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utgwd都市异能 十億次拔刀 txt-第六百二十章 天尊境閲讀-1w4gh

    十億次拔刀
    小說推薦十億次拔刀
    “为师很想告诉你,但为师也不知道。”
    赤阳仙君自认为年纪活了一大把,什么样的天劫没见过,什么样的怪事没见过,但沈侯白的天劫,他还真没有见过,竟然可以让周遭的一切生命泯灭。
    “你……你做了什么?”
    无相宗副宗主,看着周围逐渐死气沉沉的样子,他心下已经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也不是怂,面对这种完全没有过的感觉,无相宗副宗主当机立断的对着玄叶道:“玄叶,不对劲,我们快走。”
    只是……现在想走,似乎已经有点晚了。
    只见这时的沈侯白,望着天际那蕴含了毁灭气息的劫云,他缓缓说道:“太晚了,你们已经走不了了!”
    话音未落……
    “系统提示:宿主的灭世天劫即将落下,请宿主做好准备。”
    系统的声音落下之时……
    “轰。”
    天际响起了一道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轰鸣声之响即使数千公里外,也能听的清清楚楚,并且还会有震耳欲聋的效果。
    随着这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响起,无相宗副宗主与玄叶,以及几名无相宗的弟子停下了脚步,他们仿佛被什么束缚住了,甚至境界最弱的那个,在这声轰鸣声中,眼耳口鼻直接溢出了鲜血,然后直直的从空中掉落了下来,生死未卜。
    然后,一道金色的光柱从劫云中,冲破滚滚劫云,轰到了地面上,轰到了沈侯白的身上……
    光柱的范围非常的大,至少有三四公里的样子……
    而当光柱与地面接触的这一刻,大地上的一切,枯死,凋零的花草树木,它们的残骸瞬间便泯灭在了光柱之中……
    飞沙走石,大地仿佛被一把巨型锄头,犁了一遍又一遍……
    “师傅……师傅……”
    “啊!”
    几名无相宗的弟子,随着沈侯白的天劫光柱笼罩他们,虽然他们中最低的也是帝级,然而……面对沈侯白的天劫光柱,只道出几声师傅,他们便在光柱中消融了,而他们身上所释放出的仙气护盾,连一秒钟都无法支撑,瞬间便分崩离析。
    “宗主。”
    玄叶毕竟是主宰级的存在,所以在仙气护盾的保护下,倒是没有像瞬间消融的那几名弟子一样消融,只是……天劫光柱的强大远远超越了他的想象,现在的他就像顶着一座大山,只要卸力,那么他可以预见,自己会瞬间被沈侯白的天劫光柱拍死在被犁了一遍又一遍的大地上。
    玄叶没有听到副宗主的回应,便本能的扭头朝着副宗主看了去,然后他便看到了惊人的一幕,沈侯白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副宗主的身后,同时他手中的长刀已经贯穿了他的胸口……
    而副宗主本人,则瞪大双眼中,充斥着不可置信。
    然后,随着生机的流逝,无相宗副宗主身上的仙气护盾便渐渐暗淡了下来,加上天劫光柱的越来越强,无相宗副宗主的仙气护盾便在玄叶的眼帘中,逐渐分崩离析。
    “啊”,一声惨叫,无相宗副宗主身上的仙气护盾一经消失,随着天劫光柱碰触到他的身躯,哪怕他是一名主宰级的存在,已刀枪不入,但沈侯白的天劫光柱可不是刀枪,使得无相宗副宗主立刻便发出了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之声。
    不过他的惨叫声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在失去仙气护盾的保护后,天劫光柱不过零点一秒便将他给吞没了,和他的那些弟子一样,被光柱所消融,什么都没有留下,哪怕是一根骨头……
    “宗主。”
    玄叶双目欲裂中大声吼道。
    但是……不管他怎么吼叫,他也无能为力。
    此刻,玄叶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无力感。
    此时的他,面对沈侯白的天劫光柱就已经很艰难了,更别说抽身来对付沈侯白。
    而此时的沈侯白,单手提刀中,仿佛一尊魔神般的看着玄叶道:“你还是关心一下你自己吧。”
    闻言,玄叶血丝密布的看着沈侯白,然后声音嘶哑的吼道:“要杀就杀,何必那么多废话!”
    听到玄叶的话,沈侯白却是收刀了,然后看着玄叶道:“你觉得我的天劫如何?”
    “你什么意思?”玄叶不明白沈侯白为何收刀,难道是想放过自己?
    玄叶不相信沈侯白会放过自己,他都把副宗主杀了,加上自己刚才说的那一翻话,他根本没有放过自己的理由。
    沈侯白没有立刻回应玄叶,而是又看向了天空,看着天空自己的天劫道:“你以为我的天劫就这点程度吗?”
    “师傅,沈侯白什么意思?”
