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0opl精华玄幻小說 魔臨 ptt-第五百五一章 母子平安閲讀-b5zlk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魔临
郑侯爷发烧了,
烧得还很厉害。
每次魔丸附体,都会对其身体造成很大的透支,更何况这次又是江底引数十万怨念迸发,又是被强行“请”过去神游太虚;
任何一个单独拿出来,都足够一个人丢掉半条命的了,郑侯爷一口气整了仨,还能继续挺着,看着痛苦虚弱疲惫不堪,但实则没有性命危险,已经极为不易了。
过了望江向东,很快就遇到了平西侯府麾下的哨骑,接下来,就顺畅多了。
马车、车里的暖炉,外加外头三个标近千骑的护卫队伍。
“我说,老虞啊,你还是回家吧,嫂子快生了。”
这不能骑马了,坐马车,速度,自然就慢下来了。
剑圣却摇摇头,没说话,但否决的意思,很明显。
“哎哟,咱俩谁跟谁啊,真的没必要的,你瞅瞅,这么多护军在呢,哪可能再出什么问题。”
“送你回去。”
“行吧。”
郑凡也懒得再争执这个了,
“我还是太弱了。”
剑圣看着郑凡,道:“已经可以了。”
一直以来,剑圣对郑凡的修为境界,就没抱什么希望,哪怕郑凡现在是五品武夫,放在江湖上也是小宗师可以立个门派了。
但三品在剑圣眼里都快和土鸡瓦狗没什么区别,更何况是郑凡这个五品,再者,每一个境界里虽然不会刻板地划分什么上中下,但同一个境界的人,永远是有优中劣的,有些人,在同一个境界里,他就是最优秀的;
比如侯府里的那几位先生。
虽然大家差了好几个境界,但剑圣从未轻视过他们。
至于郑凡,可能也就靠那块石头了,但很显然,那块石头存在很大的问题,某种程度上,相当于是另一种方式的“银针刺穴”。
“这次梁子,算是结下了,以后,我必然找他算账;我这人,别的都好说话,但就有一条,敢威胁我命的人,我绝不会放过他。”
剑圣清楚,郑凡说的是后山。
野人王可以在侯府做上实际上的总兵位置,侯府和楚国刚打完仗,马上就能继续做生意,还走私战马,这看似是平西侯爷的心胸格局很大,实则,是并未真正对其个人于私人场合下造成过生命威胁。
简而言之,就是于公混淆,于私记仇;
“燕国现在,还能打仗么?”剑圣明知故问。
“所以我说以后啊,现在晋东的发展恢复已经步入正轨了,再有个两年时间的积累,我麾下,实打实的十万铁骑就能淬炼出来了。”
现在,架子早就搭建好了,但欠缺的是血肉的填充,而后者,需要时间去将养。
“还是要打仗。”
郑侯爷敏锐地捕捉到了剑圣的情绪变化。
他清楚,剑圣对于战争,向来是缺乏兴趣的,因为在战场上,他的作用会被无限放低,再者,战事一起,必然又是一片烽火狼烟,多少人要因此被迫家破人亡。
打野人,剑圣是乐意的;
这就和燕人对打蛮族一样,打野人是属于晋人的政治正确。
上次攻打楚国,郑凡对剑圣的解释是,只要拿下镇南关,才能确保晋东之地的安全,将战争,挡在晋地之外,同时,更好地稳固雪海关,两道门彻底关上后,晋地百姓们就能安安生生地在家种田生娃休养生息了。
而接下来可能要挑起的对外战争,剑圣作为晋人,自然是有些排斥的。
侯府动兵,那些才过上几年安稳日子的百姓,又得被折腾了。
郑侯爷身体是虚弱,但好歹这张嘴还能说,反正现在也没别的事儿干,他打算对剑圣进行新一轮的思想政治教育;
“老虞,你觉得诸夏之国,数百年来一直纷争不断的原因是什么?”
