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bmuk好看的玄幻小說 詭異入侵討論-第0237章 莫名躺槍展示-y7u31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
江跃这突如其来的一问,让罗处莫名一阵紧张,而老董则一脸懵逼。
刀御九天 疯狂的大米
“不可能!尸傀都接受指令,不可能擅自滞留的。不信你吹竹哨试试。”老董竖起耳朵听,却没听到什么脚步声。
罗处同样没有听到什么异常。
江跃皱着眉头:“有脚步声在上楼,好像是人类。”
忽然,江跃想起了什么,掏出手机一看时间,已经过了十点半,都快十一点了。
这时候,该不会是星城一中那孩子回家吧?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更要命的是,他现在回来,他母亲已经不在了。他家的门锁也被破坏了。很明显就可以看出异常。
十三四岁的年纪,最是叛逆容易钻牛角尖的时候。
如果直接告诉他事情真相,这个年纪的孩子不可能稳得住,只怕当场就要崩溃,甚至可能会坏了全盘大局。
如果她母亲的魂魄没有被灭,依附尸傀,勉强还能遮掩一下。
但现在,他的母亲只是一具空洞的尸傀,正常人一眼就可以看出问题。一个中学生不可能看不出问题的。
“罗处,你下去先稳住他,过会儿再放他上楼。”
“老董,你在二十楼以上把守,不要让任何尸傀下到二十楼以下。尤其不要出现在18楼。”
罗处虽然不知道江跃有什么打算,但他也没辙,只能听江跃安排。
子母鬼幡留在三十楼,那些鬼物虽然回归自己肉身,却也不敢离开子母鬼幡太远。
因此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轻易离开的。
江跃先上到二十九楼,找到1814那个女业主的尸傀。在她口袋里摸到了她的手机,手机大概一直都没用,居然还有三十多的电量。
这头尸傀嘴里嚯嚯发着声音,动作僵硬麻木,眼神空空洞洞,完全没有生命的光彩。
江跃解锁手机后,暗暗叹气,掉头下楼。
随即又来到1814号房间,将房间稍微整理了一下。
做完这些之后,江跃叹一口气。
自从获得复制技能后,他还没复制过女性。这是逼他女装啊!
江跃本不想这么干,不过脑子里却总浮现出那头鬼物临死前那道不舍的眼神,又看看照片上那十三四岁的少年……
恍惚间,江跃想起了若干年前的自己。
掏出女业主的手机,并没有过多浏览。打开微讯,置顶聊天对象就是她的宝贝儿子。
这孩子虽是单亲家庭长大,倒也阳光,母子俩的聊天记录不多,都是一些生活乐趣分享。
少年叫萧子健,十三岁。
直到楼道传来少年的脚步声,江跃才恍然,启动复制技能,当他再出现在镜子前,已经成了一个干练的中年妇女。
脚步声到了门口,伴随着一声“妈”。
“妈,妈?咱公寓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停电了?还有人拦着不让我上楼?”
江跃头皮发麻,只感觉尴尬无比。
他怎么都想不到,这辈子居然还有当别人妈的时候……
硬着头皮道:“子健,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晚上临时搞了个测试,耽搁了一下,比平时晚了一个小时。本来想明天早上再回来,可是打不通你的电话,我担心出什么事。”
花开在阳光外 泠雨.
这个年纪的少年,刚刚进入青春期变声阶段,声音听着有点沙,但对母亲的牵挂倒不是惺惺作态。
不得不说,这孩子的直觉还真强。
可江跃自然不可能告诉他实情,苦笑道:“妈一个老太婆,能有什么事?不早了,快点洗洗睡吧。明天一早我就要出差,可能要很长时间。这段时间,你就在学校好好待着。”
这也是江跃现在唯一能想出的办法。
先稳着呗。
哪怕是残忍事实要告诉他,至少也得过了这一周,找到合适的机会再说。
“出差?去多久啊?”
“说不准,快的话个把月,慢的话,三五个月都不一定。对了,你们一中最近组织体测没有?”
少年顿时摩拳擦掌:“妈,我正想跟你说了,我们周日去参加体测。这次我有强烈的预感,我一定会成功!”
