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5t8zy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禁區獵人討論-第六百七十五章 騙子熱推-b90dz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
    清理战场,工作量不小。
    对于目前这支狩猎队来说,他们跟这些人形异种也没交情,也不知道它们有没有死后入土为安的传统。
    这么多尸首曝尸荒野这个事儿,对狩猎队里人来说心理压力不大。
    之所以要清理并且掩埋,一是为了情报收集。尸体也是情报,尤其是在正常日光照射下的尸体,情报肯定比在夜视仪里绿油油的时候要多。
    二也是为了东欧的生态环境着想,这儿地面上是没什么正常的动物,可天上是有鸟类路过的。
    保不齐回头有饿了的鸟下来吃上两口,它拉肚子没事儿,回头万一变异了那就出事儿了。
    虽说这种可能性不大吧,可也得防着点儿,所以得把这些尸体就地掩埋。
    好在尸体都是堆在山谷里的,埋起来也还算方便。
    在拍照取样之后,铺上一层碎石就是了,不用另外刨坑。
    拍照这份活儿,目前是唐灵玉在做,他是传承猎人,又是摄影师,干这活儿比较得心应手。
    不过无论是给尸体拍照,还是掩埋,这画面也就专业人士受得了。
    普通看直播的人,看一会儿就得吐了,所以负责直播的摄像机没拍这些东西,正由魏行山扛着对准了林朔和苏冬冬两人。
    林朔是凌晨五点左右回来的,这会儿已经上午八点多了。
    昨天晚上鏖战了大半宿,之后是打扫战场收集情报忙到这会儿,狩猎队成员虽然个个都任劳任怨,可早就筋疲力尽了。
    哪怕是林朔自己,也饿了。
    所以现在林朔把炭火烤架支起来,正在热野战军粮,打算亲自给大伙儿做顿饭,涨涨士气。
    可他忘了一点,他自己在昆仑山上遭过这个罪,所以在尸块堆边上做饭吃饭,已经没什么心理负担了。
    其他人可受不了这样,牛肉烩土豆的香味跟尸体的味道一混合,钻进鼻子里那是一言难尽。
    做饭做到一半,猎人们还好一些,欧洲教廷的三个年轻人实在受不了,吐了。
    最惨的是奎恩,他干活儿很卖力,但是怕臭,把头盔面罩还合上了。
    这一吐没反应过来,全吐他自己那身盔甲里了。
    这下他就没法清理战场了,先清理自己吧。
    贺永昌上去给他帮忙,让他把这套全身甲给脱出来。
    这身盔甲算是多功能的,昨晚捂汗今早催吐,再加上奎恩这个白人壮汉浓厚的体味,卸下来之后味道比尸臭更加可怕。
    贺永昌那也是见多识广的人,在一旁捂着鼻子忍了一会儿,实在顶不住,跑到一边干呕去了。
    贺永昌都受不了,附近的苗小仙和唐灵玉就更别提了,扭头就喷,脸都青了。
    林朔做饭做到一半,看场上这个动静,闻着这些味道,也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原本他是没想到会有这一系列不良反应,实属无心之过,现在看到了,就反而不能半途而废了。
    这会儿不仅队员看着,直播摄像机还盯着呢,他这个猎门总魁首是主心骨,得稳当,不能露怯。
    那就继续做饭呗,他们这几个爱吃不吃,反正自己是真饿了。
    抬头看看身边的情况,魏行山和苏冬冬两人那是真不错,这会儿面不改色。
    难怪追爷看他们俩顺眼,这两人也跟自己一样,是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
    也难怪追爷看苏冬冬比看魏行山更顺眼,魏行山这会儿仅仅是面无表情专心拍摄,他对目前正在加热的食物显然没什么兴趣。
    苏冬冬心更大,这会儿盯着土豆烩牛肉,那是目不转睛。
    这是跟自己一样,馋了。
    林朔瞟了她一眼,然后从自己包里拿出一个空饭盒,从已经热好的土豆烩牛肉里头把牛肉一块块挑出来,仔仔细细地弄了满满一饭盒牛肉,然后递了过去。
    苏冬冬俏脸一红,摇了摇头:“我吃土豆就可以了。”
    林朔说道:“你虽然被苗小仙用经络术疏通了血脉,伤势没什么大碍了,可现在肌肉依然是撕裂状态,需要补充蛋白质来愈合,光吃土豆怎么行?”
    “那我把牛肉全吃了,你吃什么呀?”苏冬冬问道。
    “再有一小时空投就下来了,我吃那一批。”林朔把手里饭盒往苏冬冬怀里一塞,和颜悦色地说道,“你把这些全吃了吧。”
    苏冬冬怔了怔,然后看了旁边正在拍摄的魏行山一眼,说道:“你把话筒关了,我有话跟林朔说。”
    “早关了。”老魏说道,“你们俩独处我哪敢开话筒啊。”
    苏冬冬点点头,然后冷着脸对林朔说道:“你是不是在可怜我?”
