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nzqpu熱門都市小說 從1983開始討論-第七百六十一章 大變革3-yf019

    從1983開始
    小說推薦從1983開始
    许老师看向众人,认识一部分。
    都是以前开座谈会见过的,没有直接往来。他们态度分明:制片厂无所谓,评论家在期待发言,省公司有点讨好,因为自己是国内仅有的大客户。
    还有紫禁城影业的老板,京城新影联的老板,魔都安乐的老板,算紧密的合作伙伴……
    几秒钟的时间,他脑子里闪过很多相干的、不相干的念头,随即身子前倾,开口道:“
    从92年正式提出改革,此类会议开过无数次。貌似主题不同,实则指向一个问题:谁先死,谁后死,亦或大家一起完蛋?”
    嗯?
    佟岗一愣,小许以往的发言尖锐不失温和,今天怎么一上来就开炮?
    “所以没什么意思,诸位心知肚明。
    我先说说今天的主题,中国电影如何应对WTO?首先这个题目很狭隘,应对WTO,就是把WTO、好莱坞看作了假想敌。
    那我想问,好莱坞大片没进来之前,我们的制度就没问题了?我们的票房就没逐年下滑了?我们的整体水准就提升了?
    或者说,没有好莱坞,我们就不改变么?任凭电视、卡拉OK、台球厅抢占娱乐市场,任凭观众大幅流失,影院萧条;任凭盗版泛滥,肆无忌惮?
    无论什么时候,自身壮大都是硬道理。
    在一个大环境不可逆的情况下,本国电影岌岌可危,还在这一本正经的探讨该不该改革……如果有敌人,早攻到城下了!”
    一番话大家都不愉快,心知肚明归心知肚明,你挑开说就不好了。
    “许总未免偏激了吧?”
    “呵呵,小许今天情绪有点高涨,咱别激动好不好。”
    “说大话谁不会,拿点具体措施出来。”一人语气不善。
    “简单!”
    许非瞧着对方,道:“我的建议就是,开放!开放!开放!
    制作、发行、放映三个环节,放开资质限制,引入资金,该断则断,甩掉包袱,盘活剩余资源。”
    “我赞成!”
    中影代表表态,道:“中影集团就是最大的试点,我也告诉诸位,制片厂同样是国企改革,没有别的路可走,不必心存侥幸。”
    “放心,我们早没侥幸了。”
    “政府让咋办就咋办。”
    制片厂最咸鱼,毫不挣扎,还引得几声附和。
    “……”
    佟岗觉得事情在偏离轨道,本想制止,想想又没劲,示意:“小许,你继续。”
    “发行放映,延续之前的思路,我建议:
    推行以院线为主的发行放映机制;
    改变按行政区域供片的模式;
    分级发行变成一级发行,只对院线负责;
    鼓励建设跨省院线……”
    每说一句,省公司的诸位就抽一下,说完的时候,只觉后背冒凉风,这是要断我们的根啊!
    他们本来还讨好着,毕竟是大客户,这会得了,不共戴天的大客户!
    许非话音还没落,就被群起而攻,一句句驳斥、责难接踵而来。
    “你这种想法太激进了,改革不能激进啊!”
    “所以能拖一天是一天?”
    “你知道里面牵涉多少问题,伤筋动骨啊!”
    “一个得绝症的家伙,害怕断手断脚?”
    “我们可是有50万电影大军!”
    “跟下岗工人比比?你敢比么?”
    “全面开放,势必让艺术沉沦,观众将彻底倒向庸俗化。”
    “你还管得了观众爱看什么?”
    现场激烈又安静,许非对着几个代表唇枪舌战,其他人沉默旁观,其实内心早掀起惊涛骇浪,又有点害怕。
    历来体制内,不讲究挑明事实。今天盖了帽了,把诸位肚子里的话全爆了出来,害怕的同时还非常爽快。
    “总之我们反对!”
    代表猛拍桌子,脖子上的青筋暴起,像一条条狰狞的爬虫。他们不仅为自己,更为了背后的一大块利益集团。
    “坚决反对!”
    “发行放映一定要慢慢来!”
    “哼!”
    许非站起身,双手扶案,直视对面几个家伙:“谈判成功,入市在即,中国面临前所未有之大变革!
    不知进取,罔顾大局,只重自身利益,你们会给民族电影带来灭顶之灾!”
    “……”
    众人都傻了,没想到许总这么能喷,这么能升华高度。
    如果是对王之王对穿肠,怕是要狂喷几斤鲜血。几个代表脸色难看,半白半红,一句话吐不出来。
    这句话,正是当初各方讨伐吴孟臣时,最震耳欲聋的一句檄文:会给民族电影带来灭顶之灾!
    也正因为这句话,才间接导致了长沙会议。
    会议室剑拔弩张,一时寂静,忽然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却是邵牧君在笑,白胡子都翘了起来,边笑还边拍手。
    “好,好啊!精彩绝伦!”
    他岁数大无顾忌,佟岗可吓坏了,反应过来忙道:“那个,今天就到这里吧,散会!”
    许非起身就走,当先跨出会议室。
    “许总,许总!”
    《新影视》的记者追上来,道:“文章资料都准备好了,可以发了么?”
    “发!”
    “明白。”
    记者走了,许非上车,小莫奇道:“您怎么还神清气爽的?”
    “哎,这个会好啊,可以发泄压力,缓解烦躁。”
    许老师只觉浑身舒爽,伺候孕妇的苦恼一扫而空,“走,开车!”
    他颠颠走了,省公司的几位气得不行不行。
    “什么玩意?懂不懂规矩!艹,以后别想我们再放他的片子!”
    “人家都是直接发行,怕不好弄。”
    “我们回去挨家跟影院谈,能弄掉多少是多少,我就不信还搞不过他!”
    …………
    这场会议原本要上报的,这下也报不了了。
    通过各种渠道流传出去,行内很多人都晓得,许总对几个家伙指着鼻子骂。不禁又好奇,他一向温和有风度,为什么突然激烈起来?
    又过了两天。
    11月份的《新影视》发行,《当代娱乐》也做了期专栏,当然没那么严肃化,偏轻松。
    两家加起来,二百万的销量。
    而紧跟着,搜狐网出现了一个类似专题,其中的段落、篇章被各大网转载,又反馈到报纸上。
    关于电影的讨论越扩越大。
    这个专题叫:“中国电影将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