“你直接说答案吧,反正我说什么,你都会接一句,是这样的没错,但……”
“呵呵,我觉得,根本原因在于,虽然大家都号称诸夏之国,也自称夏人,但实则早就分封而立,各自为王,各自为帝。
且现如今的燕、乾、楚,已经从朝廷架构、习俗、礼仪等方面,差异日趋明显了。
诸夏之一称呼,还能再用多少年?
先皇有一点,我是很敬佩的,就比如当初打崩了赫连家闻人家后,得知司徒家主力出征雪原,我燕军就按兵不动,未曾趁此机会偷袭他大成国。”
剑圣点点头。
“但楚人能和野人联手,将晋人百姓当作两脚羊充作军粮,实则,在楚人眼里,晋人,其实早就和野人差不离了。
其实,乾人视我燕人,也是和蛮族差不多,称呼燕人为燕蛮子嘛。
这分家日子久了,就不是一个家了,也不是兄弟之间的问题了。”
“说重点吧。”剑圣说道。
“只有一个办法,可以再造诸夏之辉,止戈天下。”
“让燕国,一统诸夏?”剑圣其实早就猜到郑凡准备说什么。
“对,就是让燕国,一统诸夏,灭乾,灭楚,灭掉夹缝之间的那些小国,让整个天下,再度凝一。
自此之后,不再有燕人、晋人、楚人、乾人和什么梁国吴国越过这些称谓;
大家,
都是一家人。
一旦诸夏一统,就算是将那雪海关给拆了,野人,他敢南下么!
就算是将那镇北侯府给撤了,他蛮族,还敢东进么?
乾国的土司,楚国的山越诸部,岂敢再跳起来闹腾?
他们不敢闹腾,久而久之,即被同化!”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剑圣咂咂嘴,
点点头,
道:
“说得比唱的好听。”
“这天下之势,本就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现如今,燕国,是最有能力完成一统格局的国家。”
“你也说了,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就算是燕国真的一统诸夏,百年后,数百年后,还是得出乱子。”
“至少,让后世之人瞧见,这大一统,到底是什么样子,自那之后,但凡要点脸想要青史留名的王侯将相,都得去做到这诸夏一统。”
“呵呵。”
剑圣显然没有燃起来。
“你别不当一回事儿,这个可重要了。”郑凡说道。
“我不是不当一回事儿,而是我不懂这些,我的眼光,只能够得着这剑身长短,其余的,看不真切。”
“但我可以向你笃定,这是功在千秋的伟业。”
“但我更知道你郑凡,不是那个一门心思想奔着伟业去的人。”
燕皇那种的,田无镜那种的,才是这样子的人。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我想去乾国江南赏花逛青楼,想去楚地听音律,可问题是现在,不敢去啊。
还想着,把这里的事儿,了当了后,
再去西边看看,去看看不一样的风景。
去找,老田。”
剑圣点点头,
最后,感慨道:
“说白了,归根究底,还是一将功成万骨枯。”
为了一人之私欲,成百上千万的百姓,将在战乱之中沦为枯骨。
“这话说得,像是没有我,就不会有战争一样,仗,还是会打的,甭管天晴天雨,总是要打仗的。
所以,总是要死人的,倒不如,让大家死得,更有价值一点,更为后世所说道一点。”
“不说了,不说了,你真的该去当炼气士,不说修为吧,这份口才,真的太适合了。”
“可惜了,这条路走不通啊。”
“为何?”
