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別叫我歌神 君不見-第1394章:這什麼腦回路展示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别叫我歌神
小号,在乐器里和唢呐差不多的地位和用处。
大杀器,轻易不突出来,突出来就是长剑出鞘,杀人见血。
在理查·施特劳斯的交响诗《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里面,定音鼓嘭嘭嘭嘭铺开宏大的场面,各种乐器一点点的烘托,音乐一点点的推进,一点点的上升,当小号出来,就是辉煌的日出,光芒万丈,让人全身都在颤栗。
是的,小号就是那么辉煌,如同一轮红日。
在第一届的乐夏上,横空出世的九连真人,一出场就惊艳全场,惊爆所有人的眼球,但是随着比赛进程的继续,他们的成绩也日渐下滑,慢慢被别的乐队超越。
为什么?因为他们就是一把小号大杀四方,一出场就是一把小号,小号一吹,情绪就像是火上浇油一样,燃起来了。
但是,用的次数多了,大家就会觉得,你就像是拿着倚天剑的二流高手,仗着神兵利器纵横江湖,终究不是真强。就算是你真是顶尖高手,一出手就是神兵利器,压着别人打,也终究不是一流高手的本分。
唢呐的声音,小号的声音,都是这样。
刺激,但是不能滥用。
当然了,任何乐器都是如此,用多了人就腻了。
但在这么一场比赛之中,把原来编曲里的小号,变成了唢呐,会是怎么样的效果?
也难怪华闵雨会这么想,因为这两者其实非常相似。
而且,她是学习戏曲的,日常和唢呐打交道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
唢呐的音色、技法、桥段,她更是胸有成竹,只是这么想一想,那效果就要出来了。
拉着大东子找到了地方,试吹了一段,顿时感觉效果惊艳!
现在的问题是,距离她中场上场的时间,还有大概一个小时的时间,大东子这个孩子,能不能按照她的要求把这段吹下来。
以及……
“秋怡,你帮我去找一下你小白师兄,告诉他我想借大东子跟我上台……”
重活 了
怎么说,大东子的老板是谷小白,是谷小白的乐手,她和谷小白同一队是不错,但终归也还是对手。
让曹宝东陪自己上台的话,怎么也得和谷小白打声招呼。
当然了,她觉得谷小白一定会答应的。
“哦……我去?”陈秋怡却犹豫了,眼巴巴看着华闵雨。
虽然名义上是谷小白的小师妹,在邹老那里也见过几次面。
谷小白还送了她一个研究室。
但是除此之外,她和谷小白,还没说过几次话。
一方面谷小白太忙了,天天飞来飞去的。
另一方面,她紧张啊!
“小白师兄不是小气的人,大东子也没问题的,对不对?”
说完,凶了一倍:“对不对?”
曹宝东狂点头:“对对对对对对对!”
这个小姐姐也好可怕!
呜呜呜呜,师父,我想回家。
“所以……我就不用去说了吧。”陈秋怡扭捏。
“哎,小白又不会吃了你!”华闵雨被陈秋怡那期待又紧张的表情给逗笑了,“你不想去就算了,我去问一声好了。”
“哎,师姐你还是赶快排练吧,我……我去跟小白师兄说!”陈秋怡在心里深呼吸十次,转身走了。
她心里还是不太理解,为什么要和谷小白说一下,明明谷小白不是小气的人。
不过她心里也知道了。
哦,遇到这样的事情,要说一声。
懂了。
像师姐这样做,准没错。
舞台前,谷小白身边已经坐了好多人了。
无限武侠新世界 三江水
非白即黑几个人演完了就跑到谷小白身边占了最好的位置,其他人在旁边顺势蔓延。
这会儿付文耀坐在谷小白的身边,和谷小白低声说着什么。
旁边,有许多小女生假装路过,偷偷各种角度给俩人拍照。
这俩人,都是校歌赛的巨佬。
看到付文耀和谷小白两个人,陈秋怡也忍不住站住了。
从第一次参加校歌赛,已经过了快两年时间,两个人也变了许多。
一个西装革履,领带半拽开,挂在胸前,面容神情上有种超越年龄的成熟,从当初的阳光男孩向青年转变,很有男人味儿的模样;
一个一身休闲服,明明人高腿长,各种成就闪瞎人眼,但看脸却依然是一脸狂风都吹不走的稚气,顿时觉得……
哎呀,耀哥儿和小白还真配唉!不行不行一定要买点耀白股票。
好好看好好看,我在这里看着就好了,还是不要打扰他们说话了,哎呀,好想他们发生点什么……
耀哥儿在对小白笑呢,会不会突然就……
呜呜呜,你在想什么,陈秋怡你个lsp!
那是你小白师兄啊喂!
耀哥儿师兄还说要教你吉他!
你怎么能这么想!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冥夫夜袭:继续,不要停 苏南海
但是对美少年真的毫无抵抗力啊呜呜呜呜……
在心底狠狠鄙视了一下自己,又稳了稳心神,陈秋怡这才走了过去。
谷小白看了过来。
疑惑了两秒钟。
这谁?不好意思,我脸盲。
陈秋怡的脸太久不出现,已经有点淡忘了。
毕竟谷小白,是连自家老师王琪延的脸都能忘掉的人。
重生甜宠:BOSS,消停点! 小情怀
就连戴了假发片的两只咸鱼都有被他忘记的经历,后来假发片都束之高阁了。
毕竟谷小白个子高,看人都是俯视,和脸比起来,还是头顶斑秃面积好记,快速计算一下就知道这是谁了。
脸可以化妆,但是斑秃不会撒谎。
盖住头顶斑秃,那不是只露出腿来让人辨认是哪只鸟吗?
帝国吃相
“咦,秋怡?来找你小白师兄吗?”付文耀太了解谷小白了,在旁边不动声色地帮他解围。
谷小白恍然。
哦,想起来了。
谷小白认真打量着陈秋怡,这姑娘好像没秃?啧,不好记啊。
等等,头顶中线已经有秃的痕迹!
果然东原大学是头发大敌!
好嘞,这个发量,get!
“耀哥,小白师兄。”陈秋怡完全不知道谷小白在想什么,在谷小白审视的目光下有点紧张,结结巴巴把自己的来意说了一遍。
“找我借大东子……”谷小白想了想,道:“大东子同意的话是没问题啦,不过……那个……”
谷小白纠结了半天,终于问了出来:“闵闵姐家里有人去世了吗?”
陈秋怡:“……”
你们到底什么脑回路啊喂!
是上台啊,是上台表演啊喂!
那一瞬间,陈秋怡觉得谷小白的完美形象,立刻崩塌了。
为啥这么帅的人,会和大东子的脑回路一样……
那边,就听到付文耀“咕嘟咕嘟”几声,像是溺水了一样,然后脚下一滑,整个人笑抽到地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