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撿到一隻始皇帝 線上看-第四百四十七章 齊國哀鳴曲看書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既然善是愿意的,那赵括当然也就没有再反对了,只要她能过的幸福就好。
只是,赵括的心里未必是开心的,他绷着脸,看起来忧心忡忡的模样,蒙武非常的开心,跟赵括成为亲家,是他所不曾想到过的,没有想到啊,蒙毅那小子不如哥哥威武,瘦小清秀,居然带跑了武成侯家的女儿。赵括沉思了许久,他看着面前莫名有些得意的蒙武,皱着眉头,低声说道:
“还有一件事,我想要叮嘱您。”
“请您吩咐。”
“如果哪一天,我的女儿哭着回来找我….”,赵括紧紧盯着面前的蒙武,那眼神里的怒火让蒙武瞬间胆寒,赵括打了一辈子都仗,按着老人的话来说,他身上自然就带着一种煞气,可能比不上白起,可是也是让人倍感压力,配合上他那冷冰冰的脸庞,蒙武隐约感觉自己后背发凉,头皮发麻。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您放心吧…绝对不会有这样的事情..”,蒙武急忙说道,这就是迎娶赵括女儿的弊端了,有这样一位岳父,是蒙毅的大幸,也是他的不幸啊。赵括的年纪虽然大了,可是浑身孔武有力,体格还是比蒙武大了一圈,比蒙毅大了两圈..若是惹恼了他,只怕有蒙毅好受的。
婚事就如此说定,皆大欢喜。蒙毅本该是最开心的,因为他终于要迎娶自己最心爱的女孩了,可惜,这段时日里,他的压力巨大,首先就是来自赵括的压力,赵括倒是没有盘问他的军功爵位什么的,只是,赵括是秦国唯一的军功彻侯…而蒙毅,他啥也不是,他没有上过战场,甚至都无法继承父亲的爵位。
这让他有着很大的压力,因为,赵括逝世之后,长子嬴政肯定是无法继承彻侯位置的,这个不用多说,而次子成蟜有长安君的爵位,自然也无法继承,赵康自己用战争夺取了一个马服君的爵位,他也不必继承,那最有可能继承的,就是善…继承彻侯,就是降一级,那也是关内侯,蒙毅想一想,都觉得头大。
这让他非常的着急,他急着要拿下爵位,证明自己…而其他的压力则是来自善的几个兄长,最直接的是赵康,赵康直接箍着他的脖子,扬言要宰了他,蒙毅并不怀疑这一点,赵康从小到大就是咸阳的一大恶霸,兄长常常给自己说他的坏话,就好像他是积累了世间所有恶人性格的大恶人那样。
这样的恶人,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若是将来夫妻俩吵个架,然后就被马服君给杀了,这也太可怕了…赵康恐吓了一下,也就没有再继续搭理他,当蒙毅跟着父亲回去,又来到学室里准备上学的时候,却被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给拦下了,这个男人正是长安君成蟜。
成蟜冷漠的打量着他,就拉着他走进了学室。
“当初武成侯,荀子,公孙龙子,韩非子等人坐在桃山,曾辩论治国的方向,荀子说的德政与武成侯所说的德政有什么不同呢?”,没错,这是一次忽然的考试,成蟜就坐在蒙毅的面前,严肃的问道,他是来考察蒙毅的学识来了,蒙毅明明是知道这次著名论战的时候,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也有些懵了。
他哆嗦着,不知该如何回答。
脑海里一片空白,这样的忽然袭击,毫无准备的蒙毅实在是回答不出来。
成蟜又接连的询问了好几个相关的内容,蒙毅却都不能回答出来,成蟜看着他,无奈的摇着头,正要起身,蒙毅却急忙开始回答起来,他的声音还在颤抖着,不过,勉强是说出了长安君的问题,长安君认真的听完,冷笑着说道:“就这些问题,善四五岁就可以回答出来了…也不知她看上了你哪一点…”
“算了,算了,既然父亲都答应了,那我也不好多说什么了。”,长安君平静了下来,脸上又带着笑容,他笑呵呵的说道:“我知道康找了你,你也不要害怕,康性子急,可是心肠是好的。”
“我知道。”,蒙毅低着头,非常的客气。
成蟜满意的点着头,站起身来,就要离开,走了几步,忽然停下来,说道:“有一件事,你知道吗?”
