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qqj69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從道果開始 ptt-第三百七十三章 喪心病狂!【求月票!】分享-ha1d7

    從道果開始
    小說推薦從道果開始
    “好。”
    “但这些要地都有专人看守,还有阵法守护。阁下若是想做什么,顷刻就要触动,到时候坐镇神都的三阶人物齐至,怕是凶险。”
    姜恒到底是帝王人物,迅速冷静下来,一边在神都区划图上圈圈点点,一边又在提醒跟劝导陈季川。
    他不是担心陈季川会被三阶发现,被围攻。
    而是怕陈季川遭遇围攻时,会拿他作筹码,甚至‘撕票’。
    “多谢陛下提醒。”
    陈季川笑吟吟的,并不理会。
    姜恒见状也不再多说,闷头圈画。
    陈季川等姜恒画完,不急着拾起区划图,反是冲姜恒道:“确认画清楚了?待会儿还要麻烦陛下跟我走一趟,若是有什么地方画错了或是遗漏,可别怪我不留情面。”
    “钱财身外物。”
    “恒虽是帝王,但大周到底是各仙宗做主,这些财富我能动用的也不多,没必要隐瞒或是欺骗阁下。”
    “只盼阁下言而有信,事后饶恒一命。”
    姜恒条理清晰,十分大方。
    “这就对了。”
    陈季川听的满意,将姜恒封印,收入袖中。
    从姜恒处得到大周宝库的位置,陈季川不急着过去,而是先去别处。
    ……
    按理说。
    有姜恒在手,陈季川大可以假传圣旨,进入一座座宝库,一座座藏经馆中,将宝物、典籍全都偷走。
    但这样太耗费时间。
    而且也很容易露痕迹。
    以陈季川的手段,倒不如明火执仗来。
    “搬!”
    “直接搬走!”
    陈季川出星月宫,又悄悄走了几处,没有半点动静,就将藏在神都、坐镇世俗的五仙宗十五尊三阶人物全都擒下。
    这十五人最强的也只是三阶二境,根本防不住陈季川。
    擒了姜恒。
    擒空三阶。
    陈季川这才大摇大摆,按着他从姜恒以及十五尊三阶强者口中问出的信息,行动起来。
    ……
    大周神都。
    今日文武百官见着一桩奇景——
    就见神都上空,一位青衣青年傲立空中。一手背负,一手挥袖,神都各处,一座座建筑就被连根拔起。
    有的建造在地下,也被连着大地一同飞上天。
    一个个守卫、镇守修士也都纷纷自建筑中跌落,半空中栽下。
    轰隆隆!
    轰隆隆!
    神都城震荡不休,轰鸣不止。
    “啊啊啊!”
    “什么人?!”
    跌落的修士、守卫有人叫嚷,受到惊吓。
    “这是——”
    “谁敢在神都造次?”
    “好厉害的人物,神都城中有禁空阵法,有各种压制手段,此人竟还能有这般神通,实在高明!”
    一个个百姓、一个个官员、一个个甲士纷纷涌上街头,仰头看着这桩奇景。
    但却没人敢制止。
    “陛下没出现。”
    “各宗祖师也没出现。”
    “神都阵法也没限制他。”
    “这人想必是得了五宗法旨。”
    有出身五大仙宗的官员、修士心中暗想。
    同时也有位高权重的人看出,天上这人收走的一座座建筑,要么是存放各种资源的宝库,要么是存放各种典籍的藏经阁。
    收走这些资源跟典籍本就奇怪。
    再加上手段如此粗暴,更加不正常。
    若真是五宗的人,大可以用更温和的方式。
    “不对劲!”
    有不少人心中生出疑惑。
    但即使看出不对劲,依旧没人敢制止。
    最多进宫禀告皇帝,或是去找各种祖师,又或是传讯各自仙门。
    这一耽搁——
    等他们动作起来的时候。
    等他们发现姜恒以及各宗祖师消失不见的时候。
    陈季川早已经盆满钵满,远走无踪。
    再等到五大仙宗老祖齐聚神都城的时候,看到的就只有满目疮痍、坑坑洼洼的神都城。
    ……
    “猖狂!”
    “太猖狂了!”
    大周神都,五宗老祖聚在一处,一个个脸色阴沉。
    姜贤横空出世。
    先是在雷音山外,擒了太真门三尊三阶强者。
    后又马不停蹄来到神都城,将神都城洗劫一空,将城中三阶全部擒下。
    那周皇姜恒更是被姜贤当着满神都百姓的面,挫骨扬灰、摧魂散魄。
    其态度张狂令人震惊。
    其手段残忍令人发指。
    殿中。
    一段影像浮现——
    “太真门。”
    “三阴宗。”
    “大都罗山。”
    “伏魔仙宗。”
    “五火仙宫。”
    “你们的人在我手上,要想活命,尽快准备好赎金,等我来取。若是不想赎人,他们的下场——”
    影像中,陈季川站在神都城上空,声音朗朗犹如电闪雷鸣,笑吟吟的,说一番话,又抛出两人,在众目睽睽下,将其打杀。
    这二人,一个是大周直指司绣衣直指,算不得什么。
    但另一个却是大周皇帝——
    姜恒!
    ……
    “打脸!”
    “这是在打我们的脸!”
    五大仙宗中的五火仙宗老祖‘浮云老人’脸色潮红,他看不下去,将殿中影像散去,显然气极了。
    陈季川洗劫神都城,杀死周皇姜恒,又将五宗中的三阶人物给擒了去,最后还大模大样的威胁无踪、索要赎金。
    如此举止,简直丧心病狂。
    难怪浮云老人被气成这样。
    他怒声道:“老夫立誓,定要诛杀此贼!”
