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t8有口皆碑的小說 無量劫主 手太陰肺經-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體系差異看書-ftymt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
鲁尔港外的枯木林中,陈安百无聊赖的看着周围尸体上一点点析出的超凡因子。
说起来这些东西对他并没有多大的用处,但想着这个时代还有很多的秘密没有弄清,还不知道要在这里待多久,或许应该留点超凡因子用以培养手下。
虽然他可通过置换的方式无限量的套取低阶的超凡因子,但次数多了总归会对这个世界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
这个世界的时空壁垒又弱,一不小心就可能会去到过去未来,若是因为今日所做之事,影响了未来的发展,把他自己给陷了进去,就自作自受了。
就算他实力强大,能够抗下一些意外,但原本能够轻松完成的事情,横生许多枝节也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情。
当然,现在他的所作所为已经有了这方面的趋势,不过却是探索需要,没有办法,能够避免的还是需要注意一下。
感觉那些超凡因子全部析出还得有一会,陈安不禁又转头看向莫里森。
这个时候的莫里森与之前相比已经完全变了一个样子,他干瘪的被无数藤条缠绕着,悬吊在半空,身体里原本磅礴的生命力被抽取的涓滴不剩。
市長老公請住手 納蘭靜語
对于莫里森的质问疑惑,陈安完全不放在心上,也没有让他做个明白鬼的意思,在其表露出疑问后,直接先弄死了马蒂尔德。
这家伙本身也没有任何的战斗力了,直接一个精灵火焰,像带走贝内特一样将他带走,然后就打算连莫里森一起收拾掉,反正他想要混入紫色蔷薇的计划是彻底流产了,那么再留着这些人也是全然没有用处。
只是半神的实力真的很强,强的有些超乎陈安的想象。
或许是因为力量均衡的原因,在这个世界轮回等级之间的能量度差距因为末法的缘故,被极大的拉平了。
轮回一级到轮回五级,轮回六级到轮回八级,除了这两个层次之间有比较大的差距之外,各等级之间的差距却是非常小,决定个人实力的东西,取决于技巧,法术搭配,战斗意识等。
因此,陈安收拾一个轮回六级的莫里森竟然很是费了一番功夫。
尽管他刚出手就凭借位阶的差距将对方重创,可这家伙却硬生生靠着对这个世界超凡体系的理解,和精湛的战斗技巧,和陈安周旋了起来。
最后就算被嗜血藤绑缚不停的被抽取生命力,也靠着顽强的生命力硬挺了十几个呼吸的时间才算是死透气,让陈安很是惊讶了一把。
这其实可以说是陈安第一次面对这个时代的半神强者,在赛尔加市政厅那一次不算,两个半神虽脆死于枯萎诅咒,可却是在大罗天尊的力量增幅下,那是另外一个层次的力量,跟思感化身所掌握的东西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其实对这种力量,陈安本没有必要在意太多,以本体大罗天尊的实力,去往任何世界,面对任何体系都可以凭借强悍的实力直接碾压,纠结这些完全是庸人自扰。
但行走这么多世界,见识过这么多不同的风景,他习惯性的就想要研究研究其中的因由。
在他之前所见,无论是康斯顿家族的血誓者,还是凯尔、马蒂尔德等人,他们的实力真的很弱。
超凡的力量并非他们力量的根本,那就像是一件偶然获得的武器,或许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但也有可能受其限制,难以发挥。
可到了轮回六级的半神层次,似乎就不一样了,这股力量竟彻底融入其根本,变成其真正实力的一部分,无论是生命力还是战斗力都有了一个极大的提升。
秋叶原之星名璀璨 风月血殇
如果非要让陈安形容这其中的变化,那应该说像是凝聚了一个类似妖魔真身的弱化版的天仙之躯。
其实轮回九级和轮回六级之间的差距还是蛮大的,毕竟那又是一个更高的层次,陈安此时想想,之所以收拾对方这么费劲,是因为他并没有和轮回因子彻底结合。
他现在还像普通超凡者那样,只是把超凡因子当成一个工具。
也就是说,他现在虽然是轮回九级的层次,可本质上连轮回六级的半神境界都不到。
想通这些,陈安不禁摇了摇头,对于这一点,他并没有什么好办法,根据从本体那里获取的信息来看,与这个世界的超凡因子彻底融合,会出现一些不好的事情,哪怕仅仅只是相态装备,只要是概念上的接近,就会被这个世界固有的法则所束缚。
所以哪怕是和这个世界真正的轮回九级有差别,甚至连轮回八级的战力都没有,陈安也不去肖想成为真正的半神。
