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諸天苟仙笔趣-第四章玉皇敲詐道祖展示

諸天苟仙
小說推薦諸天苟仙诸天苟仙
只见水官洞阴帝君阴阳怪气道:“哎呀呀,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道理。”
“玉皇大天尊小看谁呢,道祖执掌天道,治理阴阳,自然是天下第一懂王,岂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玉皇大天尊闻言会心一笑道:“想来也是如此,朕一直都是相信道祖的品格的。”
“不像魔祖,干了坏事死不承认,结果他三岁偷看老奶奶洗澡的事情都被翻出来了。”
道祖神色一冷,威胁,这绝对是威胁啊!
他堂堂道祖,是哪种会被胁迫的人吗?!
“咳咳……赔偿这种事情。”道祖吞吞吐吐道:“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商量,只是,只是……”
“只是马一元的穿越,洞阴帝君也有份。赔偿也应有他的一份。”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道祖瞬间将矛头转向了洛风,准备将他拉下水。
武道巅峰(风中之龙)
不料,洛风笑眯眯道:“确实该赔偿,我门下有一佛陀,名为东风。如今上他上榜封神如何?”
玉皇大天尊沉吟一会儿:“佛门之人不要处理,不妨封他个明王雷神之尊,执掌一重核爆雷劫如何?”
洛风想了想,打了一个道揖:“天帝圣明,如此一来众生也多了一重考验,成仙者的水准必定提升一层。”
道祖神色一黑,你们一唱,一喝,在我面前演戏双簧呢。
看着两道不怀好意的目光,道祖十分怀疑,如果今天自己拒绝了,明天道祖欠债不还钱的消息就会传播诸天。
眺望未来,有一条时间线衍生,洛天尊在诸天万界吹拉弹唱,高喝朗道:“洪荒紫霄,洪荒紫霄,最大机构,紫霄宫倒闭了,王八蛋老板,鸿钧,吃、喝……欠下了3.5个亿,带着他的造化玉蝶跑路。”
“我们没有办法,拿着道祖黑历史抵工资,原价都是一百多,两百多,三百多的道祖黑历史,统统只卖二十快,统统只卖二十块!”
婚迷不醒,席少的乖乖妻 赤恋
“鸿钧王八蛋,你不是人,我们辛辛苦苦给你建设天庭,你不发工资,还让人搞破坏,你还我天庭,还我天庭!”
道祖手指一僵,他那本就不多的清誉啊!
司南界天庭被毁,玉皇上紫霄敲诈道祖,得了赔偿金,美滋滋的离开。洞阴帝君水官洛风为了避免道祖秋后算账,也连忙跟着玉皇大天尊一同离开。
行走混沌,如履平地,跨越千万时空,有两位大天尊并列交谈。
从紫霄宫一出来,洛风就不禁好奇问:“天帝向来不是小气的人,今日向道祖索要配置,有欲意何为啊?”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玉皇大天尊笑呵呵:“自然是开蟠桃会了。”
“天庭资金原本有些空缺,不好举办,如今得了道祖赔偿正正好。”
刹那间,空气一片寂静,洛风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回溯时空收回刚刚的话,让你乱说话。
挖了一个坑,前脚刚把道祖坑了进去,后脚就把自己埋了进去。
洛风尴尬一笑问道:“王母开阁设宴,请的是谁。”
玉皇大天尊微微一笑:“上会自有旧规,请的是灵山大雷音寺佛老、菩萨、圣僧、罗汉;三清大天尊及门下仙真嫡传;十洲三岛众神仙,昆仑祖脉诸神圣;先天道后斗姆元君并周天星君;又有那血海幽冥教主、五庄观注世地仙。诸天游历天尊,万界太乙道君,各宫各殿大小尊神,俱一齐赴蟠桃嘉会。”
洛风僵住了,不甘心地直直问道:“可请我么?”
玉皇大天尊哈哈一笑:“道友何来此问?不说三官大帝尊荣仅次于六御天帝,就是天河水君也该跟同斗姆元君一同赴宴。”
“即使无有官位在身,单是大罗之尊,天庭也该发一请帖啊。”
“啊,这!”洞阴帝君水官洛风痛苦地闭上眼睛,他第一次领会到了神位做大的难处啊。
这是避无可避,烦不胜烦。
光阴如水,缓缓而过,奔腾向前,留下只有过去时空的历史烙印。
收起迷雾,过往时空又被重重天机封锁,道道命运遮拦,非大罗不见回溯见证。
美职篮之中国风暴 分裂的石头
云中君嘴角勾起一丝微笑:“现在你们知晓,我为何肯定云汉大天尊会收下一元了吧。”
大司命颔首道:“两害取其轻,同蟠桃会的因果比起来,一元道君的麻烦算是轻的了。”
“况且,收下了一元道君,多出一尊太乙帮手。云汉大天尊向来精明,心中有一本账册。”
一直沉默的少司命出声道:“如果这一切都是云汉大天尊故意让我们看到的呢?”
这段迷雾,仿佛是故意存在,故意让执掌云雾权柄的云中君发觉的。
云汉大天尊毕竟是太易大罗,堪比神道天帝,真得能被他们所算计吗?大司命眼瞳闪烁复杂之色。
云中君神色淡然道:“是有如何,不是有如何?”
“路已经在哪里了,不得不走。”
“只要不是天外飞来一口诛仙剑,一切都是合理的安排。”
少司命知道诛仙剑只是一个比喻,类似的事物有许多,心中惆怅,不禁悠悠一叹。
洪荒是大罗的游戏场,可是玩家也是分等级的,普通用户怎么能跟高贵的v8贵族碰撞呢。
洪荒为棋盘,众生为棋子,大罗超脱棋盘,却只能作为一个观棋者。
观棋不语真君子。
真正能下棋是太易大罗,是神道天帝,是仙道教主,是终极太乙,是佛门世尊。
如天帝玉皇,如水官洞阴,如道祖鸿钧,如诛仙剑之主……
九歌神系失去太一神,只能抱团而居,维持原有的格局,防御有余,进攻不足。
洞阴天太安境中,一片祥瑞景象,处处仙草摇曳,每每神鹤腾空,林深时处见白鹿,水穷极端现黑龙,紫气氤氲,无愧仙境之名。
先天教主洛风看了看黑白棋盘,想起了年号为嘉靖的皇帝摇摇头,一把抓起棋子,合拢棋盘。
是从东华门进,还是大明门,意义重大,一天一地。
朝着流水而去,朗声道:“白鹿童儿,若有人来寻,就说老爷我去东海会客。”
青青造化,郁郁森林深处,一尊白鹿神官拱手道:“谨遵法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