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12f9x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超級魔獸工廠-第1722章 邪術展示-81lqf

    超級魔獸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魔獸工廠
    知秋一叶维持半梦半醒,忍着耳边嘈杂的传教声音,在梦里寻找一会,没能找到来源。
    有点本事,不过你还是逃不掉的!敢在昆仑修士脑中搞事,做好死去的准备了吗?
    知秋一叶顿时知道,自己梦里那个啰啰嗦嗦声音的主人,不是寻常的小鬼,稍微重视了一些。
    “敢入梦到我脑中,你这是自寻死路!”
    知秋一叶可不是那些走了好运,意外得到前辈修士遗留心法的野狐禅散修,而是正道大宗门昆仑的正式弟子。
    相对于那些根基不稳的野狐禅散修们,他的基本功十分扎实,有好几种方法可以溯本寻源,找出那个幕后黑手。
    凝神片刻,知秋一叶手上多了个巴掌长的稻草人,额头上贴着一张空白的黄符纸。
    咔嚓,咔嚓。
    梦里的天空出现一道道裂缝,大地剧烈摇晃,梦境立即破碎开来。
    就连那个缥缈的声音,也不禁受到了影响,从完整的句子碎成一个个单独的词语,露出了一丁点破绽
    知秋一叶伸手朝着空中一抓,在他耳边不停响起的声音,立即被提炼出那一缕代表身份的气息,与稻草人联系起来。
    “纵然你有点小聪明,知道通过入梦之法掩盖行踪,但你说的话依然残留着某种痕迹。”
    知秋一叶嘿嘿一笑,低头往稻草人身上的符纸上看了一眼,将上面多出来的方位记下,然后主动清醒过来。
    他也不点亮油灯,径直走出小院,朝着东边看了一眼,就要迈步走过去,一定要揪出那个敢在他梦里絮絮叨叨的家伙。
    这家伙懂一些旁门左道的法术,对修士造成不了太大影响,但要是放任不管的话,在民间会掀起大乱子。
    通常这种懂得几手左道的人,是想要走捷径抄近道的邪修,根本不在乎什么道心不稳、民众大乱的后果。
    小规模的就是民间各地的神婆神汉,影响的不过是一村一镇,大规模的就是白莲教这种危害巨大的地下教派,掀起数个府的叛乱也是有的。
    “对了,要是这家伙有一群白莲师兄师弟,自己一个人去似乎有点托大。”
    知秋一叶拍了拍脑门,觉得酒意还没有彻底散去,放在平时他绝对不会如此冲动,单身匹马冲向未知的敌人。
    虽然他想要来个开门红,让自己更快更好融入大明,但是有着助力不用,的确有些傻。
    想到这里,知秋一叶转过身,朝着除魔司大殿走过去。
    因为妖魔鬼怪偏爱在夜里行动,所以夜间也有修士驻守。大殿更是灯火通明,四五人盘腿坐在蒲团上,探讨修炼经验,交流有无。
    “知秋道友,发生什么事情了?”
    今日轮班修士里有松风道长,他看着知秋一叶进来,面上有些诧异。
    “有左道之士在梦中大规模传教,这事必须快速解决,免得造成难以收拾的后患。”
    知秋一叶将梦里的那个啰嗦声音说出来,神色肃然。
    松风道长听罢,点头说:“知秋道友立了大功,这等左道之士绝不能坐大,否则后果难以想象!”
    当前大明可不安稳,外有黑山老妖、绿水河河伯这样的强大鬼神觊觎,内部有妖怪鬼物害人。
    ……马上修改
    知秋一叶嘿嘿一笑,低头往稻草人身上的符纸上看了一眼,将上面多出来的方位记下,然后主动清醒过来。
    他也不点亮油灯,径直走出小院,朝着东边看了一眼,就要迈步走过去,一定要揪出那个敢在他梦里絮絮叨叨的家伙。
    这家伙懂一些旁门左道的法术,对修士造成不了太大影响,但要是放任不管的话,在民间会掀起大乱子。
    通常这种懂得几手左道的人,是想要走捷径抄近道的邪修,根本不在乎什么道心不稳、民众大乱的后果。
    小规模的就是民间各地的神婆神汉,影响的不过是一村一镇,大规模的就是白莲教这种危害巨大的地下教派,掀起数个府的叛乱也是有的。
    “对了,要是这家伙有一群白莲师兄师弟,自己一个人去似乎有点托大。”
    知秋一叶拍了拍脑门,觉得酒意还没有彻底散去,放在平时他绝对不会如此冲动,单身匹马冲向未知的敌人。
    虽然他想要来个开门红,让自己更快更好融入大明,但是有着助力不用,的确有些傻。
    想到这里,知秋一叶转过身,朝着除魔司大殿走过去。
    因为妖魔鬼怪偏爱在夜里行动,所以夜间也有修士驻守。大殿更是灯火通明,四五人盘腿坐在蒲团上,探讨修炼经验,交流有无。
    “知秋道友,发生什么事情了?”
    今日轮班修士里有松风道长,他看着知秋一叶进来,面上有些诧异。
    “有左道之士在梦中大规模传教,这事必须快速解决,免得造成难以收拾的后患。”
    知秋一叶将梦里的那个啰嗦声音说出来,神色肃然。
    松风道长听罢,点头说:“知秋道友立了大功,这等左道之士绝不能坐大,否则后果难以想象!”
    当前大明可不安稳,外有黑山老妖、绿水河河伯这样的强大鬼神觊觎,内部有妖怪鬼物害人。
    要是再让左道之士大规模吸纳信仰,就会越发混乱,朝着无法控制的局势滑落。
    这对于希望安安稳稳修炼的佛道两门修士,就是深恶痛绝的东西,就如不洁的老鼠有害于凡人的粮食。
    “那我们快点赶过去,或许左道之士还没来得及撤离。”
    知秋一叶将自己抓住敌人尾巴的事情说出来。
    松风道长和其他人刮目相看,俱都觉得这位来自大宁昆仑的修士,不愧为传承悠久的宗门弟子,对付敌人的手段丰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