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承包大明 南希北慶-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三大猜想推薦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承包大明
王家屏之所以站出来,本是看到这气氛有些不太好,毕竟皇帝在这里,你们这些学生公然怼当朝大学士,怎么收场,于是想出来利用自己的威信平息这场争论。
实际上他是一番好意。
哪知道对方根本就不领情,反而怼得他是哑口无言。
方才还有一种回家感觉的大臣们,此时此刻顿觉卫辉府的百姓是多么的可爱。
他们就没有想到,这些年轻学生竟然敢公然反驳他们。
且不说他们是官员,就算不是,这长辈说话,晚辈也应该恭恭敬敬的听着,而不是直接反驳,更不是我说一句,你特么要说三句。
真是岂有此理!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对此,只能说欢迎来到开封府。
怼!
这就是开封府最大的特色。
也是郭淡给开封府注入的精神。
如今的开封府可就是诞生于争论之中,当初郭淡与各地来的大名士互怼的场面,一直都影响着开封府的学生,郭淡是一个商人,他都能够跟那些大名士互怼,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导致在学问和思想辩论上面,他们是无所畏惧的。
开封府从上至下,天天在报刊上论战,从学问到思想,可谓是古代毛笔侠,与后世键盘侠的区别,就是他们的成本是比较高的,想要登上那个论坛,可不是注册就能够解决的,必然是要学富五车,满腹经纶,而不是凭借一个“杠”,立足于江湖。
就是‘杠’,也得将“白马非马”的意思先弄明白,那可真是杠精的始祖啊!
另外,在这里读报的人那都是专业人士,半吊子水完全上就不得台面,只能默默从中学习,争取成为毛笔侠。
今日他们只是拿出自己平日里一成的功力,心里还是有些虚啊。
就事论事,朝堂上那些言官们的争论,跟开封府的论战,真是小巫见大巫,完全就不能比,虽然朝堂上的大臣全都是天才,且学识渊博,但没有经过开封府的淬炼,就还是难以招架。
关键还是这节奏问题,朝堂上是讲究谋而后动,是有目的性的,而这里更需要临场应变,才思要非常敏捷,这真的需要锻炼。
张诚突然呵斥道:“岂有此理,陛下在此,你们胆敢公然犯上……!”
“哎—!”
万历手一抬,拦住张诚继续说下去,又呵呵笑道:“无妨,无妨,朕的爱卿们年轻时,只怕比他们要更加恃才傲物,年轻人狂妄一些,也未尝不可,况且他们说得也有些道理,而并非是胡搅蛮缠。”
他是很能够理解这些年轻人,因为他之前也经常被大臣们这么怼,看到大臣被怼,他心里其实是很爽的。
怼得漂亮!
且他这话也给予大臣们台阶下,朕的大臣们个个都是天子骄子,以前可比你们狂妄多了,恃才傲物在这里可是褒义啊。
“陛下圣明。”
申时行他们微微拱手道。
那些学生们也赶紧见好就收,行礼高呼:“陛下圣明。”
然而,此时大臣们已经从懵逼中醒悟过来,个个皆是蠢蠢欲动,论圣人言,竟然被几个黄口小儿给怼了,这不能忍呀,咱们就不以官威压人,纯论学问,咱也不可能输给他们啊!
万历见势不妙,于是赶紧表示继续上路。
“敢问郭顾问,方才他们说得探索三大猜想指的是什么?”在回马车的路上,曹恪突然向郭淡询问道。
郭淡哦了一声:“这都是陛下一些疑惑,我只是帮陛下整理了一下,提出了这三大猜想。”
大臣们顿时看向万历。
万历顿时萌生杀蛋取鸡之心。
你丫这是在坑朕吧,朕特么什么都不知道,方才朕就险些因此丢人,幸亏朕的爱卿献祭自己,帮朕解困,你这又来。
郭淡又赶紧道:“所谓三大猜想,其一,就是方才他们实验的同时落地,也就是关于引力的猜想;其二,就是当马车突然停止时,人的身体为什么突然向前倾倒;其三,就是为什么同一个人使用杠杆就能够撬动更重的物体。”
曹恪闻言,不禁皱眉沉思起来。
除第一个猜想没注意之外,之后两个猜想,那可都是常识,见惯不怪了,可你要说这是为什么,这……!
