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hsq57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重生浪潮之巔 線上看-第一千零九五章 陷入撕裂的俄羅斯熱推-zhtqk

    重生浪潮之巔
    小說推薦重生浪潮之巔
    上午九点五十五分,莫斯科大酒店。
    眼见十点钟马上就要到了,方辰还在跟苏妍你侬我侬的煲着电话粥,吴茂才忍不住狠狠跺了一下脚,一脸愤慨的对着慧明嚷道:“果然是红颜祸水!这眼看叶利钦就要发布电视讲话了,九爷还在那腻腻歪歪的。”
    此话一出,慧明顿时呆滞当场。
    过了好久,他才缓缓回过神来,神情有些复杂,揶揄中带着无奈和惋惜的看着吴茂才。
    “老吴,我是个和尚,这辈子已经打算一辈子侍奉佛祖,以青灯古卷为伴,这些年下山守护方总,除了是为修行,另外就是佩服方总,知道方总是对国家,对民族有大益的人,想尽一些绵薄之力而已。至于说什么娶妻生子,本来就不在考虑范围之内,可老吴,你一个俗家人,莫不成也打算孑然一身,孤独终老吗?”慧明满是痛心的说道。
    吴茂才呆愣愣的,一脸懵逼看着慧明,他有些搞不懂慧明话里的意思,但隐约觉得慧明在骂他。
    而一旁的韩光等人看到吴茂才这幅模样,再也忍不住了,不由笑了起来。
    说真的,他们都不敢想象,吴茂才谈恋爱是什么样,就吴茂才这脑子,对恋爱的态度,简直就是天煞孤星转世,活该一辈子单着。
    “而且,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你刚才声音太大了,苏妍已经听见了,作为你未来的九奶奶,她表示要好好跟你谈谈心,免得你误入歧途。”方辰突然迤迤然走了过来,并且在吴茂才的心口上狠狠捅了一刀。
    吓得吴茂才瞬间脸就白了,整个人浑身止不住的哆嗦起来,别看他刚才叫得欢,这屋子里最怕苏妍的人就是他了。
    从吴茂才身边走过,方辰摇着头打开了电视。
    他此时着实有些哭笑不得,什么叫做凭实力做死,不作不死,大概就是吴茂才这样的。
    论起智商,手段,苏妍一根指头都能将吴茂才给摁死,更别说还搬出来未来九奶奶的身份,他估摸着,这次回国,吴茂才不死也要脱层皮了。
    想到苏妍,方辰不由轻叹一声,心中觉得有些对不起苏妍。
    苏妍刚才问他,什么时候能回国,说想他了,但他却回答不出来。
    现在俄罗斯正是多事之秋,两边争斗的激烈,尤其是有索罗斯这个大搅屎棍,他即便作为重生者,也越发的忐忑起来,不知道究竟鹿死谁手。
    没办法,对于擎天来说,是走向毁灭,还是走向辉煌,就是看着十五天了。
    面对这样一个或是天堂,或是地狱的结局,真不是四个字“知晓历史”,就能让自己心静下来的,所以他必须坐在这里,时刻关注着俄罗斯的动向。
    而且,也不是说这十五天过去之后,他就能安稳回去了,鲁茨科伊和哈斯布拉托夫一日不除,他的心就无法彻底安定下来,闹不好还要在俄罗斯多耽搁一段时间。
    就在方辰想着未来俄罗斯局势走向的时候,莫斯科电视台新闻频道的播音员突然闪了出来,说要插播一条紧急消息,叶利钦总统要对全国发表电视讲话。
    对于这条消息,方辰自然可以做到眼皮都不抬一下,因为这件事本来就有他的策划参与,但对于俄罗斯正守在电视机周围,看节目的俄罗斯民众来说,却是如同当头棒喝一般。
    总统要发表电视讲话了?