    不远处,虽然没有在沈侯白天劫光柱的攻击范围内,但邪月仍旧被赤阳仙君的仙气护盾保护了起来,但即使如此,赤阳仙君的仙气护盾也在不断的震颤着,由此可见,沈侯白的天劫是何等可怕。
    “他的意思是,他的天劫远没有到最强的时候。”
    赤阳仙君一脸骇然的说道。
    “这怎么可能……这天劫的威力都快赶上大主宰的天劫了。”
    “如果还要强,那不是得赶上……”赤阳仙君没有把说完,不过邪月已经明白他的意思。
    “不会吧师傅,他才天尊级而已,怎么天劫会这么厉害!”邪月显得无比茫然道。
    “为师不知道,要是知道的话还会和你一样吃惊吗?”赤阳仙君无语说道。
    “你……你到底什么意思?”此刻,玄叶听懂了沈侯白的话,但他和赤阳仙君,邪月一样,无法想象一个天尊级的天劫会比他这个主宰级的天劫还要强大,所以便忍不住又问了起来。
    “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沈侯白说道。
    说话间,系统的声音又来了。
    “系统提示:灭世天劫第二阶段即将来临,请宿主做好准备。”
    话音刚落……
    一股更为可怕的毁灭气息从天际直落而下,使得打在沈侯白身上的天劫光柱变的更加的明亮,夺目。
    “不好,徒儿,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似察觉到了危险,赤阳仙君一把抓住了邪月的一只小手,然后快速向后撤了去,撤了大概三四十公里后,原本直径三四公里的天劫光柱,直接爆发成了直径十多公里。
    而在这天劫光柱中的一切事物,高山,流水,流水全部瞬间蒸发,连水汽都没有留下,而原本的高山,此时也被天劫光柱夷为了平地,使得这一片直径十多公里的范围内,已然看不到原本的地质地貌。
    看着此刻眼帘中的恐怖场景,赤阳仙君真是捏了一把汗,因为如果沈侯白的天劫还在赤阳宗,那么以赤阳宗守宗大阵的防御力,是否能够守的住呢?
    赤阳仙君的答案非常肯定,绝对守不住,甚至可能连一分钟都守不住就泯灭在了这天劫光柱之中。
    “那边……什么情况?”
    “难道是沈侯白的天劫?”
    远在千里之外的赤阳宗,赤峰御空远眺看着眼帘中清晰可见的光柱,心中不禁涌现出一丝丝焦虑。
    不止赤峰,此刻……赤阳宗的一名名长老,掌阁,弟子也飞上了天空,看着远方那耀眼的光柱,脸上则显现不同程度的骇然,惊惧。
    “啊!”
    面对更为强劲的天劫光柱,饶是玄叶这位主宰级的存在,哪怕有仙气护盾的保护,此刻的他也不禁发出了一声惨叫。
    而就在他面前的沈侯白,却是一点事都没有,虽然每一秒他身上的仙气护盾都会被打破三四层,但架不住他的恢复快,使得下一秒仙气护盾就又恢复了,所以他是一点事情都没有。
    大概支撑了一分钟的样子,玄叶双目血丝密布中看着沈侯白道:“这就是你说的天劫,不……不过如此。”
    沈侯白没有想到,玄叶这个时候还会和他犟嘴。
    “你说的太早了,这才第二阶段而已,能撑过第三阶段在和我炫耀吧。”
    “第……第三阶段!”听到沈侯白的话,似乎他的天劫还会继续加强,使得玄叶本就瞪大的血眼又大了一圈。
    “哦,忘记告诉你了,我的天劫……”
    “一共有十八个阶段。”
    沈侯白的话显得无比的轻描淡写,但在听到玄叶的耳中,却是犹如五雷轰顶。
    十八个阶段,而现在才第二阶段……
    玄叶已经不敢想象了,沈侯白的天劫,第十八阶段会是什么样的天劫。
    他有点绝望了,因为这第二阶段的天劫,他都已经快要倾其所有了……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或许是为了让自己死个明白,玄叶便忍受着此刻身体越来越强烈的剧痛问道。
    闻言,沈侯白思忖了一下,然后缓缓说道:“一个你惹不起的人!”
    “惹不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似乎是疯了,玄叶疯狂的大笑了起来,而就在他大笑的时候,他拼劲全力的冲向了沈侯白……
    同时他的手中,一把长剑,剑指沈侯白的脑袋刺了过去。
    但是……就在这把剑即将碰到沈侯白的鼻梁时,长剑停止了……
    此刻,从长剑的剑尖开始,在天劫光柱的霸道攻击下,长剑似乎已经到了极限,无法承受沈侯白的天劫之威,出现了气化。
    而此时的玄叶,长发如瀑般飞扬的同时,长剑脱手了,他双手紧紧抱住了自己的脑袋,然后疯狂叫喊的同时,他的身体在天劫光柱的攻击下消融了。
    此时的沈侯白,看着逐渐消融的玄叶,他缓缓说道:“我还以为你能撑到第三阶段呢。”
    “啧,看来我是高看你了。”
    说完,灭世天劫的第三阶段来临了。
    不过因为沈侯白的仙气护盾有着夸张的三百层,所以第三阶段的,灭世天劫仍旧无法对沈侯白造成任何的影响。
    此时,沈侯白会有点庆幸,庆幸自己拥有仙气,拥有无穷无尽的仙石可以吸收,若是他仍旧在妖魔世界,那么面对这灭世天劫,他恐怕就不用想着自己突破了,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不断拔刀,利用拔刀次数来突破,否则……面对这可怕的灭世天劫,他必死无疑。
    思忖下,第四阶段的灭世天劫袭来了。
    而随着第四阶段的灭世天劫出现,远处的赤阳仙君又带着邪月跑了起来……
    虽然赤阳仙君还可以做到安然无恙,但是邪月已经不行了,她的呼吸已经开始变的困难了起来。
    当第五阶段的灭世天劫出现,沈侯白的仙气护盾终于开始入不敷出,每破碎十层,沈侯白只能补回来五层。
    “第五阶段就补不回来了吗?”
