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第一千兩百二十九章科恩與鄭芝龍的恩怨看書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小說推薦大明不可能這麼富大明不可能这么富
郑芝龙为什么这么信誓旦旦的就来找科恩了,就是因为科恩的命就是郑芝龙给救回来的啊。
当时科恩得了痢疾,荷兰的大夫直接束手无策。
想想当时荷兰大夫的治疗方式,那真的是,要是你不死就是看不起我的医术啊。
甜心攻略
好好的病人不给折磨死了,就算你上帝保佑,那是真正的保佑
塔纹空间 东方栗子
科恩得了痢疾,结果被荷兰大夫给折腾的,不允许喝水,因为他们觉得痢疾拉的东西都跟水似的,那么这个水肯定有问题,身体里进了水,所以不给喝水才是正确的疗法。
然后就是放血,我们荷兰大夫别的不会,对于这个放血那是真的拿手,拿起一把刀子就给科恩割了腕。
这个痢疾拉的止不住,还不给补充水还要加上放血,反正当郑芝龙找上门的时候,科恩好好的一个汉子,已经被折腾的奄奄一息了。
就算是这样那些荷兰大夫还是不肯放弃,他们又研究出了一个新的治疗方法。
你不是在拉水吗,那肯定身体里有坏水啊,所以荷兰大夫决定用火烤,把科恩体内的水烤干了这病就好了。
当然最后这些荷兰大夫的治疗措施没有实施,因为郑芝龙拿来了诺氟沙星,给科恩喂了两粒之后,科恩奇迹般的好转了,起码这个拉肚子是止住了。
最后郑芝龙拿来的五粒诺氟沙星都进了科恩的肚子,把科恩从死亡线上硬生生的给拉了回来,气得死神都直接摔盘子不干了。
过分了啊,真的太过分了,大明皇帝不讲武德!
当然这些诺氟沙星都从朱由校的手里流传出去的,也不贵一片就五百两而已。
为了筹集资金他给了王财一些阿莫西林和诺氟沙星,一个治疗热病感染什么的,一个治疗拉肚子,这两种药很有用,而且是奇效啊,号称天赐神药,乃是神仙亲手练出来的。
反正在当时引起了大轰动,郑芝龙也托关系用五千两白银买了五粒诺氟沙星,毕竟这个在海上很容易出问题,特别是这个拉肚子,那真的随时都有可能,为了保命他花多少钱都可以。
然后在巴达维亚听到科恩就是得了这个拉肚子的病的时候,他的心思活络了,就这么他救了科恩的性命,在那两年也借着荷兰人的势力壮大了他自己。
当科恩来到了码头上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李信身边的郑芝龙。、
对于这个人科恩可是化成灰都能认出他来。
那真的可是又爱又恨啊,感激他救了自己的性命,但是也恨他在南洋这片地方抢了他们荷兰多少财富。
“哦!我的老朋友!再次见面真的是太好了,上帝保佑你!”科恩一见到郑芝龙立马变得十分的惊喜,然后伸出手做出了要抱着他的举动
郑芝龙也满脸笑意的张开双手迎了上去。
“哦,我的上帝啊,科恩见到你是在是太好了,愿上帝保佑你。”
两个人就这么的抱在了一起,好像一对几年都没有见面的好兄弟一样。
其实两人在心里都恨不得他对方的给弄死,要是没有外人的话,此时两人都能上演全武行了。
只是现在情况不一样,这些人都知道这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要是不客气一下的话岂不是让这些人觉得我科恩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这不是影响我的荣誉嘛。
而郑芝龙也得表示一下自己和科恩的关系是那么的好,看看我们就好像是异父异母的兄弟一样,所以大明找我是绝对没错的,只有我和荷兰的关系最好了。
两人就这么各怀鬼胎的抱在一起,谁也不愿意第一个松手。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当然这都不算什么,最令两人觉得很难受的是,对方竟然如此不要脸!
该死的你竟然开始用力了!
“哈哈哈!我的郑!”
“梆梆梆!”科恩很是鸡贼的用力在郑芝龙的后背砸了三下,这个声音有些沉闷听起来力量不小。
反正郑芝龙觉得自己好像被榔头给砸了一样,一股子闷气在内部郁结。
“是啊是啊,我的科恩兄弟!”
“我想死你了!”
“咚咚咚!”
郑芝龙不愿意吃亏,握住了拳头在科恩的背上狠狠的来了三下。
科恩只觉得自己的背好像要散架了一样,不能吃了这个亏。
“我的郑!”
“我的科恩兄弟!”
“我的!郑!”
“我!的!科恩!”
两人的脸色逐渐的变红了,正在朝着发黑的趋势发展。
因为两人都不愿意松手,环抱的手臂逐渐的开始加力。
两人都是那种比较固执的人,吃啥不吃亏,反正我就是不能在你的手里吃亏,作为一个老对手,我在你手里吃了亏,以后还让我怎么见人!
两人加起来也是好几十岁了,但是还像一个小孩似的谁也不愿意让着谁,反正今日谁松手就代表谁认输了。
看得旁边的李信摇摇头,多大的人了还这么的幼稚。
打起来,快快打起来啊,李信的眼睛里面满满的期待。
不过毕竟科恩还是年纪有些大了,这个在体力上就不如正值壮年的郑芝龙。
只见科恩最后败下阵来。
他被郑芝龙环抱的实在喘不过气了,于是坚持不住的松开了手臂。
郑芝龙也是见好就收,毕竟自己这次可是代表大明来的,那肯定不能随便按照自己的性子来不是。
三界公子 镜光水月
两人做过一场之下都舒坦了许多,但是看面色,郑芝龙带着得意,科恩有些愤愤不岔立判高下。
其实二人都在做一个恩怨的了结。
两人之间有仇啊,在南洋冲突了这么多次,前段时间荷兰人还偷袭了郑家呢。
但是现在郑芝龙随着大明官方出现,那么科恩想要和大明好好处的前提下就不能再去寻郑芝龙的恩怨了,所以两人不得找一个机会报仇啊。
我大明可是有着此仇不报非君子的优秀传统。
荷兰人也有以血还血以牙还牙,所以先报复回来再说,不能影响官方的进展。
“哈哈哈!”
两人一阵笑了一阵之后,便给了一个互相都懂的眼神。
你给我等着,现在饶了你,但是你给我记住,迟早有一天老子要扒了你的皮!
两人的恩怨暂时告一段落之后,便是正式的要开始了。
“荷兰东印度总督简·皮特斯佐恩·科恩!”科恩直起腰部很是骄傲的说出了他的名字,对着气势十足的李信,他那是丝毫不愿意落在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