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jepay人氣言情小說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txt-第687章 一人之下鑒賞-e98l6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小說推薦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七月十四,前北饮郡郡守吕辽祖孙三代四十八口,惨遭灭门,无一活口。”
    “七月十四,北饮郡驻马县豪族王家,主支五十六口,上至八十耄耋老者,下至三岁黄毛幼童,尽遭毒手,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七月十四,北饮郡传武县布商秦氏,半夜自燃,阖家三百六十九口,无一逃出,六代积累,付之一炬。”
    “七月十五,原玄岭郡郡守单盘……”
    太平关。
    北平盟总舵贪狼殿,身披墨色山水长袍的梁源长高踞堂上,一手按着一摞文书,面无表情的一句一顿的念诵着。
    重伤初愈,脸色还有些发白的骡子,站在堂下,满头大汗。
    梁源长每念完一句。
    骡子就忍不住擦一把汗水。
    但他脸上的汗水就像是坏了的水龙头一样,怎么擦都擦不干净。
    好半晌,梁源长才停止了念诵,话锋一转,冷声道:“罗部长,你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
    张楚临走前,将北平盟交由梁源长照料。
    然而梁源长也是个闲云野鹤的性子,权欲极淡。
    他出任北平盟副盟主已有四月,却从未行使过任何副盟主的权力。
    连张楚特地嘱咐老牛头给他修建的这座贪狼殿,他都一次也没来过。
    但这些日子玄北州内的灭门惨案实在是闹得太大。
    连太平关都有些人心惶惶。
    梁源长不想管都没办法。
    结果不管不知道。
    一管才发现,面对玄北州内的多起灭门惨案,作为玄北江湖正道执掌者的北平盟,竟然没有任何应对措施。
    就好像北平盟对这个在玄北州内到处犯案的杀人狂魔,视而不见一样。
    这显然不合理。
    既不合理,梁源长这当然要找骡子问个清楚。
    一来,骡子一直都是北平盟的实际掌权人,北平盟内的大事小情,他有权过问。
    二来,梁源长虽然不知风云楼的存在,但他知道,骡子手底下掌握着一支监查玄北州的情报力量。
    而骡子从南山州返回玄北州,明面儿上既是为了养伤,暗地里,也有代张楚打理北平盟的含义。
    现在出了事,梁源长不问他问谁?
    骡子还在不停的擦汗。
    不过并不是因为梁源长施加给他的压力。
    他很尊敬梁源长。
    毕竟是大哥的大师兄,自家人。
    但他并不惧怕梁源长。
    说到底,即便他罗大山真做错了什么事。
    也轮不到梁源长处置他。
    他只是听到那一桩桩、一件件的灭门惨案,不由自主的感觉紧张。
    他都已经能想象到大哥回来了,看完这一摞文书后,脸色阴沉得都能拧出水的神情……
    骡子早知李正出手,就绝对没什么“只诛首恶,余者既往不及”的便宜事。
    但事到如今,他仍然为李正的心狠手辣而感到惊骇。
    这才是真真正正的全家整整齐齐啊的……
    还有。
    他给李正的名单上,明明没有前北饮郡郡守吕辽,和传武县布商秦氏这些人。
    这些个人,老的老,垮的垮。
    即便在还有几分人脉,也很难在玄北州再掀得起什么风浪来。
    杀他们,对于削弱镇北王府的底蕴根本就无济于事,只会滥造杀戮。
    李正是怎么找到他们头上的呢?
    难不成,李正除了他这里,还有其他信息渠道?
    梁源长见骡子只顾着擦汗不吭声,不悦的压下眉头,拔高了音调说道:“罗部长,你是想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吗?”
    也就是骡子是张楚的弟兄。
    换个人,梁源长已经一巴掌拍下去了。
    骡子抓起袖角擦了擦脸上的汗水,一揖到底,迟疑着低声道:“回大爷,这些事……可能是李魔做的。”
    梁源长闻言,惊讶的失声道:“李正做的?”
    骡子一听,就知道大哥将正哥的事,告诉过梁源长了,心头顿时有了几分底气。
    李正的身份,是秘密。
    在未得到大哥的允许前,他是不敢将李正的身份告诉他人。
    他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梁源长微微拧着眉头,沉声问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事实上,他是怀疑过李正的。
    杀人手法如此酷烈。
    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辗转大半个玄北州作案的。
    整个燕西北数不出第五个!
    他自己算一个。
    洪无禁算一个。
    李正算一个。
    还有一个名为红莲老祖的老阴货。
    但梁源长最后还是打消了对李正的怀疑。
    因为这次被灭门的这些人,并没有出现死者精气神皆被吸干的李正招牌杀人手法。
    再说玄北州是张楚的地盘,如果张楚所说是真,李正也不可能来砸他大哥的招牌。
    骡子一看梁源长的脸色,就知道他想岔劈了,连忙说道:“正哥也不是冲着楚爷……他这是冲着霍青。”
    梁源长恍然。
    张楚他们这群人,和镇北王霍青之间的仇怨,他是知道的。
    以往他和张楚无意间聊起霍青的时候,张楚也不只一次泄露出压抑的杀意。
    不过梁源长很快就反应过来了,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堂下又在擦汗的骡子问道:“听你的口气……这事儿里,有你的事儿?”
    嗯,他只能确定,骡子和李正见过面。
    但着并不妨碍,他诈上骡子一诈。
    “这个,那个,好像……”
    骡子支支吾吾了半晌,到底还是艰难的点了点头:“我给过正哥一份名录……但那份名录上,并没有吕辽和传武县布商秦氏,他们已经没了气候,我们犯不着找他的麻烦!”
    梁源长全明白了,面上的神情一松,随手便将案几上那一摞文书掸飞,伸着懒腰慢慢站起来,笑道:“既然是自己人做的,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不过呢,做戏做全套。”
    “玄北州出了这样的事,我们北平盟于情于理都该表个态,顺便保护一下和我们有有往来的门派、商人。”
    “正好趁此机会,让那些墙头草看一看,我们北平盟的力量。”
    麻烦事不麻烦了。
    他又准备撂挑子了。
    至于灭门。
    嗯,李正爱灭哪家灭哪家,关他梁源长屁事!
    他又不是什么好人。
    啊,真累……
    骡子略一犹豫,揖手称是。
    他先前也想过做场戏。
    但他联系不上李正,无法将自己的想法告知李正。
    担忧自己这么做,会寒了李正的心……
    骡子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
    但涉及李正。
    他想不优柔寡断都不行。
    毕竟,李正才是四联帮帮主之下的第一人。
    现在关键的问题,还是大哥回来后,怎么向大哥交代啊。
    还有镇北王府。
    这么多铁杆支持者被杀,镇北王府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呢?
    难不成霍青真的成泥人了?
    谁都可以捏两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