    “啊?”林朔有点跟不上这个女人的脑回路,不知道这话该怎么接。
    “我用不着任何人的怜悯,包括你林朔。”黑暗曼陀罗冷声说道,“我不信一夜之间,你对我的态度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你要么是在可怜我,要么就是在骗我。
    林朔,我告诉你,你之前跟苏念秋的那通电话我听到了,你别想把事情就这么混过去。
    一盒牛肉就把我打发了,我苏冬冬可没这么廉价。”
    “我……”林朔这会儿是一脑子浆糊,嘴上都开始结巴了。
    猎门总魁首心想我这是遇上什么妖孽了,愣是摆不平。
    “那你想怎么办吧。”林朔直接问道。
    “吃完饭我要睡觉了。”苏冬冬淡淡说道,“你知道应该怎么做的。”
    “不是……”林朔双手合什对这尊女菩萨拜了拜,“姐,你想听什么我就给你说什么,不过肌肤之亲还是算了吧。”
    “其实到底是真是假,我倒没那么在意。”苏冬冬说道,“我不需要别人的怜悯,可你如果是为了这次狩猎而骗我,那倒是没关系。
    我从小就是在互相欺骗的环境里长大的,很适应。
    林朔,你既然要骗人,那应该把事情做得很到位才行。
    总得先让我满意,这样你才能骗过我。
    你现在光是动动嘴皮子,然后来点小恩小惠,这是远远不够的。
    想骗过我这样的人,你得舍得豁出去。”
    林朔叹了口气,苦笑道:“咱们猎人进山狩猎,一场露水姻缘不算什么,本就司空见惯。
    我是个男人,哪有狼不吃肉的,我又没什么损失。
    只是我这趟出来,在家里是有承诺的,我不能言而无信。
    不如这样,我们先以姐弟相称,等到完成狩猎出去之后,咱们再看彼此的缘分,怎么样?”
    “姐弟相称,你这是嫌我老吗?”苏冬冬蹙眉说道。
    “不是这个意思……”林朔摆了摆手,诚恳地说道,“就是我觉得像你这样骄傲而又优秀的女人,别在这里委屈了自己,我看不得这些。”
    林朔这句话,把苏冬冬给说愣了。
    她眼眶红了,猛地一抽鼻子,硬是把即将溢出眼眶的泪水憋了回去。
    “你到底想说什么?”苏冬冬问道。
    林朔挺直了身板,目光坚定地说道:
    “姐,我有信心带着大家活着回去。
    所以这趟狩猎,并不是我们生命最后的一段时光。
    我们刚认识不久,您又是念秋的姐姐。
    您有您的想法,我也有我的顾虑。
    你我来日方长,以后在一起不是没可能,但我们不能像现在这么做。
    在我林朔心里,男女既然要相好,那就光明正大地相好,婚事办了娶进门来。
    现在你我这个样子,算是哪一出呢?
    我这方面的名声,家里都三个夫人了,本来就一般。
    你呢?
    姐,像你这么出色的猎人,我不想看到你这么作践自己。
    你要是继续这么做,就是在我心里插刀子,我真的看不得这些。”
    苏冬冬听到这里,眼泪终于绷不住了,嘴角颤抖着,泪流满面。
    这女子在林朔面前寂静无声地哭了一会儿,然后吸了一口气,柔声说道:
    “好吧,你骗过我了。”
    “我不是骗你。”林朔说道。
    苏冬冬低头抹了抹自己脸上的泪水,喃喃说道:“身为女人,就是听不得这种漂亮话。我已经认输了,你就不要穷追猛打了。活着回去,你哪儿来的信心呢?”
    “不瞒你说,我之前确实没这个信心。”林朔说道,“可现在有了。”
    “嗯?”苏冬冬抬起头来,“为什么?”
    林朔指了指附近正在被掩埋的异种尸体:“因为这些东西。”
    “你的意思是,它们太弱?”苏冬冬问道。
    “不,它们其实很强。”林朔摇了摇头,“我们昨晚遇到的不过是一小股而已,地底下肯定还有更多。不过正是因为它们很强,反而让我看到了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苏冬冬问道。
    “说出来兴许不灵了。”林朔摇摇头,“总之你信我就是了,这是我们活着回去的希望。”
    “这个希望大吗?”苏冬冬问道。
    “你现在把这盒牛肉全吃了,这个希望就很大了。”林朔指了指苏冬冬手里的饭盒,“否则就你目前这个身体状况,回头这个希望出现了你都看不到。”
    “你就是个骗子!”
    苏冬冬瞪了林朔一眼,拿起一块牛肉搁进嘴里,恶狠狠地咀嚼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