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1ehk4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老祖宗在天有靈 txt-第649章 楊守安的貼身私祕熱推-foks9

    老祖宗在天有靈
    小說推薦老祖宗在天有靈
    夜,如墨。
    月,如勾。
    寂静的大殿里,两道人影席地而坐,互相依偎着,墙壁上跳动的灯火如豆,将他们的影子,在地上拉的好长,好长。
    藏獒张浩来了一次,抬脚就要走进大殿,却瞬间仿佛察觉了什么,瞳孔一缩,立刻收回了脚,远远地退了出去,并在远处警戒,放哨。
    有人来找杨守安,都被他打发了回去。
    “想不到干爹,竟然还有相好的……”张浩心中好奇。
    他不知道那女子是谁,但看那女子背影妖娆婀娜,长发飘飘,定是一个绝代佳人。
    “这件事,一定不能让干娘李树淑知道,否则,干爹就惨了,她肯定会向祖公主告状的。”
    “祖公主收拾了干爹,干爹地位不保,我的地位就不保了!”
    “保干爹,就是保我,就算干爹包养了小三,小四,小五……我也要帮干爹收拾掉尾巴。”
    “过会儿试探一下干爹,如果干爹是心血来潮的一夜春风,那我就干掉这个女人,挫骨扬灰,不留一丝破绽,如果干爹是用了真情,那就麻烦了,我得想办法帮干爹金屋藏娇……”
    “加油,张浩,奥利给,你行的,舔好了干爹,你的前途一片光明!!”
    张浩的眼中,满是机警与思索的光芒,低头细细的思量了起来。
    多年历练,受杨守安的耳濡目染,张浩已经成长了很多,颇有杨守安的行事作风。
    大殿里。
    杨守安抱着女子,激动的心渐渐恢复了平静,只是额头上,依旧有丝丝汗珠,脖颈上也残留着点点红唇印记。
    “哎!”
    蓦然,杨守安长叹了一口气。
    “汪!怎么了,守安哥哥?”女子问道,声音温柔,抬起头来,白皙的脸蛋无比美丽。
    这是一个比李树淑还漂亮的女子。
    也许因为是狗化形的,所以她的眼睛,格外迷人,又大又亮,却很纯净,就像当年柳氏神山下的湖水般清澈。
    杨守安甚至在她的瞳孔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杨守安听到女子叫他守安哥哥,他的心神一阵激荡,不由得将这女子往怀里再抱得紧了一点。
    “很多人都叫我杨守安,或者扬大人,扬指挥使,唯有你,叫我守安哥哥。”
    杨守安笑着说道。
    女子好奇道:“李树淑不是叫你杨大哥吗?”
    “不一样!”
    “不一样?为什么?汪!”
    杨守安微微一笑,没有解释,眸光变得深远。
    李树淑的背后,是祖公主,扬守安想往上爬,想做人上人,所以就和李树淑在一起了。
    如果杨守安有一天犯了错,要被责罚,能保他的人,就是和李树淑关系最好的祖公主柳欣。
    这时候。
    女子美眸转动,小酒窝甜甜一笑,轻声道:“汪!我懂了!”
    “哦?那你说说看!”杨守安轻笑道。
    女子眨眨眼,道:“一个人的成功,离不开贵人相助,而李树淑,就是你的贵人?!”
    杨守安摇头道:“不,李树淑,是我的有缘人!不是贵人!”
    “我的贵人,是你!”杨守安深深地注视怀里的女子。
    “对我而言,贵人,不一定是朋友,也不一定是家人,而是那个可以让我放下杀意,不捉刀的人。”
    “你能给我正能量,让我相信人间还有真善美,你的存在,让我相信,万物有情!”
    正说着话,外面轰隆隆一声惊雷,闪电横空,而后瓢泼大雨哗啦啦的就落了下来,屋檐上的水如断了线的珠子。
    女子甜甜一笑,手指外面的大雨,深情的望着杨守安道:“天雨虽大,不润无根之草,佛法虽宽,不渡无缘之人,老祖宗虽强,不护无能子孙,引路靠贵人,走路靠自己,成长靠机缘!”
