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z9v5c精彩言情小說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放羊小星星-第十七章 意外分享-jnufd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翌日,李杰像个没事人一样拎着行李箱退了房,他现在的容貌、打扮和昨晚完全不一样。
    昨晚作案,他用的是另外一幅面孔。
    现在退房,他用的是假证上的面孔。
    待会,他就要恢复自己本来的面孔。
    即便警察追踪到了这里,看到的依旧是假面孔。
    你以为这就是我的真面目,其实你看的只是我想让你看到的,类似这种简单的伤人案件,哪怕有人打了招呼,警方也不会动用太多的警力,做两层伪装已经足够了。
    毕竟钟晓阳只是一个东北土大款的儿子,不是什么重要人物。
    收拾完这个绿茶男,李杰只觉得精神气爽,看天,天更蓝了,就连呼吸都顺畅了许多。
    经验丰富的李杰,在打完钟晓阳的那一刻就知道了对方伤势如何,起码得修养个一两个月。
    另外,以这小子性子,即使过几天能下床了,估计也不好意思带着伤势去上班。
    打着石膏倒没什么,关键是鼻梁上的固定架,头上带着那玩意,这小子肯定不会出去抛头露面。
    只要有这东西在,断手断脚都无所谓了。
    等他拆下固定架,到时候一切都尘埃落定了。
    李杰近期暂时不会对他投入太多的关注,每周复查一边即可,如果对方依旧打算去上班,他有的是办法对付这小子。
    真的惹怒了他,李杰不介意让对方体会一下从云端跌落的滋味。
    你不是富二代吗?
    我让你变成负二代!
    你不是暖男人设吗?
    我把你那些作品好好炒作一下,让你跟‘陈老师’一样出名,出大名!
    当然,这些手段暂时还用不上,也没有必要。
    叮!
    【顾佳:下午三点,云烟咖啡店】
    【好的,下午见】
    李杰掏出手机快速给顾佳回了一条短信,其实他约顾佳不是为了让她提供什么帮助,只是为了不让对方误会。
    追妻这种人,他完全不需要假借他人之手。
    离婚,确实办的太冲动了。
    两个人之间目前存在最大的问题就是缺少沟通,其实这个问题很好解决,缺什么,把它补齐了就好了。
    叮!
    【老婆:你被停职了?】
    钟晓芹纠结了一整夜,最终决定直接问一问当事人。
    李杰看到这条消息,顿时觉得有些意外,在他的计划中,可没有让钟晓芹知道自己离职的打算。
    ‘难道她碰到了满哥?然后满哥告诉了她实情?’
    这一点并不难猜,他们住的是单位建的集资房,附近的住户基本上都是台里人,而满哥就住在他们隔壁那栋楼。
    钟晓芹完全有可能遇见满文建。
    计划,计划,只是计划,偶尔发生点意外实属正常。
    虽然事情有些意外,但是李杰对此并不是没有准备。
    【是的】
    这个时候就该主动承认,继续隐瞒下去毫无意义。
    短信发出去之后,只见对话框上显示着‘对方正在输入’,可是却久久不见回复。
    【你为什么撒谎,你为什么……】
    这条消息还没编辑完,钟晓芹立马按着删除键把它给删了,随后又开始编辑。
    【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你受排挤的事情……】
    …………
    【我生日那天你不接电话的原因我都知道……】
    …………
    【你怎么把锁给换了……】
    …………
    钟晓芹打了又删,删了又打,来来回回重复了十几遍,最终她长叹一声,把手机直接丢到了一边。
    一个字也没发出去。
    咕!咕!
    正在这时,她的肚子传来了‘咕咕咕’的抗议声,她已经一整天没吃过饭了,最后一顿饭还是离开酒店时吃的自助餐。
    强烈的饥渴感敦促着钟晓芹走出房间。
    过了一会,整理好仪容的钟晓芹走出了房间,刚出房门她便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妈妈。
    “囡囡,饿了吧?”
    钟母没有追问女儿为什么昨晚不吃饭,今天早上也不吃饭,只是笑着问女儿是不是饿了。
    钟晓芹低着头,不好意思直视妈妈,轻轻的嗯了一声。
    “等着啊,妈妈这就给你去做,很快,几分钟就好。”
    闵行区中心医院,睡了一宿的钟晓阳,醒来后仍旧觉得一阵阵的刺痛。
    “晓阳?你醒了啊?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叫医生?”
    钟晓阳面色苍白,没有直接回答周浩的话,而是阴沉沉的问道。
    “凶手有没有抓到?”
    周浩闻言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他原本以为打过招呼之后,应该很快就能抓到凶手,但是今天早上他打电话询问案情,却得到了一个令他意外的消息。
    什么都没查到!
    不对,也不是什么都没查到,警方查到的东西基本上都来自于店里的监控。
    监控画面也拿到数据库里对比了,可是数据库里根本就没有这号人物,勉强合得上的那几个,警方也都调查了,结果人家压根就没来过魔都。
    周浩家里和市局那边有点关系,负责这起案件的支队长明确告诉了他。
    这起案子,几乎不可能告破了。
    嫌疑人的手段非常高明,没有留下任何有效线索。
    而且以‘凶手’目前所展露出来的手段,昨晚钟晓阳给出的名单,大概率是没用的,心思如此缜密的‘凶手’,不可能会留下这么明显的破绽。
    所以,根据现有的信息,基本可以断定,这起案子会是一件悬案。
    当然,真的要破案,也不是没有可能,倘若集中全部资源,不惜一切代价去追查,那么可能会有那么一丝丝的机会侦破此案。
    但是,这显然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一起性质不是那么恶劣,结果不是不那么严重的伤人案,不值得调动那么多的警力。
    “艹!!”
    钟晓阳一下子激动了起来,他完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这一激动,又扯动了伤口,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嘶!”
    周浩见状关心道:“晓阳?你没事吧?要不要叫医生?”
    钟晓阳整个人如同泄了气的皮球,毫无生气可言。
    这个仇他没法报了!
    就这么白白挨了一顿打!
    越想越气!
    好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