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vtndx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笔趣-第四百六十七章 人和人不能一概而論推薦-jro7k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小說推薦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战斗从开始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不可能和平结束了。
    我微微叹了一口气,“居然被你发现了。没错,我修炼的自在极意功还不完整,因此只能让自身的各个部位超越本能的去感知周围的危险,不经过大脑就做出思考并行动。”
    我一边大言不惭地开着写轮眼,把某髭毛乍鬼的光荣事迹套在自己身上,一边问他,“那你们这些战斗技术是哪里修炼的?”
    希罗恩面无表情地说道:“修炼?我们可不存在这么软弱的东西。希罗恩佣兵团的团队协作和战术,都是在宇宙最残酷的厮杀中磨练出来的。”
    他的怪脸上带着一种骄傲,但我却看到他额头上有一道未痊愈完整的伤痕。
    “我们对于枪炮、对于科技、对于灵能都没有过人之处,就能成为宇宙中最顶级的海盗佣兵团,这些你认为是锻炼出来的吗!”
    我忍不住双手鼓起了掌,赞叹道:“你说得太好了!不愧是宇宙驰名的海盗佣兵团和杀手部队,竟然连被砍死都不动声色,我实在是佩服!”
    “你在说什么!”希罗恩生硬地说道。
    我将手往远处一指,“你看呀,那些被一刀砍死的,居然都没有喊一声疼,这不是狼灭是什么?”
    顺着我的手指方向看过去,只见四六零军团被希罗恩佣兵团围困在内,无数把奇形长刀刺入了他们的集合处,仿佛是一场悄无声息的处刑。
    但是从另一侧才能看出,在奇形长刀指着的地方,这些不知名合金打造的武器虽然坚硬,却被四六零军团手里的砍刀斩成两段,冰凉的刀锋甚至从他们的胸口切割至头颅。
    这样静止的惨烈场景,让人无法避免地联想到刚才狰狞砍刀是以什么样的恐怖速度,从地面闪现般上劈斩,将对手的骄傲和生命,一同打了个粉碎!
    “不可能!”
    希罗恩首领两眼睁大,神情从惊疑向愤怒迅速转变,身上的杀气再一次毫无保留地释放了出来。他的愤怒似乎不是因为手下的死,而完全只是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失败,让他无法接受。
    我装作惊讶地说道:“你刚才不是说已经看穿我了吗?但是你一定没想到人类的潜力吧!”
    “我跟你说,人跟人是不能一概而论的,人类可是能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滑铲老虎、打穿钢板甚至变身浩克的!”
    希罗恩满面狰狞地寒声道:“这明明是你的陷阱!”
    现在只要有眼睛的人,就能看出希罗恩上当了。
    转瞬之间,四六零军团就以分成的三个小队为核心,背靠着背,用迅雷烈风般的速度出刀,反击中慢慢站住了阵脚。
    他们彻底放弃了防御,专心于施展海浪般滔滔不绝的攻击手段。一方若是遭到围攻,身边的人就会将刀光洒向那里,把希罗恩佣兵团的攻击撕扯得粉碎。
    原本缓慢的上挑挥刀,现在速度快如闪电,砍刀以之前数倍的速度挥出,毫无拖沓地将挡在面前的武器、装甲和敌人斩成两段。
    转眼间,就有四五个白袍怪人一不小心被刀光卷中,横挡回防的奇形长刀丝毫没有起到阻拦作用,就被从中间砍断,当场身死气绝!
    系统出产的钢铁蛮族大刀,虽然战斗力不如我的钢铁长戟那样惊艳,但依然带有不讲道理的护甲穿透特效!
    能击中敌人更重要的原因是,刚才被希罗恩佣兵团戏耍成马戏团猴子的四六零军团,现在的表现几乎是开了界王拳的状态。
    如果说刚才的四六零军团只是壳特别硬的铁王八,那么现在的状态就是威压北方的神兽玄武,还得加上“高级必杀”、“高级强力”、“高级连击”等等特性,打得对方措手不及!
    剩下的怪人发现不对,立刻取消了刚才的密集阵势,放弃了正面拼刀的战术,逐渐向后撤退。
    而四六零军团也不再掩饰,迅速变换成了横阵,肩并着肩齐步向前,挥舞着造型极为狰狞的长柄大刀,那气势之张狂如果要形容,只能用《旧唐书·李嗣业传》所载“一挥杀数人,前无坚对,如遇敌骑,人马俱碎,令敌气索”来概括。
    希罗恩想要前去挽救战局。如果真被他拖住脚步,让希罗恩佣兵团重新调整战术,那我之前可以营造思维陷阱造就的优势岂不是浪费了?
    所以我是不可能让他如愿。
    我从地上拔起钢铁长戟,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挡在了他的面前,认真地说道:“别走啊,你的对手是我,佣兵团的对手是四六零。接下来这片战场要王对王、兵对兵。你明白了吗?”
    这时候,刚才被我释放的海盗头目不知何时苏醒了过来,发现场上情况不对,立刻指挥起了军刀水湾的海盗,开始再次进攻,试图缓解正面战场的压力。
    而逆闪电军团也毫不犹豫地重新投入防线,用少于敌人数倍的兵力顽强阻击起了海盗!
    一瞬间,除了我和希罗恩首领还在对峙,整个军刀水湾都陷入了厮杀混战的浪潮之中,喊杀声一阵高过一阵。
    “这些是你现场策划出来的战术吗?”希罗恩首领咬着牙问道。
    我摇了摇头:“你太高看我了。战争就像是赌博。虽然我有把握获胜,但是想要赢得漂漂亮亮,就得多预备一些底牌,才能从容应对。可就算我准备这么充分,也差点被一个老混蛋坑了……”
    希罗恩表情复杂地咬牙说道:“你这样的做法并不是什么战士,只是一个赌徒罢了……你倒是让我想起了那个希罗恩族的赌徒!”
    我摇了摇头,“你这个赌徒的说法不确切。当年陈刀仔用20块赢到3700万,我马库斯用20万赢到500万也不是问题。所以我觉得你应该叫我赌怪比较恰当。”
    希罗恩眼神中满是冰冷的杀意,“那你还有什么底牌没使出来吗?”
    我呵呵一笑,“这不是巧了嘛,我现在还真的有一张底牌没用……既然战局已经到了现在的地步,那我就全部打出来吧。”
    说罢我对着夜空大喊了一声,“出来吧,邻居家的王之军队!”
    随后,嘈杂而沉重的马蹄声像奔雷一样从远处升起,无数的火把骤然点燃,形成了一条黑夜里蜿蜒的火焰长蛇,头尾衔接着闯入军刀水湾的领地,暴烈地踏足这片战场之中。
    一个身材高大,面部古怪僵硬宛如死人的华服领主,带着上百人的骑兵部队进入了这片区域,冲我点了点头,手下的骑兵快速包围了军刀水湾海盗的部队,在这场混战起到了一锤定音的效果!
    看着装填手之领的疯子领主带兵出现在这里,并且明显是站在对手的一方,军刀水湾的海盗终于士气崩溃了,愣在原地放下武器,再也不敢反抗。
    安静中,我还听见伊顿在远处和光头男窃窃私语。
    “亚历山大你说的对……大人做事的风格和海盗太像了……不……应该是比海盗还像海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