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蜀漢之莊稼漢-第1076章 爲國效力讀書

蜀漢之莊稼漢
小說推薦蜀漢之莊稼漢蜀汉之庄稼汉
看到张小四和冯家家主讨价还价,关大将军实在是有些忍不住了,她的目光有些凌厉地看了一眼张小四:
“你摆不正自己的位置?还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你的孩子不是姓张,更不是姓刘,而是姓冯。”
张小四有心想要辩解,但看了一眼冯君侯,终是叹了一口气:
“若不是我的孩子姓冯,阿姊以为我愿意做这种讨人嫌的事情?”
“现在丞相已经去世了,朝堂会有什么样的变化,谁也说不准。”
说到这里,她再看一眼关将军。
心道说起这个事,当初你不也是从丞相府出来的?
“几天前我就说过,阿郎手握重兵,主事大汉半个疆土,多少人在看着?”
“越是在这种时候,越是要小心谨慎,要不是我担心……”
张小四没有说完,因为这些话,她已经不知说过多少次了,估计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烦了。
当下就是有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似乎在生闷气。
倒是冯君侯,仗着自己的后世见识,占了一个大便宜。
心情愉悦之下,开口和了个稀泥:
“好了好了,知道你是好心,是在提醒我注意皇家的底线。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正如小四所说的,丞相已经没了。
以后冯君侯与皇家之间,再没有缓冲带。
夹在两者之间的小四反而是最难做的。
不管站在哪一边,都要被人说是屁股不正。
但冯君侯总不能让皇家再派一个人过来当监军吧?
真要那样,估计难受的就是冯君侯自己了。
变成了历史上的标准君臣关系,那自己基本可以宣告开始养老了。
要不然总不能造反吧?
动乱数十载,人口锐减一大半。
现在再来一次造反,中华大地最后还能剩下多少汉家子弟?
想想都有些不寒而栗。
生产力又没达到质变标准,就算是不顾人口强行造反成功,不过也是换了个人当皇帝。
没啥意思。
等真有了三宫六院七十二妃的资格,自己估计也差不多黄土埋脖子了。
光看又不能……
真没啥意思……
甚至还可能把历史重新拖入了原有的轨迹,穿越穿了个寂寞?
三宫六院哪有调教历史来得有意思?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造反是不可能造的,但埋下种子还是可以的。
说不定还可以偷偷地浇点水,催种子生长。
不知道冯君侯在挖历史大坑的张小四,只道自家阿郎是理解自己。
当下只觉得心里极是熨慰,差点就要流下泪来。
她感激地看了一眼站在身边身材高大的阿郎,只觉得自己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只是冯君侯的下一句话,却是让她把眼泪又收了回去。
“不过修复郑国渠,皇家也要出钱,不能光拿地不干活。”
“开出来的地,兴汉会拿三成,剩下的七成,皇家与朝廷怎么分,我不管,怎么样?”
皇家是皇家,朝廷是朝廷,两者不能混为一谈。
兴汉会拿三成是底线,不然没好处还要倒贴钱的事情,谁干?
现在兴汉会已经不是以前那个需要借皇家皮的社团了。
它不但能自己生产东西,而且还有自己的物流网,不需要再信赖外物的独立社团。
任何社团大了,都会产生各种各样的山头,各类不同的利益诉求。
这也意味着,皇家躺着赚钱的时候已经过了,想要掺与进来,就得拿出真金白银的诚意。
张星忆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这个事情我做不了主,但我会把阿郎的意思转给宫里。”
如何繪制性感角色姿勢-Kyachi著
“走,过去那边看看。”
决定下了这个事情,冯君侯打算继续向前走去看看。
虽然还可以隐约看出以前官道的痕迹,但齐腰高的荒草委实让人有点踌躇,就怕一不小心冒出个长虫来。
几个亲卫在前方拿着棍子在草丛里扫来扫去,打草惊蛇。
冯君侯走走停停,顺着水渠走了很长的一段路。
时不时蹲到水渠边上,也不知在看什么。
花了好几天的时候,他终于说了一声:“可以了。”
土木狗凭借着脑子里已经剩不了多少专业知识,终于对修复水渠有了一个大概的想法。
“走吧,回去吧。”
五六年的时间里,能把郑国渠周围的耕地重新开垦出来,再加上凉州还有陇右。
大汉现有耕种技术带来的粮食增产,足以支撑大汉倾全国之军出潼关出太行山出武关。
至于蜀中的粮食,就留着倾销吴国吧。
叠加大汉现在的新兴技术以及经济变革,国力一旦形成滚雪球效应,那就是指数级增长,而不再是简单的线性相加。
大清被大大小小的国家花式吊打的场面,在场的没有人能比冯君侯更清楚。
所以他要真正开启煤铁大时代了。
只是处于时代的人们,却对此一无所知。
别说是他人,就算是兴汉会内部的人,在听到自家兄长替兴汉会做出这个决定时,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拿关中的地换北边的地?!”
