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長夜餘火-第一百零三章 病閲讀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涉及“心灵走廊”的事情,宋何了解的也不多,蒋白棉又问了几句后,就带着商见曜等人返回旅馆营地,各进各屋,各睡各觉。
昏昏沉沉间,蒋白棉醒了过来,感觉额头发烫,身体酸痛,整个人软绵无力,很不舒服。
生病了?她支撑着坐起,将枕头塞到了背后。
伸手摸额头之际,她目光一扫,看到商见曜坐在另外一张床边,借着窗外天光,手拿针线,认真缝补着有多个弹孔的外套。
这是每一位长期在灰土执行任务的“盘古生物”员工必备的技能。
刚组建“旧调小组”那会,蒋白棉还打算就此专门上一堂课,结果她发现商见曜比她还熟练。
转念想到商见曜十四五岁之后是一个人生活,她就释然了,不再提这方面的事情。
“几点了?”蒋白棉收回摸额头的手,确认自己真的生病了。
她连看一眼自己手表的精力都没有。
自从挺过基因改造的危险期,除了受伤引发的炎症,她已经很久很久没生过病了。
是昨晚心脏超负荷,又受到电击影响,之后还没有及时休息,导致的生病?蒋白棉若有所思间,商见曜放下针线和衣物,翻腕看表道:
“快1点了。”
“这么迟了?”蒋白棉略感诧异。
她一点也不觉得饿。
“你好像生病了。”商见曜指出。
“你怎么发现的?”蒋白棉下意识反问。
商见曜站了起来,拿出随身携带,用来“误导”自己的那面小镜子,递到了蒋白棉的面前。
“你脸颊很红,嘴唇发干,之前睡着的时候还有说梦话,好像是喊‘妈妈’‘爸爸’……”商见曜描述起支撑自己推理结果的每一个细节。
“停!”蒋白棉体内涌出一股力量,强行制止商见曜继续往下说。
她感觉自己钢铁女战士的形象受到了严重损害。
发出声音后,她一阵乏力,口又很干,于是将手伸向堆放杂物的床头柜,试图拿起自己的水囊。
她动作还没有做完,商见曜已是快步过来,拿起水囊,拧开盖子,凑到了她的嘴边。
“嚯。”蒋白棉惊了。
她没有拒绝,咕噜喝了几口水,才笑着说道:
“这是对昨晚擅自行动的忏悔?”
“这是同伴该做的。”商见曜表情没有变化地回应。
蒋白棉瞥了他一眼,趁这个机会问道:
“你当时为什么要冲出去?”
商见曜认真回答道:
“不解决那个觉醒者,所有红石集镇民都会死。”
蒋白棉看着他深棕近黑的眼眸,发现里面一片澄澈。
“哎,至少这次有记得提前通知我。”蒋白棉无奈地叹了口气。
说到这里,她突然有点恼怒:
“你怎么就没有生病呢?”
两个人都生病才公平!
而且,最该生病的是商见曜,说不定他还能趁这个机会突破“疾病岛屿”。
商见曜想了想道:
“当时我还没到快昏迷过去的程度。”
这意味着他心脏的负荷还没有真正地超过限度,也没有遭受后续的电流刺激。
蒋白棉在嘴里鼓了口气,默然片刻道:
“也是……”
她随即说道:
“快,烧点热水,弄块毛巾,我要敷下额头。
“不管怎么样,你昨晚都算是擅自行动,要接受处罚!”
商见曜没有异议,熟练地烧开自来水,调好温度,拧了块毛巾过来。
蒋白棉又开始指使起他做各种各样的事情,包括但不限于去隔壁房间和白晨龙悦红沟通、扶病人去厕所、更换毛巾、缝补衣物、装填水袋。
看着商见曜来来回回忙忙碌碌,蒋白棉忽然有所明悟:
当初他母亲生病那段时间,他已经熟练了这些事情。
念头一转,蒋白棉眼眸一亮,拍了下床沿道:
“我们之前有个误区!”
“什么?”商见曜一副试图理解对方意思的模样。
怕他的思维往奇奇怪怪的方向发展,蒋白棉没有卖关子,直接解释道:
“我们不是一直在考虑怎么解决你对疾病的恐惧吗?
“其实,以你对自己生死的态度,你不该那么害怕疾病的。”
商见曜想了下道:
“疾病会让我没法做事,来不及做事,还是恐惧的。”
蒋白棉好气又好笑地回了一句:
“这不是重点。”
她随即说道:
“我觉得你对疾病的恐惧更多是恐惧它带走你身边的人,而你无能为力。”
商见曜陷入了沉思,许久没有说话。
蒋白棉笑了起来:
“我这就让你看看什么叫身强体壮,什么叫疾病算什么!
