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eonjk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笔趣-魔童哪吒2-第七十七章:反擊分享-59t0n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玄煌上人脸色骤然一变,忙声道:“申师叔,实话实说,我想要活命不假,可我说的那些也都是真心话!或许以我现在的实力来说,对上他们还力有未逮,但不管用多长时间,不管付出多大代价,我都一定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苏瑾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手结法印,凝聚出一枚光芒璀璨的符箓,重重拍进玄煌上人魂体之内,旋即松开手掌道:“记住你说的这些话,去吧,让那些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申师叔,你刚刚打进我体内的是什么东西?”脱离了禁锢,玄煌上人反而更加惊惧了,悬浮在半空中道。
    苏瑾淡淡说道:“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只是一道符箓而已。”
    “我是说,这是什么符箓?”玄煌上人紧张地问道。
    “它叫生死符,对你的正常生活不会有任何影响。不过若是有朝一日你再与我为敌,此符便能被我一念引爆,将你灰飞烟灭!对了,还有,不要试图找人去解这道符箓,一旦出了什么差错,你也会灰灰了去!”
    玄煌上人如丧考妣,猛地扑倒在地,抱着苏瑾的右腿说道:“师叔,申师叔,我们可是同门啊!就不必如此防范着了吧?”
    苏瑾笑着说道:“你误会了,这不是在防范你什么,而是在救你,以免日后你再被猪油蒙了心,送了大好性命。”
    “师叔,我以灵魂向上天起誓,往后余生绝不再敢与您为敌了,请您看在我师父的面子上,就饶过我这一次吧。”玄煌上人恸哭说道。
    苏瑾扬起雷霆魔剑,剑刃搭在玄煌肩上,吞吐着雷霆电弧的剑刃距离他的脖子不足一寸:“若非是看在你师父的面子上,你以为你还会有活命的机会?我数到三,如果你还这么叽叽歪歪,赖在这里不肯走,那就不用走了……”
    “嗖!”
    苏瑾话音刚落,玄煌的魂体便化作一抹流光,刹那间消失在远方天际。
    “大人是在忌惮文殊广法天尊吗?”洪锦缓缓来到苏瑾面前,轻声问道。
    苏瑾颔首道:“有这一方面的原因,不过也不是完全因为这个。目前朝歌城因为涌进来了大量乱七八糟的人士,局面就变得有些复杂起来。诚如玄煌所言,我杀了他,反而会掉入某些人的圈套……洪锦,你去调查一下有关于郑伦的事情,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就藏身在某位王侯座下!”
    时光飞逝,两日后。
    洪锦大步走进国师府,来到后院内对着坐于柳树下打坐的苏瑾道:“主上,调查清楚了,那郑伦如今就藏身在冀州侯苏护身边,名义上是苏护的谋主。
    经苏护的一名随从交代,他之所以留在苏护身边,是因为看中了苏护之女苏妲己,想要做冀州侯的女婿!”
    苏瑾抿了抿嘴,轻笑道:“苏护正义感爆棚,对我的两头恶犬穷追猛打;郑伦施毒计害我,欲要为其师报仇,他们两个凑到一块倒是志同道合。”
    洪锦道:“若是不能给他们雷霆一击,他们只怕是还会小动作不断,乃至愈发猖獗。”
    苏瑾微微一顿,道:“洪锦,你认为怎么对付他们才是最佳选择?”
    洪锦想了想,说道:“利用诸侯之手来对付他们,办法也很简单,就将他暗中举报诸侯送礼的消息传播出去,他就无法再容身于诸侯之列。”
    苏瑾摇头道:“这么做是不会让他们感觉到痛的。毕竟在朝歌城内,我们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苏护被人害死。”
    “主上可有良策?”洪锦目光闪亮地说道。
    苏瑾淡淡说道:“你再去一趟冀州,将苏护之女苏妲己绑来。正好我们这里有个九尾妖狐妲己,两个妲己也能凑成一对。”
    洪锦吸了一口气,由衷的感叹道:“我感觉自己越来越像是一个坏人了,希望在绑架过程中不会碰到那种行侠仗义的少年英雄,否则一定会很尴尬。”
    “这有什么好尴尬的,遇到一个杀一个,遇到一对杀一双。近墨者黑,跟在我身边,就永远不可能有什么出淤泥而不染!”苏瑾淡漠说道。
    洪锦无声的笑了笑,向他拱了拱手,身化长虹离去……
    “这两天来我去见了比干,梅伯,杜元铣,微子启等重臣,结果每每说起费仲尤浑收礼一事,他们不是顾左右而言他,就是说管不了这件事情,看来大国师目前在朝堂内已经一手遮天了,哪怕是他的两条狗都没人敢得罪!”诸侯别院,苏护满面悲愤地对郑伦说道。
    郑伦不是很能理解苏护,若非是对方有一个好女儿,并且他还看上了对方的女儿,绝对会将其当成一个智障看待。
    在自己的封国内,你想怎么玩都是你自己的事情,反正整个封国都是你的个人所属。但是出了封国,还坚持所谓的正道正义,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了?
    何况,他管的还是一件不仅没有任何好处,反而遗祸无穷的恶事!
    “依照现在的局势来看,在这朝歌之中,唯有纣王才有对付国师的能力,其余大臣不过是一群尸位素餐之辈。”郑伦沉思了片刻,回应道。
    苏护叹息道:“我们这都来了有一些时日了,迟迟没有受到大王召见。见不到大王,就算是我们看出了这一点又有什么意义呢?”
    郑伦道:“不一定是非要见到大王才能做什么,只要让大王感受到来自国师的威胁,他就会自己去暗中调查国师的所作所为。当他发现国师在朝中的权柄已经不下于他,甚至高于他时,自然就会想方设法的对付国师了。”
    “如何才能让大王感受到来自国师的威胁?”苏护虚心请教道。
    “只要让他知道真相即可。”郑伦认真说道:“我不相信有哪位帝王,可以容忍自己的王朝内出现一位等同乃至凌驾于王权之上的权臣!”
    “纣王目前最信任的中谏大夫费仲就是国师的人,我们怎么才能让他获知真相?”苏护压抑着内心躁动的情绪,迅速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