    殿中其他各宗老祖脸上发红,心中同样觉得愤怒觉得羞辱。
    但怒火都被浮云老人发了。
    他们反倒冷静许多。
    三阴宗老祖‘天吉尊主’眉头紧皱,摇头道:“五宗连杀,斩杀此恶贼定是不在话下。但关键在于,压根寻不到这恶贼踪迹。”
    天吉尊主苦笑道:“老夫已经用‘三阴神镜’探查过,根本查不出半点蛛丝马迹。此子定是精通藏身掩迹的妙法,又或是厉害法宝。”
    三阴宗中有至宝‘三阴神镜’,用来探踪寻迹最是厉害,竟也寻不见贼人踪迹。
    等闲寻踪手段就跟不用说了。
    “三阴神镜也寻不见?”
    浮云老人神色一滞。
    另一旁。
    “大都罗山有至宝‘都罗宝鉴’,能算尽诸天,不知江兄可有此子的下落?”
    伏魔仙宗老祖‘司空崇山’一身锦袍,看向一旁长眉老者。
    长眉老者正是大都罗山老祖‘江峰’。
    江峰闻言摇头:“姜贤身上定是有遮掩天机的秘法或是法宝,‘都罗宝鉴’也算不出根底、下落。”
    都罗宝鉴。
    三阴神镜。
    这已经是五大仙宗最强的探查手段。
    若是连大都罗山、三阴宗都查不出踪迹,那可真是要大海捞针了。
    “难怪!”
    “难怪他敢这么肆无忌惮!”
    浮云老人声音嘶哑,他压住怒火,扫视一圈,自顾道:“此子名唤‘姜贤’,是二十年七国之乱淄川国余孽,是淄川王在外的私生子。现年三十八岁。”
    “三十八岁!”
    各宗老祖脸上各有精彩。
    三十八岁的化神。
    这比大周皇室满门被屠还要骇人听闻。
    “此子有大机缘!”
    “定是身怀异宝!”
    有关‘姜贤’的情况,各宗老祖在抵达神都城前都已经了解。
    这一次五宗聚首,商议该如何救回各自门中的三阶修士是其一。另一方面,让他们怦然心动的,则是‘姜贤’身上能够让他在短短二十年间修成化神的机缘跟宝物。
    “二十年修成化神。”
    “刚刚渡劫,就能碾压化神二境、三境,这宝物必定不俗!”
    各宗老祖心中各有算计。
    他们愤怒、羞恼的确有。
    但在这样的宝物跟前,心动更是难免。这一役看似被羞辱,可若是能小心谋划,说不定祸福相依,还能转变为一桩大机缘!
    只是眼下再多算计也是无用——
    因为根本找不到姜贤下落。
    “听闻姜贤当初险些被杀死,是太真门一位修士将他带回门中,带入修行路。”
    大都罗山老祖‘江峰’看向太真门老祖‘桃花仙姑’。
    其他三宗老祖也都看过去。
    “不错。”
    “的确如此。”
    “不过十七年前,直指司找上雷音山,要捉拿姜贤,此子就自行离去,从此消声灭迹。”
    “吴泉夫妇也不清楚。”
    桃花仙姑声音温吞,不紧不慢。
    “可是姜贤就是在雷音山渡劫,这十多年很可能就在雷音山中。”
    “自家地盘。”
    “那二人真的不知还是假的不知?”
    江峰悠悠道。
    “姜贤必定身怀异宝,藏在异宝中,躲在雷音山中修行。”
    “此时远走,连我等都查不出踪迹。”
    “道兄难道以为区区两个二阶真人能察觉出来?”
    桃花仙姑依旧慢条斯理。
    江峰轻笑一声,道:“毕竟是救命之恩,谁说得准呢。”
    “姜贤对我太真门只有恨意,对吴泉夫妇当年将他放在外门,没能护他周全也颇有怨念。”
    “这是条白眼狼。”
    “救命之恩对他而言算不得什么。”
    桃花仙姑从容应对。
    大都罗山跟太真门向来不对付。桃花仙姑也知道。江峰刻意将话茬引到吴泉夫妇身上,为的就是要从吴泉夫妇着手,尝试逼出姜贤。
    毕竟吴泉夫妇对姜贤确实有救命之恩。
    而姜贤在雷音山外的那番言辞作为,也可能是欲盖弥彰。
    但这都是捕风捉影。
    没有真凭实据,就要牺牲门中真人,这传扬出去,太真门的脸面就要丧尽了,往后也再没人敢拜入太真门。
    大都罗山不在乎,甚至会幸灾乐祸,但桃花仙姑不能不慎重。
    ……
    场上讨论很快陷入僵局。
    桃花仙姑见商量不出个名堂来,就站起身:“既然找不出姜贤行踪,那就只有照他说的做,准备好‘赎金’,先将人给赎回来。”
    这一役太真门损失最为惨重,足足六位三阶强者被擒,若是全都被撕票,太真门立刻就要元气大伤。
    此事马虎不得。
    即使再想擒住姜贤,也要等赎回六人再说。
    “老身先回去准备。”
    “告辞。”
    桃花仙姑站起身,径直离去。
    “罢了!”
    “罢了!”
    “先赎人吧!”
    其他四宗老祖见状,一个个皱起眉头,也没奈何,只能各怀心思各自散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