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gxpik都市言情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偷神月歲-801、斬魔事後,鄭拓憤然離場閲讀-ggr4l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影魔之主,怎样,被光包围的感觉不错吧。”
    郑拓持续释放着光属性灵气与影魔之主的影纹对抗。
    影纹强大非常,乃王级强者的本源力量。
    他必须小心应对,一个不小心就可能遭重。
    不过。
    他能够感受到,影魔之主的力量在不断减弱。
    见如此一幕,他内心颇有笑意。
    影魔之主的小手段他自然知道。
    光属性灵气对其有压制效果,所以其打算以量取胜,将自己压死。
    但影魔之主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灵气存量会如此恐怖。
    他因为有呼吸法的存在,元婴无时无刻不在修行。
    元婴修行同时,灵气存量无时无刻不在增加。
    王级强者的确很强,灵气存量也充足非常。
    但想与我的灵气存量比较,你还差点意思。
    继续释放光属性灵气,对抗影魔之主的影纹。
    两种力量隔空对轰,将那片空间挤压到不断变形,扭曲。
    “真是个难缠的家啊!”
    影魔之主此时此刻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周围如迷雾般的光属性灵气涌动,将他包围。
    他明显能够感受到,光属性灵气对他造成的伤害是无与伦比巨大的。
    这是一种比五行相克还要致命的相克。
    他纵然为王级强者,在面对如此克制时,也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
    “真是倒霉的一天啊!”
    影魔之主不爽是有理由的。
    他费尽千辛万苦,杀入此地,本以为已将魔小七打入沉睡,没想到,突然冒出来一个无面拦住自己行动的脚步。
    且这个无面的手段超乎想象的强大。
    自己可是王级强者。
    在面对其时竟显得力不从心。
    其中虽有光属性灵气克制原因,但无面本身的实力,令他惊叹。
    “无面,不要以为你赢了,今日,我就算身死,也要拉上你作为陪葬。”
    影魔之主发狠。
    他知道不能在拖延下去。
    周围光属性灵气对他的伤害无时无刻不存在着。
    若在继续拖延下去,他怕是将无任何反抗之力,便会被无面玩死。
    堂堂王级强者,被一个出窍期之人玩死,若传出去,他就在给本体蒙羞。
    心念动。
    以身化万千道影,杀向郑拓所在。
    光洁污垢的迷雾之中,黑影道道,向郑拓杀来。
    郑拓见此。
    立刻催动太极图将自身防御,同时以光属性灵气对杀来的道影进行无差别攻击。
    因为有人王壁垒的加持,让他的力量有显著提升。
    光芒所过,道影如水泡,嘭嘭嘭……不断爆裂,化为一团团黑烟。
    黑烟刚出现,便被周围弥漫着的光属性灵气净化干干净净。
    但是。
    因为黑色的影子实在太多太多,近乎无穷尽也。
    在郑拓防守与攻击的过程中,有几道影子杀到郑拓身前。
    道影非常特别,其无形无相,不对郑拓造成任何物理攻击,其专门攻击郑拓神魂。
    刷刷刷……
    三道影子,穿过太极图防御,狠狠撞在郑拓肉身之上。
    “哈哈哈……”
    见此一幕。
    无数道影口中发出哈哈大笑之声。
    “无面啊无面,你的实力终究与我相差太多,而今我入你神魂,看你如何身死。”
    影魔之主的手段无可挑剔。
    奈何。
    他那三道进入郑拓神魂的道影,却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的景象。
    三道道影出现在一片广袤的天地中。
    在这片天地之中,所有的一切,都如被春雨洗过一般的清澈。
    如此空间,便是郑拓的十方世界。
    同时。
    郑拓神魂脚踏虚空,手中托着一枚石鼎。
    “我在此已等候你多时,快到鼎里来。”
    郑拓没有多余废话,直接催动石鼎。
    石鼎迎风变大,鼎中光滑涌动,化为一股巨大吸力,笼罩三尊影魔之主道影。
    “石器?”
    影魔之主道影惊呆在原地!
