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ekpfa熱門言情小說 獵妖高校笔趣-第一百四十一章 女巫的手冊展示-q1j23

    獵妖高校
    小說推薦獵妖高校
    “你这办公室挺凉快呀……清凉符都是学校提供的吗?”
    郑清摸着胳膊上冒出的一片片鸡皮疙瘩,干笑两声,嘴里的话丝毫没有过脑子。原本他还想借着这个机会推销一下自家店里卖的标准符纸,活跃一下双方谈话的气氛,但下一秒看到苏施君的眼神后,男生果断闭了嘴。
    他虽然不太会说话,但却还有半分眼力劲儿,知道什么时候该闭嘴。
    “你今天来,有事?”苏施君垂下眼皮,一字一句问道,手中的羽毛笔被拗出一个骇人的弧度。郑清仿佛听到了那支笔在尖声惨叫。
    男巫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话了,但他知道自己必须做点什么弥补之前的过错。否则他想求助的事情不仅不会有结果,还会给他带来新的麻烦。
    “波塞冬!”
    男巫转眼便想到了一个新的理由:“波塞冬在学校呆了挺长时间了……之前你说过想让他报名,旁听第一大学的课程……我觉得下个学期应该就可以了。”
    说罢,郑清在心底为小狐狸烧了三炷香。
    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提前把你塞进教室绝不是我的本意呐——郑清已经完全可以想象小狐狸在知道自己要上学之后那悲愤与绝望的眼神了。它梦想中的生活就是每天扑扑蝴蝶、抓抓松鼠,可以啃着鸡腿,在没人的地方随地大小便……而不是抱着课本,坐在教室里,听讲台上的老巫师讲那些令人昏昏欲睡的话。
    苏施君原本冰冷的眼神终于解冻了几分。
    声音也暖和了一点。
    “唔……确实,难得你有了一点良心,还记得尼普顿上学的事情。”谈及孩子的教育,月下议会的上议员似乎终于忘却了片刻前的不快,但谈话也难免变得啰嗦了许多:
    “你有没有想好让她选修什么课程?如果你不确定,我这儿有族里发的‘育儿手册’,里面提到一周岁灵狐需要进修的学科。”
    说着,她从抽屉里拽出一本小册子,丢进男巫怀里。
    郑清手忙脚乱的接过它。
    小册子上还沾染着女巫手上的一点香气,但这却激不起男巫心底的一丝涟漪。他茫然的打开封皮,看到扉页上几只颜色各异的小狐狸正在‘幼狐辅导丛书’几个大字的笔画间捉迷藏,那些毛茸茸的小尾巴仿佛毛笔的笔头,扫的那几个大字直哆嗦。
    郑清草草扫过目录,依稀看见几行字,包括‘幼狐捕猎技巧’‘月下氏族社会交往及社会意识的培养’‘规范生活及作息时间’等等。
    波塞冬向来是累了就睡,醒了就玩儿,想让它老老实实按时间表作息,那需要一大沓催眠符或者类似的魔法药剂吧,郑清在心底翻了个白眼,表面却老老实实听苏施君的安排:
    “……符箓、占卜、魔文,这三门是必修的,可以学不懂,但是必须学。魔药对它要求有点困难,可以先选择前置科目草药学……最起码她以后去林子里乱跑的时候,要知道什么蘑菇能吃、哪种虫子能咬。”
    “另外,身为青丘一族的狐狸,纹章学与月下礼仪两门课程她也应该掌握……嗯,魔法哲学对她这个年纪的狐狸来说还比较艰涩,可以过几年再学。”
    郑清目瞪口呆的看着女巫掏出一个小笔记本,滔滔不绝的给波塞冬安排一整个学年的学习计划——看得出,女巫对这件事准备非常充分。
    相对而言,年轻的公费生刚刚完全是顺口一提,他甚至不清楚如果想让波塞冬旁听课程,需要向校工委还是教授联席会议提申请,或者需要提供哪些申请材料、缴纳多少费用。
    幸运的是,费用情况苏施君也安排妥当了。
    “……学费的问题你不用担心,我会安排青丘公馆与九有学院直接联系,以奖学金的名义资助它。青丘公馆对于天资出众的狐狸一向不吝资助,不会引起别人注意的。”
    “还有,你考虑好让它进哪所学院了吗?按照它的血统,进阿尔法是最好的。但我们两个都在九有学院,让它一只狸呆在阿尔法堡,总是不太稳妥,我也不好派专人看管它……”
    “宥罪猎队的经理人林果,他就是阿尔法的学生。”郑清终于有机会提供一点建议,可以展示一下自己的殷勤——最起码表明一下他曾经思考过这件事:“如果去阿尔法学院,林果可以帮忙照看波塞冬。”
    “林果?”苏施君闭上眼,脑袋微微向后仰了几秒,片刻后,她重新睁开眼,语气重新变得严厉起来:“阿尔法学院那个十二岁的天才炼金师?他还只是个孩子……甚至没有苏芽年纪大!”
    林果七八岁就独自一人生活了,苏芽那个年纪可能只会拖着尾巴在花园里捉草精子或者拎着水壶浇花吧,郑清在心底吐槽了一句,表面却不得不为自己的选择分辩一二:
    “林果今年已经十三岁了。”
    话音刚落,男巫便莫名有了一种感觉——在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像是被李萌附体了。李萌同学就经常对其他人说这种话。
    这种感觉让他脸颊有些发热。
    二维进化实验室的主人似乎没有听到男巫的分辩。
    “更重要的是,”苏施君稍稍加重语气:“林果同学的宠物刚刚丢了……据我所知,这件事还是你去校工委申报的。你放心把波塞冬交给他?”
    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人们很难说服自己把钱交给一个常年亏损的基金经理,同理,郑清也没有多少底气劝苏施君把波塞冬交给一个弄丢自己宠物的十三岁孩子。
    即便在郑清心底,林果做事向来很认真。
    “我们可以……”
    郑清刚刚说完这四个字,眼角的余光猛然瞥见办公室角落那盆绿萝后,露出一根毛茸茸的尾巴,旋即,他看见了那张可恶的狗脸,以及它眨巴着的小眼睛。
    他的脸色顿时变了。
    苏施君察觉到男巫表情的变化,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却只看到一盆绿萝,在阳光下微微摇晃。
    女巫回过头。
    男巫的脸色异常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