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cyju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 南向北-第126章 論男人,傻缺的境界。-hi7hq

妻子的難言之癮
小說推薦妻子的難言之癮妻子的难言之瘾
当女人开始较真…
很猛!
两百多万,米露说捐就捐。
这笨女人!
我不得不提醒:“做好事我支持,可你就没意识到自己吗得了癌症,急需用钱?”
“……”
“那钱是脏,可也能救命。”
“……”
米露,就是不说话。
仍咬着嘴唇,而身体不由自主般,向后退却。
靠!
一把揪住她,我训斥:“疯啦?这是半山腰,掉下去怎么办?”
“切!”
“怎么?”
“骗你的。”
“啊?”
“我妈出的主意,说你心软,可以用装病来骗取同情心,这样你就可以要我了。”
米露坦白时,还从口袋掏出张诊断证书。
月光下看不起清楚,但隐约能判断出,是三院的诊断结果。
我…
转瞬之间,我从一个同情者,再次沦落为傻逼。
看着米露时,我张着大嘴。
尼玛!
而米露低下头来,小声嘟囔:“提前准备了假的诊断证书都用不上…小爸爸才笨。”
“……”我。
想想,还真是。
癌症…
丈母娘真如此,凭她那自私劲,就算米露不说,也会在我面前每天要十八次钱。
而一年来,屁动静没。
妈妈再爱我一次好吗
稍微有些头脑,都能想到这点,而我刚才却蠢猪一般,抱着米露安慰。
是我笨?
那是…
之前说过,我想原谅米露。
也曾在潜意识中,找寻莫须有理由,而刚才她说丈母娘癌症…与其说我信,不如说是我愿意信。
因为这理由,可以让我原谅。
艹!
也明白了,为什么刚才米露,会一直说着对比起,感情是看太我白痴,心虚了!
我…
想从这半山腰,跳下去摔死。
带着这心态,对米露道:“你们这娘俩…大爷的,老子还心疼好久,很好玩是吧!”
“……”
“麻痹的,太心机了。”我吼着。
前、后的发生,都特么毫无征兆,弄得我好暴躁。
而米露,还一脸委屈:“刚才骗你时候,我心情其实挺开心,可随后就不忍心了。”
“你…”
“更觉着配不上你。”
“……”
“我主动坦白,真是想从新开始。”
“停。”
脑子有点懵,我需要静一静。
米露骗我,是不想离婚。
而她也一度成功,可随后又说做情人,代表着心虚,也可以说是良心有些发现。
卧槽!
如果说,刚才剧情像是三流电影。
那现在…
要写成小说,书名可定为《论男人,傻逼的境界》。
于心中,自嘲结束。
而后对着米露说:“真想抱着你跳下去…我艹你大爷的,上辈子老子欠你钱吧!”
“嗯。”
米露,还不客气。
又俏皮一句:“单这辈子我欠你,下辈子还。”
“神经。”
“呵…”
淡笑着,米露张开双臂说:“还有女儿,你不能跳…小爸爸,你可以推我下去。”
“……”
“你说过,若我死在你手中,会一辈子爱我。
“……”
“我愿意,真的!”
米露在我面前,变得坦然,而口吻、神情蕴含期许,跟着就在月关下,闭上双眼。
我,仍无语。
而她完全放开自我:
“我出轨,自始至终就是自私,想要更多的钱,买包、买衣服,以此满足虚荣。”
“当了婊.子,还想立贞坊。”
“过去冷落你,不是看不起,而是…每次看到你对我好,心里就愧疚。”
说到这,米露睁开双眼。
女将在上:冷王要睡地板床 萝鹿
手,轻轻抚在我脸庞上,又开口:“那天,你知道了我背叛,看着你,我痛、也后悔。”
“闭嘴。”
“不…真后悔,那些奢侈品将我蒙了心,那天我终于发觉,我最爱的是你叶飞。”
“我让你闭嘴。”我重复。
而她拒绝:“除非你把我推下去,不然会缠你一辈子,永远不离开你…我爱你。”
米露,真的放飞了自我。
这就是她刚才说的,重新做人?
我…
玛德!
甚至,都特么服。
女人疯起来,没男人什么事。
因为…
我不可能,真把她推下去。
而站原地的米露,则变本加厉:“舍不得死,就不要怪我,这辈子对你不放手。”
“何必呢?”
“没了你,我生不如死。”
说这句话时,米露甚至挂有微笑。
可…
她一只脚,悬空在半山腰。
“艹!”
骂着,将她拽回来。
而她顺势,又扑倒我怀中:“混蛋小爸爸,明明爱我、舍不得我,就不原谅我。”
“因为你贱。”
“我就贱、就让你舍不得我。”米露,越发放纵。
重新做人的她,还是改不掉任性毛病,有紧紧搂着我说:“今晚,你必须回家。”
“不可能。”
“我答应离婚,说到做到,可领离婚证前你还是我老公。”
“你…”
“回家、回家。”
原本撒娇米露,带着哭腔。
软硬皆施,莫过如此。
…… ……
半小时后,我…
回家了!
唯一庆幸的是,我妈没事了。
“哎呦,笑死我来”
沙发上的她,吃月饼时刷着小视频,而她手机里,不断传出各种烂俗、虚假段子。
哎!
好歹上过高中,怎么会喜欢那破玩意。
而米露,则孝顺中蹲到她跟前:“妈,您手机还是3G的,我的网速快…送您。”
“不用、不用,俺这能看。”
“那我给您买新的,要不然你宝贝儿子,就说我不孝顺了。”
“理他干嘛!”
妈瞪了我一眼后,又乐着接过米露手机说:“买新的你用,俺用这旧手机就占。”
“还是妈疼我。”
“行来、行来,我去睡,你俩也早点睡昂。”说着,我妈拿着手机乐不滋滋回卧室。
我…
羡慕。
我妈这人,怒了就骂人、乐了就一直笑,身边人多是跟着受罪,可她过得开心。
哎呦我去!
也算是,活出新境界。
听说,心脏病能遗传,我咋就没呢?
要是有那病,我也能痛痛快快活着,真比现在强。
郁闷!
而米露来到我身边,小声说:“不是给妈演戏,离婚后回老家,我可以假扮儿媳。”
“我特么谢你。”
“不用。”
“你还不客气。”
“嗯,毕竟现在还是你老婆,老公,你也该尽义务了。”
“干嘛?”
“回卧室。”
说罢,米露向卧室走去时,顺势将衣衫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