郑侯爷眨了眨眼,
道;
“唉,在大燕,最好的当炼气士的途径,是自宫。”
……
奉新城,
平西侯府,
隔壁。
院儿里的鸡,早早地被关进了笼子,鸡窝里,还有一只鸭被硬塞在里头,几乎透不过气。
三个稳婆,
十个从侯府里调拨过来做接生杂活的婢女。
稳婆已经准备就绪,在里屋,即将开展工作。
婢女们,烧水的烧水,递盆的递盆,煮参汤的煮参汤。
平西侯府充分发挥了睦邻友好精神,
邻居家产子,热情地递出了双……不,是好多双手。
侯府大管事肖一波就立在那里,负责统筹。
反倒是老婆婆,就搁那儿杵着,想帮忙搭把手啥的,发现自己真的没什么可做的。
但这个时候没事可做干等着才叫真的煎熬。
三爷坐在院墙上,三条腿微微摆动。
手里头,转动着一把剪子和一把匕首,都是新设计打造出来的。
三爷是压轴的,这是防止最坏的情况发生。
曾解剖尸体无数的侏儒,对人体构造可谓极其熟悉,关键时刻充当个急诊医生来一出剖腹产问题也不大。
可惜了四娘人不在这里,她要是在的话,连缝合的事儿都有着落了,还能缝美人针,不留疤痕。
院子的另一个角落,
站着俩大孩子和一个小孩子;
剑婢站在最前头,气场十足,在学堂里,她就是大姐头一般的存在,也是许多少年们梦里梦到他会心里发甜的对象,这里头,自然也就包括身边站着的刘大虎。
在他们身后站着的,则是天天。
异域孤军沉浮记 曹学思;屈庆伟
天天因为身份特殊,自小几乎没什么玩伴,都是自己在屋子里自己玩。
魔丸在家时,和鬼一起玩;
后来,有了两头小妖精可以陪他玩耍,再之后,楚国公主干娘的青蟒,也会逗留在他的小院儿里陪他玩。
自打上次被郑凡带着去了隔壁认了家门后,按照郑凡的吩咐和意思,刘大虎就时常过来找天天玩。
反正两家之间的那扇门,还一直开着的,进出也方便。
至于剑婢,这丫头虽然时不时地会说出长大了要给他大师父袁振兴报仇的话,但对其秉性,魔王们还是放心的,不管怎样,她不会对天天不利。
故而,这段时日,俩大的经常带着一小的跑。
天天守规矩,嘴巴甜,撇开其身份,说实话,哥哥姐姐也都很稀罕他。
“这就是要生娃娃了么?”
天天看着那里忙碌的样子,一脸好奇。
“是哩,要生娃娃了,我要当哥哥了哦,天天也要当哥哥了哦。”
“唔……”天天听到这话,高兴地笑了,“我也要,当哥哥了?”
“对啊,他今天就要出生了,以后天天也可以带着小弟弟小妹妹一起玩了。”
“唔,好哇好哇。”
天天笑着笑着,又皱起了眉头,自己只顾着给魔丸姐姐留了零嘴,没来得及给将要出生的小弟弟留哇,怎么办……
将给魔丸姐姐留的,先分出来给小弟弟?
天天又有些犹豫。
魔丸姐姐会生气么?
应该不会生气才是,以后,自己就能带着小弟弟和魔丸姐姐一起玩了。
得亏剑圣这会儿还没到家,要是其知道这位靖南王的世子已经打算好带着他那将出世的孩子和鬼玩的话,估计……
但这还没完,
天天还在继续盘算着,要带小弟弟找大蛇蛇一起玩,带他去干爷爷那里玩。
自幼习惯了独处的天天并不知道,有些东西,他可以玩,但其他的小孩,是碰都不能碰的。
“啊!”
“使劲,使劲,姑娘!”
“啊!”