    呆滞过后,几乎所有人都高声召唤自己的父亲,丈夫,母亲,妻子等等,至于在商店购买货物,又或者干脆在闲聊的人们则齐齐围在了电视机旁边。
    虽然电视中经常能看到叶利钦,但毫无疑问,总统要发表电视讲话对于俄罗斯来说是极大的事,因为每次电视讲话,说的都是惊天动地的大事。
    尤其是戈尔巴乔夫在演讲过后,宣布将核手提箱移交给叶利钦的场面,是每一个俄罗斯人至今都无法忘怀的。
    可以说,叶利钦粗暴接过,不,从戈尔巴乔夫手中夺走核手提箱的举动,充分的宣布了苏维埃这个庞大的,曾经伟大的国家,早已以一个一点都不体面的方式,毫无尊严的倒塌了。
    钟表的指针刚刚划过十点钟,叶利钦便出现在总统办公室的后面,神情严肃,开门见山的直接说道:“我这次之所以发表电视讲话,是因为现在俄罗斯私有化进程,凭单方案遭到了巨大的阻力和质疑。”
    叶利钦此话一出,不少俄罗斯的人瞬间就纠在了一起,他们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尤其是提到“凭单方案”这四个字的时候。
    他们大多都是刚刚将凭单交给庞兹会,或者准备将凭单交给庞兹会,正在憧憬着庞兹会每个月会给他们五美元,甚至六美元这样一笔巨大财富的人。
    对于现在的俄罗斯来说,五美元,六美元几乎已经可以顶的上一家老小两个月的生活费了。
    也就意味着,仅仅依靠凭单,就可以保证他们这两年吃喝不愁。
    当然了,除了极少数的败家子,大部分人都还是倾向把美元存起来,留着以后碰到什么重要事情再花。
    毕竟要知道,相比于每天无时无刻不在贬值的卢布来说,美元简直是比黄金还要珍贵的东西。
    甚至可以说,正如之前叶利钦宣布执行凭单方案时,所说的那样,凭单已经成为每个俄罗斯人最重要的财富。
    所以说,他们现在简直对凭单方案满意的不得了,一点都不想看到凭单方案有任何会被改变的地方。
    “的确私有化和凭单都并不是那么的完美,其中出现了许许多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但是我相信总体而言,私有化和凭单方案的实施都是无比正确的一件事。但现在面对俄罗斯一部分人的阻挠和质疑,我现在需要大家的支持,或者说希望大家来决定俄罗斯命运的走向,毕竟俄罗斯是属于每一个俄罗斯人民的。”
    “所以我决定从现在开始开启公民投票表决,有四个问题需要大家来回答,‘第一你们是否愿意支持叶利钦?’、‘第二,你支持叶利钦的经济政策吗?’、‘第三,你同意提前进行总统大选吗?’、‘第四,你同意提前进行议会大选吗?’”
    说到这里,叶利钦深吸一口气,声音中带着些许悲凉和恳求之意的缓缓说道:“俄罗斯的命运将由俄罗斯全体民众所决定,如果民众投票不支持我叶利钦,不支持私有化,同意提前进行大选,我将为此负责,辞去总统职位,并终止私有化进程和凭单方案,希望大家能郑重的使用自己的神圣一票。”
    说完这些话,叶利钦便从电视机中消失不见,只留下一脸懵逼的民众们。
    他们现在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事情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大。
    总统竟然要辞职!
    私有化进程和凭单方案也要取消掉!
    疯了吗!
    一旦取消的话,岂不意味着他们的六十美元,数十万卢布就要彻底打水漂了吗?
    “一定是鲁茨科伊和哈斯布拉托夫这两个脚底流脓的坏种,如果不是他阻止私有化和凭单方案的话,也不会逼的叶利钦总统准备辞职了。”商店店主突然一脸愤慨的大声嚷道。
    众人瞬间被商店店主叫嚷声吸引,齐齐向其看去。
    有人还难以置信的问道:“伊恩,你的意思是说,叶利钦总统之所以会这样,就是因为鲁茨科伊副总统和哈斯布拉托夫议长的逼迫?”
