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pftde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從道果開始-第三百七十一章 誰人渡劫?!【求月票!】閲讀-vf10j

    從道果開始
    小說推薦從道果開始
    半月后。
    雷音山,后殿。
    吴泉将信看完,忍不住皱眉:“他一个小先天,离开雷音山哪里能活?!”
    两个月前。
    吴泉前往太真山,找关系求人,希望能保下姜贤。
    直到今个才回来。
    结果一回来,就听张谨说姜贤留下一封信,人不见了!
    “我也奇怪。”
    “你走后,我一直在山中。虽然没有时刻关注姜贤,但他要是出山,必定瞒不过我。”
    “但他离去居然将我都瞒过了。”
    “我以为是直指司搞的鬼,便御剑去打,只是看江充的反应,好像也不知情。”
    “现在半个月过去,直指司的人还在雷音山外蹲守。”
    张谨柳叶眉微蹙,心中也有困惑。
    “这不合理!”
    吴泉听完,眉头皱的更紧。
    将手中这封信翻来覆去看了多遍,也没看出名堂来。
    想到昔日故友唯一的血脉都没看住护住,又想到自己前些日在太真山中碰的壁,心中顿时生出气来——
    “他还能长翅膀飞了不成?”
    “必定跟直指司脱不开干系!”
    吴泉猛地起身,看了眼雷音山外,扭头冲张谨道:“多想无益。直指司欺人太甚,先找他们做过一场再说!”
    吴泉一手执剑,怒火喷张。
    张谨手中也出现一口宝剑,杀意酝酿——
    “走!”
    “杀!”
    夫妇二人快意恩仇,连月来被直指司欺负的够呛。现在没了顾忌,再也无法忍耐。
    双剑并起。
    杀向山外。
    ……
    时间流逝。
    在广袤的宇宙天地间,在浩瀚时光长河中。
    大周。
    七国之乱。
    雷音山跟直指司的冲突。
    这些统统都是一粒尘埃,极不起眼。
    转眼来。
    转眼去。
    没过多久,就很少有人记得——雷音山外门中,曾经还有姜贤、张羽这两个小人物。
    七国之乱已成过往。
    雷音山外那场大战在大周局部范围内引起小小轰动,但随着时间流逝,最多只剩下当事人,比如雷音山弟子,比如直指司使者,还有部分记着。
    更多人逐渐忘却。
    大周幅员辽阔,修士众多。
    每一日、每一年都有数不尽的争斗跟传奇。
    在七国之乱后的第六年,雷音山一战后的第三年,大周丞相‘贾易’渡六九天劫,晋升三阶归一境。
    性道修士,自凡俗起始,一阶夜游,二阶凝魂,三阶归一。
    贾易晋升归一境,就算功德圆满,自此功成身退。
    成为俗世跟修行界中的又一个传说。
    激励着诸如直指司江充、雷音山吴泉夫妇这样的二阶巅峰修士,修行愈发刻苦,不断追寻跟冲击三阶境界。
    也有更多的性命二道的修士,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期盼着成为下一个‘贾易’。
    ……
    时间飞逝。
    三年。
    六年。
    九年。
    一转眼,距离七国之乱已经过去二十年,距离雷音山一战也过去十七年。
    这一日。
    呜呜呜!
    呼呼呼!
    雷音山上大风起,云飞扬,黑天低垂。
    刺啦!
    轰隆!
    雷电交集纵横,压的四方生灵喘不过气来。
    “六九天劫?”
    “山中有人渡劫?!”
    雷音山中雷音府修士个个又惊又喜。
    雷音府开辟百余年,至今还没有多少二阶修士,二阶巅峰更是只有府主吴泉跟府主夫人张谨二人。
    如今山中劫云汇聚,定是这二位中的一个将要渡劫,将要成就化神。
    他们作为雷音府修士,一个个自是高兴。
    “十四年前贾相刚刚渡劫,成就归一境。”
    “按照以往的节奏,本以为下一个三阶人物至少要相隔百年。”
    “没想到才仅十四年,就又有人晋升!”
    “而且又是我太真门一脉!”
    雷音府修士个个喜笑颜开。
    十四年前贾相晋升化神,就已经让他们太真门一脉气势大涨。
    这一次若能再成一位,太真门就又能压过其他四宗一头,风光百十来年。
    “六九天劫?”
    “那是——”
    “雷音山方向!”
    “是吴泉还是张谨?他们夫妇有人要成化神了?!”
    雷音山外,各路修士感应到劫云汇聚于雷音山,一个个也都惊着。
    纷纷架起遁光,赶来雷音山观劫。
    途中都在猜测着,这一次渡劫的到底是吴泉还是张谨。
    然而。
    等他们赶到雷音山时,第一时间就发现,吴泉夫妇正悬空站在雷音山外,脸上也有惊容,甚至还带着几分怒意,正在扫视雷音山。
    “这——”
    这一幕顿时将众修看愣了。
    吴泉不理会这些人,他此时又惊又怒。
    惊的是雷音山中竟有人渡劫。
    怒的则是居然有二阶巅峰潜到雷音山中,不但瞒过了他这个主人,而且还招惹来六九天劫。
    “府中弟子清点过,这段时间待在山中的一个不少。”
    “前段时间出山的,也都登记在册,确定是出山了,并无遗漏。”
    张谨站在吴泉身旁。
    她看着雷音山中风起云涌,心头同样也有火气。
    雷音府的情况他们夫妇二人再了解不过,府中除了他们两个,修为最高的不过是真人前期而已。
    弟子们不可能渡劫。
    他们夫妇也没渡劫。
    那到底是谁在渡劫?
