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5v6优美都市言情 末日螢火笔趣-第六十九章 星隕之刃讀書-sxrld

末日螢火
小說推薦末日螢火
碎裂的吊桥只剩下些许残破的木板在山谷侧风中摇曳。
凝雨站在悬崖边张望,唯一的连接道路已经隔断了,如今只能往坠星山谷的中心地带行进。
众人随身携带的通讯器和定位装置早在进入这片雪原的时候已全部失效,根本无法与夜鹰那边取得联系,也就是说他们目前已断了后备补给,只剩下继续向前一条路可走。
“凌风,怎么样,还可以行动吗?”凝雨回转身来看着坐在地上休息的陈凌风。
“伤势倒是没什么问题,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了。”狐火说着又趁机在陈凌风身上摸了几把。
“只不过愈合速度过快,而且伤口上面已经开始出现少许的异化现象,看起来剃刀那剂抑制药剂药效快要过了。
我们必须尽快去到瑶光城,如果下次你再情绪失控的话,恐怕会出现不可逆转的变异暴走。”狐火仔细看了看陈凌风的伤口,脸上露出了严肃的表情。
听狐火这么一说,陈凌风也忽然觉得肩头和后背的伤口开始有些发痒,他扭头看了看,肩膀上刚才被狼王抓伤的地方现在只余下几道红色的印记,不过印记周围有些发黑,仔细看还能看到某种细小的黑色物质在跳动。
契約婚姻:總裁前妻不要跑 冬雪花
“放心,暂时还不用担心,但这段时间你一定要记住,克制自己的情绪,不能太过激动。”狐火拍了拍陈凌风的肩膀,示意他可以继续上路了。
一行人在稍事休息过后,正式踏上了坠星山谷的中央地带,朝着瑶光的第一座空间传送点维斯梅尔进发。
行进了几个小时过后,众人仍然没有发现任何人造的建筑物,这里四周平坦空旷,甚至连一颗树都没有,毫无遮挡的地面一片白色,这里唯一的东西只有土地和雪花。
“队长,我觉得这里情况有点不对劲。”剃刀在凝雨身旁提醒道。
“我怎么不觉得,这地方不挺好的吗?四周空旷没有遮挡,也不用担心受到什么偷袭之类的攻击,只是这周围白茫茫的一片有点扎眼罢了。”狐火倒是一脸轻松,两手枕在脑后,悠然的环顾着四周。
“杨警长临行前有没有告诉你坠星山谷中央地带的情况?”剃刀继续问道。
“没有,他只是说这里是传说中的神圣之地,他们村子里所有人都知道,即使打猎最远也只是到吊桥位于森林的那一侧,从来没有人踏入过这片中央地带。”凝雨摇了摇头,这片平坦的中央地带可能确实没有被人类踏足过。
又前进了一段距离,凝雨发现左前方一小片低洼处有什么东西在反光。
众人快步走了过去,反光的是一块有些光滑却又带着金属质感的石头。
凝雨看着地上裸露的石块思索了一阵,突然她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俯下身子将周遭地面的积雪擦去。
随着积雪被拂去,泛着金属质感的地面逐渐显露出来。
“还记得杨警长是怎么描述坠星山谷的来历吗?”凝雨蹲在地上仔细的看着反光的地面。
冰川天女傳
“我记得他说坠星山谷在很久以前有陨石坠落,难道……”剃刀也急忙蹲下身去,将覆盖在地面的积雪清理开来。
“你两想到什么了?”狐火仍是一脸事不关己的悠闲。
“我明白,所谓坠星山谷的中央地带,就是一整块砸入地面的陨石!”陈凌风看着大片清理开积雪,反射着耀眼金属光泽的地面说道。
“没错,整个中央地带就是一大块完整的陨石,也难怪我们所有的仪器都会失去作用了。”凝雨从地上站了起来。