“不是,兄长,你不会是被人……被人骗了吧?”
若不是冯会首积威已久,再加上这些年来,一直带领兴汉会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许勋差点就要说出被人色骗了。
他看着兄长老神在在地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实在忍不住了,直接凑过去,悄声问道:
空神 小說
“会长,你给我透个底,这个事情,是不是……”
他说着,指了指南边。
“是不是什么?”
冯君侯没有睁开眼,只是开口问道。
说好了只是出府两日,没想到这一走,就是大半个月。
在外跑当然是比不过呆在府上舒服。
风吹日晒的,吃也吃不好,天天跑来跑去实地调查。
虽说是掌握了一线的民情,但也累得够呛。
偏偏回到府上还不能安宁。
白天要应付六个孩子,晚上要应付四个婆娘。
命苦啊!
好不容易趁着孩子午睡的时候,冯君侯才能有片刻的安静。
“兄长,是不是宫里?”
许勋左右看看,确实此时没有人过来打扰,这才悄声地问了一声。
“是不是宫里的意思?又想让我们兄弟出钱出粮?”
如果真是这样,那宫里的胃口未免也太大了点。
打仗的时候怎么样都好说。
毕竟就算做生意,也得先要投入本钱不是?
现在仗都打完了,不正是到了收红利的时候?
怎么还要大出血呢?
“算是,但也不算。”
冯君侯懒洋洋地说了一句。
许勋有点蒙:“兄长,这是何意?”
冯君侯打了一个长长的呵欠,有点想瞌睡。
许勋有点急了:
“兄长,以前在锦城的时候,别人先占了好地,没有我们的份,那没什么好说的。”
“现在好不容易才有这么个机会,这可是关中啊!可是以后大汉的京城呢,就是拿北边十亩换这里一亩,那都是亏本的!”
现在关中又没多少人,大伙有能力开垦出来,能圈多少地就圈多少地,子孙三代都不用发愁了。
“不可能的。”
冯君侯揉了揉眼:“若仅仅是天子还好说,但后宫里的那位皇后,可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现在的兴汉会是个什么模样,你们自己不清楚?大汉境内,有哪个世家大族比得过?”
兴汉会现在已经有了门阀的趋势,若是朝廷再让兴汉会关中大肆圈地,那以后关中谁说了算?
从蜀中迁都到关中,有什么区别?
“前些年朝廷打击豪强的时候,我还在其中谋划了不少事情呢,你们又不是没有参与过打压粮价。”
“难道到现在还不知道,朝廷对世家豪族的态度?”
说着,他看了许勋一眼:
“朝廷为什么只让我平尚书事,不让我录尚书事,除了我的资历尚浅以外,难道真没有其他原因了?”
拿资历说事就是个借口。
冯君侯从身无官职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这个位置,靠的难道是裙带关系?
当然,也是靠了那么一点点,但就是一点点而已。
论起军功与政绩,全大汉能与冯君侯相比的有几人?
大唐扫把星
不过是因为现在正值敏感时期,天子在完全掌握朝堂之前,不会让朝堂出现一个权臣。
更何况这个权臣亲手开创的兴汉会,拥有着比世家豪族还要大的能量。
但凡张星彩的政治智商在人类平均线上,就不可能任由兴汉会在关中过度膨胀。
听到兄长的话,许勋不禁有些愤愤不平:
“不过就是想要多点田地传给子孙而已,至于么?”
“想要多少?”冯君侯瞥了一眼许勋,“多少才算多?”
“想要多点田地传给子孙没有错,但错就错在,兴汉会是一体的。”
许勋“啧”了一声:
兄长这话说的,若是没有一体的兴汉会,哪来大伙的今天?