    “太不讲究了!”
    “这是什么意思?山野处处,哪里不能修行?非要偷偷摸摸跑来我雷音山?!”
    张谨脸上也有怒容。
    这种事情还真是闻所未闻。
    作为雷音山之主,他们夫妇两个居然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谁在他们山中渡劫,若是传扬出去,岂不是天大笑话?!
    “我已经传讯太真山,请门中派遣三阶祖师过来。”
    吴泉心中怒火不小,但依旧谨慎。
    毕竟是一位即将晋升三阶的人物,虽然做事不地道,可一旦晋升,他们夫妇也没法说理。
    甚至还可能会有危险。
    但好在他们背靠太真门,可以请动门中三阶祖师。
    传讯求援后,吴泉、张谨又往后退了退,全神戒备。
    而此时,雷音山中,一道身影朦胧。
    劫云汇聚。
    隐隐约约,能看到这人仰头看天,在第一道劫雷已经成型的时候,竟纵身一跃直入劫云当中!
    “嘶!”
    “这人——”
    “还能这样?!”
    雷音山外,不论是雷音府修士,还是吴泉夫妇,又或是其他围观修士,见着这一幕全都一惊,心头狂震。
    他们虽不是化神,没有经历过六九天劫,但也知道这劫数的厉害。
    比方说十四年前的贾易。
    他在二阶时风姿无双,但在渡劫时同样谨慎万分。
    不但有太真门几位三阶祖师给他护法,还有法宝在手,又准备了充足的丹药。
    这才能渡过劫数。
    但这人——
    “他——”
    “他进去了?!”
    “冲到劫云深处?!”
    “还能这样渡劫?!”
    这完全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一个个脸色变化,齐刷刷看向天上劫云。因为修为的缘故,他们看不穿劫云,也看不清渡劫的是什么人。
    只能隐约能看到一道身影敞开怀抱——
    神态自如。
    舒展随意。
    怡然自得。
    不像是在渡劫,倒像是在沐浴一般。
    刺拉拉!
    轰轰轰!
    一道道劫雷轰击下来,道道电光闪烁,阵阵雷声轰鸣,他自岿然不动。
    ……
    “好生凶猛!”
    吴泉、张谨正在震惊的时候,耳畔忽的传来声音。
    二人一惊,转头看去。
    才发现不知何时,一位身穿白色文士长袍的中年出现在他们身边。
    二人先是一惊,紧接着认出这人,忙躬身行礼,口称:“贾祖师!”
    来人不是旁人,正是十四年前刚刚渡劫晋升三阶的大周前丞相——
    贾易!
    大周修行界,太真仙门中,三阶可称祖。
    按照入门先后来排,贾易算是吴泉夫妇的师弟。但随着贾易成就三阶,二人见着,也要行礼,也要称祖师。
    “不用多礼。”
    贾易气质内敛,丝毫看不出当年呵斥诸侯、挥斥方遒的贾相风姿。
    他温文尔雅,气质和煦,冲吴泉夫妇二人点头示意后,就好奇问道:“你们也不知渡劫的是何人?”
    “不知。”
    “府中弟子愚昧,至今还没有修成二阶中期的,根本没可能引动六九天劫。”
    吴泉苦笑回道。
    这可真是笑话了。
    自家山中有人渡劫,他这个当主人的一概不知,亲口说出来的确让人臊得慌。
    “无妨。”
    “待他渡过劫后,一切自见分晓。”
    贾易似是看出吴泉的尴尬,并不多问,转头看向雷音山,看向劫云所在。
    在看到劫云威力,再看到渡劫之人身处劫云中的时候,贾易沉吟片刻,手中捏碎一块玉牌。
    “……”
    “……”
    吴泉、张谨看到这一幕,夫妇二人对视一眼,眼中又多几分惊容。
    看这样子,分明是贾易也没把握,要传讯门中,再搬帮手过来。
    这可是名震大周的贾相!
    这下热闹了!
    二人心中闪过几多念头,不去想太多,专心看向山中天劫。
    ……
    吼吼吼!
    劫云中传来一阵虎啸。
    似有白虎幻化,张口吞下重重劫雷。又有剑意冲霄,直欲刺破劫云、搅碎苍穹。
    黑云低垂。
    天宇将倾。
    活似末日景象,雷电轰鸣闪烁不断,欲要将这方天地轰的粉碎,行灭世之威。
    可惜终究力有不逮。
    六重五十四道劫雷降下,劫云不甘,但天数使然,终究要散去。
    瞬息间——
    大风止。
    黑云散。
    雷消雨歇。
    阳光再一次普照人间。
    “到底是谁!”
    吴泉、张谨迫不及待,齐齐看向山中,看向劫云散去的位置。
    就看到一道身影显露,见着一位白衣青年立在空中。
    见着这青年,夫妇二人两眼一瞪,同时惊呼出声——
    “姜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