里屋里,传来了尖叫声。
刘大虎的脸上流露出了担忧之色,里头正在生产的,是他的母亲。
一时间,他顾不得再去和天天说话了,目光,死死地盯着里屋,他迫切地想要早点听到婴孩降临后的哭啼,这意味着母亲的苦难终于结束了。
但伴随着里头的婢女不断地端出带血的水,进进出出地送参汤,时间,越拖越久,刘大虎的神色,开始越来越焦虑,双手攥紧,指甲,都已经嵌入进了肉里。
剑婢到底经历过更多的事情,虽然心里也是对师娘无比担心,但还是拍了拍刘大虎的肩膀,安慰道:
“放心吧,城里最好的稳婆都在这里了,没事的。”
“嗯。”
刘大虎用力地点点头,但伴随着又是一声高亢的惨叫,刘大虎的神情,更加紧张了。
剑婢伸手指了指坐在院墙那边晃着退的薛三,
道;
“看见了么,三先生在那儿坐着呢,瞧见三先生手里拿着的剪子和刀子了么,莫说无事儿,就算真有事儿了,三先生出马,也是没问题的。”
刘大虎下意识地看向坐在那里三条腿荡秋千的薛三,
我的俏丫头
他倒是没去在意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什么三先生是个男子进产房看见自己阿母不合适,不符合礼节云云。
刘大虎虽然已经知道自己是剑圣的继子,但本质上,还是个黔首家庭出身的孩子,穷苦人家,哪里来得那么多的讲究屁事儿?
农忙时,田里的女人们甚至会和男人一样袒胸耕作。
而且,刘大虎是相信三先生的能力的,确切地说,他清楚,侯府里的每一个先生,都很厉害。
在儿子拒绝了跟自己学剑,想要跟随平西侯爷学刀后,
在这方面被接连打击过的剑圣也习惯了,
他甚至还提醒自己的这个儿子,多看看侯府里那些先生的本事,如果想学,就去拜师。
至于人家肯不肯收,
反正是欠人情,
这当爹的脸面,不就是给当儿子的用的么?
此刻,刘大虎只是看着薛三手中的那剪子和刀子,着实有些唬人,
问道:
“这,刀子也能用来生娃娃?”
“对啊,把肚子剖开,孩子取出来,再缝合上去就行了。”
刘大虎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唾沫,
这种场景,他实在是难以想象。
而这时,
一边的天天低着头,好奇地瞪大了眼睛,
用小手摸了摸自己的肚肚,
自言自语道:
“真的可以切开肚肚把娃娃取出来么?”
剑婢随口道:
“你娘不就是这么生………”
剑婢忽然止住了话。
她在说什么!
她到底在对这个孩子说什么!
她脑子进水了么!
剑婢现在恨不得给自己来一剑!
她清楚,那姓郑的到底对这个孩子有多宝贵,有多看重,有多喜欢,但这并不是她懊恼的原因,而是她是真的喜欢这个弟弟,这个听话懂事乖巧得令人心疼的孩子。
好在,自己没说完。
且伴随着屋子里的又一声惨叫,刘大虎的注意力也都在那里,并未留意到剑婢先前的话。
剑婢心里长舒一口气,还好自己醒悟收住得快;
低下头去看天天,
却见天天还低着头,摸着自己的肚肚。
剑婢走过来,伸手揉着天天的肚子,开玩笑道:
“好啦,天天是男孩子,是不会怀宝宝的啦,姐姐的肚子才能怀宝宝的啦。”
天天抬起头,看着剑婢,道:
“樊叔叔那么大,会撑坏姐姐肚肚的吧?”
剑婢听了,马上霞红上脸,她当然知道天天说的是樊力那么大个个子,那樊力的孩子肯定个子也很大,自己的肚皮装得下么?
但奈何,
她懂啊!
啊啊啊啊!
不过,剑婢也没生气,只要孩子没听进去自己的话,没听懂自己的话就行了。
她笑着捏了捏天天肉嘟嘟的脸蛋,道:
“这个就不用你替姐姐担心啦,姐姐也会继续长大的,天天也会慢慢长大的。”
“恩呢。”
天天笑着点头。
随即,
屋子里终于传来了婴孩的哭啼声,所有人都长舒一口气,最坏的情况,没有发生。
当其中一个稳婆出来喊了声:
“是个男孩儿,母子平安。”
院子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很多人都向那边凑了过去。
唯有天天,
留在了原地,
脸上,
笑容不见了,
只剩下了那种属于小孩子的单纯忧伤;
伸手,
继续摸着自己的肚肚,
喃喃道:
“娘亲当时,应该会很痛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