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62vd4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頭狼討論-3782 時間到了相伴-hzrm8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别问这些没意义的话,你知道我不会说的。”
    钱磊身体弓曲,踮着脚尖,往后慢慢倒退,看架势随时打算开溜。
    “你还有问题吗?”地藏完全无视他的小动作,扭头朝我问了一嘴。
    我咬着腮帮子出声:“你为什么不怕我录音?”
    “狼来了的故事听过吗?”钱磊舔舐嘴皮冷笑:“我老板太了解你了,知道你就喜欢干这类埋汰事儿,所以提前跟我配合,找高手伪装你的声音和我打电话,录下音,李倬禹听过不下六七次关于我是内鬼的录音,有好几次李倬禹电话响的时候,我就在旁边,你说他能怀疑我吗?”
    我眨眨眼睛道:“老板是谁,还是不能说对吧?”
    “呵呵。”钱磊用轻蔑的一笑,回应了我。
    “我没问题了。”我朝地藏使了个眼色。
    地藏“嗖”的一下蹿出,右小腿横着往前一扫,带着劲风扫向钱磊的脖颈。
    后者敏捷的再次往后一跳,大胳膊往后一挥,从腰后拽出一把“九二式”手枪。
    不等他瞄准,地藏身体猛然往下一猫,两手抱住钱磊的腰杆,肩膀头顶住他的胸口,蛮牛一般将他撞倒在地。
    倒下之后,钱磊慌忙举起手枪,地藏速度更快的一脚把他的枪踢飞,并且一脚踏在他手腕子上,来回磋动,寒着脸开腔:“还有谁!”
    “你特么自己想啊!”钱磊破马张飞的厉喝,吼叫的同时,左手朝地藏的小腿抓去。
    地藏的身体突兀往下一沉,只听“咔嚓”一声脆响,钱磊的右手腕直接断裂。
    “啊!”钱磊疼的扯脖喊叫,身体拼命扭动,左手更是用力的拍打地面,但是凭他的小体格子,怎么可能执拗的过地藏。
    地藏抬起腿,又踩在钱磊的右臂上,低头俯视:“还有谁?”
    “还特么有你爹和你妈!”钱磊疼的满脑门子全是汗,歇斯底里的咆哮。
    地藏不言语,脚下再次发力,又是一声令人牙酸的骨裂声泛起,伴随着钱磊更加痛苦的惨嚎。
    接着地藏往后倒退半步,一脚踩在钱磊的左膝盖上,声音木讷:“还有谁。”
    “呵呵..”剧痛中的钱磊停止了惨叫和咒骂,犯病似的昂起脑袋笑了:“我时间到了,你注定毫无所获..”
    地藏连忙挪开脚,蹲在钱磊面前,单手掐住钱磊的脖颈剧烈摇晃几下,喝骂:“你他妈提前吞了毒药,快说!还有谁!”
    说罢话,钱磊的嘴角莫名其妙的溢出一抹红血,眸子里闪过一抹怜悯:“我连死都不怕,你说我怕你吗?其实,我挺可怜你的,不过就是个苦逼哈哈的拎刀人,却给自己唯一的亲人带来了无妄之灾,没办法,这就是咱们这种底层人的命。”
    地藏情绪激动的吼叫:“还有谁!你赶紧给老子说,不然我杀你全家!”
    “咳咳,有家人的谁会铤而走险,我和一样是孤儿,你这招对我不奏效。”钱磊咳嗽几声,梭着嘴角继续笑:“江湖?狗屁的江湖,到处都是尔虞我诈,随眼可见的勾心斗角,还好..我时间到了,再也不用忍受这个卑劣的街头。”
    “没有家人,又不为赚钱,你究竟图什么。”我快步走过去,盯盯注视着钱磊。
    “我他妈也不知道图啥,起初是..咳咳..起初是走投无路,孤儿想活着,总得有所依靠吧,后来可能觉得背负多重身份很牛逼吧,我很享受将人玩弄于股掌之中的快感。”钱磊嘴边的血渍越淌越多,就像个拧开的水龙头一般止不住,转眼间鲜血就把他的脖颈和前胸给浸红。
    眼见他肯定是救不过来了,我点燃一支烟塞到他嘴边:“尘归尘、土归土,这一世你既然已经混完了,为什么还要带着秘密走,既然享受玩转世界,不如把你知道的告诉我,你死后,所有人仍旧会围绕你大打出手,不是更有成就感吗?”