    “你竟然拥有一尊石器,你究竟是谁,为何如此不凡……”
    影魔之主道影问出心中最大的疑问。
    但这个疑问,他永远也不会知道。
    石鼎发威,鼎中光滑涌动,将影魔之主道影笼罩之后,三道道影根本无法逃离。
    十方世界,光属性灵气,天道印记,石鼎。
    四种绝强力量一起出手,对方还仅仅只是道影而已,根本没有可能逃离。
    三尊道影被石鼎吸入其中,转眼间化为炫目养料,没有任何存活可能。
    干掉影魔之主三尊道影,郑拓知道,战斗远远没有结束。
    想干掉一位王级强者,岂是那般容易之事。
    十方世界中。
    不断有道影出现,而在道影经过惊叹后,便被郑拓吸入石鼎之中。
    各个击破,对郑拓来说是最稳妥最安全的手段没有之一。
    外界。
    影魔之主在经过狂笑过后,逐渐冷静下来。
    万千道影杀入无面神魂之中,按理说,以他道影的强度,应该已经干掉无面才是。
    为何无面看上去没有任何问题。
    如此手段仅片刻他就知道不管用。
    既然不管用,他自然不会在度使用如此手段。
    收回所有道影。
    他重新化为影魔之主模样。
    没有在度出手,感受着光属性灵气从肉身之上划过。
    那种每一次划过,都似乎带走他身体一部分的感觉,甚至一度让他有些许留恋。
    “无面,能将我逼入如此境地,在出窍期,我愿称你为最强。”
    影魔之主言语中没有任何抱怨。
    他如长辈,在夸赞一位年轻的后辈一般。
    “只是可惜,你今日必须死,你的存在不仅对我来说,对某些无上存在来说,都是一种威胁。相信我,死亡,对你来说是最好的归宿。”
    影魔之主低语,他内体传来一股不安的波动。
    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任何预警,在郑拓感觉不妙时,事情便已经发生,
    轰……
    影魔之主自爆。
    王级强者自爆,且在如此狭小的空间中,当真堪称毁天灭地。
    可怕的冲击波瞬间将虚空震裂,大地转眼间凹陷数百米深浅。
    青青草原在影魔之主的自爆之中,彻底化为灰烬。
    目所能及,所有的一切,全部化为灰烬,包括此时此刻的郑拓。
    郑拓的反应已经够快。
    但王级自爆的威力超乎想象。
    特别是在这狭小的空间内,刚刚一瞬间自爆的威力,他完全没有预料。
    太极图在这种自爆中被瞬间摧毁,他的傀儡之躯更是无法承受如此冲击,瞬间蒸发。
    亏得他有三分之一秒的反应。
    将本体奶奶所在以古铜宝镜收走,同时自己遁入神魂界避难。
    足足过了小半个时辰,宝镜告诉他,外面已无事。
    郑拓这才派出傀儡,探查青青草原。
    如今在叫青青草原属实有些不沾边。
    因为如今的这片空间,已彻底变成一座深不见底的深渊。
    深渊漆黑,似一眼看不到尽头。
    不仅如此。
    头上之上虚空被影魔之主的自爆震裂成一块一块,眼看有崩坏架势。
    王级自爆?
    郑拓摇头。
    他其实真没有想过影魔之主会自爆,以如此自损生命与自己同归于尽。
    毕竟是王级强者,金字塔顶端的存在,选择自爆,本身对王级强者来说就是一种侮辱。
    也正是因为如此,郑拓才没有想到影魔之主竟然选择自爆。
    现在看。
    影魔之主之所以选择自爆,以这种方式与自己同归于尽,问题应该与光属性灵气有关。
    光属性灵气对影魔之主的克制,看来比想象中更加巨大。
    郑拓心中想着,抬手打出光属性灵气。
    以光属性灵气化神阳,照亮整座深渊。
    他想看看,影魔之主是不是在与自己躲猫猫。
    万一影魔之主炸死,回头给自己来上一刀,自己岂不是死的太冤。
    以光属性神阳检查深渊良久。
    待得头上虚空出现龟裂,郑拓知道,现在必须将本体奶奶送回来。
    如若不然。
    龟裂缝隙越来越大,后果将非常严重。
    唤出茅草屋,叫其悬挂虚空。
    茅草屋中,本体奶奶缓缓睁开双眼。
    见此一幕,郑拓嘴角抽搐。
    奶奶你醒的还真是时候啊!
