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ugi6火熱都市言情 深淵歸途 起點-55 來自故事的朋友熱推-4c5f1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深渊归途
钱义朋的构思加上修改,最终上传成功的版本也属于妥协产物。很显然那位鬼社长不会轻易放这些人离开,是以之前塞了太多私货的版本自然被打回了,三次重写之后才终于将现在的版本上传了上去。
“现在看来并不需要什么恐怖氛围了,换种说法,进入了推进各个支线的环节。毕竟侦探总得适时出场,不能让故事那么无解。”经过了多番讨论之后,王仲楠倒是不怎么怕了,“我们甚至可以让我在之后登场来处理这个问题,反正侦探的限制更加宽松。”
“恐怕我们现实里不能指望侦探救援。我们放进去的是设定,但是设定跟发生的事会不一样,而且故事里的事情会拆开以另外的方式形成。”陆凝说道。
“所以你执意要给护士长一个名字以及让她带领杨采是为了什么?”陈航问。
“为了一个隐藏设定。”陆凝走到了门口,打开门,众人都是一惊,燕子丹和钱义朋立刻追了出来,谨慎地看着陆凝两边。
“没问题,墙上的禁忌已经改变了,现在可以说话,哦,不能奔跑,不能开灯,也不能乱扔杂物是吗……简单一些。”
陆凝晃了晃手机:“以后我们的各种行为还得谨慎一些,要是这个在之前出现我们恐怕就要全死在这里了。”
都市之无上真仙
“你出来做什么?”钱义朋问道。
“嗯……赋予一个人物名字,也同时意味着构筑起这个人物的过去、现在,甚至可能包括未来。一个人的经历会有很多不一样,因此这只是一个尝试……各位,如果不光是故事里有我们呢?”
“什么?你想说……”
“所见即所知,所知即所见,虽然唯心主义我是不信的,不过偶尔用用说不定也挺好用。”陆凝已经走到了1004的门口,抬手按下门铃。
末世修道者 郝连若尘_91
片刻之后,里面传来一声警惕的“谁?”
“辛宓小姐,如果你愿意相信我们的话……请和我们联手从这里逃出去如何?”陆凝开口说道。
钱义朋和燕子丹对视了一眼。
屋子里沉默了一段时间之后,门被打开了,但是门上的链条还挂着。屋子里没有灯光,所幸勉强还看得清楚。
“你们是什么人?”半张脸隔着门缝稍稍探出,在一个还算安全的距离。
果然如接龙里描述的那样,是一张很漂亮的脸孔,而且很冷静。陆凝不禁要感谢颜梦在那种时候还能创造一个这样的角色出来,也许她只是希望在文中有一个足够令人安心的顶梁柱,也许只是为了衬托那种绝望的恐怖。但这个人物已经被陆凝拿过来利用了起来。
“我们也是不幸被困在这里的人。”陆凝说。
“你们为什么知道我?我从未见过你们。”辛宓非常警惕。
“这件事说来话长,能否不在走廊里说话?这里的禁忌变化速度实在有点快,我们可不想突然死亡。”陆凝说道,“我想您手里应该有足以保证自身安全的东西,请让我们跳过那些无聊的相互试探吧。”
门慢慢合上了一些,随即是拨下门链的声音。辛宓打开了门,神色平静地看着三个人:“请进。”
陆凝微笑着点点头:“打扰了。”
三个人陆续走进屋之后,门就被辛宓再次关上了。客厅里的电视机开着,成为了室内唯一的光源,一个穿着军大衣的高挑女性和一名穿着毛衣身材壮硕的男子分别躺在客厅的两个沙发上,这倒是略出陆凝意料之外。
“唔?放进来了?”女性将头完后一仰,一双凤眼微挑往这边扫了一眼,她嘴里叼着一根巧克力棒,发音有些含糊。
“是可信的人吗?”男子低声问。
兽王强宠:逆天圣灵师
“他们知道一些我的事情,所以放进来说两句。如果是朋友就好,不是的话就扔掉。”辛宓冷淡地回答。幸好燕子丹和钱义朋两个人也算是见过些场面了,不至于被这三个人吓到。
“我叫李文玥,认识你们很高兴。”陆凝没有被这三人身上的气势影响,反而更加高兴了一些。白送的队友?那她可就却之不恭了。
“你们知道我。”辛宓走回来拿起遥控器按了一下暂停键,原来电视上播放的是录像。
“我叫龙天罡。”壮汉用审视的目光看着陆凝,“看样子你们不是什么鬼怪。”
“各位似乎也不惧一般的鬼怪。”陆凝笑道,“能问问有何倚仗吗?”
