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n8xj3精华都市言情 此人根基深厚 txt-第二百一十章 概念原型相伴-r6j9r

    此人根基深厚
    小說推薦此人根基深厚
    “好了,这些药膏你拿回去,每天擦一次。记住伤口部位这几天不要沾水。”
    医院一个私密的小手术室之中,穿着白色护士服的陈青花帮助简思默包扎好了手臂的烫伤之后,将配好的药物装入了一个小袋子之中,细心的提醒着病人。
    “谢谢。”
    简思默看着眼前的这个容颜精致,身材惊人的美女护士,不由得面露惊艳之色。
    她也是千神道院受人追捧的美人,但看到陈青花之后,哪怕是以女性的眼光,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简简单单的白色短袖半身裙,却无法掩盖其发光的洁白肌肤,精致绝美的面容之上画着淡妆,显得其本就完美的五官多了一份艳色,琼鼻美目,樱唇小嘴,无一处不美。
    尤其是制服下两团惊人的丰满曲线,撑得布料有些变形。
    “还有别的事吗?”
    陈青花感觉到了眼前这个病人有点奇怪的目光,不由得开口问道。
    “没什么,谢谢医生。”
    收回了往下看的目光,简思默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不客气。”
    陈青花轻轻点头,拿起了病理报告之后,当先告辞离开了这个小手术间。
    用完好的手拿起了包装好的药膏,简思默离开了医院。
    开车的还是那个火部的护卫,两人来到了一个隐秘的地下空间。
    “今天去了哪里?”
    端木明诚站在一个躺着人的养护舱之前,手中拿着一个特质的全能机,正在调试着各种参数。看到简思默进来,有点不满的问了一句,两个人的活一个人干,让他忙坏了。
    “我亲戚来了,今天请假。”
    简思默一句话,就让端木明诚直接噎住了。
    “哼,希望你跟老师也能这么说。”
    虽然简思默来之前换了一套长袖的裙子,遮住了右手的烫伤,但药膏的味道以及僵硬的动作,还是无法瞒过对于人体十分精通的端木明诚。
    “‘风’今天的调试情况怎么样?”
    简思默一边开口,一边用自己的指纹在工作台之上按了一下,一台和端木明诚手中同样款式的特制全能机从凹陷处升起,被她拿在了手里。
    “好得不得了,毕竟是除了概念原型之外,第一个成功的源之战士。若不是老师不同意,我真想将他也练成道兵。”
    端木明诚走到了简思默的身边,将自己今天调试的参数结果通过无线连接,传送到了后者的全能机之上。
    “你用了清零剂!?”
    简思默本来还算是面色平静,但看到了今天注入调试的药剂名单中一个之后,玉容微变,秀眉皱起。
    “每个源之战士都要经历这个过程的,只是早晚而已。”
    端木明诚淡淡的说了这句话,然后切断了数据的传送,转身向着自己名额之下的另外两位源之战士的养护舱走去。
    “山”和“雷”这对兄妹的资质差了点,但这样才显得他的技术高超。
    简思默看着数据清单,右手拳头握紧,浑然不觉伤口的剧痛。
    这样是不对的!
    两百年前,三贤者和天尊联手击退了五大天罪之后,八部乘胜追击,杀入了冰之大陆的极深处。
    火部之主带领着部下,遇到了一处神秘的天坑。
    天坑之底,端坐着一具栩栩如生的尸体。
    尸体虽死,但气机依旧惊人,弥纶天地,使得漫天飞雪的冰之大陆,竟然出现了一处温暖如春的天坑。
    火部之主报告了三贤者之后,三圣之首特地过来一看,一声叹息,摇头离去。
    铸师想要将尸体埋葬,但无论是火烧还是土埋,在落到了尸体周围之时,火焰熄灭,土块崩碎,任何有形无形,都无法触及掩埋。
    想要用空环将尸体装走,但虚空也在刹那被粉碎了。
    最后还是求助兵圣,后者拿了一道符箓过来贴在了尸体的心口,才压制了其死后的气场,装入了一个特质的养护舱之中,包机带回了昆仑联邦。
    这具尸体就是源之战士的概念原型。
    铸师怀疑是一位古老的人王,想要从其身上,为昆仑联邦广大术士,再开一条修行的道路。
    但研究了几年之后,因为在一处遗迹出土了两件神器,就立刻将其抛到了脑后,屁颠屁颠的跑去遗迹挖土了。
    这个研究课题搁置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被甲师在部内的卷宗之中寻到了踪迹,重新开始。
    数十年的苦功之后,甲师终于根据概念原型,完成了源之战士的课题。
    人体与命器的完美融合,两仪归源,造就最强的战斗机器。
    “风火山雷”四件六星的强大命器,就是在千数淘汰者之中,寻到了四个成功的宿主。
    而这四个源之战士,还需要感谢伏断。
    没有他提供摧残过的那些实验品,恐怕到现在还都只是半成品。
    端木明诚走远之后,简思默按下了养护舱的开关。
    “风”睁开了双目,神情迷茫。
    这是使用了清零剂之后,大脑记忆渐渐开始被清空的象征。
    滴滴滴!
    就在这个时候,全能机的声音响起。
    简思默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下自己手上的这个,却发现并没有信息。
    随后才反应过来,是口袋中那个。
    陈青石:【你这水云旗是用了六个术式组成的算法密码吗?我怎么进不去啊?】
    这家伙!
    直接问炼制者核心算法,到底有没有一点情商啊。
    简思默本来就起伏的心情刹那之间就更坏了,直接就忍不住发了一个“愤怒”的表情过去,然后噼里啪啦打了一串字。
    陈青石莫名其妙的挨了一顿喷,心中也感觉有点委屈。
    请教问题而已,你不愿意说就算了。
    至于吗?
    陈青石也有些气了,直接就把她拉入了黑名单。
    这个时候,滴滴滴的信息提示音响起。
    陈青花:【今晚加班,你和青桃自己随便弄点吃的吧。】
    陈青石:【收到,老姐辛苦了。】
    看着窗外已经有些黑下来的天色,再看看身边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之上拿着电视遥控器的桃花妖,陈青石拍了拍她搭在自己身上,只穿了一双小白袜的修长白嫩双腿,对她展示了一下信息。
    桃花妖瞬间眼睛就亮了。
    姐姐不会来,那岂不是今晚都是他们两的空间。
    “你晚上想吃什么,我点个外卖。”
    陈青石却是完全没和桃花妖想到一起。
    他在苦恼今晚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