    “汪!守安哥哥,从来没有什么贵人,若有,那这个贵人,就是你自己!”
    “你要相信自己!”
    女子神色笃定,清澈明亮的眼神,凝望着杨守安,非常认真。
    杨守安闻言,浑身一震,讶然看向怀中女子。
    他万万想不到,敌敌狗九号,会说出这样一番有深意的话来。
    也许是女子太单纯,也许是她对杨守安有深情,总之这句话,深深地触动了杨守安心中的那根弦。
    女子却甜甜一笑,道:“守安哥哥,我要和你拱脑袋!”
    她起身趴在了地上,歪着脑袋看杨守安,长长的秀发从脖颈出散落,露出她美丽的侧脸,还有那可爱的小酒窝。
    杨守安一笑,也趴了下来。
    两人头对着头,互趴在地上,脑袋拱在了一起,左右摩擦,如耳鬓厮磨,久久不分开。
    曾几何时。
    他们在天蝎星的柳氏神山上,那紫兰花烂漫的山道上,互相追逐,打闹,捉蝴蝶。
    敌敌狗九号,最喜欢蓝色蝴蝶。
    杨守安经常捉了给她,他们累了就坐在草地上,互相拱脑袋。
    这是温馨而久远的一幕,杨守安永远记在心里。
    也只有在那个时候,他的眼睛才是温柔的,他的手,才没有了血腥气。
    “守安哥哥,我们这是在一起了吗?汪!”
    “嗯,在一起了!”
    “那……那很多人在骂脏话的时候,都说哔了狗,你会不会嫌弃我?汪!”
    “不会,因为我一直认为,我也是狗……对了,为什么你化形了,还要汪?”
    “汪……守安哥哥,这是习惯,你别说了,吻我……汪”
    ……
    天帝殿里。
    柳凡从月池神宫回来后,就闭关了。
    他盘坐蒲团,手心里悬浮着缩小版的长生碑,眸光深邃,脑海里回忆从南歌月处得来的信息。
    “长生碑,只有第一任主人习得了‘者’字秘,在离开长生界的时候,留下了长生碑,是唯一一个没有遭受意外厄运的人。”
    “其他八个主人,都没有习得‘者’字秘,全部发生了意外,大部分陨落了,少数几人,都如南歌月一样,糟了大劫,实力大跌!”
    “看来,这‘者’字秘,除了是九秘之一,还有其他奥妙。”
    柳凡沉吟,自己利用系统,修得了“者”字秘,如今看来,相对比较安全了。
    “另外,从南歌月处得知,她是长生碑主人的时候,只能搬运岛屿一次,而那一次,她将自己与长生界的一座岛屿熔炼为了一体,穿梭到了太虚境葬天池,成了那座无名宝岛,却因此被长生碑镇压了无数年。”
    “可是,我感觉,我还能继续搬运岛屿,并没有大的限制啊!”
    柳凡疑惑,感知着手里的长生碑,十年以后,就能再次动用长生碑,搬运岛屿。
    “莫非,也是因为我修炼了‘者’字秘的缘故?!”
