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3gvgm非常不錯小說 最完美之愛情公寓 ptt-第610章 百花戒指分享-0qg1i

    最完美之愛情公寓
    小說推薦最完美之愛情公寓
    次日。
    张伟在赶走七爷,冷静下来之后,就后悔了起来,于是他找起了七爷,但是他到处找了好多遍,也没有找到七爷。
    张伟很内疚和担心了起来,他担心七爷因为他出事,那他自己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
    张伟把事情的经过跟林轩和胡一菲还有陈美嘉说了一遍,想求助于他们帮自己找。
    张伟来回走动,焦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当时我在气头上,但是我真的不是有意赶他走的。”
    “我们打电话报警吧?”陈美嘉说完,就打起了110。
    胡一菲皱着眉问道:“你到处都找过了吗?”
    “当然,昨天我找过好多遍了。”张伟显得非常着急。
    林轩猜测道:“他会不会是找不到地方睡觉,就回他儿子那去了?”
    听到林轩的话,张伟自责道:“他肯定觉得我比他儿子更魂淡!”
    胡一菲叹了口气,也不好责怪张伟。
    “喂,110吗?”
    “噢我想找个失踪老人,叫洪七,七十岁,身高在一米七,穿什么衣服啊…”
    就在陈美嘉回忆的时候,洪七爷微笑着提醒道:“绿色的军大衣。”
    “噢对,绿色的军大衣…”陈美嘉回过了神,惊讶的看向了七爷。
    听到熟悉的声音,林轩几人也回头看了过来。
    在看到七爷后,大伙都松了一口气,笑了起来。
    “七爷?警察同志,你们效率太高了!”陈美嘉惊喜道。
    张伟急忙上前,着急道:“七爷你昨天晚上去哪儿了?急死我了。”
    “哎呀,昨天那个烟呐把我熏得够呛,我就到澡堂子里去洗了个澡,没想到在澡堂里睡了一宿。”洪七爷笑着说道。
    嗨,这事儿整得,把我们吓得够呛。
    洪七爷又说道:“今儿个,我是来向你们告别的,我不该再麻烦你们了。”
    “哎昨天我话说重了,您别生气。”张伟一听,以为七爷还在生自己的气,于是抱歉道。
    洪七爷摇了摇头,由衷的说道:“我没生气,我~的确不属于这儿。”
    张伟慌了,真诚道:“七爷,我从小就是孤儿,所以不太习惯和长辈相处,但是我特别能体会那种,被抛弃的感觉,您这样,再给我一次机会,这次您住多久我都不会介意的。”
    “你的心意我领了。”
    “您要是再信不过我,我可以做你干爹,啊不对,你可以做我干儿子。”张伟满脸问号,我这嘴怎么了?
    “张伟啊,我的儿子能有你的一半孝心我就满足了。”
    洪七爷笑了笑,然后叮嘱道:“不过,别告诉我那两个室友我有儿子的事儿啊。”
    大伙满脸疑惑的异口同声道:“室友???”
    “我刚才…路过一个叫,夕阳红的公寓正在招租,还认识了两位室友,两位女室友。”
    洪七爷拿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有两个身穿旗袍的阿姨,介绍道:“一个叫春丽,一个叫秋香。”
    “夕阳红公寓?”张伟诧异道。
    “啊。我想好了,要是官司打赢了,我就把房子卖了,打不赢呢,我继续跟她们俩同居…”
    几人听的是四脸懵逼。
    洪七爷也知道自己说错了,把自己内心的想法给暴露出来了,于是急忙改口道:“啊,是跟她们俩合住。”
    林轩,张伟,胡一菲,陈美嘉:“……”
    “好了,各位,再见了。”
    洪七爷走到门口,回头对几人激情的说道:“各位,生活是无比的美好,让我们策马奔腾吧!驾嘚~”
    这熟悉的话,熟悉的动作,让林轩几个人哭笑不得。
    这简直是老了的吕子乔啊。
    【吕子乔:啊切~啊切~啊…切~,????感冒了?】
    七爷走了,搬进了夕阳红公寓,过上了地主老财般的幸福生活。
    ……
    楼下酒吧。
    林轩和吕子乔正在打台球。
    俩人是球友,隔三差五的就会切磋切磋。
    都是有输有赢,谁也奈何不了谁。
    就在俩人打的火热的时候,曾小贤突然跑了过来,兴奋道:“我终于知道一菲的本命词语是什么了!”
