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qwu31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從道果開始》-第三百七十二章 我爲化神,天下無敵!【求月票!】鑒賞-0etrk

    從道果開始
    小說推薦從道果開始
    “二十年。”
    “三十八岁。”
    雷音山中,陈季川驾轻就熟渡过天劫,心中泛起欢喜。
    他前后成就化神已经有多次。
    第一次是在星空世界中,借助‘仙藤果实’,三百岁晋升化神。
    第二次是在现实中,五十岁晋升化神。
    第三次是在星空世界第二世,四十六岁晋升化神。
    而这一世。
    因为道行感悟已经是四阶,又借助自身道果跟附属道果,将根基再次夯实。
    因此短短二十年就晋升化神。
    在雷音山中修行三年,又在葫芦空间中修了十七年。
    这一年陈季川才三十八岁。
    “往后肯定会越来越短!”
    陈季川心中想着。
    忽的——
    “姜贤?!”
    山外传来两声惊疑声,陈季川扭头看去,顿时笑了。
    ……
    “哈哈!”
    “没想到吧,我居然躲在雷音山中,还修成化神?”
    陈季川虚空踏步,来到山外,看着吴泉夫妇冷笑道:“当年你们受我父王之托,将我带回雷音山,却将我放养在外门,任由自生自灭。可曾想过会有今日?!”
    陈季川一脸戏谑看着吴泉、张谨二人,言语极尽刻薄,分明满腹怨念。
    “姜贤——”
    吴泉夫妇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
    一旁。
    贾易也忍不住皱眉:“姜贤?”
    他方才跟吴泉夫妇问了两句,知道姜贤身份来历。
    而据他所知,吴泉忠肝义胆,当年七国之乱劝导淄川王不成,便转道将其血脉子嗣带到雷音山亲自庇护。
    后来直指司上门要人,也直接赶出,没有理会。
    更回到太真山四处找关系。
    最后更是跟直指司大打出手,闹出不小动静,甚至被门中斥责。
    可谓尽心尽力。
    若眼前这人是姜贤,说出这番话,可就太伤人了。
    “姜贤!”
    “你能修成化神固然可喜,但修行先修心。若无吴泉,哪里会有你今日?”
    贾易心中厌恶,声音也冷了下来。
    “咦?”
    陈季川闻言看向贾易,极为放肆上下打量一眼,作恍然状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大名鼎鼎的贾相!贾相当初一策‘推恩令’,名震天下,将我满门灭绝,将淄川国废除,害得我屡遭嘲弄,直指司更是纠缠不休,欲致我于死地,这都赖贾相啊!”
    “放肆!”
    “淄川王背道而驰,罪有应得,干贾相何事?”
    吴泉气的张口呵斥。
    “呵!”
    “看在你们夫妇救我一命的份上,今日暂且饶你们性命。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陈季川不跟他们多费口舌,屈指连弹,两道剑气直取吴泉夫妇。
    “猖狂!”
    吴泉夫妇根本来不及反应,还是一旁贾易更快出手。
    但见他口吐玄机,二字横空,直将两道剑气拦住,紧接着呵气成兵,金戈铁马就向陈季川杀去。
    “好啊!”
    “正要领教贾相高招!”
    陈季川大笑出手,驾驭剑气就跟贾易斗战一处。
    贾易虽然比陈季川早十四年晋升化神,但论及战力,拍马也赶不上陈季川。陈季川有意收敛,依旧稳稳压着贾易打。
    “好贼子!”
    战斗正酣时,远处又传来一声爆喝。
    旋即就见两道遁光掠来,赫然又是两尊化神修士。
    “好!”
    “来的正好!”
    陈季川见状不再收敛,口吐‘天一玄阴真气’,顷刻寒气降临,空间冻结。
    “定!”
    不论是近处贾易,还是远处新来的两尊化神,一时间全都被冰封,动弹不得。
    “不堪一击!”
    陈季川闲庭信步,拎起贾易等三坨冰块,甩手留下一块玉简扔在满脸怒容的吴泉身上,扬声道:“拿去太真门,凑齐上面的宝物,他们三人的命就保下了。到时候我自会找时间跟你们交易。”
    话音落下。
    陈季川已经不见踪影。
    ……
    “混账!”
    “简直混账!”
    陈季川走后,四方冰封化解,雷音山外众修得以自由。其中吴泉捏着一块玉简,脸上青红变幻,显然被气坏了。
    甚至还有悔恨神色。
    “当初!”
    “当初直指司江充劝我,我没听。回到门中也有同门、师长劝我,我依旧没听。”
    “但没想到,这人竟如此狼心狗肺!”
    “是我害了贾祖师他们!”
    吴泉又怒又恨又悔,悔不当初,后悔不该救下‘姜贤’。
    “这种事谁都不想的。”
    张谨叹息一声,安抚吴泉道:“现在当务之急,是将方才发生的事情告知门中,赶紧将三位祖师解救回来。”
    “对对对!”
    “先救人!”
