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qqdhn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匠心-688 合作讀書-sy5an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从天云山回来,许问又收到了连林林的信。
    以古代的信息传送速度来说,她的信确实写得很勤,岳云罗也确实履行了承诺,调动力量以最快的速度为他们传递信息。
    虽然确定了关系,但连林林并没怎么在信里对他诉说衷情,只在最开头的地方用最直白的方式说了想他,接下来主要还是对他分享自己一路行来的所见所闻。
    这很连林林,虽然看上去很平淡,但给人的感觉就是她把自己一颗滚烫火热的心捧到了许问面前,毫无保留地展露给他看。
    许问微笑了,轻轻抚摸了一下信纸的表面,就像在抚摸连林林的头发一样。
    这一次,连林林去了更偏远的地方。她骑在骆驼上,走过荒漠,走过草原,仰望天空之宽广,俯视河谷之干涸。
    她长久地坐在一棵枯树下面,想象它的一生;也专门在草原某处扎起帐篷睡了一夜,想要看一窝兔子产崽。
    她写得很随意,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偶尔进行这件事的时候,想起以前的事,也会顺便写一笔。
    其实她平时说话也是这样的,思路极其灵活,无拘无束,天真自在。
    有趣,在连林林远离他的现在,看着她写过来的信,许问的心却离得她更近,更了解她了一样。
    他满足地看着,看完之后,立刻提笔给她写信。
    他同样很坦然地表示,最近他听说大周之前,曾经有一个名叫唐的时代,非常奇妙,难以理解。
    他对这个现在俗称的旧唐非常好奇,心里产生了很多疑惑,传说天工无惑,所以他想成为一个天工。
    据传唐时天工无数,并无一代只有一个天工的限制,他与连天青一起成为天工还是很有可能的事。
    他不知道该怎么成为一个天工,但不管怎么想,必然是要学习更多的东西。于是他拜了朱甘棠为老师,向他学习书画。
    然后他不可避免地写到了月下的那棵树,只限定于那一夜。
    可想而知,就算第二天晚上再去看,月亮换了角度,也不一定能看到那么完美的情景。
    但那又如何,那棵树确实曾经存在过,现在也将在他的心中永远地存在下去。
    心与现实,刹那与永恒,在那一刻完美地交织在了一起。
    写到这里的时候,许问的心里微微一动,仿佛又领悟了什么。
    他磨了墨,提起笔,又在纸上画了一幅新画。
    这幅画的构图和画法跟他那天晚上画出来的都不一样,跟朱甘棠画的也不一样,是一幅新画,是依循着他心里的那棵树生长出来的。
    画完之后,他有些满意,又有些遗憾。
    很明显,这幅画比起上一幅又有了明显的进步,不再那么僵硬,有了一些挥洒自如的感觉。但总地来说,差得还远。
    许问挠了挠头,吹干画上的墨,把它也塞进了信里。
    他确实很想在连林林面前表现得更完美一点,但仔细想想,也不必那么拘泥。
    寄出信后,他又陷入了忙碌。
    他把连林林的信带回现代,先给连天青看过了,然后稍微修改了一下,发在了微博上。
    几天没来,这个新微博有了十几个粉丝,一半殭尸粉,一半活粉。
    仅有的那条微博有一个转发两个评论,转发只有四个字——“转发微博”,两条评论一个在问博主是不是妹子,另一个在做广告,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发言。
    许问也不急,只看了一眼就关掉了微博。
    慢慢来,不用急。
    他给连天青也讲了一下在班门世界发生的事情,如实以告他拜了新师父的事情。
    连天青果然没表示任何异议,反而赞赏地点了点头:“朱甘棠看着和气,其实心气很高。很多人想拜他为师,但他从来没有收过徒弟。他愿意教你书画,确实是很欣赏你了。他在书画上颇有独到之处,我与吴可铭都有不及之处,你好好学,是个好机会。”
    “嗯!”许问笑了起来,道,“还有一件事……”
    他把炸药的事情也跟连天青讲了,着重强调了黄火药与黑/火药的区别。
    连天青近来看了很多视频,不可避免地看到了现代战争。
    现代战争的规模与烈度都是古人难以想象的,尤其是各种威力巨大的热武器,使得人们的抵抗化为虚无,使得城墙与防御形同虚设。
    其实这也是他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疑惑的事情之一。
    从万园到清遇,高铁畅通无阻,两者之间除了村庄与农田,仿佛并没有界限。这种情况,遇到敌人怎么办?被敌军攻打怎么办?
    难道这个世界已经不再存在战争,进入彻底的和平了吗?
    后来看了很多视频,他知道事情并非如此。
    没有城墙不代表没有战争,只不过是因为城墙防不住了而已。
    这个世界的战争,比另一个世界的更可怕。
    而它们之所以会变成这样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炸药的发明。
    现在听说许问要把炸药,也就是黄火药带去另一个世界,连天青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才问道:“你觉得可以?”
    “我不确定,也许是我做错了。但世界不是一个世界,人总是那样的人。”许问说。
    听完之后,连天青沉默了,一夜没出来见许问。
    许问没有催促,去找了黄火药相关的资料来看。
    要在一个零基础的世界合成这种黄色晶体,还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第二天早上,晨光初熹时,连天青踏着许宅的露水走到许问身边,问道:“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
    许问抬头看他。
    其实连天青完全可以不用插手的。
    他这样问的意思,其实是在表示,无论许问给班门世界带来的是福还是祸,他都会与他一起承担,绝不会让他独自面对。
    许问当然能明白他的意思,他笑了,指着面前纸上的一处内容道:“这个地方,我没想到应该用什么东西来替代。”
    他给连天青讲原理,连天青跟他讨论在那边应该用什么方式来实现。
    两人一问一答,氛围凝重而和谐。
    这是一个很长的过程,他们除了要在有限的条件下合成黄火药,还要有效控制它的稳定性与用量,达到完全可控的地步。
    连天青年轻时行走天下,对班门世界的当前情况非常熟悉,许问则在基础化学上有更好一点的造诣。两人各有所长,合作得非常愉快。
    最后,他们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