“那这样倒是好办了,空间传送点必然会设置阻隔磁场影响的装置,我们只要跟着讯号,朝影响最小的地方走就行了。”狐火拿过剃刀戴在手腕上的讯号接收器,摁亮了屏幕。一阵嘈杂的电流声传来,屏幕上也是杂乱的显是着接收到的讯息。
“你们跟着我就行了。”狐火低头看着接收器的屏幕,一边朝身后的几人打着手势。
有了狐火想出的办法的指引,众人很快到达了目的地,这里四周仍是一片空旷,但接收器已没有了刺耳的电流声,屏幕上显示的讯号也清晰起来。
“差不多就在这附近了。”狐火将讯号接收器抛还给剃刀,又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一个和那日在戈壁沙漠找到瑶光七号贫民窟能量传输管道一样的装置。
狐火打开手里的装置,瞬间前方的空间开始出现震动,整个空间如同夏日烈阳下的热浪般扭曲。
随着空间震荡的加剧,一座有些陈旧破败的研究所出现在众人面前。
研究所通体遍布着锈迹,正门处本该是橘红色的萤火虫标记已经褪去了颜色,毫无光泽。
众人凑上前去围着正门查看了一圈,并没有找到任何启动装置。
“这是个什么东西?”狐火指着正门外一个半人高的黑色金属台说道。
这是一个通体漆黑的圆柱形高台,上面镌刻着密集的金属纹路,台身上方是一个方形的缺口,里面镶嵌着一把外形酷似刀柄的物体,从材质上看,竟与先前抹掉积雪露出的泛着金属光泽的地面类似。
狐火好奇的将手伸了过去握住刀柄。
“细胞检测分析中,错误,错误,兽体细胞融合不足,认证失败。”一阵机械的女声从黑色高台上传出,众人意识到高台可能是研究所正门的启动装置。
霸道男神宠上天 洛洛甜心
凝雨也上前握住刀柄试了一下,但系统仍然提示兽体细胞融合不足,认证失败。
“如果我和你都不行的话,那就只有凌风了。”凝雨仔细打量了下高台,并没有找到特殊的地方,只能看着陈凌风让他过来试试。
车来车往
我的愛不太壞
陈凌风点点头,将手放在了刀柄上,为防止以外,其余几人也是警觉的握紧手中的武器。
“细胞检测分析中,纯血融合,认证成功。获得星痕拔出许可。维斯梅尔试练启动,传送点正门将在试练结束后开启。”机械女声话音刚落,黑色高台自动展开,陈凌风握着刀柄将嵌在高台里的长刀拔了出来。
这是一把通身呈深黑色的长刀,刀身细长,而刀背宽厚,仅有单侧锋刃,适用于砍劈和斩击。
但整个刀身的材质同刀柄一致,坑洼不平的长刀如同并没有开刃的工艺品一般,除了用重量实施敲击,并没有其他的战斗功能。
正当陈凌风举着长刀端详之际,黑色高台连同整个空间传送点研究所的周遭突然升起透明的隔断,形成了一个封闭的独立空间。
凝雨三人见状,急忙使用武器攻击,试图切开那些透明的隔断,但并未奏效,所有的攻击如同被吸收了一般,只是在隔断上面撞击造成细微的波纹。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靠近黑色高台的地面突然裂开,形成许多方形的裂隙,如同陈列在地面上的一具具棺材。
魂靈武者界 水涼涼
随即那些裂隙中升起一个平台,每个平台上均站立着一个手握双剑的小型白色机甲。
机甲的外形和凛刀相仿,几乎等同于凛刀的缩小版,不同的是在每一个机甲的胸前印着赤红色的字母“Z”。
“这些是……我只在设计图上见过的机甲,被称作“零式”的辅助干扰型杀手机甲,FF-0,代号:零启!”狐火惊诧的看着出现在地面上的机甲。而陈凌风手里握着的无锋之刃,又将如何面对这群钢铁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