    “噢?是什么?”林轩把球杆扛在肩上,站直了腰,问道。
    “胡作非为!”曾小贤笃定道。
    吕子乔一杆未中,遗憾的摇了摇头,发挥有点失常,侧头看向曾小贤,问道:“为什么?”
    “胡一菲姓什么?”
    “当然是胡啦。”
    “叫什么?”
    “一菲啊。”
    林轩和吕子乔对视一眼,他们好像明白了。
    曾小贤眉飞色舞,笑着说道:“这不就对了,这还只是字面上的意思,还有内涵上也是一样,胡作非为和她多么的贴切啊,简直就是为她而生的。”
    “呃…”在看到曾小贤兴奋的还想往下说什么后,林轩隐晦的指了指他的身后。
    曾小贤挑了一下眉毛,一滴冷汗在脸颊流了下来,随即曾小贤突然回身,贱贱的笑道:“一菲~,小菲菲~菲菲菲菲~你怎么来了?”
    胡一菲笑眯眯的问道:“你以为知道我的名字就知道我的故事么你觉得你很了解我?”
    “没…没有啊,我…”曾小贤慌张的想要解释。
    胡一菲淡淡道:“我不想知道你有病,别表现的那么明显。”
    “拜托,你讲我坏话的时候能不能别添油加醋啊,以为炒菜啊!啊?!”
    胡一菲用手指指着曾小贤的头,破口大骂道:“你个贱人,上帝在把智慧洒满人间的时候,唯独你撑起了一把雨伞!你想干嘛?逆天吗?!!”
    “我…”
    “我我我我什么我?你是不是闲的只剩下脑子里的屎了?你就是一个…………”
    看着嘴巴像是一挺机关枪一样的胡一菲,在看了看像是被突突成筛子眼的曾小贤,林轩和吕子乔同时摇了摇头。
    (画十字)愿曾老师的灵魂能够得到安息,阿门。
    “来来来,咱们好好去聊一聊!我看一看你对我还有什么意见!”胡一菲拉着曾小贤的耳朵就走。
    “哎哎哎,救命啊!杀人啦!!”曾小贤用救我的眼神看向了林轩和吕子乔。
    林轩和吕子乔很是默契的看向了别处,忽略了曾小贤可怜的眼神。
    别怪我们啊,曾老师,这是你自己找屎~
    曾小贤面色如灰的被胡一菲拉走了。
    他知道,这会自己屎定了。
    她们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看不真切的小影子。
    胡一菲拉着曾小贤来到了小树林,俩人走了进去。
    不一会儿,小树林里面就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惨叫声,是听者流泪,闻者伤心。
    很快,胡一菲一脸舒爽的在小树林里走了过来,弹了弹衣服上的灰尘,然后施施然的离开了。
    十几分钟后,曾小贤鼻青脸肿,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微微一笑,含糊不清的说道:“唔~多大点事儿啊,搞定!”
    然后一翻白眼晕了过去。
    ……
    走在路上的胡一菲眼睛突然一凌,快速的转身朝身后看去。
    空!
    胡一菲摇了摇头,刚回身走了一步瞬间再一次猛的回身。
    还是空!
    胡一菲皱了皱眉,嘀咕道:“难道是我感觉错了?”
    她刚才一直感觉后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跟着自己。
    胡一菲再一次回身朝着前面走了起来。
    就在胡一菲走远后,她身后看似平静的街道上,突然泛起一丝波澜,很快消失不见。
    就在胡一菲朝着公寓走的时候,天上突然掉下来一枚戒指,一枚非常漂亮,外侧刻着百朵鲜花的戒指。
    “诶?什么东西?”胡一菲不可思议的看了一眼手中的戒指,然后抬起头看了看头上蓝蓝的天空。
    “哪来的戒指啊?”
    在没看到附近没有人后,胡一菲懵了,什么鬼?天降戒指?
    “喂!有人吗?请问这是谁丢的戒指?!”
    可是周围非常的寂静,只有偶尔吹过一丝微风。
    气氛显得有些诡异。
    胡一菲皱了皱眉,看向手中的戒指,惊奇的是,这枚戒指竟然戴在了自己的食指上。
    她明明记得刚才是在手心里的啊,什么时候跑到手指上的?
    不过这枚戒指貌似挺漂亮的。
    胡一菲又叫了好几声,没得到任何回应之后,搞不懂的摇了摇头,戴着戒指然后离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