    我这与影魔之主玩命拼杀,刚刚将影魔之主搞死您老人家就醒了。
    说实话。
    我怎么感觉有一股阴谋的味道于此地漂浮。
    “无面小友,你做的很不错。”
    本体奶奶开口,慈祥依旧。
    “影魔之主能进入此地是我没有想到的,若非今日有小友在,怕是老朽我定然命丧于此,且整个东域都会迎来天大的浩劫。”
    本体奶奶言语中满是感激,“在这里,我代表东域生灵,感谢无面小友出手相助。”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郑拓怀疑自己被算计,但事情已经过去,他肯定要秋后算账的。
    “感谢之事以后在说,只是刚刚我斩影魔之主应该只是分身,回头,影魔之主不会亲自前来吧。”
    郑拓有此担心。
    影魔之主当年可是与人王较量的存在。
    就算落败,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对抗的大人物。
    如此人物,怎么可能只有王级实力。
    “无妨。”
    本体奶奶开口。
    “影魔之主因为实力太强,所以根本无法降临此地,因为人王壁垒若发现影魔之主亲致,定然会开启杀阵模式,将影魔之主阻拦在外,对此,当年我曾有亲身感受。”
    有本体奶奶肯定,郑拓算稍微放下心来。
    起码在这里,他不用担心被影魔之主报复。
    “无面小友稍等片刻。”
    本体奶奶显然有事与郑拓诉说。
    其抬手一挥,利用人王壁垒,转眼间将脚下黑漆漆的深渊修复。
    大地平整,青草嫩绿。
    原本漆黑深渊,重新化为青青草原模样。
    本体奶奶见此,满意点头。
    她心念在一动。
    头顶原本龟裂的虚空全部修复,化为一片蓝天白云模样。
    抬眼望去,甚至有鸟儿于其中自由飞翔,好不快活。
    本体奶奶作为人王壁垒阵眼,拥有操控人王壁垒的能力,此举,郑拓倒是并不意外。
    但是接下来本体奶奶的手段,让他惊叹不已。
    本体奶奶挥手。
    原本空无一物的桌子上出现十二座城池。
    细细看去,正是十二阎罗城。
    如今的十二阎罗城满目苍夷,黑与红两种鲜血互相混合,残缺的手掌,胳膊,大腿,头颅,随处可见。
    当真如地狱般,处处充满了瘆人的阴森与可怕。
    郑拓见如此一幕,忍不住微微皱眉。
    他倒不是矫情,而是作为一个正常人,在看到如此景象后本能的反应而已。
    “地狱,真的就是地狱。”
    被郑拓放出来的魔小七在看到如此一幕后,面色也是有些难看。
    魔族非弑杀的种族。
    他们只是与其它种族的理念不同罢了。
    相对于郑拓与魔小七的惊讶。
    本体奶奶看上去明显已习惯这样的场面。
    她没有多说什么,张口,对着桌子上缩小版的十二阎罗城出吹一口灵气。
    与此同时。
    地狱中的阎罗十二城,突然有下起大雾来。
    接下来神奇的一幕出现。
    原本安静的大雾之中,突然有了声音。
    声音听上去热闹非常,有欢笑,有愤怒,有呐喊,有开心……
    待得漫天大雾散去。
    阎罗十二城中原本已死去的罪人们全部复活。
    他们一个个看上去有说有笑,对刚刚影魔族的入侵没有任何感觉。
    这……
    郑拓看着桌子上缩小版阎罗十二城中复活的人们。
    他明显感受到来自冥神的信息。
    冥神是他的傀儡,也是第九阎罗城的阎罗。
    也就是说。
    阎罗十二城中所有的罪人全部复活。
    郑拓惊讶不已!
    同时脑筋转动,立刻想到人王壁垒。
    “是人王壁垒的手段。”
    郑拓不确定的询问出声。
    除了人王壁垒,他想不出任何一种手段能够令已死去之人复活。
    “无面小友聪慧,如此手段,的确来自人王壁垒。”
    本体奶奶没有与郑拓隐瞒,如实说道。
    “十阶阵法,还真是不可思议。”
    郑拓摇头。
    对于十阶阵法,他就算精通阵法,对阵道之法颇有心得,也是难以理解十阶阵法究竟有多麽非凡。
    从某种角度来讲,十阶阵法在修仙界,就是无敌的存在。
    因为东域有人王壁垒这种十阶阵法保护,东域之外任何种族都无法入侵东域。
    这不就是无敌的表现。
    “想来,无面小友也是精通阵道之法,如此手段,小友应不足为奇才是。”
    本体奶奶开始旁敲侧击的说话。
    郑拓立马便知道,本体奶奶怕还有后话。
    “本体奶奶,时间宝贵,有话请直说。”
    开门见山。
    郑拓不想在于此事拖延下去。
    “无面小友果真足够爽快,那老太太我就直接说了。”
    本体奶奶从怀中取出一枚玉佩。
    玉佩雪白之色,上面雕刻有美丽花纹,中间正面是一个人字,背面则是一个王字。
    “此玉佩名为人王玉佩,乃是人王壁垒的钥匙,持有此玉佩者,便能操控人王壁垒。”
    本体奶奶伸手,将人王玉佩放于郑拓身前。
    “今日此玉佩便送与小友,算是刚刚小友拼死与影魔之主对战,保护我东域生灵的奖励。”
    如此好事,郑拓没有伸手接过。
    他相信天上会掉馅饼,但他不相信馅饼会掉在自己头顶上。
    “本体奶奶,如此礼物,太过贵重,小子不能收下。”
    开什么玩笑。
    郑拓也不傻。
    人王玉佩我若是收下,以后您老人家有个三长两短,我岂不是要成为人王壁垒的阵眼。
    虽说他不是什么先贤至圣,但是如果自己能够帮忙,肯定会出手帮忙。
    估计本体奶奶也是看中了这一点,才以如此手段,试图拉拢自己。
    “无面,如此礼物,为何不收。”
    魔小七在此刻开口,“你精通阵道之法,如有人王玉佩,可以对人王壁垒进行深层次的参悟,那对你的阵道之法来说,必将更上一层楼。在有,你拥有太极之力,配合上人王玉佩,就算是王级,也有一战之力,为何不要。”
    魔小七很聪明。
    她知本体想法,所以她试图说服无面,接受人王玉佩。
    郑拓望着本体奶奶与魔小七,不知为何,心中不满非常。
    “两位,我一路走来,帮助本体奶奶回复伤势,阻拦黑化妖孽大闹,最后拼死斩掉影魔之主,才得以保全二位。”
    郑拓的语气非常不客气。
    “但我并未从你们二人身上感受到一丝一毫的诚意与真诚,说实话,我对你们二人很失望。”
    郑拓的话,说的很重。
    因为二者简直在将他当猴耍,老子出工又出力,你们却还在与我玩心计。
    魔小七与本体奶奶沉默。
    就如郑拓所言,她们二者太过想当然,完全将郑拓当场马仔,从未真正将郑拓当成一位足以改变他们命运之人。
    “魔小七,你与我的约定,此刻便已完成,出口在何地,我要离开。”
    郑拓懒得与二者继续纠缠。
    先离开此地在说。
    “无面,我没有轻视你,我只是……”
    “闭嘴吧!”
