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笔趣-第五百一十九章 由明轉暗;屠巫終出!分享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人道是不行滴!”
“还是要我伟光正天道,凌驾于其上,将之统御,才能为洪荒事业更好的做贡献啊!”
鸿钧一脸诸神楷模的表情,那般神圣与超然。
“时代变了!”
“人道病了!不行了!”
道祖唏嘘,感叹寂寞无敌。
羲皇看着他,眨眼,再眨眼,忽的笑了。
“话不要说的太满。”
“虽然人道现在叛逆的紧,胡作非为。”
“但是若祂吃够了毒打,猛的幡然悔悟,浪子回头……”
“摆正立场,正本清源……就你这段位,头都给你打掉!”
“会吗?会吗?”鸿钧神气十足,“我一点都不相信!”
“不信?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好了。”羲皇摇摇头,话锋一转,“你这回有些不对劲呐。”
“这么大气,为女娲脱罪就算了,还白送她一半功劳……这不是增强自己盘古路上的对手吗?”
“我不认为,你是这么有节操的天道精。”
羲皇哂笑。
“想当年,你为了凑齐开天至宝,汇集太极图、盘古幡、混沌钟,那可是真正的天高三尺,恨不得把洪荒宇宙的每一寸土地都给掀过来!”
“这过程里头,你顺带着还做了一回最大的有德者——‘天材地宝,有德者居之’的那个有德者,为当世第一收藏家。”
“看到的每一件先天灵宝,你都没有放过,径直揣进了兜里,作为自己的收藏。”
“若非我等三千神圣技高一筹,那批先天灵宝的诞生,打一开始就有问题……啧啧,后果不堪设想。”
伏羲列数鸿钧的过往,那也是个混世魔王人物,符合世人对天道这种概念的看法。
莫得感情,也没有廉耻,更不存在节操,一切以发展、壮大自己为第一目标。
你骂他,他不在意,只要有好处,啥都可以干!
当然,这是曾经的天道精。
后来的天道精蜕变了。
在洪荒这个大染缸的强力作用下,哪怕是莫得感情的系统精灵,也一点一点的沉陷于泥潭中,获得了“进化”。
至于这要感谢谁……那便是不可言说的秘密了。
“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鸿钧振振有辞,“今非昔比矣!”
我的痴情女友 空城之殇
“羲!你不能用老眼光看人!”道祖的背后有圣光闪耀,纯净洁白,仿佛代表了他的人格,亦如此般,“我早已蜕变,痛改前非,有无边胸襟,高尚品德!”
“要问我为什么放女娲一马?”
“呵。”
“一来,是感慨你们兄妹情深,一点善念相助一把。”
“二来,本道祖如今修行成就震古烁今,盘古之境已近在眼前……可对手难寻!对手难寻啊!”
鸿钧慷慨陈词,“没有对手的神生,是寂寞的。”
“盘古路上,我渴求一个能放手一战的敌人,以之作为我登顶前的热身!”
“女娲,我看就挺合适的。”
“若是因为一些杂事,她便那样简单的退场……实在是太可惜了。”
“所以,我不介意顺手捞她一下。”
这一刻的道祖,非常的有大英雄气魄——山高我为峰,欢迎一切对手来挑战!
如果没有对手?
那就创造一个对手,让她能坚定的走到我面前!
“你呀,就自吹自擂罢!”伏羲嗤笑道,“这些理由,我是一个字也不相信的。”
“真的是这样!你看我这真诚的眼神!”鸿钧一本正经的看着羲皇,心中转动的心思,却不足为外人道也。
其实,伏羲说的没错。
以上的两个理由,都是鸿钧胡说八道滴。
什么兄妹情深——女娲又不是他妹妹,他在乎个锤子的情深。
什么神生寂寞,但求一败——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只有扑街的对手才是好的对手。
真正原因,还是在鸿钧的盘古大业上。
此刻的女娲必须保。
不保不行。
让女娲绝了盘古的希望,太昊还会安稳吗?
想都知道不可能。
一位至强者,当他憋着一肚子的坏水搞事,“洪荒”都得头大,哪还有心支持赛事,让本届盘古争霸赛进行下去,最后决出优胜者?
他鸿钧,岂不是搬石砸脚?
相反,把女娲的问题处理了,保留盘古机会……就算削了东华又怎样?
太昊还是要让步!
这招啊……这招叫挟女娲以令伏羲!