“用怪物的边角料杀怪物。当然咯,首先自己别死。”军大衣女子轻笑一声,“那两位也说下名字吧?我是邓知意,你们要是人的话认识你们很高兴。”
“我叫钱义朋,你们好。”
“我的名字是燕子丹。”
两个人也分别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寒暄就这样好了。”辛宓抬手比了个停的手势,“无论你们怎样知道我,我们也要知道你们的来历,以及你们的目的。既然你们来寻求合作,就应该有合作的基础。任何试图蒙骗我们的方法都会视为谈判破裂,即使你们看上去年轻,我们也不会有什么优待。”
“这样最好,我可不想在条件上浪费太多时间,我们没有那么充足的时间不是吗?”陆凝也说,“只是我可以代表他们两个,不知道三位中哪一位能作为真正的代表?很多人一起商谈的话只会花费更多无用时间在倾听上。”
“辛宓,就你咯。”邓知意从茶几上的零食盒里又拿出一包巧克力棒,“我们旁听就可以了。”
辛宓指了一下旁边的餐桌,陆凝点了点头,两人就走了过去。而燕子丹和钱义朋有些无所适从的时候,龙天罡拍了拍沙发:“坐下,吃点东西,在她们商量出结果之前,我们不是敌人。”
在陆凝的设计中,辛宓本人就足够出色,她是能够在各种情况下都靠得住的队友。而现实中的辛宓究竟会和故事里有多少差别呢?
“长话短说,我们是为了救一位朋友来到这里的,而这里的状况似乎比我们想的要复杂许多。目前我们已知的是这里成为了原本属于冥府的红狱,换句话说基本已经陷入了异空间。说说你们的情况?”陆凝率先开口道。
“我们只是周末在这里聚会一下而已。”辛宓说,“我们没有预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大约是在三天……三天半之前,我们醒过来之后就发现了窗外景物的变化,自来水中有一种类似于血液的腥味,物业电话打不通。这样的怪诞感觉让我们没有轻举妄动,只是先在本层楼调查了一下,也发现了电梯的问题。当时这里还是有一些活人的。”
“当时?”
“是的,有些人乘坐电梯打算离开,有些人则觉得走楼梯比较保险一些。当然,乘坐电梯的人最后没有人有音讯,但走楼梯的倒是发现了尸体……如果只剩下一个脑袋也可以说是尸体的话。”
“发生了什么?你们也试着去了一趟?”
“这要看你们能提供多少信息了,我们的探索也是非常危险的行动,获得的一些信息也不能随便分享给你们。”
“那么,你们大概还没有得知有关电梯的情况?”陆凝拿出手机将在电梯里拍摄的照片展示给了辛宓,“这是我们上来的时候在电梯里发现的。对于这些书写文字的人,你们有什么线索吗?”
“我们从未进过电梯……等等。”辛宓敲了一下手指,转头说道,“大龙,过来看一下,这个笔迹很像是你的。”
“什么笔迹?”龙天罡起身走了过来,仔细看着陆凝手机中的照片。陆凝问辛宓道:“笔迹这东西有可能有相似之处,你为什么觉得是他的?”
“大龙的业余爱好就是书法,他的字很有特点,如果说有人刻意模仿也不是模仿不了,不过从这些语句内容上看恐怕不是那么无聊的人。”
“是的,这是我的字体。”龙天罡点了点头,“我很肯定我自己没有写过这些文字,所以……有别的我存在吗?”
