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玄幻小說 從戰神歸來開始討論-第九百一十四章 有必要給你一個教訓看書

從戰神歸來開始
小說推薦從戰神歸來開始从战神归来开始
林正豪自然记得陈渊提出的另一半要求是要让他在杨紫嫣的坟前忏悔三天三夜,他本以为陈渊不过是随口说出来的,如今看来陈渊是认真的。
林正豪询问道:“所以这就是你放了我的理由吗?”
陈渊认真的说道:“不是,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既然你三番两次的出言不逊,我觉得有必要给你一个教训。”
林正豪:“……”
他知道陈渊没有骗他的理由,既然这么说了,那就是真的。
想到这他不禁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再说什么过分的话,不然陈渊绝对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陈渊摆了摆手:“好了,你可以走了。”
林正豪:“……”
这刚把他给教训了一顿,立马就准备赶他走,这也太欺负人了。
不过如果陈渊真的要把他留下来,恐怕他就是另外一个想法了。
“还不赶紧滚,难道还要让我动手吗。”
永恒瞬间 汐雨小东
病娇探长,小心点!
龙啸都市
玄武大喝一声,说着便活动了一下手指,做出一副动手的架势。
林正豪吓的迅速的逃离了这里。
等林正豪离开之后陈渊才转过头看着杨开泰:“杨家主,有件事情我想找你问清楚。”
“该来的还是来了吗。”
杨开泰叹了口气,虽然之前就猜到陈渊会因为这件事情来找他,可当这件事真的发生的时候,他还是很忐忑。
杨开泰故作不知情的样子说道:“什么事,先生请问。”
陈渊直接了当的问道:“听说杨家背后有一个神秘人撑腰,我想见识一下这个人到底是谁。”
杨开泰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他不知道陈渊到底是怎么想的,万一陈渊对于这件事很生气,他这么做肯定会引起陈渊的反感。
到时候这好不容易才修复起来的一点关系,也会因为他这句话而再次变得疏远起来。
可如果陈渊的内心是倾向于帮助陈家的,他这个时候否定等于把陈渊往外推。
杨开泰看着陈渊,试图想从陈渊的表情中看出点什么,不过让他失望的是陈渊并没有任何异样的表情,看起来非常平静。
杨开泰询问道:“先生,不知你为什么会突然对这个神秘人感兴趣呢?”
既然看不出什么异样,索性他就是直截了当的来问出这个问题。
陈渊随口道:“没什么,外面传的沸沸扬扬的,纯粹只是好奇。”
杨开泰:“……”
他没想到陈渊说话完全滴水不漏,让他根本就看不出破绽。
杨开泰半天没说话,陈渊疑惑道:“怎么,杨家主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杨开泰一时无语,这个回答可谓是关乎着他杨家的未来,所以他必须要想清楚才能回答。
“快请坐吧,我让人沏壶茶过来。”
杨开泰生怕陈渊等的不耐烦,立马转移话题道。
陈渊虽然看出了杨开泰的异常,不过并没有拆穿他的想法。
在他看来,只要杨家不做欺负平民的事情,扶持一下也没什么不行。
毕竟就算没有杨家也会有其他的家族冒出来,而其他的大家族向来都不把平民放在眼里,这要是让他们发展的壮大,对于平民来说并没什么好处,反而还有可能给他们带去更多的灾难。
汉夏的不平事有那么多,陈渊不可能事事都关注着,总有他看不到的不公平事件发生。
所以他有必要扶持几个比较正直的家族,来帮助他管理这些事情。
因为就算真的把皇族给除掉,汉夏一时间也回归不了正常,这个时候就必须让那些有影响力的家族来管理这些事情,这样一来汉夏那些不平的事情才会渐渐的减少。
但是光是陈渊想办法扶持是不够的,这些家族必须也有独挡一面的实力才行。
赤熹悔
而独挡一面的前提就是要有野心,如果杨开泰在他面前连承认野心的勇气都没有,那显然是不合格的。
这样的家族领头人哪怕你再怎么扶持也不会走得太远。
不过陈渊也知道,要想让杨开泰立马就做出决定,的确是一件为难的事情,所以他可以给杨开泰充足的时间去思考。
很快一名下人把茶给端了上来,陈渊接过来轻轻的喝了一口。
“杨家主,居然是龙涎茶,看来连你都不经常喝吧。”
陈渊看着杨开泰问道,这种茶叫做龙涎茶,据说是龙在打盹的时候流出的口水落在地面上形成了这种茶。
当然这只是一种传说而已,但不得不承认这种茶的确比较稀有,哪怕是他也仅仅喝过几次而已,这种龙涎茶可以说是有价无市。
杨开泰能弄到这种茶,应该是费了不少劲,那哪怕是这样估计也没弄到多少货。
杨开泰没想到陈渊连茶道都有研究,这茶的确就是龙涎茶,在整个苏城估计也没几个人喝过,就连他一年也只不过能弄到二两左右,平时如果没有特殊的情况,他是舍不得喝的。
因为猜到陈渊今天要过来,防止陈渊过来兴师问罪,他特意准备了龙涎茶。
玄武听到这个名字立马也喝了一口,龙涎茶连他都只喝过一次,他至今都忘不了这茶的香味,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再次喝到。
玄武笑道:“老师,这还真是托了你的福,不然我可没有这个机会能喝到。”
陈渊笑着打趣道:“那你就多喝两口,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杨开泰笑道:“我这里还有一点存货,小友若是喜欢喝,尽管拿去便是。”
他这么说还真不是客套,虽然龙涎茶很难得,但和陈渊修复关系相比,哪怕这茶再珍贵也是值得的。
毕竟玄武是陈渊的弟子,如果玄武真的肯收下这茶,肯定会替他说一些好话,到时候处理起来自然就事半功倍了。
陈渊询问道:“杨家主,这茶也喝的差不多了,难道你还没想好该怎么回答吗。”
杨开泰刚才想了半晌已经下定了决心,为了杨家的未来着想,他决定还是拼一下的好。
所以他语气坚定的回答道:“先生,实不相瞒,我说的那个神秘人其实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