这是从太昊方面考虑的。
而即使从女娲的角度出发……鸿钧也一样要保她,让她上进。
只有盘古的机会大大滴,才能让这位女神信心满满、斗志十足不是?
唯有如此,娲皇才会统帅巫族,去跟妖族的天庭死掐啊!
巫妖不死战,不杀到疯狂,战到宇宙残破,如何迎来无量量劫?
无量量劫不至,他鸿钧,又怎么从紫霄宫里出来,进行最后的证道?!
走不出来,巫族又垮台……真的,天皇帝俊要笑疯了。
疯狂掠夺巫族精华,强压人族,然后转手就举起反旗,叫嚣着“苍天无道”,妖族必要“战天斗地”,绝不接受束缚!
屠天!
逆天!
弑天!
走起!
鸿钧深切觉得,相比于略显憨憨的女娲,目前已经隐隐展现出老阴逼姿态的帝俊,更不好对付哩!
若能让这两者互相拼杀,最后两败俱伤,顺便再将洪荒打到残破,迎来无量量劫……那个时候,便是他鸿钧道祖闪亮登场,拯救苍生成为最高救世主,在无数期盼与欢呼声中,重定天地,更改秩序,再立天庭,迈出登临至高无上境界的一步!
唔,对了。
还有解决零零七的问题。
不过那个时候,这个问题也不是问题了。
发育到巅峰的帝俊,亦或者是女娲,定然满足了承负洪荒宇宙的硬件条件。
到那时,随便把他们中的一个抓进紫霄宫,用李代桃僵的手法,转移因果,为他顶班……
天道的工作,跟他“鸿钧·盘古”,还有什么关系呢?
找错人了!
只要思想敢滑坡,方法总比困难多。
综合来看,鸿钧没有太多的选择,路线很简单。
女娲,是一定要保住的。
当然,顺便报复老领导一手,也不算过分的……是吧?
鸿钧用真诚的眼神看着羲皇,眼底则是若有若无的含着一丝丝挑衅。
伏羲瞅着他,或许是看出来了,或许是没看出来。
到最后,他也只是淡笑一声,“哦,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姑且就信了吧。”
“嘿。”道祖笑眯眯的,“信了好,信了好,大家都会没烦恼。”
“不过话说回来啊……”
“羲,我看东华行将殒落,你却不怎么悲伤的样子,也谈不上极度的愤怒疯狂……这让我很好奇诶?”
“你是不是憋着什么坏呀!”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羲皇否认三连,“众所周知,我伏羲品德崇高,世所公认!”
“憋着坏?不可能的!”
“你莫要污蔑我清白,玷污了我这于浑浊尘世中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
“我有悲伤,只是藏在了心底。”
“我有愤怒,只是留在了未来。”
羲皇眉头微皱,伤感的气氛蔓延,“东华之死,其实也算是一个交待。”
“不管怎么说,当年的‘东华帝君’,也是干了很脏的一件事情。”
“为杀苍龙,却牵连太多无辜,欺骗了许多神圣的信任,践踏了他们的友情……虽然是为了大局出发,但终究是心有愧疚。”
“此次一死了之,也算是前尘旧事一笔勾销。”
“事后,我也不会怨怼太多,打击报复——除了首恶苍龙,还有某个天道精。”
伏羲语气淡淡,“这两个家伙,我是记下来了。”
“往后的日子还长着,时代纪元一个接一个,大家慢慢下棋,我想我在未来的纪元里,总能找到机会,将今天遭遇原样奉还回去的。”
他嘴角微翘,悲伤散尽,逐渐勾勒出一抹笑意。
与此同时,羲皇于心底,默默对自己所言,接上了两个字——
才怪!
他伏某人报仇,怎么会隔夜?
这个时代的仇,必须要这个纪元报复回去!
哪怕……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全然是在他的预料中,甚至干脆是有直接间接的推动。
东华,注定了死亡路上走一遭。
不然,东夷的筹码,又如何能送的出去?
这是一次伟大的战略转进!
由明转暗,改头换面。
绯红色的日记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东华落幕,太昊的“底牌”看起来已经废掉,于诸神眼中彻底失去了威胁。
再往后,这位大佬实力虽有,却左右不了局势,已经算是出局。
但是!
真正的杀招,在此刻才是成型!
高潮,彻底到来!
