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rn超棒的都市言情 《嶽州紀事》-初夏之事秋後算閲讀-1hm7g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
离别时,叶梦说,县(市区)党委一把手任免权已上收省里,希望乘我还在现位,能给你服务,你要加油哦。宁致远噗嗤一声笑出来,摇头说,我就当个常委都悬着呢,还敢奢望问鼎,这不是让我画饼充饥吗?叶梦微笑回道,哪有那么玄乎,你有机会的,只是还需历练,还有就是资历问题而已,我相信你!
異能事務所之嗜血判官
回到家里,夜已深,他依然毫无睡意。叶梦心路历程和所有七十年代人一样,既能保持一颗坚定的事业心,也敢于面对自己情感所托,并不是个人品质出了问题,而是面对日新月异的思想解放,也在不断思考和探索不同的人生路。这是一种人类文明的进步,也是一代人勇立社会思潮找寻自我之路。
不可否认,叶梦现在的位置,是自己成长或被发现的重要推手,但真要从参与者变为决策者,这个中历程何等曲折艰辛,或许自己从心胸视野、能力储备、个人修为等方面还有很大差距。想到这里,他默默叹口气,站在窗台思念起史零零来。要是他在该多好,可以一起聊聊。
正在宁致远思索着自己人生与未来的时候,县委书记江河正从市委书记万绍宁办公室走出来,岳州或迎来又一轮变故,其中也包括宁致远。
修真之混沌至尊
哑鬼 哑鬼
岳州宾馆事件发生后,作为这个地方最高决策者,终究是会出手的。夏永江调整回市级机关任一本书,算是提拔,本人也不可厚非,只是离开了主干线,意味着下步发展受阻;宁致远调县委宣传部,虽然在处理肖芳问题上立了功,但并在水电站改制问题上却与一把手意愿背道而驰,这是原则问题,忍痛也要调整。至于许凡和凌伟,他心中早有打算。
这天,全市基层组织会议结束后,兰心月笑着说,潇雪妹妹,今天你提出的资金需求,我可一分都没敢砍啊!潇雪微笑着回道,您是组织部长老领导,这可得支持我呢。兰心月哈哈笑着说,应该的,应该的。说完,两人并排往外走。两位美女走在一起,犹如一对姐妹花,参会人员不时偷瞄几眼,心里顿时充满惊艳。
走到楼道转角处,潇雪见四下无人,轻轻说,心月姐,最近县区班子会有些调整,涉及岳州副书记,想听听您的建议人选。兰心月心里一惊,脸上不动声色低说,我现在不问人事的,你懂的。潇雪轻声说,联系您的副秘书长张云堂如何,小伙子虽然任副秘书长才一年,但很有培养前途呢。兰心月心里秒懂,这张云堂可是当年罗国平的文字秘书呢,顺口回道,好呀,小张真心不错的。
两人握手道别,兰心月正待转身,忽然想起什么,又碰碰潇雪香肩,凑近耳朵问,其他还有变化吗?潇雪小声回,其他只涉及分工调整,岳州张俊任常委,唐兴鹏调整为副县长,万湖县有三位……兰心月心里一怔,很想问一个人,但话到嘴边又收回去,笑着说,谢谢妹妹,有空我们聚聚。潇雪笑回,好呀,听姐姐安排。
走回办公室,兰心月坐在椅子上沉吟着,夏永江调整,我什么不考虑施晚晴呢,那宁致远又是怎么安排的呢。想到这里,她打通电话,让秘书通知市委组织部老干局副局长、干部一科科长周涟漪来办公室。
周涟漪悄然来到老领导办公室,一脸笑意。兰心月摆了几句闲话,忽然问,施晚晴有变动吗?见周涟漪摇摇头,又问,宁致远呢?周涟漪摆弄着桌上的相框,嘻嘻笑着说,姐真漂亮,看上去不过二十岁呢!兰心月噗嗤一声笑出来,爱怜地说,傻孩子,姐今年都四十五岁了呢。周涟漪啧啧有声,羡慕地说,不知我到这个年龄是啥样,有姐一半乖就好了,改天让宁致远给写首诗,歌颂一下我的青春,好留着纪念。说完,站起来说,姐,我回去了。