即便只是思感化身,如非万不得已,他也不想去轻易尝试。
况且,他现在的实力也够了,根据这个世界目前的情况看,除非涉及神灵的领域,否则他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说站在了金字塔的顶峰。
若真出现神降或遇到这个世界的顶尖强者,他完全可以通过召唤的形式把本体弄来,本体一出估计什么魑魅魍魉都得烟消云散。
当然,若是没有足够的诱惑,就算放弃了这具思感化身似乎也没有什么。
现在的他对这个奇妙的世界越来越熟悉,虽然还没到彻底掌握规则的层次,但稍微篡改个规则召唤几个思感化身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这是属于大罗天尊的底气。
龙缘 大风刮过
恶魔,腹黑丫头我爱你
轻轻一招手,粗壮的嗜血藤往内里一挤,莫里森干瘪的身躯顿时支离破碎,一团似乎蕴含着无尽奥秘的星璇出现在了陈安的面前。
他一伸将之收起,随后又本着不浪费的原则,将已经基本全部析出的其他人的超凡因子一一收取,这才转身离开,向着港口的方向而去。
他这一次算是倒霉催的,原本混入紫色蔷薇的计划算是彻底破产。
凯尔虽然还掌握着紫色蔷薇其他的据点信息,甚至知道青山观察院驻地,但现在回去也是被清理的命运。
本着废物利用的心态,他最终决定还是去奥特兰德的首都伯德去看一看。
这场战争是从卢恩公国爆发,迅速席卷了整个大陆,可作为三大强国的奥特兰德、诺尔曼、茵蒂斯却没有动静,这一点十分的奇怪。
他在赛尔加抓住凯尔之前,凯尔的任务就是策动康斯顿家族的动乱。
所以这三个国家的王城必然有着更大阴谋在酝酿。
之所以选择伯德去碰运气,一来是因为他现在就身处奥特兰德,二来就是凯尔的身份。
这家伙是奥特兰德皇帝的堂叔,卡米尔亲王的幼子。
按照奥特兰德的规矩,只有长子才有继承权,另卡米尔一系被皇帝一系压的式微已久,凯尔的这个身体对他本身而言的确是不尴不尬的。但对陈安来说,却相当有用,是一个既可以远观,又可以随时获取核心信息的好位置。
另外,看刚刚马蒂尔德的口气,伯德那里应该正有什么事情发生,而且是有关紫色蔷薇的,所以在紫色蔷薇这条线断了以后,算是陈安最好的选择了。
“凯尔,你怎么……”
陈安一边思考,一边前行,所以行进的速度并不快,才走出没多远,就有一个惊疑不定的身影在旁边响起。
他侧头看去,只见是一个身量极高的光头壮汉,他手中还抓着刚刚离开的海蒂。
只是此时的海蒂身上已经完全没有了生命的气息,她身上大半 赤 裸着,只有一些破烂的布条依旧挂在其身上,裸 露的白皙皮肤上满是青紫,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死前经历了什么。
一丝淡薄的光晕正在她身上流转,无端的给这些伤痕又添加了一点凄然之态。
那是超凡因子正在析出的过程,想来也应该是光头壮汉没把她尸体随意乱丢的原因。
“阿拉索!”
死去的海蒂并没有给陈安心头造成一丝的波动,那毕竟只是一个才认识不到两个小时的女人,反倒是那光头壮汉让他有几分兴趣。
当然,这个兴趣所指的不是光头壮汉本身,而是总结和莫里森那短促一战的经验,他想到了对超凡力量运用的一些技巧,正准备找个超凡者试验一下,没想到正好就有这么个家伙送上门来。
本来从马蒂尔德的口中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后,陈安并没有放在心里,无论是对海蒂的安危,还是对可能的消息泄露,他都没想去费那个功夫,去找这家伙。
可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没想到这家伙急着赶回来和马蒂尔德汇合,竟然还是让他给撞上了。
这都不能怪命运的捉弄,陈安总共解决马蒂尔德等人和莫里森也没用多长时间,只是说这家伙实在是不够持久,时间太短了。
另一边,面对嘴角勾起一丝诡异微笑的陈安,阿拉索却是一阵惊疑不定,在他的认知中凯尔是挺强的,可马蒂尔德的阵容却十分的豪华,就算是面对半神都未尝没有一战之力,可现在从林中走出的却是凯尔,马蒂尔德等人却是踪影全无。
迷路?走岔了?那几乎不可能,他是先看见凯尔,才去追海蒂的,可现在是什么情况?
麻辣老板娘 天齐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马蒂尔德他们呢?”
“他们?呵,他们在前面等着你呢……”
陈安哪有空给这货解释这么多,此时在他眼中这个光头大个子就是个不错的玩具。
他在指尖搓起一撮绿色的火焰,在后者逐渐惊恐的表情中,道:“我现在就送你去见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