“什么事?”
“封君杀人,可以用爵位相抵。”
腹 黑 總裁
“我…我..知道…”
“知道就好。”
….
然而,蒙毅的痛苦折磨还是没有过去,迎娶善的代价实在是太大,蒙毅完成了一整天的学业,因为几个人所给的压力,这一天,蒙毅学习都是那么的认真,不敢怠慢,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蒙毅见到了来自王宫的使者,嬴政想要见他…嗯,娶一个女孩的时候不要只是看她有没有弟弟,还要看看她有几个哥哥,这非常的重要。
蒙毅又怎么敢推脱呢,他急急忙忙的换上了正装,跟着使者来到了王宫。
嬴政眯着双眼,满脸的笑容,不同与长安君和马服君的冷漠与敌意,嬴政看起来非常的和蔼,温和…他先是问了蒙毅的诸多情况,又问了他将来的想法,蒙毅此刻反而是没有那么紧张了,大概是因为嬴政所表达出来的善意。蒙毅认真的说道:“我要完成学业,然后前往大学,我听闻,武成侯要设立一个大学…”
“等到我进修完,我准备前往地方担任县令,我要治理好地方…我希望有一天,我能接替丞相的位置。”,蒙毅终于表现出来些不同的东西,比如他的远大理想,他的勤奋。这让嬴政非常的满意,作为男人,就应该有些理想,哪怕看起来那么的遥不可及,也要努力着去尝试。
“善长得很像母亲,一样的温柔,一样的善良….父亲总是给我说,总有一天,我会成为善的父亲…代替他来照看她。我是看着她长大的,如果她愿意,我不会阻拦,我真心的希望你们能好好的过下去。但是,你不要伤害她,她经不起伤害,若是你让她受一次伤害….”,嬴政看着他,笑了笑,却没有明说。
未完待续的爱
善,这位赵括的掌上明珠,就这样,要嫁给别人了。
善看起来有些开心,每一天都在憧憬着美好的未来。赵括也是笑呵呵的,为女儿的幸福而开心,即便心里有些酸苦。
这个时代的婚礼尚且没有那么的繁琐,不需要太多的等待,以及太多的礼节,尤其是赵括自己都不太喜欢这些礼节的情况下,这些繁琐的东西就节省了很多。善要出嫁的日子越来越近,赵括做起事来,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赵康是没有办法来参与婚礼的,因为他在会稽郡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赵括有些时候觉得时间过的很慢,有些时候,却又觉得时间的流逝是那样的迅速。
夜深人静的时候,赵括总是坐在室内唠叨:艺啊…我们的女儿要出嫁了,若是你能看到这一幕,该多好啊。
终于,婚礼很快就到来了,蒙毅和善,两位年轻人,正式结为了夫妻,赵括就坐在上位,看着女儿半子朝着自己附身拜见,他欣慰的笑着,婚礼举行了大半,蒙毅就驾着车,要带着善离开这里,回到属于他们的家里,善在这一刻,是那么的幸福,那么的开心,直到她转过头来,看到了在欢送的人群里偷偷擦拭着眼泪的父亲。
赵括站在人群当中,他显得有些佝偻,后背也不再是挺直的,他茫然的看着远去的女儿,哪怕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安慰着自己,可还是忍不住的流下了泪。善也哭了起来,她很想要跳下车,冲到父亲的身边,蒙毅急忙安慰着她,我们以后每天都来拜访他,你现在若是过去,他会更加的伤心…
战神狂妃
送走了善,赵括的府邸里变得空荡荡的。
赵括凝望着自己空荡荡的府邸,无奈的长叹了一声。