“你还接受得很快。”陆凝将手机收回来。
“这些天怪事见得太多了,总是会接受更多稀奇古怪的东西。”龙天罡点了点头,辛宓摆摆手让他回去,然后继续和陆凝交谈。
“这些电梯里的涂鸦确实提供了一些可能很惊悚的事实……不过这不影响我们继续商讨。接着我刚才的。通过楼梯,我们对这座楼的状况有了一些大致的了解。同一个楼层内保持着正常,但一旦通过楼梯进行‘上’、‘下’的举动,楼层就会发生变化。”
“具体是什么样的变化?”
“没有规律,只是会让你前往一个未知的楼层。我们一共尝试过四次。两次上楼和两次下楼。上楼的两次分别到达了四十五楼和一百九十六楼,而下楼的两次则是七十七楼和根号二。”
“楼层还有根号二?”
“特殊楼层。我们也是第四次的时候才遇到的。具体来说,四十五楼是一个大超市,里面出售着非常齐全的生活用品,而且价格低廉,唯一的要求是离开时需要被抽走一针管的血液。如果有我们的复制体存在,大概就和这个有关,不过我们现在不缺物资就和这个有关。一百九十六楼是一片养殖场,那里面有大量呈蜘蛛、天牛和蜈蚣状的红色生物,我们没敢在那一层停留太久就回来了。七十七楼是一座迷宫,我们在那里遇到了一些僵尸一样的怪物,不过这个怪物行动缓慢,虽然力气略大却可以通过砸碎脑袋的方式杀死,我们只是怕怪物聚集,略微查探了一下就离开了。最后根号二,有很多如同药房的药柜一样,但体积比例非常巨大的大型柜子,每一个抽屉大约能容纳四到五人并排躺下,在楼层正中央是一个炼丹炉一样的铜制器具。”
“听起来这些楼层结构并不是和我们这里一样?”
“我们没能到达这个大厦原本拥有的任何一层,幸运的是沿着楼梯回退我们还可以回到这里,也就是十楼。每一层的结构都是不同的。”
“你见到人的头颅是在哪一层?”
“迷宫,那里有很多小房间,里面有一些长着蓝色和红色眼球的茧,地上散落着人类的尸骨,大多都只是白骨了,我们就是在那里看到了此前离开的一个人的脑袋,因此决定返回。事先声明,所有的危险我们都不知道,这个地方的诡异超乎想象。”
“我很了解这一点。”陆凝点了点头,“我还有个问题,不过我想你可以先询问一件事。”
“你们是坐电梯上来的是吗?那么电梯能够带人抵达正确的楼层吗?”辛宓问。
“不能,电梯也有自己的规则,需要按照某些方式拼凑按钮才能到达。燕子丹知道方法。不过上来和下去的方法并不相同,应该不是同一套密码符号,所以不要指望这些。根据电梯里的留言,它更加可能把你送到某个不知名的楼层去,甚至还没有退路。”
“那就棘手了……”
“好了,那么轮到我的问题了。你们的武器,我能看一下吗?”
辛宓眉头一皱。
“是你说的希望不要隐瞒了。我就直说好了,普通人胆子再大也不会在毫无倚仗的情况下去各处探险,甚至你们敢冒险攻击这里的怪物。我判断你们在第一个遇到的超市层也购置了相应的武器,我希望能够看一下你们手里的武器都是什么,可以吗?”陆凝微笑着说。
“……可以。”辛宓从衣襟中抽出一把柳叶刀,放在了桌上。邓知意则从沙发下面拎出一把骨质大刀晃了晃,龙天罡伸手指了指背后的书架上放着的一把警棍。
陆凝想要看,他们就真的只给陆凝看了一下,并没有详细说明。陆凝也知道这些武器必定还有一些特殊的功效,再怎么说辛宓等人也只是普通人,就算在这个地狱一样的地方留了三天多也不足以迅速蜕变成游客们那种身经百战的样子,有些防备和保留可以理解。
“谢谢,我已经没有问题了。接下来我们应该可以商量一下如何合作了。我想三位原本都是普通人,既然想要逃离这里,一定还需要一些助力。恰好……我们同行的有一位道士,我不能保证他有多少可信度,可至少现在比没有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