“如果公司的基因改良技术在所有地方都得到推广,基因改造也不再那么危险,变得可控,那人类将摆脱大部分疾病的威胁。”
说完,她靠着枕头,满意说道:
“等我痊愈,你就可以从这个方向尝试一下。
“好啦,给我弄点吃的吧,我开始感觉饿了。
“这是好现象!”
吃完午饭,因为蒋白棉生病,审问次人俘虏的责任交到了商见曜和龙悦红手上。
按照蒋白棉的吩咐,他们先行前往警惕教堂,邀请警示者宋何一起审问。
这是想利用对方让人友善的能力,免得商见曜暴露“推理小丑”。
宋何也是刚起没多久,他这个岁数的老年人,熬了一夜后,竟然没什么不适的表现,身体保养得确实相当不错。
对于商见曜、龙悦红的邀请,他欣然接受,带着两名教会守卫,乘坐自己的汽车,一同来到红石集,进入了底层的治安所。
有这位警示者牵头,虽然韩望获还在休息,没有过来,商见曜等人也轻松进入了审问间,见到了受伤最轻的那个俘虏。
这是一个鱼人,体表覆盖着灰黑色的鳞片,耳下到脖子位置有鳃在轻微颤动。
——在龙悦红眼里,所有的鱼人长相上都没什么区别,只能依靠高矮胖瘦辨别。
各自就座后,商见曜抢先问道:
“那个能让人窒息的鱼人是谁?”
铁栏杆后的鱼人俘虏用凸出的眼睛看了他一眼,低下脑袋,沉默不语。
这时,宋何微笑道:
“这又不是什么机密的事情。”
鱼人俘虏仔细一想,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他态度迅速松动,抬起脑袋,迟疑着说道:
“是神使。”
“神使?哪位执岁的使者?”龙悦红很有礼貌,得到宋何同意才开口问道。
“不是执岁。”鱼人俘虏摇了下头,“他原本是我们第三任牧师,我们信仰的是旧世界的天主,后来,后来,他让我们改称他神使。”
鱼人的语言由红河语衍变而来,龙悦红听得颇为吃力,用了好一会儿的工夫才理解了对方的意思。
倒是宋何,明显自学过本地次人们的语言,流畅地问道: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不到一年前。”鱼人俘虏像是在和一个朋友交谈。
“当时还有发生什么事情?”宋何追问道。
鱼人俘虏白多黑少的眼睛里流露出敬畏的情绪:
“他,他变得非常强,非常可怕,就像是神灵的化身。
“他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死一个人,可以轻松覆灭一支军队。”
商见曜饶有兴致地问道:
“之前呢?他强吗?”
鱼人俘虏瞥了这个戴猴子面具的家伙一眼,不是太情愿地说道: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他拥有一些异能,但都不是太厉害。他可以让一个人张不开嘴巴,没法吃饭,可以让一个人很容易就疲惫,跟缺氧一样……”
听完鱼人俘虏的描述,宋何嗓音柔和地问道:
“变成神使之前,他有做过什么事情吗?
“或者,你们有遭遇过什么吗?”
鱼人俘虏陷入了回忆,隔了好一会儿才道:
“我们登陆了怒湖最大的那个岛屿。
“我太爷爷说过,那里有集镇,有好几个村子。我们最早忙着自保、生存、种田、捕鱼,后来又一直想,想打回来,没关注过他们的情况。”
说到“打回来”的时候,他情绪有了一定的起伏,似乎不再信任宋何。
但很快,他又变得足够友善:
“上次被击退后,我们一直在休养生息,不少年轻人因为闲得太久,对那个大岛产生了兴趣。
“那个岛比我们住的大很多,公路保存得还不错,到处都是荒废的农田。我们就很奇怪,岛上的人类去了哪里,他们应该没受过外来的袭击。
“搜寻了一段时间,我们找到了他们曾经聚居的集镇,找到了一些记录。”
可惜组长没来,她对这些事情肯定很感兴趣……龙悦红逐渐有点适应鱼人的语言。
鱼人俘虏继续说道:
“通过那些记录,我们知道那个岛的人在旧世界毁灭后,很快信仰了一位叫做阎虎的神灵,他自称是灰土人神话里那位阎罗王降世。
“有了这位神灵的庇佑,岛上的人没遭受什么灾难,过得非常好。就在他们积蓄起一些力量,打算将怒湖周边区域都抢占时,那位神灵陷入了沉睡,再也没有醒来。
“失去神灵的庇佑后,岛上很快爆发了大规模的‘无心病’,残存的人类应该没坚持多久就全部被猎杀了。”
龙魂战帝
大规模的“无心病”……龙悦红听到这样的描述,头皮一阵发麻。
这时,商见曜兴致勃勃地问道:
“你们找到了那个沉睡的神灵?”
鱼人俘虏嘴唇翕动了一阵后道:
“对。
“我们发现了祂沉睡的神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