    吴泉也是气昏了头,闻言立马反应过来,带着张谨一起直奔太真山去。
    ……
    “我前身是淄川王私生子,只有生恩没有养恩,用不着为他报仇。”
    “满门被灭,封国被废,也与我无关。”
    “但周皇对我穷追不舍,害我在葫芦空间中当了十七年的缩头乌龟,这个仇不能不报。”
    陈季川自雷音山出,直奔大周神都。
    找皇室报仇是其一。
    但更重要的是——
    “我在葫芦空间中修成化神,消耗源力不少。”
    “往后化神阶段的修行,没法这般奢侈。我现在一穷二白,正好借着报仇的当口,打打秋风,为我日后修行铺路。”
    陈季川闷了十七年,心中早就打好腹案。
    包括报仇的目标。
    包括报仇的方式。
    包括报仇的收获。
    同时还考虑到吴泉夫妇可能会受他牵连,因此刻意在雷音山外散发怨念,为二人脱身。
    这样一来,他无亲无故,就没有顾忌,可以大干一场。
    “绑架各大仙宗化神,勒索赎金。”
    “斩杀大周皇帝,搜刮皇室财富。”
    陈季川仗着底蕴在身,手段强横。
    晋升化神后,行事也要大开大合,放肆起来。
    “凡俗时需要蛰伏。”
    “炼气时不敢冒头。”
    “二阶同样要低调。”
    “但在大周修行界中,以我如今化神修为,不敢说举世无敌,至少能撒起欢来。”
    陈季川曾经在星空世界逍遥惯了。
    在现实中憋屈。
    这一世开局也憋屈。
    现在总算可以稍微放开一些。
    他艺高人胆大,也没多少顾忌。在雷音山渡劫后,顺手绑了贾易等三个太真门三阶修士,就直奔大周神都。
    ……
    大周神都。
    星月宫中。
    大周皇帝‘姜恒’正襟危坐。
    姜恒在位四十八年,二百二十九岁登基,今年已经二百七十七岁。
    贵为帝王。
    姜恒执掌亿万财富,龙气加身,修为进境算是快的。
    不满三百岁,就已经是二阶巅峰。
    帝王权柄在手,在神都中的战力更是堪比三阶。在三阶不出的世俗中,堪称无敌。
    但三阶难成。
    帝国内派系林立,帝国外仙门高高在上,他这个帝王当的算不上称心。
    这一日。
    姜恒唤来直指司金将使者‘江充’。
    “微臣江充,拜见陛下。”
    江充冲姜恒躬身行礼。
    “江爱卿免礼。”
    姜恒免礼赐座,也不寒暄,直接询问道:“江爱卿总领七国余孽诸事,至今已有二十年。前两年听闻还有余孽在外,不知近来如何?”
    姜恒常怀忧患。
    二十年前扑灭七国之乱后,又斩草除根,将七位诸侯王包括他们的子嗣全部诛杀。
    但诸侯王各有关系,难免有遗漏,逃脱在外。
    姜恒就让直指司负责追缴、擒杀。
    二十年来,几近扑灭。
    姜恒也有两年没了解过,这次心血来潮,唤来负责此事的江充询问。
    “回禀陛下。”
    “七国余孽已经近乎全部绞杀,只有四人逃奔在外,尚在追寻中。”
    “另有一人十七年前消失在雷音山中,至今下落不明。”
    江充回道。
    “还有四个。”
    姜恒眉头微皱,询问道:“都是什么情况,具体介绍下。”
    “这四人——”
    江充当即就给姜恒汇报。
    星月宫中,江充声音起伏。
    而正在江充汇报的时候,才刚说完第三个人的情况的时候,宫中忽有另一道声音响起——
    “咦?”
    “看来打扰两位了。”
    声音中带着戏谑。
    “什么人?!”
    姜恒、江充同时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前者正要呵斥,就见那道身影突兀来到跟前,空气似乎凝固,再说不出半个字来。
    “是——”
    江充见着来人,一眼就认出来。
    但是寒气降临,人被冰封,根本说不出话来。
    来人不是旁人,正是陈季川。
    大周神都遍地龙蛇,皇宫当中更是一步一卡,防备森严。
    但对陈季川来说,跟后花园没什么两样。
    没有惊动任何人,就轻松进来,轻松找到姜恒所在。
    “公事先放一放。”
    “劳烦陛下将大周宝库、各文馆、经馆等位置详细告知。”
    陈季川随手将明显认出他身份的江充收入袖中,继而冲姜恒笑着道。
    说话间。
    一点火光落入姜恒眉间。
    在神都城中战力堪比三阶的大周皇帝姜恒,此时在陈季川跟前,就跟个孩童似的,毫无反抗之力,任由搓揉。
    陈季川指着姜恒,笑道:“请陛下老实点,我只求财,得了宝库、典籍,我立马就走,绝不伤陛下分毫。”
    “大周神都暗中有三阶坐镇,背后还有各大仙宗,三阶人物不知凡几。”
    “阁下这样怕是难以脱身。”
    姜恒看似好言劝道。
    “这个不劳你费心。”
    “赶紧将各宝库各文馆位置点出来,否则你命难保。”
    陈季川不跟姜恒多说,将大周神都城的区划图扔在姜恒跟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