看到许勋的纠结模样,冯君侯笑了笑:
重生之妖娆毒后
“放心吧,这么些年来,我什么时候让大伙吃过亏?拿关中的地换北边的地,赚得很,能不能传三代我不知道。”
“但我知道,若是这个事情做好了,五年能赚来三代都赚不到的钱。”
许勋再一次瞪大了眼:
“兄长,你别骗我。我好歹也是在那边呆了近半年,早就问过那边的胡人。”
“那边不是说不能种地,匈奴胡儿,当年也是在那里种过地的,半种半牧,但也远非关中所能相比。”
“而且那边又不能像南中那边可以种甘蔗,更不能种茶,怎么看也是亏得要死啊!”
冯君侯摇头,伸出一个小拇指,笑道:
“小了,格局小了,种地才能种几个钱?”
他脸上带着神秘:
“北边的地里,有比粮食更好的东西。”
许勋一听,顿时就是一个激灵,凑得更近了,有些紧张地问道:
“兄,兄长,莫不成是黄白之物?”
说着,他还咽了一口口水。
“黑的。”
许勋:“?”
“煤。”
“石炭?”许勋倒也没有太大的失望,若有所思,“那……倒也还算不错。”
南乡炼出来的焦煤,大多都是卖给了朝廷,朝廷再拿它们来炼铁。
还有一部分是做成煤饼,专门在冬日里卖给城里供暖。
现在就连锦城,都有兴汉会的工坊生产的煤炉。
但凡有些余钱的人家,都会买上一个小煤炉。
冬日里烧煤取暖,平日里还能做饭,方便得很。
朝廷和民间用的煤不一样,但相当一部分的消耗量,都是有兴汉会供应。
暴赚肯定是不可能,但这就是一个细水长流的钱。
时间长了不少赚,但不管怎么说,也没办法跟毛料与红糖相比。
不过比起卖粮食给荆州,那也是要好得多。
想通了这一点,许勋突然一拍大腿:
“妙啊兄长!”
他猛地抬起头,目光灼灼地看向冯君侯。
冯君侯本来是没精打采的,被他这么一惊一诈,顿时吓得差点滑下椅子。
“你干嘛?”
“兄长小心,小心!”
许勋连忙扶住冯君侯,一脸敬佩地陪笑道:
“原来兄长是早有预谋,兄长说得对,是小弟格局小了,格局小了。”
冯君侯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张小四都看不出来的事情,你是怎么能看出来的?莫不成你以前是隐藏了自己?
“兄长,关中冷啊,可比汉中冷多了。”
许勋扶着冯君侯坐好,然后搓了搓手,“更别说是北地,要是没有取暖的东西,那可真是有多少人就能冻死多少人。”
“想想,这么冷的天,这得要用多少石炭?”
许勋想想就激动。
不管是从九原故地顺着秦直道往关中运,还是从平城往河东运,那都是方便得很!
更别说关中以后还是大汉的京城所在,那可是全大汉的中心。
京城的武库,可是要供应全大汉军中的。
京城的人口,又是天下之最。
到时候得消耗多少焦煤和煤饼?
秦直道就是再平再直,只怕也不够运啊!
说不定兴汉会的工程队,还可以顺便吃一顿大肉……
想到这里,许勋简直就是要手舞足蹈:
“发了,发了啊兄长!兄长,你果真是天纵其才,深不可测,深谋远虑……”
关中那点地算什么?
朝廷想要?
给给给!
有了北地和平城的石炭,别说是传三代,就算是传十代也说不定啊!
胡人?
胡人算个屁!
全他妈的是挖矿的劳力!
看着许勋欢喜得快要疯了的模样,冯君侯幽幽地加了一句:“还有铁。”
“哈?”
许勋顿时定住。
张着嘴,愣愣地看着兄长。
“全大汉最好的煤和铁,都在那里。”
“噗通!”
许勋一个不稳,直接跪下,他连滚带爬地抱住冯君侯的大腿:
“兄长,兄长,你就是我们兴汉会的亲兄长,谁都没有你亲啊!”
冯君侯低下头,缓缓地再说一句:
“听说狼山那边还有银矿。”
“兄长,小弟就是做牛做马,也报答不了你的恩情!”
关中的地不要了,全都不要了,就要九原和平城!
谁敢不让兴汉会为国效力,开拓边疆,大伙就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