    对于他们而言,不管是叶利钦,还是鲁茨科伊,哈斯布拉托夫都是云顶之上,藏在无数迷雾中的大人物,像鲁茨科伊和哈斯布拉托夫已经逼迫叶利钦,不得不举行电视讲话,以辞职作为代价,来求得民众的支持,这种事情岂是他们这些升斗小民知道的。
    商店店主伊恩,毫不犹豫的说道:“要不然你们以为呢,如果不是副总统和议长联起手来,叶利钦总统堂堂总统需要举行电视讲话,发动公投吗?我告诉你们,这次如果公投失败,大家都投票不信任叶利钦总统,不支持私有化,要求提前大选的话,叶利钦总统是肯定要辞职的,那么什么私有化啊,凭单啊,大家就别想了。”
    看着众人陷入忧心忡忡,伊恩无人察觉的微微翘起了嘴角,看来他这5%的折扣是拿稳了。
    嗯,没错,这些话都是中俄贸易公司负责给他们这个区域配货的主管告诉他的。
    要不然,他一个普通商店的小店主,怎么可能对这些上层争斗那么了解。
    除此之外,这个主管还告诉他,如果他把这些话说出去之后,他从中俄贸易公司进的货在公投这段时间都可以打95折。
    这可不是一笔小钱啊,他这就是一个小店,做的都是街坊四邻的生意,每个月算下来其实也就10%左右的利润,毕竟有时候碰到通货膨胀,涨价,挣得那点钱连进货都不够。
    中俄贸易公司如果让利给他5%的话,基本上就等于他能多挣一半的钱,他怎么可能不干。
    他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公投的时间能长点。
    要不然的话,他就只能想办法借一笔钱,趁着这个天赐良机,从中俄贸易公司进一大批货来。
    不过,他也的确真心支持叶利钦,毕竟他也有凭单交给了庞兹会。
    “但说真的,叶利钦这个总统做的真不怎么样,你们想想俄罗斯为什么会变成这个鬼样子,我们的生活为什么会变得如此一团糟,整日里连饭都吃不饱,更没有必要的生活物资,连擦屁股都没有手纸是因为谁,不还是因为叶利钦吗?”突然一阵不太和谐的声音骤然传来。
    众人的目光随着声音追了过去,心中有些奇怪这时候居然还有人这么反对叶利钦,等看清说话人的模样,众人也就不奇怪了。
    说话的人,叫做彼得,原来是社区的一个小小的布尔什维克干部,叶利钦上台之后,就把这些基层的布尔什维克干部的岗位给裁掉了,那么彼得自然理所当然的失业了。
    以前彼得多多少少算是个小干部,不但有工资还有一些额外收入,现在失业,屁都不是了,不但工资没了,额外的收入肯定也不复存在了。
    可以说从彼得的嘴中,他们就没有听过其说过叶利钦总统一句好话,整日里满腹怨气。
    “我觉得让鲁茨科伊副总统当总统也不错,鲁茨科伊是军人出身,并且是那种真正打过仗,立过功的英雄,由这样一位英雄来领导俄罗斯,我相信俄罗斯才会变得更好。”
    见众人的目光聚集在自己身上,一股熟悉的迷醉感瞬间涌上了彼得的脑垂体中。
    此时的他,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自从岗位被叶利钦裁掉,不再当领导之后,这种感觉他已经好久都没有了。
    可彼得还没有沉醉多久,只听伊恩狠狠的在地上吐了一口吐沫,并且不屑的说道:“就鲁茨科伊这种被游击队俘虏的废物,还能被称之为英雄,这简直就是为那些长眠在莫斯科郊外,抵抗德军的先辈脸上抹黑。”
    “被俘虏了,难道就不能是英雄了?”
    听到伊恩反驳自己,彼得瞬间面色剧变,面红耳赤的勃然大怒道。
    也不知道他是为了鲁茨科伊才那么激愤,还是因为连伊恩这样的小人物都敢来嘲讽他而愤怒。
    要知道,就伊恩这样的小商店店主,以前想要巴结他都还巴结不上,并且他还看在街里街坊的面子,帮过伊恩一次。
    “是!而且彼得你不要跟我厉害,鲁茨科伊不可能是英雄!”
    伊恩似乎被彼得吓到了,瞬间打了个哆嗦,但一想到那5%折扣,还是挺直腰板说道。
    再者说了,彼得现在已经不是社区的干部,就是一个连工作,温饱都解决不了,需要依靠家人养活的废物,他凭什么怕他。
    “我揍死你!”
    彼得瞬间恼羞成怒,直接一个饿虎扑羊,朝着伊恩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