“嗯嗯,你一定可以的!”
“妈?你不信吗?我这次预感真的很强烈,而且我好像感觉到自己身体机能变强了。妈,我说过,总有一天,我要成为星城第一天才。妈,你知道吗?现在星城第一天才就在我们一中,是从京城回来的一位中六学长,他叫吴定超。我今天还在操场上见过他,真的好帅气,好风光。走到哪里都是焦点。”
江跃看着眉飞色舞的少年,也不忍心打断。
都市无敌高手
少年道:“妈,我们一中这些年也是窝着火呢。整个星城都说,扬帆中学才是星城现在最好的中学,我们一中是最老牌的中学,反而被人轻视了。你说气人不气人?这次吴定超学长发话了,一定要煞煞扬帆中学的风头,什么江跃,什么李玥,定超学长肯定会一个个碾压他们!在交流赛上,打他们一个落花流水,重夺我们一中星城第一的威名。”
好吧……
江跃忍不住想摸鼻子,这当妈也就罢了。
当妈还躺一枪,可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都市梦探 过么
不过这少年连中二都还没到,才只中一,正是少年热血,容易上头的年龄,有这样的表现倒也不奇怪。
丹武天尊 嘟嘟嘟嘟嘟
要是少年人连一点荣誉感都没有,一点激情都没有,那才是真的废了。
江跃笑道:“最好是将来有一天,你把那个吴定超学长都踩在脚下,那就精彩了。”
側室謀略 未慕塵
“知子莫如母啊,妈,这就是你儿子的理想啊。您就瞧好了,这一天不会太远的!”少年嘻嘻笑着,懒洋洋伸了个懒腰,“妈,不说啦,我先洗洗睡了。”
这个年纪的孩子到底是没心没肺的。
一通慷慨激昂之后,也便忘了先前进门那一脑子的疑问,匆匆洗刷了一下,便把行军床打开,跟江跃打了个招呼,倒头便睡了。
反倒是江跃一脸目瞪口呆。
直到这小子睡得很深,江跃才进房间,随意拿了几身衣服,装入一只行李箱当中,轻轻离开了房间。
既然要伪装,索性就伪装得像样一些,能瞒一时就瞒一时吧。
若这小子真的能在体测中觉醒,再找机会告诉他真相,想必会好一些。
这也是江跃目前唯一能做到的善意。
行李箱送到楼上,让老董放起来。
江跃又特意叮嘱了老董一番,不要惊动1814那个少年人。
柳大师一死,这栋公寓的信号屏蔽自然也就解除了,手机已经可以使用。
电力也完全可以恢复。
一切都接近恢复正常。
“先生,您那位朋友,什么时候来?”老董还有点不放心。
“已经来了。”
江跃招了招手,余渊从角落里闪出身影来。他接到江跃的召唤,第一时间就来到这里,只是没得到江跃的许可,他一直躲着没出来而已。
交接了一下,江跃才放心离去。
罗处早就下楼,在车里抽着闷烟。回想这一晚上的经历,心思万千。
诡异事件经历多了,他越发觉得自己很是无力,感觉到力不从心。而江跃的成长之快,也让罗处大感吃惊。
行动局虽然位高权重,可他面对这些诡异事件,原有的那些东西,越来越难应对日益复杂的局面。
再这么下去,行动局能力配不上位置,只怕真的要慢慢混成鸡肋啊。
行动局必须加快吸收新鲜血液,必须迅速改变思路,再用老一套的方式,只怕过不了多久,行动局就完全跟不上形势了。
江跃拉开车门,见罗处抽着闷烟,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调侃了一句。
“罗处不会是被吓到了吧?”