    柳凡不得而知,感觉长生碑上,肯定有秘密,而且与九秘牵连。
    “此次长生碑搬运的岛屿,是长生境外海的双鱼岛,双鱼岛在外海星罗棋布的岛屿中,一个很不起眼岛屿,外海中,还有无数大名鼎鼎的宝岛,以及凶岛。”
    “这些岛屿上资源丰富,有大量机缘,但这些岛屿上,要么驻扎着魔道强人,亡命之徒里的至强者,要么就是诡怪邪异的凶岛,生人勿入。”
    “看来,长生碑随机搬运岛屿,还是有一定危险的,不过,这件事,不能停,还得继续做……”
    柳凡自语,手心中,有一缕乳白色的气息在浮动。
    这气息,是柳凡从双鱼岛上提炼出的一缕长生之气,和人间界的灵气一样,原始,斑驳,需要炼化后,才可以吸收。
    而长生之气,只是一个气引,真正的长生之气,还需要自己修炼出来,如太虚之气一样,从体内自动生出,生生不息。
    因此,长生境,太难突破了。
    所以,用大量的外界长生之气将体内的太虚之气“换气”,换为长生之气,晋级半步长生境,是很多修为达到了太虚境巅峰后,不得不做出的选择。
    但是,长生之气和灵气不一样,它是有三六九等的,根据纯度和形成的时间不等,分为一级长生之气,二级长生之气,三级长生之气……乃至最高的九极长生之气。
    柳凡看着手中的这缕长生之气,颜色淡,品质杂,完全就是一级长生之气。
    皱了皱眉,柳凡一张嘴,便将之吸入了口中,然后尝试以此为“气引”,修炼自己的长生之气。
    岂料。
    “噗!”
    如同扑气的声音,这股长生之气刚入体,就被太虚之气给粉碎了,碾压了,而后从毛孔中驱逐了出去。
    “这……”
    柳凡瞪眼,仔细推衍,思索,最后得出了结论。
    “这股长生之气,太弱,太低级了!根本做不了气引!”
    “混沌之道修炼的九彩太虚之气,需要更高级的长生之气作为气引!”
    柳凡沉吟,也不气馁,伸手一招,将散落的长生之气又收拢了起来,暂时封存。
    “长生碑每次去长生界搬运岛屿,都是随机的,而蕴含着高级长生之气的岛屿,少之又少,那么,想要得到高级的长生之气的概率,就太低了!”
    柳凡挑眉,再次拿出了长生碑,全力运转‘者’字秘,并念动咒语:咖喱阿拉昂九哈萨苏略略略……
    长生碑,开始嗡嗡嗡的颤抖了起来,同时柳凡的身上散发出九彩神光,与长生碑气息相通。
    柳凡开始再次参悟起了长生碑的秘密……
    外界,天雷滚滚。
    太虚界自从被净化后,开始局部下起了大雨。
    而今夜的这场雨,格外大,似乎要彻底唤醒万物复苏。
    翌日,天明。
    杨守安走出了大殿,身侧跟着一个身穿黑色长裙的女子。
    她身材婀娜,长发及腰,绝美容颜和白皙的皮肤在黑色长裙的衬托下,美的让人心动。
    这时候,女子盈盈一笑,就要变成敌敌狗九号的模样。
    “别!以后,你就这样吧!”杨守安说道,思索片刻,“给你取个名字……嗯……就叫杨小九吧!”
    女子眼眸一亮,满脸欢喜的道:“扬小九?嘻嘻,好名字,谢谢守安哥哥!汪!”
    杨守安微微一笑,仰头看了一下天空,心中奇怪,杨小九,这个名字,真的好吗?!
    “走!我带你去见义父,以后,你就是我这个指挥使的贴身助理了!”
    总要有个身份才是。
    说罢,大踏步而去。
    女子急忙跟上,嘴里欢喜的喃喃自语:“杨小九,不就是养小九吗?守安哥哥看来是要养我啦,还不好意思直说,嘻嘻嘻……汪!”
    “等等我,守安哥哥!”女子看到杨守安走远了,急忙跑着跟了上去。
    两人走后,大殿的角落里,张浩钻了出来。
    他眼眸放光,满脸难以置信却又充满了激动之色。
    “看来,干爹是要包养此女了,呔!我昨夜白磨了一夜的刀!”
    “现在,得赶紧帮干爹弄一处好地方,方便干爹金屋藏娇!”
    “相信此事办好了,干爹绝对会对我另眼相看,加油,张浩,奥利给!”
    张浩一转身,匆匆而去……
    ps:求票票,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