    十分钟后,吕玉清回来了,走到闺女身边安静的坐下。
    萧容鱼正在看着案例材料,她开学后就要和吴姐、赵桐、边诗诗飞往美国了,孙教授终究没有说服这个关门弟子,只能在洛杉矶湾区帮忙找房子。
    老太太资源很丰富,很多学生都在国外,他们听说恩师的要求后,几乎是抢着把房子拿出来。
    一来和老太太加深关系,二来在同学圈里炫耀一下,表示自己混得还不错。
    孙教授挑了一处富人区的独栋公寓,这样可以确保安全,深通董事长程德军更是会做人,他在老家找了个知根知底的中年保姆,到时准备一并送过去照顾。
    “唔?”
    萧容鱼感觉母亲一直在注视自己,奇怪的抬起头。
    “没事。”
    吕玉清伸手摸着小鱼儿的高马尾,轻声说道:“妈妈就是觉得,我家姑娘终于成大人了。”
    “我早就成年了。”
    小鱼儿说道,梨涡还是那样的甜美。
    吕玉清笑了笑,闺女继承了自己和老萧五官上的所有优点,真的是从小美到大。
    嗯······如果以后是小小鱼儿的话,一定要像妈妈多一点呀。
    “你在说什么?”
    萧容鱼感觉母亲好像在自言自语。
    “没什么。”
    吕玉清摇摇头,过了半晌突然问道:“汉升,他现在怎么样了?”
    正在翻书的小鱼儿,动作稍微停滞一下:“我不知道。”
    “你们就没有联系吗?”
    吕玉清好像有些不甘心:“大年三十的时候,你还打电话关心汉升的啊。”
    “我那是关心陈叔和梁姨。”
    小鱼儿有些烦躁,“哗啦,哗啦”的翻着书页:“妈,我要看书了。”
    要是平时的话,吕玉清大概会离开了,不过今天她没有走,仍然坐在女儿身边,嘴里还在说道:“其实,爸爸妈妈也不知道你和汉升分手的理由,要是能和好的话,妈妈还是支持的······”
    “你那么喜欢小陈,你就认他当儿子啊。”
    小鱼儿噘着嘴说道:“反正我不爱他了,我和他以后也没有任何关系了。”
    子女年纪再大,在父母面前依然像个孩子,萧容鱼在外面是个成熟的律所主任,可是在家还是会和父母闹脾气。
    陈汉升就更不用说了,梁美娟动手的时候,根本忘记儿子是个亿万富翁。
    “要是······”
    吕玉清也不着恼,依然平静的说道:“你们还有关系呢?”
    这个时候,萧容鱼终于发现母亲的反常,疑惑的问道:“什么意思噢?”
    吕玉清沉默了一会,突然之间她也不知道如何开口。
    不过,终究还是躲避不过去的。
    “闺女,你最近经常呕吐,厌恶油腻的食物,体温偏高,喜好酸食。”
    吕玉清说这些话的时候,其实声音都在颤抖,她总结了小鱼儿近期的生活习惯,最后缓缓的说道:“所以,妈妈觉得,你可能是怀孕了。”
    “我,怀孕了?!!!”
    小鱼儿难以置信抬起头。
    她知道这一个多月以来,自己身体有些不正常,不过正如老萧分析的那样,小鱼儿以为这是分手后的正常反应。
    所以小鱼儿也没有在意,不过随着母亲把这些现象一条一条的列举出来,真的全部指向了那个结果。
    “怀孕了。”
    “可是我和小陈已经分手了啊。”
    “他现在应该和沈幼楚在一起呀。”
    各种念头纷杂的涌向脑海,萧容鱼一下子慌了神,还好母亲就在身边,吕玉清握着小鱼儿的手掌:“妈妈买了试纸,我们先检测一下,也许真的只是身体不适。”
    小鱼儿这时已经没了思考能力,一切都听从母亲安排。
    不过结果出来后,试纸上明显的两道红杠,正清清楚楚的告诉小鱼儿——你,真的怀孕了。
    ······
    下午的时候,正在办公室坐立不安的萧宏伟,终于接到了他等待5个小时零40分钟的电话。
    “老萧。”
    电话是吕玉清打来的。
    “昂,在的。”
    萧宏伟压住“嘭嘭嘭”的心跳,尽量沉稳的说道。
    “你现在有空吗,回家一趟。”
    吕玉清声音闷闷的,好像刚哭过的样子。
    “好,我马上回去!”
    萧宏伟放下电话就走,急切之下,他甚至忘记问一句“到底怎么了?”,好像已经知道肯定会出事一样。
    不过这种时候,吕玉清也没有精力在意这些细节了。
    平时15分钟的车程,今天似乎尤其的漫长,老萧真是恨不得自己能够立刻瞬移回家。
    好不容易回到楼下,萧宏伟关上车门就“蹬蹬蹬”的跑上楼,站在家门口,他努力调整了几次呼吸,仍然没办法平静下来,好像都能感觉到肌肉在跳动。
    “咚咚咚~”
    老萧举手敲门。
    “咯吱~”
    吕玉清过来打开,她的眼眶果然红红的,一看就是哭过的样子。
    “小鱼儿呢······”
    老萧着急往里闯。
    “老萧。”
    吕玉清拦了一下:“一会不管我和你说什么事,你都不能生气啊。”
    萧宏伟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应该是不知道“真相”的,赶紧点点头说道:“好好好,我答应了,姑娘呢?”
    进门以后,老萧看见小鱼儿坐在沙发上,她也没有和自己打招呼,呆呆的看着窗外,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一滴小小的泪珠。
    萧宏伟一阵心疼,怀孕就怀孕嘛,自己和老陈已经把剧本都写好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怎么回事?”
    老萧觉得还是要问一下。
    吕玉清看了一眼小鱼儿,把丈夫拉到卧室,把那根试纸拿出来。
    虽然早有预料,虽然早就商量好了对策,不过看见那个显眼的两道杠,萧宏伟还是觉得有些腿软。
    “小鱼儿,怀孕了。”
    此事,吕玉清终于有了一个商量的对象了,情绪终于绷不住了,声音也哽咽起来。
    “没事没事。”
    老萧把妻子搂在怀里安慰道:“古代十几岁都有当母亲的,小鱼儿现在结婚生子,其实很正常的,22岁在法律上都算晚婚了。”
    “不是这样的,她不同意啊。”
    吕玉清抹着眼泪说道。
    “啊?”
    老萧愣了愣:“难道她要打掉?”
    这个结果出乎萧宏伟的意料,按照他对闺女的了解,小鱼儿应该不会做出这种选择啊。
    “也不是打掉,小鱼儿仍然想要这个孩子。”
    吕玉清跺着脚:“但是,她并不同意和陈汉升在一起啊!”
    ······
    (今天只有这一大章了,老柳存点稿,方便进行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