罗处苦涩摇头,忽然认真盯着江跃,问道:“小江,你给句实话,之前那些鬼物攻击我,为什么我毫发无损,而那些鬼物却受伤了。到底怎么回事?我知道肯定是你动的手脚。”
当时罗处其实问过江跃怎么回事,只是江跃并没有正面回答。
这时候危机彻底解除,罗处仔细回想起来,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他身为行动处处长,说起来可怜,虽然也有一些防身手段,但其实都是老一套的一些东西,到底能派上多少用场根本说不准,完全跟不上新的形势。
可那鬼物扑到他身上,却好像遇到高温被严重灼伤,那一幕给罗处留下的震撼是极大的。
他罗某人并不具备这本事,那么肯定是江跃的手笔。
毕竟,在盘石岭,罗处是亲眼见证过老江家传承法阵有多可怕。江跃肯定是继承到了什么特殊能力。
江跃看出来了,今天要是不说点什么,罗处这关怕是不好过。
当下将车门关上,坐上副驾座,一头靠在椅背上,坐了个极为惬意的动作。
“罗处,有句话其实我一直想说。你们行动局是成立了,可这么长时间过去,弹的还是多年的老调子。这么下去肯定不行啊。”
罗处苦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官面上的事,大方向的事,都要层层报告,层层审批,能自己做主的,我们一般都自己做主了。大动作还是得听上面的啊。不过你现在回过头看看,其实诡异时代到来,满打满算都没超过一个月。谁想得到,一个月时间,变化竟这么大?”
“要换作平时,一个月确实是很短的时间,可诡异时代再往后,一天说不定就是一个新变化。”
江跃倒也不是故意刺激罗处,他当然能理解行动局的难处。
一个国家,一个大的部门,哪怕你行动再怎么迅速,总还是需要一个流程的。这跟个人行动不同。
一个人,轻装上路,随时可以调头。
一个国家,一个部门,做任何一个决定肯定需要论证,需要一个过程,不可能像个人那样轻率,因为容错空间截然不同。
罗处叹一口气:“小江,之前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手脚?”
这个问题,罗处大概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
“其实就是一个辟邪祝福,可以维持24小时的时效。一般的邪祟鬼物无法攻击。当然,它的防御极限到底怎样,我也说不准。”
“只有24小时吗?”罗处有些失落,随即自嘲道,“我是不是应该趁时间还够,再去搞定两桩诡异事件?”
“你就是一天24个小时不休息,连轴转,又能搞定几桩诡异事件?”
“唉,所以我们需要你这样的杰出人才加入啊。”
“算了,不加入你们,我们还能愉快地合作。真要成了你们当中的一员,处处要讲原则,讲纪律,万一再来个闫长官那号人,我怕我会忍不住冒犯上官啊。这种坑我可不跳。”
江跃态度一如既往的坚决,罗处自然无可奈何。
奮鬥在紅樓 九悟
“小江,像柳大师这种术士,为什么宁可跟邪恶势力勾结,坏事做尽,伤天害理,却不肯投靠国家,为国效力?”
罗处很苦恼,这段时间,他也算见识到了好几桩这类案件。
之前幼儿园那个术士,包括这个柳大师,还有废弃烂尾楼威胁余渊的那伙人,无一例外。
难道这一身本事,给国家效力他不香么?
江跃倒是很看得开:“罗处,你也要往好的一方面看,像我,像三狗,还有许许多多的觉醒者,不也是站你们这边么?”
“倒也是,这个世界有白就必然有黑。我们确实不能指望每个人都规规矩矩,讲究家国情怀,讲究民族大义什么的。”
“还有一个问题你考虑过么?这些有本事的人,真投靠了官方,能得到什么样的地位?能不能兑换荣华富贵?能否得到尊重?会不会受各种鸟气?坦白说,这些术士都是世人之人,性情多半桀骜,他们未必不想投靠官方,而是心存疑虑,担心价值得不到体现,甚至还要处处受掣肘啊。说白了,就是一个上升渠道,地位荣耀的问题。”
冷少的七日戀人
“咱们就说柳大师这个神棍吧!他真要加入你们行动局,说不定你们行动局一个副处长都可以随便调动他,甚至给他脸色看。可他不加入你们,你们反而要花大价钱请他,对他说好话,各种巴结奉承……”
这不是江跃信口开河,当初行动局如何讨好柳大师,如果奉承巴结,各种低姿态,江跃和罗处是共同见证了的。
跟你保持距离,保持神秘感,则处处受尊重,受吹捧。
加入你,反而不香了,反而处处要看脸色,听风凉话,高额报酬更是浮云。
谁都不是傻子,这种选择,并不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