万历赶紧道:“是呀!这三个问题,一直困惑着朕,不知爱卿们能否替朕解惑?”
大臣们面面相觑,皆是毫无头绪。
许国就道:“陛下,这就如同生老病死一样,虽人人皆知,但却无人知其因。”
郭淡笑道:“倘若大家都知道,那便也不会困惑着陛下,陛下如今就是想探索其因啊!”
许国问道:“可是这意义何在?”
万历笑道:“常言道,知己知彼,方可百战不殆,若知引力之因,便可上天入地,若知生死之因,便可延年益寿,甚至于长生不老,这意义难道还不大吗?”
王家屏道:“可是上千年来从未有人探明其因啊!”
郭淡回答道:“可是上千年也从未有人去探明其因,未尝试过,又怎知做不到呢。”
申时行见气氛有些尴尬,也知道这三大猜想非他们所擅长,继续聊下去,只会更加尴尬,于是转移话题道:“我们在京城时,怎未见这一期探索报?”
郭淡笑道:“这纯属商业决定,因为报刊也得花钱,而京城人士对这些不太感兴趣,我担心报刊卖不出去,故而这一期探索报就只在开封府发行。”
其实这三大猜想,就是物理钥匙。
郭淡希望借此三大猜想,打开物理的大门,若是没有物理支持,何谈工业生产,而之所以他要冠以肥宅之名,那就是希望理科与皇帝精密绑定。
恰好肥宅也有这方面的需求,他若要跻身于三皇五帝之中,必须要提出一些颠覆性的主张,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自己独有的一笔,如果再尊儒家,那就连孔圣人都超越不了,何谈三皇六帝。
稍作停歇之后,他们又继续上路。
坐在马车上,大家一摇一晃的,脑中再也挥之不去那三大猜想。
大家都在思考,马车行顿之间,人为什么前后摇摆。
这是常识啊!
停车时,大家都会小心翼翼。
但你要问为什么?
好像也没个为什么。
路旁的一阵争论声,又引起大家的主意,从窗外看去,只见不少学子站在一块大石头前面,激烈的争论着,可问题是,大石头上写着的不是圣人之言,而是一些算术公式。
这令大臣们真是忧心忡忡啊!
儒家真的完了吗?
怎么大家都不讨论圣人之言,改讨论算术。
他们也因此忽略了开封府的美景。
倒是郑氏和朱尧媖她们一直在欣赏着沿途风景。
在郭淡承包开封府时,就致力于环境建设,为此可是投资了不少钱,放眼望去,到处都是花园、草地,鹅暖石铺成的小道,蓝天白云,溪水潺潺,一望无际的田野,随处可见不少小孩在草地嬉闹。
就连万历都是惊叹连连。
这简直就是人间仙境。
朱常洛激动不已,今后我就在这里读书吗?
而朱常洵、寇承香、杨不悔、郭承嗣也都是向往不已,他们也都渴望来这里读书。
郭淡在开封府致力于环境建设的原因,其实从他们的眼神中,已经得到答案。
这就是一种宣传。
因为郭淡知道这私学院迟早会解封的,不可能一直被开封府垄断,开封府就一定要抓住这机会,奠定自己教育霸主的地方,同时他知道未来教育是重中之重,可能会令世界都发生改变。
开封府的一切都是为教育服务。
行至半日,终于抵达一诺学府。
只见两拨人站在门前恭候,这两拨人正是以顾宪成、高攀龙为首的南院,以及以李贽、汤显祖为首的北院。
两边的距离保持的非常清楚。
对于彼此而言,皆是坚决不与对方同流合污。
他们已经得知万历此行的目的,就送太子来这里读书,他们都希望争取太子在自己门下。
“草民拜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免礼!免礼!”
万历先是打量一下了李贽,笑问道:“你就是百泉居士?”