    “咳咳咳,噗..”钱磊喷出一大口血,快要闭上的眼睛又竭力睁开:“是..是个不错的提议,那我..那我就再告诉你一个身份,我是..我是敖辉收养的弃儿,又..又通过敖辉认识了另外一个很..很有意思的朋友,那个朋友也..也是你的故交。”
    “谁!”我佝偻着腰杆大声询问。
    “说..说起来,李倬禹对我不错,几乎当亲..亲兄弟。”钱磊仿若没听见一般,目光开始涣散,歪着脑袋自言自语的嘀咕:“这次我..我回归,他一直赶我走,说他已经没路可寻,我还..还有大把的机会,这个傻子,哪知道我比他更无从选择,这个傻子肯定..肯定对我产生过质疑,可仍旧..仍旧一意孤行的相信,这辈子欠他的,下辈子再..再还吧,做人真累,还好我..”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钱磊的眼皮缓缓合上。
    我叹了口气,招呼地藏:“迪哥..”
    “嘘!”地藏朝我比划一个禁声的手势,抻手从钱磊的衣服上拽下来一颗扣子,扣子的另外一面,一闪一闪的亮着蓝光。
    针孔摄像头?我当即楞了一下。
    “枪丢掉,你快走,不管什么事情,全都推我身上,替我转告小宇,往后照顾好自己。”地藏一脚踩碎那颗摄像头,又连忙冲我摆手,他自己则扛起钱磊往胡同的尽头走去。
    “踏踏踏..”
    二分钟不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在胡同外泛起,紧跟着就看到一大群全副武装的巡捕挡住我的去路。
    “不许动!”
    “把手举起来。”
    见到我后,好几个巡捕直接举枪吆喝。
    我没有做任何辩解,老老实实的双手抱头蹲在地上,暗自庆幸得亏刚刚听地藏的话,把身上的枪丢进垃圾桶理,不然光是非法持械这一条就足够我喝一壶。

    四十多分钟后,大案队,赵海洋的办公室里。
    他替我接了一杯热水,表情凝重的出声:“朗哥,我不是埋怨你,但你们今天真的玩的有点大,皇上、杨晨均是你头狼公司的高层,在大街上公然斗殴不说,还造成严重的交通堵塞,四五个人身受重伤,你知道现在外面都怎么传么?说你们头狼和辉煌公司无法无天,政商培训下周开启,不少出席当天开幕的各地大拿全都亲眼目睹你们的暴力行为,现在上头要求我给个交代。”
    “知道你不好做,我这边却是一言难尽。”我喝了口水,心烦意乱的解释。
    “这还不是最难做的,地藏杀钱磊的视频,鹏城不少大人物都收到了,其中还有你参与。”赵海洋抹擦一下额头上的细汗道:“杀人过程被拍成视频,这跟公然挑衅有什么区别?上面给我三天时间破案,你的笔录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我不是逼迫你不顾兄弟情谊,但这事儿肯定得有人背锅,要么是你,要么是地藏。”
    我横着眉梢问:“三天之内必须抓到地藏?”
    “抓不抓是另外一码事,得肯定要把案件审理清楚。”赵海洋苦着脸回应:“要我说,你先把地藏推出来,完事咱们再想其他补救方法,不然光是限制你自由这一条,你就甭想去参加下周的政商培训..”
    “笃笃笃。”
    房间门这时候被叩响,一个年轻巡捕低声凑到赵海洋耳边低语几句。
    赵海洋思索一下后,摆摆手道:“让他进来吧。”
    房门合上,赵海洋朝我道:“李倬禹来了,你得答应我,在我这里万万不能再发生任何争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