    郑拓冷眸扫过魔小七,当即叫魔小七闭嘴,不敢在言。
    “我问你,出口在何处。”
    郑拓非常非常不爽。
    他本是一个喜怒不形于色之人。
    但是此刻,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愤怒。
    将我置身于险地之中,待得我化解危险,却又对我攻于心计,毫无诚意可言。
    怎么。
    你们真以为我郑拓在乎什么狗屁人王壁垒的力量。
    郑拓突然如此强硬态度,叫魔小七与本体奶奶始料未及。
    “无面小友息怒,我所言,并非如你所想。”
    本体奶奶试图从中调和。
    但郑拓丝毫不给其面子。
    他心念一动,催动古铜宝镜。
    嗡!
    他身边,顿时裂开一道缝隙。
    能来此地,他岂能没有后手。
    抬脚,踏足虚空之内。
    郑拓望着魔小七,眼中的冷漠,让魔小七感觉心窝刺痛,难以自控。
    “魔小七,以后不要在来找我,你我之间的债已经两清。”
    说完,裂缝缓缓闭合。
    郑拓离开瞬间,魔小七只感觉对自己来说,某种特别重要的东西瞬间消失。
    她如泄了气的皮球般瘫倒在地。
    原本光彩熠熠的眼睛,此刻变得无神,甚至有些呆滞。
    望着如此模样的魔小七,本体奶奶一阵心疼。
    “唉……我究竟做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原本她的目的是让无面成为新的人王壁垒阵眼,代替自己,守护东域。
    但是为何,自己刚刚说了几句话,对方会如此暴怒,甚至冷漠。
    特别是无面那最后的话语与眼神。
    那对她来说都难以接受,何况对小七来说。
    怕是今生今世,二者的缘分,就此断掉。
    “你的不作为,让本来顺理成章之事化为乌有,魔小七,你可知罪。”
    帝轩辕出现。
    他金色的眸子望着魔小七本体,如帝王般,呵斥出声。
    “我做错了什么,我一心只为保护东域,作为东域生灵,无面为何要拒绝如此神圣的使命。”
    本体奶奶摇头,想不通为何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你不了解自己,你不了解人族,你更不了解无面。”
    帝轩辕声音滚滚。
    “你无错,但阵眼之职如牢笼,不仅将你肉身囚禁,更将你神魂囚禁,如此导致你所能看到的未来太过狭隘。”
    帝轩辕知道。
    刚刚魔小七本体对无面的态度,并非其故意。
    只是魔小七本体从出生开始便居住于此。
    她所能够获得的信息,全部来自于分身。
    可有些事,若非亲身经历那一瞬间,是永远也不会明白其中玄妙之处的。
    说白了。
    魔小七本体长时间处于不与外界接触的封闭空间,导致自身太过自闭,对外部世界没有一个清晰的认知。
    想来。
    无面也是发现这一点,所以才故意生气离开,不与魔小七本体谈判。
    因为与这样的人谈判,结果通常不会太好。
    想到此处。
    帝轩辕对无面真是另眼相看。
    无论是实力还是心智,无面都远超一般人想象。
    此人幸亏没有加入影魔族。
    其若加入影魔族,自己定然会出手将其斩杀。
    “为什么,为什么……”
    魔小七本体喃喃自语,感觉自己并未有任何地方做错。
    “你们两个听着,无面之事,今后不准插手,我会亲自与无面交谈。”
    帝轩辕说完,便劈开虚空,离开此地。
    青青草原,只剩神色萎靡的魔小七与其本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