“是…是的。”李贽声音都有些颤抖。
“呵呵!”
万历笑得两声,道:“朕看过你的文章,见解非常独到,令人受益匪浅啊。”
申时行他们甚觉无语。
他们也都看过李贽最近文章,天天吹捧万历为万古一帝。
这就是见解独到?
李贽顿时眼眶一红,激动道:“草民…草民竟然能够得到万古一帝赞美,草民真是死而无憾。”
万历听得可是开心极了。
会说话你就多说一点。
鄙视!
南院老师纷纷投来鄙视的眼神。
大臣们也对李贽这种行为感到十分不耻。
可是他们哪里知道,李贽乃至情至性之人,他真不是故意溜须拍马,他是真的这么认为,因为万历的主张跟他非常像似,如今听到万历竟然夸自己,他能不激动吗?
万历似乎也注意到这些眼神,不禁又看向顾宪成道:“你就是顾宪成?”
“草民顾宪成见过陛下。”
“嗯。”
万历微微点头,道:“一直以来都有不少人向朕举荐顾先生,今日得见,果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
不得不说,顾先生丰神俊朗,气宇轩昂,“人才”二字几乎就是写在他脸上的,尤其是站在留着一头板寸,不伦不类的李贽身旁。
心怀鬼胎 王大锤子
“陛下过奖了,草民只不过一介书生。”顾宪成拱手言道。
大臣们皆是抚须点头。
这才是君子风范。
李贽就是一个小人。
万历微微偏头,道:“太子!”
“儿臣在。”
朱常洛急忙上前来。
万历又道:“还不快拜见二位老师。”
朱常洛恭恭敬敬行得一礼道:“学生拜见二位老师。”
李贽、顾宪成赶紧回得一礼。
顾宪成稍稍打量了下朱常洛,颇为赞许的点点头,又看向王家屏,表示尊敬之意。
好似说,名师出高徒。
王家屏也谦虚地微微颔首。
文人之间,一个眼神,足以。
郑氏却是倍感不屑,瞧了眼万历身后的郭淡,心想,你们有什么得意的,你们的工钱,还都是我儿子的老师发得。
她越来越觉得选择郭淡为朱常洵的老师,是非常明智之举啊!
万历似乎也察觉到南北两院的敌意,突然目光一转,笑道:“郭淡,你身为一诺学府的院长,你认为太子该去北院,还是南院啊!”
我擦!你这是挑拨离间吧?郭淡暗骂一句,嘴上却道:“回禀陛下,对于卑职而言,南院北院都非常出色,故此卑职认为,还是该以太子自己意见为主,可先让太子先在两边上课,然后再太子自己做出选择。”
万历点点头道:“说得好,朕也是这么想的。”说着,他又向太子道:“太子,朕就陪你一块去看看你将来的学府吧。”
他心里确实不喜欢朱常洛,但是在外面面前,就还是得表现的父慈子孝。
“多谢父皇,父皇请。”
重生晚点没事吧 38大虾
一行人便从大门入得一诺学府。
刚刚入得大门,迎面走来二人,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和一个七八岁的孩子。
那小孩见得李贽,拱手一礼道:“学生见过院长。”
学生?
此话一出,万历他们皆是一愣。
一诺学府还有小学吗?
没有听说啊!
郭淡也是一脸懵逼。
李贽忙道:“之藻,弘祖,还快拜见陛下。”
二人这才瞧了眼万历,急忙上前,“草民参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万历打量着那小孩,道:“他们是?”
李贽介绍道:“回禀陛下,这位乃是我们北院算术系的院长李之藻,而这位是我们北院算术系最小的学生徐弘祖。”
万历问道:“最小的学生?”
李贽点点头道:“是,弘祖八岁便以最优成绩考取了我们北院算术系。”
郭淡问道:“不是你儿子吧?”
李贽呵呵笑道:“我儿子要是有弘祖这般聪明,那可就好了。”
寇承香突然拉了下郭淡的手。
郭淡偏头疑惑地看向寇承香。
寇承香道:“爹爹,孩儿就只剩下两年时间了么?”
“呃…!”