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討論-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有什麼資格兼併你們?分享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小說推薦騰飛我的航空時代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可不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嘛!
以现在腾飞集团的水平,再如何,也不可能跟空客和波音正面竞争的。
首先,实力就不允许;第二,限制性太多。
毕竟世界贸易组织的谈判还没结束,怎么也要熬一熬,既然如此那腾飞集团的想法就很简单了,继续猥琐发育就行了呗!
反正境外石军之流早就给腾飞集团定性了,充其量就是个走山寨冒牌货的血汗工厂而已。
即便有技术含量,那也是复制西方的技术,并不是自己独创,然后以压榨工人的剩余价值,以及政府补贴来谋得盈利。
总而言之,腾飞集团的模式被石军批的是一无是处。
对此,西方世界是深信不疑,腾飞集团更是不做解释。
以至于各界对石军的态度十分的微妙,就好比是夜店里认识的美女,不同人带回去飙车,总能飙出不一样的车速一样,适配性那叫一个强!
当然了,抛开舆论层面,腾飞集团在业内,自然是有自己的独门绝技,而且越是航空巨头越是欲罢不能:一个是独领风骚的脉动Ⅲ型飞机总装线;另一个便是独步全球的电子束毛化处理技术。
有这两项在手,哪怕再也豪横的航空巨头也没办法拒绝腾飞集团。
所以即便腾飞集团做的有些出格,只要不触动这些真正大佬的红线,那腾飞集团就没有什么危险。
基于此那腾飞集团这一次跟印尼国家航空工业集团所谓接触,妥妥的是黄鼠狼给鸡拜年,绝对没安好心。
更关键的是腾飞集团不管怎么做国内外的航空巨头们都会跟没看见一样,任由腾飞集团施为。
换句话说腾飞集团队对印尼国家航空工业集团是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想换什么姿势就换什么姿势。
印尼国家航空工业集团在这个过程中可以叫,可以哭,可以喊,甚至是可以吼,但是就算把喉咙喊破了,也不可能有人过来救他们印尼国家航空工业集团。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因为相较于印尼国家航空工业集团的奄奄一息,毫无价值而已;腾飞集团才是那些航空巨头眼里的香饽饽。
有人说娱乐圈现实,国际航空制造圈儿何尝不是如此?
所以这一次腾飞集团所谓的“和平摆渡”
行动,与其说是像巨头们宣战,更不如说是给巨头们展现一个姿态。
那就是让各位大佬有钱就捧个钱场,没钱就赶紧掏钱重新捧场,以便让我们腾飞集团好好活着。
如此腾飞集团才会不争不抢,给各位大佬当好好的小老弟。
可是,可但是,各位大佬一但不给小老弟饭吃,那老弟就没办法,只能另起炉灶,上百吨的大飞机,咱们玩得起;加专业的直升机,咱们也做得。
总而言之,你们可自己看着办!
各家大佬当然是要给腾飞这个集团这个小老弟饭吃了,不但要给,而且要给的多多的。
这种情况下,腾飞集团想吃掉印尼国家航空工业集团,那不是跟玩儿一样。
谁会拦着?没人来!
不但没人拦着甚至还会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
想到这里瓦希德有些后悔来了趟飞集团。
可后悔也来不及了。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因为就在瓦希德意识到自己可能判断失误并彻底落入腾飞集团陷阱中时,新厂的展示车间门口忽然传来一声爽朗的笑笑“哎呀呀呀呀,瓦希德先生苏哈托先生,真是久仰久仰啊。
你们二位远道而来。着实是让我们腾飞集团蓬荜生辉啊。”
话音未落一位约莫三十上下,神态从容,气质平和的帅气男人快步走了进来。
眼见来人,顾景友赶紧迎了上去,礼貌的说道:“庄总,没想到您这么快就回来了。”
庄建业连忙摆摆手:“琼州的凤凰机场离我们这儿才多远?坐咱们的TNB—18F也就两个半小时……哦,对了……”
说着庄建业指了指瓦希德和苏哈托:“这两位贵客你没怠慢吧?我可跟你说啊,你们部门今年的业绩就指的这两个人呢!”
顾景友连忙点头:“您放心庄总,我对两位印尼客人真的是掏心掏肺,只不过……”
话音未落,顾景友便面露为难之色,然后凑到庄建业的耳边,小声嘀咕道:“我在这儿口水都快说干了,可这帮印尼人连半点儿表示的意思都没有……”
庄建业怔了一下,然后吃惊的看向瓦希德和苏哈托诧异的说道:“邀请您二位担任腾飞集团驻印尼公司的总裁和副总裁,您二位居然不愿意?
既然如此,那我也没办法了、我们腾飞集团最大的诚意就是这两个职务了,如果二位不接受……”
说着,庄建业耸了耸肩:“那我只能说太遗憾了,本来如果二位接受的话我还想把苏系列重型战斗机的大修保养线在印尼也设上一条,可是现在……”
庄建业话没说完,便无奈的摇摇头,然后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行,你们好好聊,咱们合作不成情谊在,从今往后还是好朋友。”
说完这句话,庄建业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
贼船,等我一下!
见此情状。苏哈托是气愤难当,入行这么多年就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
我们是来谈合作的,再不济也是过来采购技术和设备!
怎么一上来就给我们一个驻印尼分公司的总裁、副总裁?你庄建业想干什么?这是要吞并我们印尼国家航空工业集团?
你以为你是谁呀?张张嘴就能行吗?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谁!
然而还不等苏哈托这口气飙到顶点,一旁的瓦希德忽然在苏哈托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叫住了庄建业:“庄总,稍等片刻,我能跟你单独谈一谈吗?”
已经走到门口的庄建业,忽然笑了一下然后再次抬手看了看表:“我只有十五分钟时间。”
“好的,没问题。”瓦希德点点头。
之后的十五分钟时间里,苏哈托就好像知道自己被绿了一样,是即煎熬,又无奈,更是不知所措了。
而至于两人在十五分钟之内谈了什么却无人知晓,只是知道瓦希德与庄建业再次出现在众人眼前时却是谈笑晏晏,如同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直到临近众人,瓦希德这才开口说道:“庄总,你说的那种看一眼就怀孕的技术真的会给我们吗?”
庄建业呵呵一笑:“电子束毛化处理技术不能给你们已经算是我亏待你们了;如果连逆向工程这点小东西都不舍得的话,那你说我们中国腾飞还有什么资格兼并你们印尼国家航空工业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