终是让一个最关键的人物成长起来,从棋子成为棋手,带着他的梦想,去将叛逆的人道正本清源,将飘的不知道自己姓什么的天道迎头痛击,将膨胀的没边的女娲来上最扎心的一击背刺、让其于神生最志得意满的巅峰时刻坠落!
这是要杀全场!
只是,算计归算计,有太昊的幕后推动。
就跟领导在会议上说,让打工仔们踊跃提出意见,批评批评公司最近有哪些不足之处,尤其是领导的行为作风,是否不合时宜。
下一刻,就有谁谁谁站了起来,一点都不带犹豫的,大批特批,将平日积累的不满疯狂发泄。
这种人,肯定是要被记在小本本上的……路走的这么窄,明天上班就用因为左脚先进门的理由,把这家伙给开了吧。
——谁让你这么教我做事?
——那我就先教教你做人!
太不像话了!
领导不要面子的吗?
要委婉,要忍痛,要含泪,态度要到位……那才行嘛!
羲皇思量着自己的计划和筹码,确认大致无碍,脸上的笑容更和煦了些。
鸿钧看着他,畅想到未来自己盘古的胜利,也是能与太昊站到同样的高度,彼时还会怕被报复吗?不可能的!
于是,道祖也笑了。
两位巅峰强者,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在笑。
若是此情此景能记录下来,定然是世界名画。
……
东华帝君,已经到了穷途末路。
是他还是她
虽然他本身就没想过全身退场,是用以“弃子夺势”的那枚“弃子”,舍弃性命,推动战略,让最深的潜伏者更进一步。
但也不得不承认,围杀他的阵容实在是强劲的过分,除非让盘古真身亲自下场乱杀,否则也不太可能逃出去。
三千大罗近乎齐聚,人道苍生巅峰加持,天道系统降临代打……阵容太离谱。
哪怕东华帝君境界超然,甚至都重新制定了生与死的概念,定义之下,他一次次的死了又活,可也架不住那般来回碾压,被覆盖、被镇压,活了又死!
生死幻灭,十二万九千六百次明灭,硬生生消磨存在的痕迹,沉沦道性,让不灭的先天灵光一点点蒙尘,不再那么闪耀,死的都快自闭了。
不过,东华太强!
他接引了一位盘古的本质,境界超然,直接就是代打。
哪怕那位盘古也有大敌,无法援手太多。
可就是仗着一点本质,东华帝君也硬生生横渡生死劫难,创造奇迹!
杀我十二万九千六百次,就想要彻底灭杀我,让我死的不能再死,诈尸不回来?
不够!
死亡的确是我的战略,但你们也休想轻松如意。
当先天灵光黯淡,东华帝君的真我意识近乎被消磨殆尽,骤然间闪耀爆发,再一次击穿了生死的屏障,灵性复苏!
回光返照一样的爆发下,东华打了一波反突围。
尽管失败了,最终没能闯出去……可龙祖身上的伤势更重了,他又双叒叕被重点打击,甚至这回连红云古神的先天不灭灵光都被抢夺走,落到了东华的手里!
苍龙,这一回彻底白干,损失太惨重了。
当然,如此肆意妄为的后果,人道也随之加大了输出的功率,洪荒山河燃烧,本源在激荡,道气汹涌,蓦然化作了一片绝对的空无,覆盖而下——巅峰一击!
下了血本!
“唉!”
东华攥着红云的灵光,叹息了一声。
此刻他身周蒙蒙清气散尽,露出了英武面容,神情上是说不尽、道不清的寂寥。
“我将长眠……”
纵然死到临头,他也是很平静的,很淡定的。
婚后甜宠:澈少的金牌娇妻
不经意间环视四方,那种盖世无敌的气魄依旧在,令许多大罗神圣不敢与之对视,低下了头——
事先声明,他们绝对不是怕头抬的太高,被事后报复。
真的只是因为,对于这样的对手敬佩,行最高的礼仪。
不过也因此,他们不知晓,东华在神生的最后时刻,与一些古神大圣瞬间的“眉目传情”,有暗号发出——
看我脸色行事!
计划继续进行!
三清天尊、冥河老祖、鲲鹏大圣、白泽妖帅、天皇帝俊……等等,都收到了暗号。
而后,下一刻!
帝俊跃出,跟随着人道与天道合击的节奏,拔出了一柄至今未曾开锋的长剑!
此剑名——屠巫!
今日,将以无上古神,血祭此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