兰心月心里顿时明亮,说宁致远文艺范,那不是去宣传部门吗,原来岳州三人是转一圈哪,不知这小子愿意不呢。她点开微信,然后啪啪打字。
紛紛饒饒千百度
末世蔷薇物语 木亿葵
她:兜兜圈圈,又要回原地了
他:什么状况啊
她:沉住气哈
说到这里,她电话响起来,市长邓世勇有请,只得关了电脑,拿起笔记本出去了。
我在NBA当大佬 我是菜园子
宁致远坐在电脑边有些懵圈,脑子里迅速思考着,调整自己的传言应该是真的了,看来江河是容不得知道他秘密的任何人,或许这几位涉事之人都将面临调整。
不做你的傀儡女友
许凡敲门进来,坐在椅子上,吐着烟圈说,一号刚找我谈话,说我锻炼成熟了,可以出去任职的,让我提所去之处建议,我说考虑一下。宁致远笑着说,你想去哪里啊?许凡摇摇头,意思还没考虑到这层面来。
官家大小姐 璃绻
宁致远想了想说,去建设局吧。许凡问,我什么?他没有回答,只是点燃烟,徐徐吐出一口烟雾。许凡边站起来边说,好,就这么定了。他问,去了新单位,就把婚结了吧,芸芸也不小了。许凡转头一笑,红着脸,害羞地点点头。
他起身出了办公室,慢慢在走廊上踱步。楼外的香樟树似乎又长高了些,叶子更加宽大起来。
夏永江看见他,招招手。他便慢慢走过去,进了办公室,坐在沙发上,笑着说,永江兄,印堂发亮啊,最近定有好事呢。夏永江坐过来,低声说,兄弟,我马上要走了,江河这杂碎心狠啊,你和张俊、唐兴鹏转一圈,得利的是张俊,吃亏的是你俩,唉……
宁致远保持微笑,小声回应道,伴君如伴虎,也是好事,我也乐得轻松些呢。夏永江摇头说,不是这么回事呢,常委、办公室主任可是实权派的,有望下步去那边任副职呢。宁致远摇头说,暂时不去的好,顺其自然吧,你哥子去哪里啊?
夏永江呸了一口,恨恨地说,市供销社主任,我日哦,和闲置差不多的!宁致远哈哈笑着说,好单位,我梦想就是这样职位,修身养性,乐在其中啊!夏永江笑起来说,兄弟以后上来开会,记得来看看,你是个好兄弟!
有壹種愛情叫兄弟
两人所以聊起了一些其他话题,办公室一片其乐融融。这时,凌伟正忐忑不安地坐在书记办公室,沉默半天说,书记,我必须下乡吗?江河和蔼地说,你年轻,下去锻炼,以后再回来,才有更大发展!凌伟沉默着,不时搬弄着衣角。江河叹口气说,小伟,平时我脾气大了些,你别记在心上,以后我会关心你成长的。凌伟小声说,好吧书记,我听你的。说完,告辞出了办公室,朝主任办公室走过来。
宁致远从夏永江办公室出来,看见凌伟在自己办公室门口正欲转身,遂加快脚步,轻声喊,凌伟!凌伟便站在门口等,然后一起进了办公室。
夜色雪之舞 左洛閣
听了凌伟述说,宁致远决定要强势一回了,起码办公室人员安排还是要听一听分管领导意见吧。兄弟伙跟着你,无非是两个意图,一是职务上有进步,二是经济上有待遇,否则,最后就只剩下一片寒心。
宁致远没有停留,立即来到组织部长苏婕办公室。苏婕笑靥如花,赶紧倒了茶水,客气地说,致远兄,有事直接通知我来你办公室嘛,哪里能让你亲自跑一趟呢。宁致远对这客套话一笑而过,打趣道,美女来我办公室要遭非议的,还是我主动点的好。
两人哈哈说笑,最后宁致远正色地说,苏部长,办公室人员安排还是要问问我吧?苏婕心里一惊,这宁常委心里有看法啊,脸上露出难色地说,书记定的呢,我也只有建议权。宁致远压住心里升腾火气,温声说,理解你的难处,所以我来找你商量呢,许凡到宣传部任副部长吧,他娃儿才三个月,安排到乡镇怎么照顾家里啊!见苏婕沉默不语,站起来轻声说,我知道你为难,你对江河书记实话实说吧,就说是我的意见。说完,告辞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