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qjtge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靈器復甦 愛下-第一千零九十五章:表態熱推-p4y1j

    靈器復甦
    小說推薦靈器復甦
    贺文看着在场的所有人:“大家都是为了九州未来而努力,有自己的看法是好事,但为了九州的未来,我们需要好好认清楚这件事。”
    他说道:“我奉帝祖之命,与其他天行尊者一起掌管九州,帝祖要去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把九州托付给我们处理,就是因为相信我们的能力。我可以公平公正地给大家一个表态的机会,你们中,有多少人认同我的看法的?”
    不少人都低着头,似乎在犹豫着。
    贺文的观点虽然偏激,但不得不承认,许多镇灵师也认为,活在暗地里,并不光彩。
    他们有着上天下地的能力,却要时刻去保护那些普通人,在没有灵器作乱的时候,还不能强行去干扰,一切都要以普通人的安危为前提。
    身为实力强大的镇灵师,本就应该高高在上,光明正大才是。
    贺文那句“给普通人当看家护院的狗”刺激了不少人。
    房间里的气氛十分沉闷。
    谁也没有说话。
    但随即,有一个人举起手。
    “我同意尊者的观点,我们镇灵师应该活得光芒磊落。”说话的是新的青州氏。
    他原本只是一名长老,但因为贺文不再担任青州氏,便提拔了他。
    此时这新晋升的青州氏迫不及待地想要向贺文表明忠心。
    “很好。”
    贺文微微朝青州氏点头。
    青州氏脸上出现了受宠若惊的神色,激动不已。
    有了第一个举手赞同的,立马又有了第二个,第三个……
    有些人虽然心底不认同贺文,但贺文的实力太强大,到现在还用气势压着他们,又是帝祖钦点的天行尊者,帝祖不在,天行尊者的话就是命令。
    对着干并没有什么好果子吃,所以本着识相的本能,也举起了手。
    大概在两分钟后,整个房间里,赞同贺文观点的人,居然达到了三十八人!
    没有举手的人,只占了少数。
    没有举手的人,包括易清河,常飞鹰,天祖,北海祖等仅有的十个而已。
    易清河悲哀地看着这些举手的人,忍不住提高了声音,问道:“维护这个时代的和平,保证普通人的秩序不崩塌,这是我们所有九州人的理念,也是帝祖大人的命令!你们难道都忘记了吗?”
    他看向贺文,一字一句说得很清楚:“尊者,我想您也应该赞同帝祖大人的话才是。”
    贺文眯起眼睛。
    “你是打算拿帝祖的话来压我?”
    易清河沉声说道:“在九州,帝祖的威严至高无上,无论是谁,都要遵从帝祖的指示。”
    其他人都没有出声,他们不敢和贺文辩论这些道理,因为贺文不是一个讲道理的人。
    自从上位之后,稍微质疑他的人,都被他狠狠地惩治了一顿。
    但易清河生性耿直,他一直坚信九州的帝祖大人是对的,也一直遵守着自己的原则。
    贺文盯着易清河,目光十分尹泽阴仄。
    “你说得没错,易长老,帝祖威严至高无上。”
    这个时候,在旁边一直不说话的方秋瑶倒是出声了。
    她不说话,易清河等人差点都忘记了还有这么一个“天行尊者”在场。
    与贺文的咄咄逼人不同,方秋瑶说话口气就比较温和。
    “当然帝祖的观念自然是对的,帝祖提拔我们五人为天行尊者,自然不是无的放矢。贺文尊者这么说,也只是看看你们是否还记住了帝祖的教诲,考验一番大家是否还身为九州人的初衷。”
    方秋瑶看向贺文,目光微微闪烁示意。
    贺文收起阴沉的目光,立马会意,他露出了一个笑容:“方尊者说得没错,我这是在考验你们。”
    所有人心里一愣。
    这只是一项考验?
    那些举手的人,心顿时就揪了起来。
    如果是考验,那举手赞同贺文的话,就等于是违背了九州的原则,这是要受到惩罚的!
    举手的人,已经后悔了。
    然而方秋瑶如沐春风地笑道:“放心,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想法,这并不可耻,无论你们有什么立场,都没有关系,我们不会追究,更不会这么小气。”
    那些举手的人这才松了口气。
    “但我们要时刻明白一个道理,无论是什么时候,都不能固步自封,九州未来的路仍然需要大家一起去探索。我们九州的尊严仍然不容像小萝卜之流的大奸大恶之人挑衅,小萝卜无视我们九州存在,滥杀无辜,他已经严重干扰到了九州的秩序,必定要将其诛杀,以儆效尤!”
    贺文严声说道。
    “是!”
    那些举手的人赶紧朗声附和。
    然而只有易清河眼底满是深深的怀疑。
    他很清楚,贺文刚才的那番话绝对不像是在开玩笑。
    从九州最近的动静以及那些被派出去寻找一些特殊的人等情况来看,整个九州已经有些变味了。
    ——
    参加会议的人已经散去了。
    房间里很快就只剩下贺文和方秋瑶两人。
    “有洛氏,你倒是好算盘,让我来唱黑脸,你唱白脸。”贺文冷哼了声。
    方秋瑶并不在意,她神情平静地说道:“想要完全掌控九州,仍然需要从长计议,九州在炎道人和重道人手上延续了千年,他们两个在九州人的心目中是一个信仰,很多人可不是那么容易动摇。”
    “这群人冥顽不灵,连身为修道者的尊严都忘记了!真是可耻!”贺文啐了一口。
    “利石,你总是这么急躁,别忘记了,我们要长久活在这个年代,就得慢慢来。”方秋瑶说道。
    贺文冷笑一声,并不搭腔,只是拉过一张纸,指尖浮现出一道水纹,随后纸上就出现了一行字。
    “易清河,天祖单靖安,北海祖穆弘,梁州氏常飞鹰……”
    他把这十人的名字都记录了下来。
    这些都是方才在会议上没有举手的人!
    也就是说,他们是炎道人和重道人理念的忠实追随者,不像其他人那样识时务。
    “哼,你们心目中的炎祖和重祖两人,正忙着在过去折腾呢。你们这些人,可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贺文盯着那些名单,眼底闪烁着狠戾的光芒。
    方秋瑶道:“你打算杀了这十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