    沈侯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毕竟后面还有更强的阶段等着他。
    不过让沈侯白有所安慰的是,至少仙气护盾还没有掉下两百层……
    很快,第六阶段的灭世天劫来临了,而随着第六阶段的灭世天劫来临,沈侯白的仙气护盾掉下了两百五十层……
    与此同时,沈侯白的脸上,也渐渐扭曲了起来,因为天劫的光束已经有些透过仙气护盾来到了他的本体……
    第七阶段,沈侯白的仙气护盾掉下了两百二十层……
    同时,沈侯白的脸上已经渗出了一颗颗豆大的汗珠,但是……还是在沈侯白可以承受的范围内。
    第八阶段,沈侯白的仙气护盾掉下了两百层……
    第九阶段,沈侯白的仙气护盾掉下了一百八十层……
    第十阶段,沈侯白的仙气护盾掉下了一百五十层……
    第十一阶段,沈侯白的仙气护盾掉下了一百一十层……
    第十二阶段,沈侯白的仙气护盾掉下了一百层,来到了七十层……
    第十三阶段,沈侯白的仙气护盾掉下了三十层……
    第十四阶段,沈侯白的仙气护盾掉下了十层……
    第十五阶段,沈侯白的仙气护盾掉下了只剩下最后一层了……
    第十六阶段,沈侯白的仙气护盾,也是最强的一层仙气护盾,护盾上开始出现了一道道龟裂纹路,这个时候,沈侯白已经准备好了使用‘系统修复’,利用‘系统修复’的短暂无敌时间来硬抗灭世天劫。
    第十七阶段,沈侯白最强的一层仙气护盾终于宣告支离破碎,让沈侯白完完整整的暴露在了灭世天劫之中。
    随即,‘嗷’,一声仿佛可以吼破苍穹的吼声响彻起了天际。
    沈侯白身上的衣裳已经消失了,伴着的是他的肉身,就像是在被烧灼,他的肉身皮肤开始泛起了熔岩的色泽。
    第十七阶段并没有持续太久,也就十秒,二十秒的样子,第十八阶段来临了。
    而此时的沈侯白,身体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一样,麻木,感觉不到疼痛,但肉体的消融却是肉眼可见的。
    “系统恢复。”
    终于,沈侯白动用了‘系统恢复’。
    随即,沈侯白的身上,那消融的肌肉,皮肤,毛发便在这一刻又重新长了出来。
    不得不说,能够支撑到这最后的阶段使用‘系统恢复’,沈侯白已经算是成功了一大半了。
    只是,‘系统恢复’的无敌时间并不会持续太久,随着系统恢复的结束,因为是完全恢复,所以刚才的麻木,感觉不到疼痛也会消失,因此随着沈侯白的身体重新开始消融,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直叫沈侯白竟生出了一种想要自我了断的念头,那根本不是人可以承受的痛楚。
    但沈侯白一直都是意志强悍的代表,所以自我了断的念头刚刚出现,便被他从脑海中抹去了。
    没有立刻在使用‘系统恢复’,沈侯白争取着时间,使得没有一会儿,沈侯白的身体已经消融的都可以看到骨头了,恐怕古时的凌迟也不过如此吧。
    “系统恢复。”
    沈侯白又一次的使用起了系统恢复。
    使得沈侯白得到了第二次的喘息时间……
    “呼哧,呼哧。”
    沈侯白的气息非常的不稳,但也可以理解,这种时候还能淡定如初,那恐怕只有神才能做到了吧。
    正当沈侯白准备第三次使用‘系统恢复’时,灭世光柱的光芒却是暗淡了下来,然后仅仅不到十秒钟的时间,天际的劫云便逐渐散去了。
    “系统提示:恭喜宿主度过灭世天劫,成就天尊境。”
    没有任何的喜悦,沈侯白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他又抬起了头,然后看着逐渐散去的劫云道:“你还是没有把我杀死。”
    说完,沈侯白余光朝后一瞥道:“你们还要在那躲多久。”
    话闭,赤阳仙君尴尬中带着邪月御空来到了沈侯白的身前。
    “徒儿,你没事吧。”
    “你不知道,刚才快把为师担心死了。”
    “要不是邪月拉着,为师就出来给徒儿你挡天劫了。”
    赤阳仙君臭不要脸的说道。
    “是吗?”
    听到赤阳仙君的话,沈侯白看向了邪月,看着邪月此刻满脸羞红却不断瞥向自己赤luo身躯的模样,沈侯白微微皱眉道:“你还要看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