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0tpsf精品小說 東漢末年梟雄志笔趣-一千二百六十 士燮犯了郭鵬最大的忌諱-5sf1b

    東漢末年梟雄志
    小說推薦東漢末年梟雄志
    郭鹏的问话没有别的意思。
    他可不觉得许靖和张津有书信往来就是许靖里通外国,这完全可以看做许靖在为他收集交州的政治生态。
    因为许靖已经没有退路,是一个孤臣,除了皇帝,什么都没有了,不依靠郭鹏,许靖今天下朝就要被那群恨他的人下到油锅里面炸个酥脆。
    许靖收集到的消息可以和临淄营密探收集到的消息两相比对一下,看看谁的更加精准,也能更好的了解交州目前真实的政治生态。
    许靖不紧不慢的从软垫上站起来走到了郭鹏面前。
    “陛下,据老臣所知,交州牧张津非常讨厌现任交趾太守士燮,两人实际上关系很差,隐隐有针锋相对的态势,他们之间的矛盾在交州是人所皆知的事情。
    张津是前汉朝廷任命的交州刺史,陛下又任命他为交州牧,是外官赴任,而士燮则是交州本地人,家族在交州六代人,苦心经营,实际上乃交州真正的控制者。
    士燮本人虽然只是交趾太守,但是其弟士壹兼任合浦太守,二弟徐闻县县令士兼任九真太守,三弟士武兼任南海太守,权势非常庞大,在交州首屈一指。
    士家一门四人掌控交州四个郡,而交州一共才七个郡,可见其家族势大,老臣以为,张津固然狂妄,但是士燮也绝非善类,此时与张津针锋相对,可见其人对张津的反感。”
    许靖这样一说,引发了部分官员的思考。
    因为交州非常没有存在感,魏国官员的心思从未倾注在交州身上,搞不清楚交州的具体情况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所以他们不知道张津和地头蛇士家之间的恩怨纠纷。
    更不知道这个士家居然一口气掌握了大半个交州,成为交州的无冕之王,真正说话管用的人,张津说话也没有他好用。
    如此看来,士燮还真的不是一个善类。
    他们纷纷看向了破家灭门小能手的皇帝。
    他们很清楚,皇帝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地方上有某个家族掌控了太大的权势,甚至可以对抗中央朝廷的指令。
    士燮犯了郭鹏最大的忌讳。
    比起张津这暂时的无根浮萍,士燮才是郭鹏最讨厌的。
    而士燮这个时候上表支持皇帝派遣刺史取代张津,无非是想维持现状,继续当他的土霸王土皇帝,不想让朝廷的势力进来干涉交州行政。
    这也是皇帝陛下最讨厌的行为,为了这个,郭鹏杀掉的人可不在少数。
    如此看来,皇帝陛下的想法可能和大家想的都不太一样。
    果然。
    “不要管张津,只回复士燮,并且告知士燮,他是朝廷属意的下一任交州刺史,然后,把这个消息同时泄露给张津知道。”
    皇帝果然不是什么走寻常路的人,就是不想安安稳稳的拿下一块地方,非要让他们自相残杀自己爆炸,然后再以一个拯救者的身份降临当地,获取最大的利益。
    这一次,也一样。
    张津一旦知道朝廷属意士燮担任下一任交州刺史,肯定原地爆炸,他怎么能接受这个局面呢?他肯定会有所动作。
    而士燮根本不想做交州刺史,只想做交州幕后掌控者,现在骤然被皇帝推到前台,肯定也是措手不及,完美的拉到张津的仇恨。
    然后就看着交州发生什么样的乱局好了。
    决策层的高官显贵们正在准备看交州的笑话的时候,皇帝忽然掀起了清丈土地的大变动,由此引发了长达数月的内乱,每个人都被牵扯其中。
    于是决策层的大臣们终于无暇看交州的笑话了。
    等到魏国内乱平息,皇帝登顶皇权之巅,交州局势无法控制的消息也恰如其分的传回了洛阳。
    感情皇帝用阴谋诡计搞乱交州就是为了让交州也乱起来,和魏帝国其他地区一起动乱起来?
    不管郭鹏是不是这样想的,魏帝国发生大规模叛乱的同时,中央属意士燮担任下一任交州刺史的消息也送到了士燮手上,小道消息当然也同时送到了张津手上。
    张津和士燮同时大惊失色。
    张津自然是为了自己的家族无法顺利传承交州牧职位而感到惊讶,更为了士燮被皇帝看中成为交州刺史而惊讶。
    士燮则是单纯的为了自己被皇帝看中成为下一任交州刺史而感到惊讶。
    开什么玩笑,士燮从来没想过要做交州刺史,比起做一个交州刺史,他更在意的是士家的家业能否保全,而且他根本不认为自己走到台前就能给士家带来什么好处。
    士家已经据有了交州七个郡里的四个郡,已然是交州局势的幕后掌控者,要是还不知足成为交州刺史,进一步扩充权力,那中央定然不会坐视不管,恐怕极度繁盛之后,毁灭的危险就在眼前。
    他可是很清楚郭鹏这位皇帝是一个何等危险的人物的。
    当个太守不至于进入中央的眼里,可要是当了刺史,那可就……
    且不说会不会进入中央眼里,张津那里肯定是要疯掉的。
    可不,张津毫无疑问的要疯掉的。
    他一面向朝廷上表,陈述士燮的种种【罪恶】,说士燮是个小人,是个无可救药的贪婪之徒,是个不明道理的野蛮人,是个南疆出身的南蛮子,根本不配做刺史。
    然后就开始图谋不轨,想着侵夺士家的权力,并且为最坏的可能做准备。
    所谓最坏的可能,就是士家为了成为刺史而发动军事行动,强行夺取他的地位。
    士家掌握的军事力量绝对不比他弱,这一点他很清楚。
    现在中央靠不住,张津惶恐之下,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做点什么。
    于是,张津首先从士家没有做太守的三个郡下手。
    他是交州牧的地位,在郭鹏没有下旨撤销张津交州牧的职位之前,他还是交州牧,名义上拥有交州全部官员的任免权和交州的军政财三项大权,没有人可以限制、质疑。
    所以他果断出手,把郁林郡、苍梧郡和日南郡的郡守换成了自己的族人,任命族人张威、张宁和张柳分别担任郁林郡、苍梧郡和日南郡的太守,光明正大的扩充自己的权势。
    在郁林郡、苍梧郡和日南郡三个郡里,不是说没有士家的势力。
    只是说士家的势力比较弱小,而其他各方势力比较烦杂,没有一个统一的号令,这大概也是士家的避嫌之举,为了避免威势过盛而做出的自我规制。
    张津堂而皇之的不顾当地情况,把三个郡的郡守换成了自己的族人,然后带着部分军队去上任,一看就是要搞事情。
    当地人不满,但是张津终究是中央政府任命的交州牧,有大义名分,他们觉得不看僧面看佛面,不能落人口实,给张津发疯动手的机会。
    于是张津让自己的族人控制了三个郡,和士燮家族控制的四个郡对峙。
    这只是开始。
    张津控制了三个郡的郡守之后,又让信任的人去做县令,配合他派遣的郡守。
    然后开始对士家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