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小說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第五百一十五章 久遠的呼喚熱推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小說推薦都市的變形德魯伊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猫?
猫?!
钟访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被谁用大锤猛击了一下!
一瞬间,有种灵魂飞升的恍惚感。
好在理性的收束和常识的建立,让钟访只是微微愣了一下。
这只是一只普通的橘猫,也许它是从窗外爬进来的……
好吧,这里是十八楼。
但也许,有其他尚未被自己发现的途径?
钟访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混乱的思维尚未收敛完成,但身体的反馈则是诚实无比的。
好在没人有看见他这狼狈的模样。
不然被别人发现自己被一只猫吓到了……
钟访觉得,这个话题能够在友人聚会的时候保持长期的生命力。
“咪?”
钟访尝试着呼唤这只陌生的橘猫。
但只是咪了一声,钟访便有些说不出口了。
对方出现时机的诡异和他在梦中所见到的场景相结合,让他很难不进行某些联想。
所以,那一声通用于猫界的万能称呼,便带着过于轻佻的意味了。
当然,也可能是对方的眼神着实有些令他感到发毛了。
钟访尝试着直视床上那只橘猫的眼睛,他接触过不少狸花猫。
对于那种充满蔑视的眼神,已经有了足够的抵抗力。
这只的话,倒是没有那般锋利。
而是带着某种,钟访也说不出来的意味。
确认过眼神,是不敢撸的猫……
辉煌岁月 五月十四
而就在这个时候,在钟访的凝视下,那只橘猫缓缓地从床上站了起来。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就好像某种定格动画一般,一切随着那只猫的移动凝固了下来。
它优雅而轻盈地走来,然后一跃而起,在钟访的额头上按了一下……
下一瞬间,钟访恢复行动。
定睛再看时,房间里空空荡荡,又哪里还有什么猫呢?
醫 見 鍾情
钟访摸了摸额头,那里仍然存在某种什么东西触碰过的残余感触。
于是他快步跑到旁边的镜子前。
随后,一个梅花般的爪印静静地浮现在那里。
世界于此停滞……
某种熟悉的感觉令钟访下意识掏出了手机。
屏幕上细节模糊的显示,令钟访微微眯了眯眼。
在打开高数题后,他很快地写好了答案。
于是,钟访清醒了过来。
他知道,他入梦了……
但这怎么可能?
他记忆的前一刻,还清晰地停留在那个镜子之前。
而关于后续的一切记忆,则与当前的梦境完成了完美、却极不符合逻辑的对接。
在意识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入梦境之后,钟访警惕地看了看周围的门窗。
嗯,原本打开透气的窗户此刻正紧紧地关上。
而门的话,更是封闭得死死的,仿佛一丝光也无法从外面透进来。
作为梦境老司机的钟访知道,在梦境里门和窗户之类的重要意义。
只要它们还是关闭的话,那么就没有什么问……
“真是个好运的家伙!”
钟访猛地转过头,他看见了一个叼着一块肉干的陌生青年。
他长着一副西欧人种的深邃脸庞,但整个身体却显得颇为瘦小。
“别这样看着我,我只是一个垃圾佬。”
“借你的梦境缓缓,不然我感觉要被同化了……”
“我会付钱的……”
陌生的青年看着钟访充满警惕的眼神,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
“你要知道,跟着大佬捡垃圾在多元宇宙里是一件很赚的事情。”
“但风险也是很大的。”
“忘了自我介绍:零——一个资深的垃圾佬。”
自称为零的陌生男人如是说道。
钟访没有因为男人相对温和的态度而放松多少。
如果这是在现实,他倒是还冷静些。
但这里tmd是他的梦境!
连e盘隐藏空间都不会令旁边围观的钟访,又怎会容忍其他的存在进入自己的梦境!
“别这么炸毛,你要知道,我也不想的。”
零看着钟访逐渐危险的眼神,不动声色地往后面缩了缩。
“更何况,你都被那一位祝福了,还不能容忍一个弱鸡的紧急避险?”
零指了指钟访的额头说道。
钟访愣了愣,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那个温热的爪印,仍然生动地存在于那里。
倚天 屠 龍
哪怕,这里已经是他的梦境了。
一时之间,钟访觉得自己的思绪很混乱。
“它是……什么?”
钟访死死地凝视着零,不管怎样,这个陌生的男人都令他感到无比可疑和排斥。
“如果你是指赋予你印记的存在……”
“那正是伟大的翡翠长者,安诺德的统治者,燃烧军团的覆灭者,弑神者,易春殿下。”
回到三国当王爷 宇通人
零宛如歌咏一般,吟唱出一条颇为冗长的名号。
钟访注意到,在说出名讳的时候,零的表情和神色都变得肃穆无比。
虔诚?
不,钟访更认为是一种恐惧……
如果说前面的名讳,还令钟访感到非常茫然的话。
最后的那个充满指向性的名讳,顿时让钟访的瞳孔猛然一缩。
是祂!
而在遥远的虚空之中,某种从小憩中醒来的橘猫缓缓地打了一个哈欠……
…………
…………
虚空中,遥远位面投射的阴影通过扭曲的时间和空间在虚空中折射出某种瑰丽的影像。
而亘古的黑暗中,死寂统治着一切。
易春便在这样寂寥的世界中奔跑着。
就像对于凡物而言,短暂的一生中接触到繁杂生命,其绝大部分都是自此后不会再有所联络的。
哪怕再多的悸动,也只是生命中匆匆的过客。
于易春而言,更不会将自己的目光停驻在些许的凡物身上。
也许当他穿梭过虚空的某个时间节点后,偏差的时间已然令某个曾经与他交互的凡物衰老,乃至死亡了。
这是短生种在获得了漫长的时间后,所必然需要面对的。
无尽的时空,在朝着易春呼唤着。
一个又一个的新的时间线,被收束了过来。
如同钟访一般的存在,算是颇为罕见的。
他并没获得易春投递的系统,而是通过世界的梦境得以窥视到易春的存在。
当然,那并非易春真实的影像就是了。
当然即便如此,也足够稀罕了。
以至于易春也会跑去瞧一瞧。
不过,更多的收获,还是源于他朝着无尽位面投放的系统。
到目前为止,他已经收束了158个时间线。
而就在多元宇宙的主轴时间开始向下一个节点跳动的时候,易春感知到了某个久远的、熟悉的呼唤。
那是世界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