在这个时候,王贲带着楚魏两地所征召的军队,来到了齐国的边境,得知秦国出兵的消息,齐王格外的惶恐,他急忙让军队前往迎击,不能让秦国的军队杀进齐国的土地。齐国征召了足足四十万军队,这四十万人从齐国各地出发,浩浩荡荡的,所有道路都被这些士卒们所挤满。
他们看起来混乱无章,那些靠着贿赂坐上来的将军,根本不懂得如何作战,也不知道如何治理军队,他们不像是军队,反而像是土匪,就这些人,赵括带着三四万人,不,或者带着一两万人就可以打得他们崩溃…这是王贲初次带领军队出征,他非常的谨慎,深得其父亲的精髓。
他先是安排一支军队在正面战场与齐国的主力军队对峙,而自己则是带着其余军队直接从楚地上绕道前往齐国的王都。齐国之内,面对秦国的进攻,官吏们非常的惶恐,几天之内,就有很多的大臣辞官躲在了家里,同样的,也有士卒大批逃离的情况,齐国内部政务格外的混乱,整个国家都被笼罩在了巨大的恐惧之中。
可也并非是所有的齐人都是这样。
齐国来到最后的时刻,那些隐忍着的齐国勇士们,却是再也无法忍受,他们想方设法的与齐王取得联系。赵括有几个齐国的弟子,这些弟子们在齐国开创了一个影响深远的新学派,这支新学派的创始者就是赵括最初的齐国弟子之一的田珖,他们是坚定的反战主义者,他们反对一切战争,却也认同大一统。
他们的大一统理论是联合统治,也就是建立一个统一的国度,由七国君王在每年共同选举出一位君王来担任天子,管理天下…这是受到了赵括无意透露出的民主选举制的影响。赵括刚刚听到的时候,也是被吓了一跳,随即就冷静了下来,这学派的目标看似荒谬,却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
而齐地这支学派,也是马服学说的联统派,在齐国还是很有地位的,不少大臣认可他们的学术理论,就连后胜也不反对,只是,在先前,他们聚集起来,鼓动稷下学宫的学者们,希望让后胜下台,让齐王来到稷下学宫,让学者们选举出最适合的大臣和各地官员。
到这个时候,这个学派才瞬间变成了过街老鼠,是啊,大臣们可以同意选举君王,因为他们不是君王,可是却不同意选举大臣,因为他们就是大臣。后胜判处他们谋反,抓住了他们的领袖,将其处死,随即抓捕各地的党羽,新学派迅速衰亡。只是,到了这最后一刻,那些隐藏起来的学派中人,却有些忍不住了。
他们趁机聚集起来,想要冲进王宫,面见齐王。
这些时日里,后胜直接切断了齐王与其他人的联系,他们将希望寄托在齐王的身上,王宫的武士们很快发现了他们的动静,急忙想要镇压,而齐王对这一切并不知情。后胜都没有理会国内这些人,他们如今就是见到齐王,对当今局势也起不到任何的影响了,后胜如此想着。
齐国的军队全部驻扎在了魏地的前线,这样的部署是非常不合理的,他们在前线树立了一道四十万人所组成的“马奇诺防线”,而把两侧却留给了敌人,王贲从楚地绕道,直接绕开了防线,进入齐国的本土,在这里,他都没有遇到一个士卒,全部都是空城,齐国把所有的士卒都派往了魏地…
当秦国虎狼一样的军队来到了齐国王都的时候,驻守王都的齐国士卒只有几千人。
而齐国那些勇武的士卒们,却还是恪尽职守,忠实的守护着魏地的战线,一动不动,对后方出现大规模秦人的消息,齐国的将军们表示,这是秦人的阴谋,他们想要让自己回军,然后击溃防线,故而,他们不能理会这些小道消息,他们就驻扎在这里,等待秦国主力进攻就好了。
王贲的军队将齐国王都围的水泄不通,开始打造起攻城器械。
齐王绝望了。
ps:今天更新的有点晚了,让二三子久等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