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d5ibp熱門都市言情 《諸天大聖人》-第1431章 金仙境中期(求訂閱)看書-oaaul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
    金仙境。
    已是修士开始不朽的开始,“这个境界里,本身就是对不朽的探索和研究……”
    江缺一边运转功法。
    一边思量着这个境界的本质来。
    他确实资质不好,但这并不等于说他江缺就一无是处,就什么都不是。
    相反的。
    江缺因为有前世种种大爆炸信息的洗礼,知道得也比这个世界本身的人要多些。
    前世里,网络上传扬的那些观点和理念,对他来说都是珍贵财富。
    或可一试。
    反正也没多大影响。
    而这些观念,在一定程度上对其修炼是有帮助的,让他可以更好地操作,更好地修行。
    袁守城和葛天师自是不知这些事。
    在他们的眼里,江缺只是在开玩笑,或许是嚣张、狂妄所为,根本不是实情。
    这绝对是开玩笑的。
    太作了。
    江缺正在修炼中。
    院子里。
    葛天师和袁守城对坐在石凳子上,旁边的石桌子则摆放着茶水。
    “守城啊,你觉得这小子的话有几分真假?”
    葛天师心里有些好奇起来,似乎也想看看江缺究竟是怎么意思,因此而听一听袁守城的看法。
    毕竟袁守城和江缺先认识。
    人也是他推荐的。
    既是如此,想必关系也很熟络。
    不过这一次,袁守城却是摇摇头,“咳咳,据我所知江大人倒也不像是那种会说假话、大话的人,不过这一次他确实有点自大了。”
    “所以你的看法是……”
    葛天师眉头一挑,继续道:“此地就你我他,倒不妨直说就是,哪怕说错话也无关紧要。”
    他们关系熟络,自然不需要过多来约束。
    “这……”
    袁守城略微一沉吟,“天师,其实贫道对这位江大人也了解不多,他乃是大唐巡查使,据说当初还是地仙、天仙,想不到这么快就成为金仙了。”
    “哦?”
    葛天师愣住,“不知,他是地仙、天仙的时候,那具体是何时?”
    他想对比一下。
    袁守城想了想,然后解释道:“也就几年前而已,那个时候他还很弱,具体应该是三五年前的样子。”
    “……”
    葛天师闻言则瞪了袁守城一眼,“按照你的意思,他突破到金仙境满打满算才三五年?”
    “是的。”
    袁守城苦笑,“其实我也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并且此人还有一点比较神奇……”
    想到这里。
    袁守城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把话跟对方说一说,以此让葛天师更加地了解江缺。
    “什么事?”
    葛天师继续问道:“关于这小子,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咳咳,天师啊,如果我说出来的话,你可不要埋怨我啊。”
    袁守城有些后怕地说着。
    一副生怕葛天师怪罪他的模样,似乎触及到什么禁忌的话题。
    嗯?
    听闻此言后。
    葛天师先是诧异地看了袁守城一眼,然后一脸惊诧起来,“行了,你说吧。
    即便是说错了,本天师也不会怪罪你的。
    你还能说出花儿来不成?”
    在他看来,无非就是那些普通的信息而已。
    不过这一次。
    袁守城确实没有哄骗葛天师。
    只听袁守城缓缓道来,“事情是这样的,当初江缺来找我的时候,我也觉得惊诧,便暗暗地给他算命卜卦,结果……
    “怎样?”
    葛天师好奇问道:“莫非此子出乎你的意料,而你根本没有算到他的信息?”
    袁守城:“……”
    这一刻。
    袁守城忽然有些惊悚地望着葛天师,整个人都如同见鬼了一样,“天师,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葛天师嘴角抽搐,“猜的。”
    想不到还猜得挺准的。
    事实上。
    就连葛天师自己都没想到,他居然会猜得如此之准,袁守城竟然真的没有算到江缺的信息。
    可是,这怎么可能啊。
    “以你的本事,即便是算一位太乙金仙的所有,也能算得出来吧。”
    更不要说江缺仅仅是金仙,根本不是太乙金仙啊。
    闻言。
    袁守城只有苦笑,“天师,不是我本事不行,也并非我学艺不精,实在是算不出江大人的任何信息啊。”
    “这难道不是学艺不精的表现吗?”
    葛天师嘀咕一声,有些郁闷,“你连玉帝圣旨都能算得出来,他区区一个金仙,应该不难算吧?”
    对于算命卜卦这一行他不懂。
    只是觉得,江缺应该没有玉帝的圣旨厉害,连玉帝圣旨具体内容袁守城都能算得出来,区区一个江缺,应该不难的。
    可现在看来……他有些哭笑不得,“守城啊,你小子也莫非在跟本天师开玩笑不成?”
    这话说得。
    袁守城一脸懵,“咳咳,天师啊,我是真算不到,就仿佛此人并不在三界五行中,也不在六道轮回之内,所以算不到他的任何信息。
    正因为这样,我才觉得他神秘无比,加上他是大唐巡查使,以及金仙境强者的身份,这才将他推荐给天师你的。”
    “我看不仅如此吧。”
    葛天师深深地打量袁守城一眼,“你小子可骗不了本天师,事情绝对不止这些。”
    他本能地觉得,袁守城应该没有说全。
    “天师你神通广大,自然是瞒不过你。”
    袁守城继续道:“其实,他还承诺欠我一个人情,我琢磨着一位金仙的人情,未来很有可能是太乙金仙,甚至是大罗金仙级别强者的人情,这很重要的。
    如果我能得到他的人情,那自然是不错的,所以最后就推荐给天师你了。
    其实,他也是人族。
    这些时日来,也为人族做了不少事,否则即便是欠我一个人情,我也不会推荐的。”
    关于江缺的事情,其实最近一段时间他都去调查过,自然也查到不少东西。
    在得知江缺并非那种乱来的人,他就释然许多,也放松警惕了。
    闻言后。
    葛天师总算是明白袁守城为何要推荐江缺了,“行了,现在说这些也已经没有用,还是静静地等待一个月后吧。
    也不知他能不能突破。
    希望这小子的运气好点,能顺利地突破吧。”
    一个月的时间并不长。
    对修士和神仙来讲,甚至很短暂。
    如此短的时间,江缺真的能突破一重小境界吗?
    他总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突破,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只不过。
    葛天师并不知道江缺的情况。
    他修炼突破的速度,比他想象中的要快得多。
    数之不尽的本源力翻涌而出,开始席卷冲击着江缺的经脉,准备朝着金仙境中期而去。
    一月后。
    江缺身上的气势开始攀升,顺利地突破到金仙境中期。
    这一幕让葛天师和袁守城他们都看得目瞪口呆,觉得简直不可思议。
    竟然真的突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